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变:终末之书》 第11章 激战

这个名叫“开天辟地之斧”的火焰,的确对顾凡的“特殊能力”有反应。但是,它可以在消灭之后的瞬间马上重组,而且重组后的威力要比之前更加强大。 顾凡的能力,被封住了。 只要将拳头一放开,恐怕顾凡就会被巨斧斩杀,虽然顾凡死不了,但是一定会影响到自身的身体。 “丑,寅,卯……” 顾凡的耳朵好像听到了什么。 眼前的紧张局势,让顾凡无法抬头头。但是顾凡一听就知道是谁的声音。 “象征着道家世界的十二地支,其中的三个,能被炼丹术师从嘴中说出的有22个符文字,被分为十天干和十二地支……” 顾凡虽然听得出来那是约翰老师的声音,却无法相信。 “什么?” 约翰老师明明不在这里,为什么会突然出现? “如果不消灭本体施术者的话,那么这个招数就永远不会被消灭的!” 顾凡用左手抓住右手腕,勉强撑住了巨斧的下压。 顾凡心中带着寒意回头一瞥。 后面的确一人都没有,但是顾凡却没办法称“他”是约翰。 因为顾凡感到,他的身后的确有人在说话,就像忽隐忽现一样,与第一次看到冬雁的感觉一样。 这使得顾凡心起寒意,觉得约翰老师也绝非等闲之辈。 顾凡越来越坚信,冬雁让他寻找的那个约翰,正是自己身后得这个人。 “你……你是约翰老师对吧?” 顾凡问道。 “是的。我就是冬雁一直说的那个约翰,隶属于东方世界宗派,联络线组织,不过那是前任了。” 对约翰老师的解释,顾凡身边竟然出现这么多的奇怪之人,顾凡感到全身发寒,甚至忘记自己都快被火焰巨神给杀死。 “自我介绍到此结束,我现在告诉你,你所面对的敌人并不是这位炼丹术师,而是整个东方世界,就等于,你眼前的麻烦不是这团火焰,而是控制着这团火焰的炼丹术师。” 约翰说明到这里,顾凡才想起来眼前这个敌人。 意思就是说,这不是“火焰”的本体? 就像照片跟底片的关系一样,只要没有消灭那位于某个角落持续创造出火焰巨斧的本体,火焰巨斧就会不断重组! 即使是现在,顾凡依然没有完全相信约翰老师说的话。 世界上根本没有法力和炼丹术。这样的“常识”已经在顾凡心中深根柢固。 而且,自身能力与火焰巨斧已经进入僵局,半步动弹不得的顾凡,根本也没办法试着照约翰老师的话去做。约翰如今如隐若现,当然也不可能来帮忙。 “丹朱口神,吐秽除氛。” 在火焰巨神的身后,赤促又从右手生出火焰。 “舌神正伦,通命养神” 赤促的左手,也出现了一把燃烧着的火焰。 “完全解放,击开混沌的神器!” 伴随着强而有力的呼喊声,两把斧刃水平从两侧袭来,如同一把大剪刀从左右要将顾凡连同火焰巨神一起撕裂,与火焰僵持的顾凡根本无法躲闪。 (混蛋,跟你拼了) 顾凡决定寻找这个招数的核心。 顾凡甚至抱着必死的决心。 两把火焰斧刃撞击火焰,简直像是融合成了一枚巨大炸弹,发出了大爆炸。 火焰跟黑烟散去之后,周围一带形同地狱。 周围的金属肢体被烧的融化,周围的石灰地被烤的的通红。 墙壁的油漆剥落,露出水泥墙面。 但是,却不见少年的身影。 赤促只自己的后方有着愈行愈远的脚步声,逐渐远去的脚步声。 “糟了!” 赤促一喊,周围的火焰便再次聚集成人形,转过身去遥望着前方。 但是赤促的内心其实非常惊讶。在爆炸的前一瞬间,顾凡利用赤促两手之斧将火焰巨神切断的一瞬间放开了拳头,穿过小巷轻轻松松就逃走了。 穿过小巷的层层电网,真是不怕死呀。 “看来,越来越有意思了,哼!” 赤促微微笑了。 藉由约翰老师告诉了顾凡的火焰的弱点,顾凡知道了赤促的弱点。 没错,赤促的火焰的秘密关键在于,他之前所叨念的咒语,必须先贴上“道符”,念出咒语才能发动。 反过来说,只要破坏符文就可以直接对付赤促本体了,不管再强大的法力也抵抗不住顾凡的攻击的。 “哼,那个家伙好像知道我的弱点了呀,对么?” 赤促一派轻松的表情说道 “但是,你找不到的,你绝对找不到的,我的秘密。” 而在顾凡一方 “会死!真的会死!这次我真的死定了!” 顾凡在奔跑中不断与约翰老师对话,现已经知道了,赤促的弱点。 跑在绕回的路上,顾凡一直再像,该如何与赤促拉近距离呢,真麻烦呃。 “等等,这个?” 顾凡想起了赤促站的地方后面有一个消防器,顾凡像是想到了一条好出路。 原来,如果可以利用水的话,应该可以将火扑灭的吧。 根据约翰的说法,这种法力犹如将力量凝聚成一点燃起火焰,也就说明只有那中间的一团火焰是东方世界之火,周围的火焰都是自然之火,是可以浇灭的。 如果仅仅是浇灭外围的火焰的话,可以尽可能减少火焰的燃烧范围,这样的话我就可以与赤促再次的拉近距离了。 顾凡回身向赤促的后方狂奔。 “可恶!再快点呀!” 终于,顾凡赶到,但是赤促好像已经知道了,顾凡一定会从他的身后出现,所以早已准备好了。 “哼!这次一定让你死在这里!” 赤促牵动着嘴角,笑着说道。 “来吧!”顾凡站在了消防器前方。 “哼,寻死的话我可是会乐意的!” “火之斧刃”如同要切断他的思路般,再次从天而降。 “可恶!” 顾凡纵身一跃,向旁边的马路滚了过去。火焰巨神撞击消防器,身上的火焰撞毁了消防器,水流喷上天空,又从天而降。 “……” 顾凡看了一眼消防器,嘴角牵动一笑。 轰的一声,“火之斧刃”直线冲过来,打算再次牵制住顾凡。 “呀……” 顾凡没有用拳头,也没有再往后逃,而是选择冲上前去。 顾帆冲上去之后,挥起拳头,咬紧牙关,拳头燃起了红色的光芒。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 顾凡一拳挥中火焰巨神的腹部,紧接着,巨神的形体小了许多,可以说下半身不存在了。 轰然一响,头上再次发出火焰吸收氧气的声音。 “啊!” 顾凡往地面滚倒,又站了起来。但是,却没有再发生任何事情。 顾凡不禁抬头往上看。 “火焰巨神”紧贴地面,发出轰轰的声音,一直盯着顾凡看。但似乎是被看不见的墙壁给阻挡住,它没办法再追击顾凡。 看来,刚才的攻击见效,只要再打上胸部的那个护符,就还剩下一个护符了。 “慢着,他是怎么知道的,我的秘密,是谁告诉他的。” 赤促的脑门上不禁留下了冷汗。 见识到顾凡的能力之后,赤促感觉自己似乎更不理解那少年所使用的“能力”了。 对手并不是像东方世界的炼丹术师一样,只要唸个咒就什么都做得到。 也不想他们世界的NPT能源操控者一样,只要一挥手就能够翻云覆雨,这一切太奇怪了。 顾凡吐出了一口气。 逃离了生死危机,顾凡突然感觉全身的力量在消失。顾凡不禁坐在地上。并不是因为恐惧,而是一种类似疲劳的无力感。 “难道我的力量已经接近极限了么,我难道这么弱么?” “还差一点,就差这点了,绝对不能放弃“ 顾凡在心里给自己打气。 顾凡往后面一看,发现了,可以利用水的的冲力把顾凡冲上去。 顾凡将视线栘向消防器,冲向水流。 “不是有意要害你的,我只是想要找到一个依靠!” 但是冬雁的这句话,此刻却深深刺在顾凡胸口。 明明没做错什么事!应该没做错什么事! 即使顾凡在面临相同的情况时,却愿意选择为了顾凡而回到这里。 但顾凡还是不认为,她没有必要为一个将自己赶出家门的人,赔上性命。 “可恶,真的没有办法了”顾凡露出了微笑,“看来只好当做她的“依靠”啦,不对,我本来就是她的依靠,一直都是,从来都是,永远都会是!” 到这地步,也该相信她了。 管他炼丹术的原理是什么? 管他在那看不见的空气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如果我为了她死去的话也算是向她赔罪了。 “其实想通了之后也没什么嘛!” “既然知道该怎么做,那就上吧,这一拳一定打穿你。” “就算最后失败了,也总比什么都没做好“。 轰的一声,顾凡的拳头打在了火焰巨神的胸口上。 虽然帅气地决定了自己的想法,但是想要救出冬雁,却必须先解决那个火焰巨神才行。 这一拳上了,只要再补一脚,将另一个护符击毁,面前的这个大家伙就灰飞烟没了。 “来,就差这一步了!” 顾凡落地,借助着落地的弹力,再次的跳了起来,飞身一跃。 “高鞭腿!” 顾凡像是是除了浑身解数,一脚不偏不倚的正踢在了火神的头上,最后一张道符也被踢毁。 “混蛋!” 如同遭遇空袭般的巨大声响,让赤促不禁定睛一看的看了一下。 不到一秒的时间,还在一秒之前耀武扬威的火神,现在却轰然解体。 原本表情很平静的赤促,现在也安奈不住自己的情绪了,眼前的这一切,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自己的绝招竟然被一个来历不明的少年给摧毁了。 “难道你以为,这样就可以浇熄东方世界的火焰? “……” 这样愚蠢的结果让赤促的语气再也无法平静。倒是全身因此淋湿,让赤促感到非常不高兴。 赤促带着怒气,瞪着眼前的顾凡。 这一切好像都在顾凡的意料之中,顾凡不慌不忙的站了起来,看着已经被惊吓住的赤促,顾凡的嘴角牵动一笑。 “哼,你还没感觉到,你已经输了么!” 赤促四下张望了两眼,决定先重组“火神”之后再说。反正自己的绝招就是“火之斧刃”,没有必要轻举妄动,先冷静下来。 而且在消防队赶到以前,这个臭小子估计早就没有体力继续战斗了,我看他连站走路的力气都没有。 话说回来,这小子那句“你还没感觉到,你已经输了?” 这句话让赤促发冷。 这时,赤促感觉到自己的身体突然有些不适,而且腹部和胸部阵痛,头部也发出了嗡嗡的声响,这时的赤促好像感觉到自身的身体收到额巨大的攻击了。 可是自己又想起来,自己的身体没有受到顾凡的攻击呀,这难道。 这时,赤促发现了地上有三张被烧掉的纸屑,如同被烧毁的硬纸片。赤促定睛一看,马上感觉到脊背发冷,这三张纸是…… “是……”赤促忽然惊觉。 “是我的道符……是么?” 不管怎样,赤促是不会相信的,一个普通的少年,怎么可能知道我的绝招的弱点,他不可能知道的,就算他知道,那又是谁告诉他的呢? 背后传来慢慢的脚步声,这种脚步声很慢,像是在偷偷的移动似的。 赤促慢慢地回头。 他甚至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体内正在发出小小的颤抖。 顾凡就站在那里。 “怎么回事?这个臭小子不是应该站在我的前方么?” 赤促的心里嘀嘀咕咕。 赤促的脑袋不断空转。不管这小子再怎么厉害,也不可能瞬间的移动到我的身后吧,刚才明明看到他在我的前方。 我的气场一但展开,不管对方有多强,多么的快,也不可能闪开我的气场探测神经的。 不论躲到天涯海角,高密度的探测气场都会笔直朝敌人前进,路上的墙壁、障碍物、甚至是钢铁,都会被探测到。 在建筑物里面东躲西窜,根本不可能甩得掉“火行气场”的追捕。 但是,顾凡的确是躲开了探查神经,站在了他的后方。 还露出一副天下无敌的表情站在那里。 “符文这种东西,本来应该是要贴在本人身上的吧?” 满头大汗的的顾凡说道:“我真是服了你啦!你真的很厉害。你刚才利用的那招是需要祭品的吧,竟然把自己当做祭品,让自己成为符文的载体,然后进行战斗。” 顾凡伸出手,指向赤促,“不过你失算了,你绝对赢不了,因为你的弱点我已经知道了。” 贴道符。祭品。 “怎么可能!这可是东方世界人都少数知道的秘密,你是听谁说的!” 赤促紧张的向后退了一步。 “白痴!现在才发觉么,已经晚了!” 顾凡大叫。 赤促想起来了。刚才顾凡向后巷逃去,就已经说明,他想要做出点事来。

返回
《秘变:终末之书》 第11章 激战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秘变:终末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