《秘变:终末之书》 第12章 熄灭东方之火

去寻找突破口,这种事谁都知道,之前的自己太大意了。 现在自己的秘密被对方发现了,护符被摧毁了,在短时间内,火焰不可能再次重组,这次,赤促失算了。 “完全解放!” 但是赤促一喊,火焰的巨神却又再次的重组,爬了过来,来到顾凡背后。火焰再次的出现。 水滴打在火焰的躯体上,发出嘶嘶的蒸气声,如同野兽的低吟。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很厉害!你真是战斗天才!但是你经验不足,跟我还差额的远呢,我没必要组成之前那么大的火焰,只要小一点的火焰,就可以抹杀你了!” 炼丹术师张开双手,如同爆炸般地狂笑。 “火焰”在炼丹术师发出“杀了他”的命令后,挥起了那如同斧刃般的手臂。 “闪开!” 顾凡只说了两个字。甚至没有回头。 顾凡的拳头反身一脚,消防器的方向变了,大水冲向火焰,火焰瞬间被熄灭了。 “什么?” 那一瞬间,赤促的心脏就在瞬时几乎完全停止。 飞散四周的“火焰”,并没有复活。如同重油一般的黑色肉片,散落在地板上,虚弱地缓缓蠕动。 “这……这怎么可能!为什么会这样!你这么虚弱,不可能的!” “我的能力,可是绝对性的,懂了么?”顾凡说。 赤促感觉顾凡的声音传到自己的耳朵,好像花了好几年似的。 “你根本就不清楚,我的能力到底是怎么回事,之前的八卦结界阵也是我破坏的” 顾凡慢条斯理地说:“嗯,看样子,你现在知道,也晚了!” “火焰”的碎片在地板上蠕动。 但是随着消防器不断洒出水,黑色的碎片片开始一片片溶解在空气中。在大水的洗礼下,留在地上的火焰残骸,慢慢的被冲走了,一个也不剩的都流走了。 碎片片一片接着一片地消失,终于连最后一片也归于无形。 “丹朱口神,吐秽除氛!” 炼丹术师的声音,如同对着已经挂断的电话筒喊叫一般。 “那么接下来” 顾凡的一句话,就让炼丹术师全身颤抖。 顾凡的脚,朝着夜乾刹神.赤促踏出了一步。 “舌神……通命养神!” 炼丹术师不断呼唤,地上的火焰没有反应,世界没有给他回应。 顾凡的脚,继续朝赤促迈进。 “完全解放……击开混沌的神器!” 炼丹术师不断吼叫,但是世界没有发生任何变化。 顾凡的脚,开始像子弹一样朝着赤促狂奔。 “丹朱口神,吐秽除氛……丑,卯解放……!” 炼丹术师开始哀嚎。但是别说是火焰巨神,连火花都没有出现也不再出现。 紧接着,炼丹术师吐了口血。 “糟了,我忘了,我就是祭品,我的身体已经吃不消了……所以法力……也会随之减弱。这!“ 顾凡的脚步,终于来到赤促跟前。但是顾凡没有停止,继续往前突进。 他握紧拳头。 毫无特色的拳头。普通的在普通不过的拳头,但是在顾凡身上红色光芒的映射下,像是神一般的拳头,打击阴暗的拳头。 但是我的这幅身体所赋予我的拳头的力量在现在看来,却非常好用。 至少可以拿来痛扁眼前的这个混蛋。 顾凡挥起右拳,被赤促挡住。 紧接着,赤促又吐了口血 “啊!这次,糟了。” 顾凡一个鞭腿将赤促踢到,赤促整个人浮在空中,赤促的脸完完整整的露在了顾凡的面前。 “混蛋,啊!” 顾凡的拳头埋入了,炼丹术师的脸颊。 炼丹术师的气场一口气被打散,火焰也被完全熄灭,眼前的这位炼丹术师,被打飞,身体像一个假人一样,滚到了前方,撞在了商店的大门上。 夜晚。消防车与救护车的声音回荡在大街上,逐渐远去。 这条大街原本一个人都没有,但是因为启动了火灾警报器与洒水器的关系,现在这条大街上,挤满了消防队员与看热闹的群众。 顾凡原本的想法也再次的回想在脑中。“他们”是组织里的人,原本需要找到“那本书”的顾凡。已经改变了意向,开始有新的,明确的目标。 其实如果冬雁可以说的清楚一点的话,顾凡就可以直接与约翰对话了,也不用闹得如此状况,大街被炸得乱七八糟,顾凡现在明白了,找到约翰比找到“那本书”更重要。 城市中的人们吵闹的沸沸扬扬,可以说是所有的目光注意力全都转移到了顾凡的身上。 顾凡在小巷内不知何去何从。想起满身是血的冬雁现在还生死未卜,顾凡的心里就在闷声打鼓,心脏跳的不停,像是之前要做什么都忘了。 当然,绝对不能坐地铁或者是什么交通工具,不然一定会引人注目的。 天网之城基本上是讨厌“外人”的。 所以天网周围才会用电网墙壁阻隔,甚至在天空打上三具人造卫星彻底监视。就连便利商店的补货货车,也需要专用的证件卡才能进入。 没有证件卡的冬雁一旦被注意到,消息马上就会传出去。 而敌人,是一整个组织。 如果敌人袭击医院,反而会造成更多的牺牲者。 而且最重要的是,如果冬雁那时候刚好在接受治疗,甚至在接受手术,将毫无抵抗能力。 顾凡真是束手无策了 “混蛋,该怎么办!” “但是又不能放着你的伤势不管!” 顾凡忧心忡忡。 这时从顾凡后方传出了一个男子的声音。 “别担心,只要,止一下血就没事了!” 约翰用非常轻松的口吻说着。 跟之前交给顾凡如何战斗的那种死气沉沉的声音完全不同。 所以,顾凡一瞬间就可以判断出他现在说的话不可靠。 “她的伤绝对不是包个绷带就可以痊愈的。” 经常打架的顾凡,对于“不能被别人知道的伤”大部分都是自己做急救处置。如今冬雁背上的伤势,就连经验丰富的顾凡也不禁手足无措。 到了这个地步,只有一条路可以走了。 虽然还无法完全相信,但也只能强迫自己相信。 “喂!喂!你听得见我的声音吗?”约翰拍打着顾凡的肩膀。 “慢着,你是实体么?不只是声音么?” 顾凡回头愣愣的看着眼前的这位奇怪的男子,没错,他就是约翰老师。 说起约翰,顾凡只能想到他的老师,因为只有这个老师是对顾凡来说最奇怪的了。 “虽然冬雁现在保住了性命,但是绝对不能确定她可以继续活下去”。 约翰点燃了香烟,轻松地吹出烟尘。 “你的意思是,她并不能被确认为脱离危险,是么?” 顾凡小声问道,并假装不会听到回答的表情。 因为面前的约翰毕竟对于顾凡来说是长辈,是有着丰富经验的人,所以顾凡也只能相信他的话。 “虽然我很不愿意接受,但是,现实就是如此!” 一瞬间燃起希望的顾凡,又被约翰的“但是“两个字给震了一下。 “那,难道就一点办法都没有了么,难道就眼睁睁的看着她这么无助的死去么!真可恶呀!” 顾凡愕然地看着自己的双手。 “特殊能力”这双手可以击毁赤促的东方世界之火,但是却无法挽救自己珍视之人的性命,这种感觉,只能用无助来表示了。 “可恶!又是……又是我的错,为什么没有两全其美的办法呢,难道就一定要以牺牲作为代价么!” 既然如此,那只能听面前的这位男子的话了,是要自己为祭品献出生命,还是说要折掉自己一半的寿命才能救活冬雁,不管什么,顾凡已经不在乎了。 “……”约翰老师沉默了片刻,接着说道:“啊!我的确有好法子,但是有风险!” “我指的风险并不是需要什么祭品什么的,我的意思是,如果要我去救她的话,我也是会承担很多风险的,懂么” 约翰吐出烟尘说道。 “你是什么意思?” 顾凡抬头盯着面前的约翰老师。 “我的意思是,她体内的终末之书是不可能让她死的,因为终末之书是毁灭之书,也是创生之书,虽然终末之书的作用是钥匙,但其自身自带的力量也是不可估量的,所以说我们只需激化终末之书,便可以救活冬雁,我想你应该知道的把,难道冬雁没跟你说么?” 顾凡正想大吼“都什么时候了,对于这种事还在犹豫什么。” 却听到约翰老师继续说道: “你没听懂么?” “我说的是,需要激化冬雁体内的终末之书,也就是说我们需要一个牺牲者,来作为激化终末之书的楔子,懂了么?” 约翰看着面前的顾凡。 “什么?” 顾凡哑然无言。 的确,顾凡对于约翰老师所说的一切都不明白,需要一个牺牲者,这种事情跟祭品有什么区别,还是需要一个完好的生命来付出代价,这样一来的话,还是会有人死去的。 再说了现在用谁的力量来激活终末之书呢? 为什么没有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呢。 但是,不管怎样,眼下只有这一件事情可以做了。不,是只有一个方法可以采纳了,也只能相信他了。 整个天网之城有着几百万人,想找出一个活人来当做祭品完全不是问题,但是这么做的话,顾凡说什么都不会原谅自己的。 就算是救活自己的珍视之人,也没权利拿走别人的生命,而且整个天网城内想找到一个正常人作为祭品还是很麻烦的。 因为顾凡所碰到的大部分人,都是NPT能源操控者所以说,如果将一个能源操控者杀死的话可是会引起不小得骚动的。 换句话说,在这个城市里所有的人,也不是所有人,大部分人都是NPT能源操控者,不管把谁推入火坑,天网城的人都不会原谅你的,就算所杀的人不是能源操控者,是普通人,那也是天理不容的。 明明有救她的方法,但是却没有人能够执行。 “该死”顾凡像野兽般咬牙切齿说道:“怎么会有这种事,可恶!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 最让顾凡生气的是,冬雁会落到这个地步,全是因为自己的无能。 连一个正在痛苦挣扎的妹妹都无法拯救,算什么“好哥哥”? 但是,顾凡又想不出什么新的提案。在“这城市的几百万人都无法作为祭品”这个“大前提”下,还能有什么替代方案? 对于自己刚刚想的这些事情,顾凡突然觉得好像忽略了什么。 所有人?都无法使用法力? “喂!所有的人不包括我在内吧!如果是我的话,如果我可以作为祭品的话,可以么?”

返回
《秘变:终末之书》 第12章 熄灭东方之火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秘变:终末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