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上惹火替身妻》 第39章冷遇

听到称呼,宋智恩心里一紧,但是随之她又释然了,毕竟她现在在别人面前就是方馨月不是么? 那么就好好地做方馨月吧,想着,她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那身漂亮的旗袍,眼底终于有了一丝笑意。似乎做方馨月的好处还真是不少呢,至少这样漂亮的衣服,她宋智恩是没有机会穿的。 走进客厅,宋智恩这才知道,自己的猜测并没有错,里面已经坐着一老一少两个女人。 年纪大的那个看起来有四十几岁,宋智恩这么说,还是因为她身上所散发出的成熟气质,因为就她的脸蛋与身材而言,说她只有三十出头,也是丝毫不过分的。贵妇将头发轻轻地挽起,巧合的是身上也是一件极其美丽的旗袍装。 宋智恩心里暗想,这个贵妇应该就是司徒磊的妈。 而年纪较轻的那个,则只有二十刚出头,却是极度傲娇。眼睛似乎长在头顶上,自宋智恩进来为止,她就只斜眼看过她一眼,其他时间全部用来看司徒磊了! 宋智恩在心里暗暗猜测,这姑娘究竟是何方神圣。但看她的穿着打扮不俗,而且能够跟司徒磊的妈这么亲昵,肯定也是什么世家大小姐吧!就是不知道是哪家的世家小姐,看来以后方馨月是有得忙活了! “司徒哥哥!” 那女孩开心地叫着,心情似乎很是愉悦,一身白色的小洋装,更是衬着她的性格欢快跳脱。 “明珠,一看到你司徒哥哥,你就把我这老婆子给放在一边咯!” 那中年贵妇见状,微微哂笑了一番,却是极致地宠爱,很显然对这位千金很是满意。 “妈,这就是馨月!” 司徒磊却只是礼貌性的对那位千金笑了笑,便拉着宋智恩,走到司徒夫人的面前,介绍道。 那司徒夫人很显然是真的不大喜欢方馨月,见儿子有意冷落这位明珠,她转过头轻哼了一声,便拉过明珠的手,笑得是越发的和蔼了:“明珠啊,你头一次上咱们家,等会儿我就让你司徒哥哥好好带你在这里转一转!” 这话一说,那明珠原本因为司徒磊的冷落而垮掉的脸色,突然便又高昂了起来,她笑嘻嘻地对司徒夫人说道:“嗯好的,怪不得妈妈说整个全中国,可能也找不出第二个房子,能像阿姨家的那么好看了呢!” 两人一搭一唱的,恍如是真的感情很好的婆媳一番,倒是把宋智恩给明晃晃地晾在了一边。 对于被晾在一边,宋智恩倒是一点也不觉得难过,反正人司徒夫人针对的是方馨月,又不是她,她干嘛上赶着难过呢?便也就心安理得站在一旁,自得其乐的玩着她的一二三木头人了。 但是司徒磊却是不满了,他一向尊重母亲,虽然知道母亲对于馨月是有诸多不满的,光是馨月是艺人的这一条,她就一直不予赞同。但是他相信,凭着馨月的善良,乐观,母亲终有一天还是会接受馨月的。只不过依照这个场景,似乎馨月被接受要更加难上加难了。 “妈!” 司徒磊拉着宋智恩坐在一旁,突然沉声说道。他是做惯了领导决策人,是以即使是在家里,不自然的也会展现出雷厉风行的一面。 司徒夫人闻言,猛然一怔,不可思议的看着儿子。看着儿子就那么安静的坐在那里,她不知为何,想起了自己的丈夫。当年丈夫也是这般,在不高兴的时候就会沉声喊着她的名字。 只是自从丈夫死后,儿子知道她心里头最是难过,是以一般都不会忤逆她的意思。可是现在…… 司徒夫人看着一旁的宋智恩,双眼的敌视更加的明显,心想这女孩究竟是有什么魔力,能让一向最是听话的儿子如此忤逆她的意思。 “哦,这就是馨月啊!” 司徒夫人终究是笑了,她像是到现在才发现宋智恩的存在似的,淡淡地说了一句。虽然也有笑容,虽然语气也是那般地和蔼,但是却让宋智恩由衷地感到距离。有时候过于礼貌,也是一种婉约的拒绝。 宋智恩看着眼前笑得一脸慈祥的司徒夫人,突然想,要是今天是真的方馨月在场,她是不是会很难过很难过,又或者直接撒手而去。毕竟方馨月也是那么高高在上,那么万人瞩目的人,她又怎么能够忍受得了这样的忽视呢? 只可惜,现在在司徒夫人面前的是她宋智恩,卑微而渺小的宋智恩。所以即使司徒夫人真的不搭理她,她也不会有多少感觉。毕竟她又不是人民币,怎么能让人人都爱她呢? “伯母好!” 这样想着,宋智恩便笑得更加欢快了。她本就长得不错,加之来时司徒磊特意给她搭配了这套旗袍的欢快妆容,是以她这么一笑,露出嘴角的两个梨涡,让人看着都不得不爱。 司徒夫人虽然对方馨月有成见,认为她不过是个戏子,整天抛头露面的。儿子跟她玩玩她倒是不反对,要真的娶进门,她是万万不会答应的。但是都说伸手不打笑脸人,见宋智恩笑得这么甜,这么明媚,她又怎么好意思再冷着一张脸呢? 想着,司徒夫人看了宋智恩一眼,说道:“这身衣服倒是真的不错,是哪家的活计,改天我也去订制几套!” 司徒夫人爱旗袍装是出了名的,这也是为什么习明珠为了见她,专程上谷维那里订制一套旗袍的原因,就是为了投其所好,讨她欢心。只是现在见衣服没了,而且还被穿在情敌的身上,习明珠又怎么可能会不生气。 习明珠,闻言,这才惊觉宋智恩身上穿的衣服怎么看怎么眼熟,可不就是那天谷维派徒弟给她看过的样衣的样子? “你的衣服是……” 习明珠指着宋智恩,惊异地睁大着眼睛,但是接触到司徒磊冷冷地眼眸,却把下半句话给生生地咽到了喉咙底。 “怎么了,明珠?” 看来司徒夫人是真的很喜欢习明珠,她见习明珠这般欲言又止,心想她肯定是有事,便立马转过头拉住习明珠的手,问道。 对于习明珠的疑问,在场除了司徒夫人,宋智恩跟司徒磊自然全部都是知晓的。 宋智恩原本也不知道这件衣服原本就是习明珠的,但是现在一看这情形,也救猜到了七七八八。她看向司徒磊,猛然间,明白了一件事,原来当初司徒磊这般要求自己一定要穿上这件衣服,并不是单纯的想给自己出气,而是想向习明珠示威而已。 想着,她原本还有些开心的心情,也渐渐地低落下来。看来在司徒磊的心目中,自己真的是什么都算不上,渺小到甚至就像是一颗沙粒,如果她不是因为这张脸像方馨月,那么他是不是真的一眼也不会看自己呢? 宋智恩,你究竟在想什么呢?你不是很讨厌这个家伙么,那干嘛又要在得知这一切时,心里要这么失落呢? 宋智恩在心底里暗骂自己,自然是没注意到一旁的情况。 “馨月,习小姐在跟你说话呢!” 司徒磊突然拉了宋智恩一下,宋智恩赶紧回过神来,原来是习明珠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对着自己在说话,在问自己这件衣服是出自哪里的。 看来习明珠还是不想就这么放过自己,她赶紧挤出一个笑脸说道:“习小姐,这是磊哥哥给我挑选的!” 既然是司徒磊故意这么做的,那么就把这浑水重新送回给司徒磊好了,让他自己去解决。 宋智恩的声音是故意学着方馨月的甜美,她不知道司徒夫人是不是真的有见过方馨月,所以为了保守起见,只能尽可能地学着方馨月的语气来说话。但是她不知道的是,她这么一学,倒是无限娇羞,就是司徒磊也觉得浑身一酥,心情一片大好。 习明珠不敢相信地看着司徒磊,其实下午她去成衣店的时候,谷维就拣着些重点的,把事情全部告诉她了。但是现在她就是想要司徒磊自己告诉她,究竟事实是不是这样。她可是市长千金,是市长唯一的女儿。 她的父亲今年才五十岁,仕途一片大好,她不相信聪明如司徒磊会放弃她这一把青云梯,而去喜欢什么戏子。 想着,习明珠细细打量了一番宋智恩,她早就知道司徒磊心仪一个戏子,也知道方馨月长得是不错,但是此刻见到她本人,就连一向自恃美丽过人的习明珠自己都要觉得有些说不过去。 是的,方馨月的确很美,可是再美又能怎么样?不过是个花瓶而已,她可是实实在在的市长千金! 想着,习明珠就不觉得坐直了身子,她挽起一旁司徒夫人的手,笑嘻嘻地看着司徒磊,说道:“是么,司徒哥哥?” 司徒夫人原本只是觉得这件衣服很漂亮,穿在宋智恩的身上很是合身,现在见习明珠都一副甚是感兴趣的样子,便瞧出了点端倪。不由得想起刚刚习明珠还跟自己说过,原本也是想穿旗袍装的,都让人订制好了,谁知道竟然被人抢了。 司徒夫人的样貌生的甚是美艳,司徒磊的样貌有九成是继承了她的。那双狭长的丹凤眼宋智恩是再熟悉不过,此刻它就这么冷冷地盯着自己。 她不由得身子一凛,这对母子可不可以不要这么吓人嘛! “妈,我回来了!” 就在这时,门外突然响起一道跳脱的声线,紧接着宋智恩便见到一道活泼的身影从大门处跑进来。 “明明,都这么大了,你怎么还这么蹦蹦跳跳的!” 司徒夫人见到心爱的女儿,不由得脸上的笑容也多了一些,她起身一把拉过司徒明明的手,虽然是责备的语句,但是在宋智恩看来,却是那般地慈爱。因为那是妈妈的责备,那是爱的责备。 “大哥,你今天怎么也在家啊!” 面对母亲的责备,司徒明明调皮地吐吐舌头,便对着司徒磊说道。那样子,就好似是见到了外星人一般。 宋智恩发现,同样是丹凤眼,司徒夫人和司徒磊的都会让人觉得遥远而不敢接近,但是这司徒明明的却是这般可爱,活像是童话里的精灵,让人忍不住不爱。 对着妹妹,司徒磊自然是比平时多了一些笑脸,他略带责备地看向司徒明明,说道:“我可是天天在家,不管是有多晚都会回家一趟,你倒是成天在外面疯的人,倒是恶人先告起状来了!” 闻言,司徒明明却立马跑过来抓住司徒磊的手,说:“谁说的,你昨天就没有回家好不好,也不知道是跟哪位姐姐在一起哟!”说着,司徒明明还不怀好意地看向宋智恩。 宋智恩听后,脸上一热,只觉得浑身的不自在。脑海里突然便浮现早上醒来时,见到司徒磊的模样,那精壮的胸膛,到现在宋智恩只要一想起,她就会觉得脸红。 而一旁的习明珠也注意到了这一点,她恨恨地看着宋智恩,见她面色含春,马上猜到司徒磊昨晚肯定是在宋智恩那里。心里的恨意更是扩大了好几倍,她不自觉的握紧了拳头,修剪得宜的指甲,现在都变得碍眼起来。

返回
《恋上惹火替身妻》 第39章冷遇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恋上惹火替身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