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上惹火替身妻》 第26章 他背她(一)

司徒磊咬了咬牙,很想就这么跳上去掐死宋智恩,可是看了看她红肿的脚踝,还是决定暂时放过她。 讥诮似的勾了勾唇角,司徒磊看着宋智恩,“你还能跳吗?” 其实能不能跳,宋智恩自己最清楚。右边脚踝处传来一阵又一阵的痛感,她身体现在所有的重量都集中在左脚上,如果不是司徒磊站在这里,她早就倒下去了。 想到这里宋智恩就更加悲愤了,司徒磊这个混蛋,明知道她已经不能动了还这样调侃她,混蛋混蛋混蛋! 司徒磊越是混蛋,她越是不能跟他认输! 打定了主意后,宋智恩咬了咬牙站定,傲然看着司徒磊:“怎样?你要看吗?”说完,她作势就要开始跳。 司徒磊冷冷一笑,死丫头敢威胁他,还真当他受她威胁了? 就这样,司徒磊不言不语,抱着胸站在原地,一脸“你跳啊你跳啊跳给我看”的表情。 宋智恩气结,把身体的部分力量放到了右脚,可是右脚踝的扭伤不是一般般的严重,一放下去就痛得她龇牙咧嘴。 司徒磊第二次跟宋智恩认输,他没想到小丫头跟他来真的,几个箭步走过去扶住宋智恩:“去医院!” 宋智恩气呼呼的不讲话。 司徒磊没办法,一把宋智恩扛上肩头往外走。 宋智恩被扛在肩头,极度不舒服,拍打着司徒磊的背闹着要下来,却被司徒磊吼了一句:“崴脚不去看医生你知不知道要休息多少天,你还有多少天可以休息?你还记得我们的合同上怎写的?演砸了你要赔款一千万!” 一千万…… 这一下,宋智恩果然乖乖的不动了。司徒磊很聪明地戳中了她的软肋,钱是她永远的软肋,她没他聪明没他厉害被他吃得死死的,拿他的钱就要像个没有思想的木偶一样全心全意替他办事。 这些她懂,她都懂。 可是这也是莫大的屈辱。 她不明白,司徒磊为什么要一而再再而三地拿钱来羞辱她。 想着,眼泪就夺眶而出,一滴两滴地滴在瞿风的肩头上。 然而实际上,司徒磊也不想这么挑起宋智恩的伤心事的。他虽然跋扈了点,但他知道什么是良心。 他对宋智恩说那种话,无非就是怕她倔强不肯跟他去医院,他只是想带她去医院治疗脚伤……而已。 他真的没想过要用钱去伤害宋智恩的尊严。 可是堂堂司徒总裁擅长在谈判桌上把谈判对手逼到死角,也擅长在商场上厮杀所向披靡,却偏偏不擅长解释。所以,他只是一路扛着宋智恩下了楼,一把把她塞到副驾座上。 也是这个时候,他看到了宋智恩的眼眶已经泛红。心里一抽,他很想说些什么,可是却不知道该怎么说,最后只能沉着脸走向驾驶座把车子开往医院。 夜色温柔,马路两旁的霓虹不断地闪烁着,交织出城市的夜晚光怪陆离的那一面。车外的世界繁华得流光溢彩,跟车内司徒磊那张沉得可以滴出水来的脸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司徒磊的脸色不好,宋智恩也不见得好到哪儿去,内心和脚上的伤双双折磨着她。而且这两样都是因为司徒磊,所以她看也不看司徒磊,把手肘放在车窗的边缘上,用手掌撑着下巴看车窗外的繁华。 在宋智恩看来,那些没有生命的,永远不知疲倦地闪烁着的霓虹,比司徒磊那张臭着的脸色好看多了! 两个人僵持了许久,司徒磊最终还是率先打破这个寂静——他要给缇娜打电话,让缇娜打电话到医院去叫医院的医生准备好。 司徒磊跟缇娜讲话或许是碍于上司下级的关系,永远冷冰冰的不近人情的语气,公式化的口吻给下属交代着事情,说完就挂了电话,手机随便扔到一边又专心致志地开车。 宋智恩还是没有理会司徒磊,反正她只要跟一个木偶一样,完成他委派下来的的任务就可以了。 最终,滚动的车轮停在了医院的大门前。 这一边,司徒磊的车子刚刚停下,原本候在医院门口的医生和护士,就推着轮椅迎了过来,司徒磊兀自打开车门下车不理会宋智恩,那架势看着就像是把宋智恩丢给医生护士随便摆弄了。 医生护士都认得司徒磊,看他那脸表情也不敢多问什么,只是小心翼翼地打开车门把宋智恩扶下车,让她坐在轮椅上,往急诊室那边走过去。 怀柔医院是司徒集团旗下的私人医院,没有人好奇也没有人问及宋智恩的身份,医生护士们只管带着宋智恩去打片,确定她的伤势程度后去跟司徒磊报告。 是以,这也是方馨月为什么一受伤,便立马选择这里的原因。 医生告诉司徒磊:宋智恩的右脚脚踝并没有骨折,但是韧带拉伤了,软组织发现浮肿现象,回去之后冰敷一下再用药,明天就可以消肿,但是完全恢复至少也要一个星期。 闻言,司徒磊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 心想,离开幕式还有一个月,修养的这一个星期让她看看馨月的光碟,先熟悉熟悉,也是好的。 正想着,已经有一名护士推着宋智恩出来,护士恭顺地对他说:“总裁,已经有人在帮宋小姐拿药了,现在是……?” 司徒磊冷着一张脸抛下一句“把她推出去”然后就率先转身走出了医院。 司徒磊虽然作为怀柔医院的大老板,但是来医院的时间并不长,仅有的几次也是因为方馨月住在这里的原因,现在方馨月也出院回去修养了,是以她更是不可能看到这位传说中的冷面总裁了。 但是在她仅有的几次印象里,似乎总裁都还算是彬彬有礼的,绝不像是现在这样,丝毫不懂的怜香惜玉。 但这些,又怎么是她一个小护士能够管到的,所以她也只能小心翼翼地推着宋智恩跟着他的脚步。 宋智恩坐在轮椅上,看着司徒磊伟岸的背影,心里憋屈极了。 终于到了停车场,司徒磊却毫无绅士风度地拉开车门自顾着坐上去,丝毫不管宋智恩。 宋智恩倒是觉得他不管是正常的,要是管了那才真是天要下红雨了。 最着急的是护士,她看都不敢看司徒磊那张臭到了极点的脸,只能出声问宋智恩:“宋小姐,我扶你上车。” 最后,护士见着司徒磊没有反对,这才小心翼翼地把宋智恩扶上车,然后对着司徒磊恭恭敬敬地一弯腰:“总裁,我先回去工作了。” 司徒磊面无表情、声线冷得冻人地“嗯”了一声,小护士如蒙大赦一样溜走了,迎头转上送药出来的同时还拉住同事说了一句:“总裁脸上写着‘生人勿近’,你小心点,不要被……”她不说话,直接把手掌横放在脖子正前方,狠狠地一划过去…… 送药的小护士一抖,战战兢兢地把药从车窗里递给了宋智恩,交代了宋智恩几句后就见鬼一样跑回了医院。 宋智恩不管司徒磊那个病快点,掏出药袋里的的说明书仔仔细细地看用药的量和次数,一一记下来之后,又开始操心着这脚要多久才能好,她能不能完成司徒磊的任务。 不能完成的话,要赔违约金一千万啊…… 宋智恩想想都觉得怕,毕竟一千万对她来说,真的是个天文数字。 然而司徒磊却没有跟宋智恩一样把心思放在她什么时候能恢复上,他就等着宋智恩跟她说一句话。可是小丫头今天似乎是跟他杠上了,半句话都不说也就罢了,还在那边低着头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司徒磊恨恨地咬了咬牙,倏地发动车子…… 他忽略了一件事——宋智恩还没有绑安全带。 宋智恩身上没有绑安全带,司徒磊的车子又是在一瞬间滑出去的,因为惯性作用,宋智恩整个人差点从副驾座上向车头那边摔下去,最后还是多亏了脚力的支撑才勉强稳住了身体。 可是刚才她把全身的重量都放在了脚上,包括那只受伤的右脚。 扭伤的脚只要稍微承受一点重量都能疼得人龇牙咧嘴,更别提宋智恩这样把全身的力量都交给了双脚这样的情况了。 那一瞬间,宋智恩的脚疼得几乎要让她的双眼掉泪。 可是最后,宋智恩还是死死忍住了泪水,半句话也不说。心里想着左边那个人是她老板,是她的衣食父母,不能发脾气,不能哭,不能让他看扁。 就这样,宋智恩低着头倔强地忍住了泪水,可是她也错过了司徒磊脸上那一闪而过的歉意和悔意。 其实司徒磊完完全全是无意的,他根本就没想到宋智恩上了车居然没有绑安全带。这么久以来,他载过的女孩虽然寥寥无几,但是至少每个都有上车就要绑安全带的常识。 司徒磊嘴巴微微张开,明明是要跟宋智恩说一句“对不起”的,可是滑出口的话却变成了:“你怎么那么笨啊?”说完他在第一时间就后悔了。 宋智恩觉得司徒磊简直不可理喻,明明是他做错了事还骂她笨? 司徒磊你果然是个混蛋! 宋智恩恨恨地想着,可是她实在是不能对司徒磊发脾气,只好眼不见为净地把头扭到一边去。 车窗外的霓虹夜色比司徒磊那个混蛋好看多了! 司徒磊看着宋智恩那张气呼呼的小脸,心里面也愧疚。可是他司徒磊在商场上厮杀这么多年,所向披靡,还从来没跟谁低过头没给谁道过歉。 那道歉的话他实在是说不出口,只是冷着声音提醒宋智恩:“安全带绑好,再摔一次我可不负责。” 如果只是前面那句话宋智恩可能还会感谢一下司徒磊的善意提醒,可是后面那句话破坏了前面那句,她听完后没有对司徒磊产生出一丝一毫的感谢,只是恨恨地系上了安全带。 宋智恩系好安全带之后,司徒磊发动车子,往宋智恩的公寓开去。 车子穿梭在霓虹夜色里,宋智恩只是觉得眼前闪过一副又一副光怪陆离的城市的面孔,那么繁华却那么冷漠。 每个人都在为了生活打拼,每个人活得那么累,每个人都变得越来越冷漠……

返回
《恋上惹火替身妻》 第26章 他背她(一)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恋上惹火替身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