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变:终末之书》 第10章 火焰的使者 赤促

至于他的服装,则是如同道袍般,穿着黑色的道袍,但是这件道袍显然要比其他道袍要“时尚”的。但是找遍全世界,大概也不会有人相信这人是个正常人。 或许是他站在上风处的关系吧,顾凡跟他之间的距离至少有十五公尺。 及肩的红发在夕阳的照耀下,显得更加的红,红的吓人,胸前戴着一个道教装饰品,食指上戴着一枚戒指,耳朵上戴着翃心的耳环,口袋露出手机吊饰,嘴角上扬。 这个男人要说他是另一个世界的人,一定有人信。 男人从楼上跳了下来,以他为中心,周围的风向都变了。 在这里,似乎顾凡过去所认定的常识都不再适用。在这里,世界似乎被完全不一样的规则所支配。这样的奇妙气氛,如同冰冷的触手般不断向外扩散。 顾凡最初的感觉,不是“恐惧”,也不是“愤怒”。 而是“困惑”与“不安”。 简直像是在语言不通的国家被偷了钱包一样,充满绝望的孤独感。 如同冰冷触手般的感觉,慢慢地在身体里面扩散,心脏渐渐冻结。 这种感觉说不上来,他和顾凡看到npt能源者的感觉截然不同,对面的男人的气场显得更加危险。 直觉告诉顾凡,他就是“炼丹术师”。 这里似乎已经变成了另外一个“异世界”。在这里,炼丹术师这种特殊的角色是存在的。 顾凡一眼就看得出来。 虽然自己到现在还是不相信“炼丹术师”这个字眼。 但是眼前这个人,很明显不能用自己的世界的常识来加以思考。 “可算找到你了,臭小子” 炼丹术师一边牵动着嘴角,接着说道:“如果不是冬雁的血迹的话,我还真的找不到你呢。” 炼丹术师看着聚集在顾凡身上的血渍。 冬雁大概是被面前这个家伙打伤的,可是为什么呢? “可是,为什么?...” 顾凡不禁喃喃自语。 “嗯?你要问她为什么会回到这里?谁知道呢!我想应该是来通风报信的吧,而且今天发现她身体周围的“宗级”气场不见了呃,这个我也不清楚呀?” 眼前的炼丹术师,用了“回到这里”这样的字眼。 换句话说,冬雁今天一整天的行动,都已经被这群人给监视了,那这么一来,就确定了,凌冬雁所说的都是真的! 冬雁说过,炼丹术师的法力和炼丹术师身上的物品是有关联的,就算没有了法力也还是会留下线索的。 她也曾说过,她不是这个世界的人,而且得罪了上头的人。 但是冬雁自己当然也很清楚这一点。 然而,她还是不得不找人作为依靠。 可是,她为什么又要回到这里来? 她明明知道我很生气,她应该很讨厌我的,为什么还要回来呢,难道只是因为那个羽毛发卡么? “话说回来,这下子就没办法问出冬雁的下落了。” 赤促叹了口气。 即使是赤促的话,也没办法穿过眼前这道火墙,去询问冬雁的下落。 当然赤促自己绝对不能轻举妄动,如果真的把事情闹大了。被其他的人看到,一旦被天网盯住那就得不偿失了,而且会引起巨大骚动,到那个时候带走冬雁就更成问题了。 赤促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 接着,他再次试着看透浓烟的中心说道 “哎!看来冬雁找错人了,你太弱了,呵呵!看来之前你穿过八卦阵只是巧合而已了。” “你说,什么?” 从火焰地狱中传出来的声音,让炼丹术师一瞬间僵住了。 轰的一声,出现一个旋涡,将周围的火焰与黑烟都卷起。 简直就像是火焰与黑烟的中央,火焰突然被弹开了。 顾凡展开着双臂就站在那里。 金属扶手如同麦芽糖般融化,地板跟墙壁的油漆全部翻了起来,因高热而融化的日光灯不断往下滴。 在这种火焰与灼热的地狱之中,少年毫发无伤从另一个楼道口站着。 “哼,看来有效,我闪开了”。 顾凡不耐烦地牵动嘴角,一个人喃喃自语。 “闪开艾达的原核聚变不正是我这速度么!” 老实说,顾凡根本不了解什么是“炼丹术和法力。 不了解它的原理是什么,也不了解在那看不见的空气之中,到底有什么样的运转机制。就算从头到尾说明给他听,他可能也只能理解不到一半。 但是,白痴顾凡却知道一件事。 只要我的神经紧绷的话,就会发生一些不可思议的“奇妙事情”。 顾凡闪开的那团鲜红色火焰,并没有完全熄灭。 剩余的火焰围绕顾凡继续进行着残念的燃烧。 “闪开” 顾凡一边说,一边走向那些火焰。 顾凡瞬间的跳过了,摄度1000的火焰。站在了对方面前。 简直就像田径运动员跨栏一般,一口气全部跳过。 顾凡看着眼前的炼丹术师。 眼前的顾凡师,对于这个“绝对没有想到结果”,开始像人类一样感到恐惧了。 对,炼丹术师也是人。 挨揍一样会痛,一枪打下去也会死。 跟这个世界的人没两样。 顾凡已经不会因害怕而裹足不前,不再紧张得身体僵硬。 顾凡的手脚,开始正常运作。 “呃” 另一方面,赤促则对眼前这无法理解的现象感到恐惧,往后倒退一步。 依周围状况来判断,刚刚那一击绝对没有失误。 这么说来,难道这个少年有办法用肉身闪开么?不,人类不可能有这种能耐。 顾凡完全不在乎赤促的疑惑。 带着热气的身体的神经绷紧了,顾凡慢慢朝向赤促,再前进一步。 “啧!” 赤促的右脚向地一踩,刚刚灭掉的火焰又再一次的重燃起来,用力打在顾凡身上。 再次发生爆炸。火焰跟黑烟四散。 可是火焰跟黑烟被吹散之后,顾凡又站在了另一个地方。而且这次的顾凡,身上开始闪出红色的光芒。 “难道,他会使用炼丹术么?” 赤促在口中如此喃喃自语。 可是他马上就否定了这个假设。别说世界上没这样的炼丹术,不肯能存在的,炼丹术不可能存在于这个世界的。 而且没有法力的冬雁如果已经跟“炼丹术师”联手,她根本就不需要“逃走”。 冬雁脑袋中那些东西,就是如此可怕。 她身上的终末之书,比任何东西都要恐怖。 生命一定会死亡,天地一定会循环,生物一定会繁衍。 这个世界不可能改变原有“法则”的,就算将法则改变也不可能创生新的规律!这毫无根据的,可以完全消灭一股力量,这种可以消灭力量的力量是绝对不存在的。 炼丹术师将能够做到这种事的人,称之为“清”。 并非指水滴之清,而是指站在炼丹术世界巅峰之人,达到神的领域的炼丹术师。 可是,从眼前这个少年身上却丝毫感觉不到“法力”。 只要是炼丹术师,一眼就应该看得出来。但眼前这个少年,并没有“与自身相通的气场迹象”。 既然如此,他是怎么做到的? “这个?” 赤促为了遮掩全身的颤抖,再次向顾凡弹出火焰。 但是这次,甚至没有爆炸。 顾凡这一次什么动作都没有摆出,只是想平常走路一样身体向前移动,随之…… 摄氏三千度的东方世界之火,再一次被顾凡越过。 “啊!” 突然间,真的是突然间,赤促脑中想起了一件事。 “冬雁的终末之书可是宗级的,它的结界威力可以媲美东方世界的大门。这道结界除非传说中的“三清”再度降临,否则绝不可能破坏。可是,被我打到的冬雁,在这少年的看来好像是打出了伤口一般,不可能,深有终末之书的冬雁怎么可能受伤呢?” 赤促的大脑继续回想。 “是谁做的?怎么做的?” 顾凡已经来到了赤促眼前。. “智慧明净,心神安宁。三魂永久,魄丧倾。” 赤促全开始冒出冷汗,急忙念出咒语。 在他看来,眼前这个身穿夏季校服的生物虽有人类的外型,但绝对不是人类的能力,一定有着,极其恐怖的地方,光是想到这里,赤促就已经毛骨悚然了。 接下来的话。 “太上台星,应变无停,驱邪缚魅,保命护身,智慧明净,心神安宁,三魂永久,魄无丧倾。” “急急如律令!” 赤促的道袍胸口部分开始膨胀,一股内侧的力量将钮釦都弹飞出去了。 轰然一声巨响,那是火焰吸收了氧气的声音。从他的衣服内侧,飞出一块巨大的火焰球。 而且那并不只是一块单纯的火焰球。 在剧烈燃烧的鲜红色火焰中心,有如同重油般漆黑又浓稠的“核心”。 核心就像是开天辟地之时的巨斧。 持续燃烧的核心。让人联想到开天辟地之前的天地混沌的情形。 “借于神,解于身,解放,开天辟地之斧。” 带着必杀之意的火焰巨斧解开,如同炮弹般向顾凡冲来。 “再来几次也一样!” “嗖!” 顾凡不耐烦地翻身一跃,华丽的闪开了。 赤促最后的绝招,竟然就这样被顾凡给躲开了。简直就像是拿针刺破水球一般,火焰巨斧在顾凡面前竟然如此的不堪一击。 “啊?” 但是,顾凡却没有继续往前踏出最后一步。 因为顾凡看见,最后绝招也被消灭的赤促依然在微笑。 这样的表情,让顾凡不敢轻举妄动。 黏稠液体蠢动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 “什么!” 吃惊的顾凡往后退了一步,就在那一瞬间,来自四面八方的黑色泡沫集结在空中,再次塑出火焰巨斧。 如果刚刚再往前踏一步,一定会受到巨斧的火焰袭击。 上顾凡对眼前的景象感到迷惑。 如果顾凡的能力,所宣称的效果是正确的,那么就算是出现于神话中的神迹,应该也会一击溃灭。只要“法力”也是属于“炼丹术”,炼丹术和法力的本质是物质,那应该一碰就会完全中断才对。 火焰中的重油开始蠕动,变换形状,最后又一次的形成了巨斧形状,而这一次不只是单单的一个巨斧,这次形成的是一个火焰之人手持着火焰之斧。 不,那不应该称之为刃。那就像是一把可以轻松辗毙活人,超过两公尺的巨大斧刃。 巨人将握着没有斧丙的斧刃奋力上举,如同挥动斧刃镐般地朝顾凡的头顶挥下。 “……” 顾凡急忙用双臂格挡,常年打架的顾凡的反应绝对超乎常人,但是由于这次的攻击的确太过于庞大,顾凡无法无安全闪开。 铿的一声,斧刃与拳头互击。 这一次,顾凡没能闪开,但是他的手没有碰到火焰巨斧,而是那微弱的红光顶住了火焰巨斧。 但是即使如此顾凡感觉拳头像是顶着一个弹簧,手指却渐渐抵挡不住。 毕竟对方是用的斧子,而顾凡却只是拳头,火焰的斧刃开始逐渐往顾凡头顶靠近。搞不清楚是怎么回事的顾凡,这时候察觉到一件事。

返回
《秘变:终末之书》 第10章 火焰的使者 赤促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秘变:终末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