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上惹火替身妻》 第25章意外受伤

顿了顿,她又说,“可是我相信他是曾经爱过我的。” 这个宋智恩也相信,可是……可是他现在的不爱也是真的。 “可是他没能爱你如生命,他说你强势,我虽然没谈过恋爱,但是我知道一个男人如果真的爱一个女人如生命的话,他不仅可以包容你的强势还可以包容你所有的缺点。” 陈廷薇笑了笑,心想着这丫头安慰人的方法实在是有够……扭曲。 宋智恩奇怪地看着陈廷薇:“你笑什么?呃,我刚才说的不对吗?” 陈廷薇摇了摇头,“你说得对,但是……你自己也说你没谈过恋爱,这些大小道理你哪里学来的?” 宋智恩眨巴眨巴眼睛:“小说上看来的。” 陈廷薇:“……” 最后,陈廷薇无奈地微笑着重新发动车子,她早就过了相信小说的年纪了,可是还是忍不住问宋智恩:“你相信小说吗?” 宋智恩纠结地绞着衣角,沉吟了半晌才说:“与其说是相信小说,不如说我是相信爱情。我相信这个世界上的每个女孩都有一个爱她如生命的男孩,只是我的男孩还没有来。” 闻言,陈廷薇愣了愣,侧目去看宋智恩的表情,少女洋溢着青春气息的脸上,唇角噙着美好期待的微笑,衬得她本来就漂亮的五官更加动人。 初见到宋智恩的时候,老实说,她也被宋智恩酷似方馨月的五官所吓到,但是此刻看来,她再也不会觉得宋智恩像方馨月了。 因为两个人无论从气质与人生态度上来看,都有着截然不同的一面,而相对于这些,六分的眉眼相似,也就没什么可以说的了。 陈庭薇也曾经这样单纯地相信爱情,相信会有一个人爱她如生命,可是她所有的相信在今天被她相信的那个人亲手捏碎,她不信了不爱了。可是身边的这个女孩跟曾经的她一样…… 罢了…… 陈廷薇无奈一笑,有一种美好期待的日子才不会乏味,她不想打破眼前那个还有点青涩的少女的希冀。 一时间,车厢内满是寂静,两个人却也都不觉得尴尬。 然而这股沉默并没有维持多久就被宋智恩的手机铃声打破了,宋智恩拿起手机看了看来电显示,是司徒磊打来的。 她没好气地接通了电话,却不讲话。就在刚才司徒磊把她一个女孩子扔在这荒郊野外的不知道是什么鬼地方,想想就气人,她才不要跟他讲话呢! 就这样两两沉默了整整一分钟,司徒磊率先忍不住了:“喂,你现在在哪里?”语气还是那般的傲视决然,仿佛是在责怪宋智恩一般。 因为只是通电话,知道即使司徒磊再神通广大也不可能看到。宋智恩便毫不客气地翻了个白眼:“不用你管!”又不是她求着他打这个电话的,现在他又神气什么! “嗯?” 司徒磊俨然是一副等着看好戏的语气,“不要我管,你确定你能回得来?” 刚才故意扔下她,就像想等她给他打电话求饶,可是小丫头比他想象中倔强,那么久都没打来电话。 无奈,他只好一边很勉强地告诉自己不过是担心她出了什么事情,不能替馨月演出,一边慢吞吞地掏出手机来。 宋智恩撇了撇嘴:“不用你管就是不用你管!老……我自己回得去!再见!”说完,她狠狠地挂断了电话。 挂完电话,她看着黑了的手机屏幕,第一次由衷的觉得真的很爽,这简直比小时候得到自己心仪已久的玩具还要爽! 一想到对面司徒磊那张冰块脸,此时很有可能是气急败坏的模样,她想想就觉得舒坦。 陈廷薇看着宋智恩因为生气涨红的脸,微微一笑,问:“男朋友?” “不是。” 司徒磊成为她男朋友?那是她想都不敢想的事情,毕竟她亲眼看见他为了方馨玥所付出的一切。而且跟司徒磊那个冰块脸一起? 不由得,宋智恩打了个冷战,这笑话也太冷了吧! “是司徒磊……”那个混蛋! 宋智恩在心里暗暗加上一句。 把一个女孩带到一个莫名其妙的地方说了一堆莫名其妙的话再莫名其妙地把人抛在那个莫名的其妙的地方,宋智恩打从心里觉得,这个司徒磊就是一个莫名其妙的混蛋! 然而陈廷薇想到的层面却跟宋智恩完全不一样,她讷讷地问:“你刚才,挂了司徒磊的电话?” 经过陈廷薇这么一提,宋智恩也才记起了这件事。 呃,刚才,貌似,好像,是她挂了司徒磊的电话。 看宋智恩那脸表情陈廷薇就知道答案了,摇着头笑了几声,“我跟司徒磊也算是多年的好朋友了,还没见过有谁敢挂他电话的,就连方馨玥也不敢。” 呃…… 宋智恩愣了,陈廷薇的意思就是……她做了一件蠢事? “不过你也不用担心。” 陈廷薇安慰道,“司徒磊那个人……其实也不是那么可恶的。” 后面那句话,宋智恩表示不敢苟同,保留意见。 半个小时后,陈廷薇把宋智恩送回了舞蹈室。 原定的午间休息时间只有两个小时,可是闹了这么一出之后,宋智恩已经迟到了。一到舞蹈室她就急忙抓起包跳下车,往舞蹈室里面冲。 可是冲到一半的时候,却被陈廷薇叫住了。 她回头,看见陈廷薇降下车窗,表情平静,可是她不太平静的双眸却泄露了她内心的紧张情绪,她说:“我骂你没有舞蹈天分的事情,我向你道歉。以后……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可以随时来找我。”说着,她在车里面翻找了一下,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后对着宋智恩招了招手,“你过来一下。” 宋智恩走到了陈廷薇的车旁,随即陈廷薇递给她一张东西,她定睛一看居然是陈廷薇的名片,她诧异地看着陈廷薇。 陈廷薇被宋智恩赤裸裸的目光看得有些不自然,她接受过无数人的崇拜的仰望,可是这样带着感激的诧异目光,她还真是没见过。 最后,陈廷薇极其不自然地咳了一声,丢下一句“舞蹈方面有什么需要帮助的随时打我电话”然后就踩下油门溜走了。 宋智恩睖睁着双眼看着陈廷薇的车尾,半晌才反应过来陈廷薇的意思,展颜一笑,然后转身进了舞蹈室。 她刚刚进入舞蹈室就看见展黎东站在里面,背对着她,看不清脸上的表情。但是她意识到自己迟到了,急忙把包扔在一旁去跑到展黎东身后两米外的地方,低着头道歉:“展……”她在脑海里寻思了一下对展黎东的称呼,最后还是决定叫他——“展先生,对不起,我迟到了。” 低头道歉的时候宋智恩就在想,展黎东这种人应该是很讨厌别人迟到的,所以待会不管他怎么责骂,她都要默默忍受。毕竟是她迟到了,错的人是她,展黎东骂她也无可厚非。 然而事实跟宋智恩设想的完全背道而驰。 展黎东缓缓转身,英俊的脸上有一抹浅浅的笑容,没有任何愠色。看得宋智恩一愣,心里直想着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笑面虎? 可是事实再一次跟她的设想背道而驰。 展黎东对着宋智恩微微一笑,“我知道你有事情,迟到几分钟没关系的。”顿了顿,又补上一句,“但是下次有事情的话可不可以给我个电话?刚才我到了舞蹈室还没见到你人,吓得我以为你出了什么事,给阿风打电话才知道你有事情出去了。” 这一刻,感激的泪水在宋智恩的心里面差点就流淌成一条小河,她看展黎东的目光变得分外亲切起来。在心里面比较了一下展黎东和司徒磊,得出一个结论:人和人,果然是要比才能知道区别的。 司徒磊那个冰块脸,无礼又傲慢;反观人家展黎东,啧啧,谦谦君子,温润如玉。 顿时,宋智恩对展黎东的好感呈直线飙升,心里面想着如果能有一个展黎东这样的朋友,真心是件不错的事情。 这一边宋智恩还在魂游天外,所以浑然不觉展黎东正在奇怪地打量着她。 展黎东自问见过东方西方美女无数了,宋智恩虽然长得不赖,可是比起她接触过的那些性感热辣的女孩,简直就是有十万八千里的距离。然而,他在宋智恩脸上看到了不一样的东西——真实。 宋智恩不是那种心有城府的女孩,所有的心情都放在了那双丹凤眼里、浮在了脸上。 他接触过太多娇柔做作的女孩,所有对眼前的宋智恩无端的就生出了兴致,也比对这其他女孩的时候多了一份耐心。 可是不管一个人耐心有多大,总有消耗殆尽的时候,又过了片刻,展黎东见宋智恩还在神游太虚,不得不出声叫醒她:“宋智恩?” 宋智恩元神归位,忙不迭“哈?”了一声,又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展黎东温和一笑,“我只是叫你一声,你道什么歉?” 宋智恩眨巴眨巴眼睛,一脸的不明就里…… 这下,展黎东脸上的温和切换成了无奈,却依旧温润如玉:“算了,我们开始练舞吧。这几天你先学学基本功,然后我再教你开场秀上那套舞蹈。” 这种时候宋智恩哪敢说半个“不”字?连连点头,一脸坚决听从组织上安排的表情。 展黎东微微一笑,开始手把手教宋智恩舞蹈。 下午三点的阳光带着一种难以言喻的慵懒韵味,投到司徒磊的办公室里,这个精明果敢的大总裁头一次对着满是的阳光攥着手机发呆…… 这发呆终止于敲门声响起,他收起茫然的表情,又是一贯的冷峻,连声音都染上了寒霜:“进来。” 门外的缇娜得到允许后推门而入,一路娉娉婷婷地走到司徒磊的办公桌前站定,吐字清晰却不带任何感情:“总裁,宋小姐已经在舞蹈室跟展先生开始练习了。” 司徒磊眯了眯眼睛,“嗯,谁送她回来的?” 他最在意的是这个问题,刚才那个死丫头敢那样果断地挂他电话,如果不是有人送她,她不会有那份底气。 “这个……” 缇娜面露难色,“总裁,这个问题我没有去查。但是宋小姐跟展先生已经在舞蹈室开始练舞了,是可以百分之百的确定的,在那之前,展先生跟宋小节一样不在舞蹈室。” 司徒磊攥着手机的手一紧,音色比刚才更冷几分:“知道了,你出去做事吧。” 缇娜垂眉敛目:“是,总裁。”说完,缇娜就出了办公室。 偌大的办公室内,又只剩下司徒磊一个。 也许是因为没人了,司徒磊可以伪装出来的冷峻又卸了下去,撇了撇嘴打开手机,看着通话记录上宋智恩的名字,心里狠狠地咒了声死丫头! 司徒磊以为刚才是展黎东去把宋智恩接回来了,所以宋智恩才有那么大的胆子挂他电话。 越想越不爽,最后司徒磊干脆“啪”地合上待签字的文件,给自己灌了半杯咖啡下去,强迫自己把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丢到太平洋去,才又打开了文件。 从中午被宋智恩挂了电话开始他就坐在那边发呆,想了半天也想不明白宋智恩到底是哪里找来的胆子,可是一方面又担心宋智恩回不来,只好叫缇娜去查查宋智恩回来了没有。 至于他为什么这么关心宋智恩能不能回来…… “呵……” 司徒磊不屑地笑笑,心里想着他并不是关心宋智恩,而是关心宋智恩能不能百分百地完成替代馨玥的任务。 只有找这样的借口,司徒磊才会觉得胸口的郁结舒缓了那么一点点。 可是胸口舒缓了,工作却不能舒缓。他中午花了一个小时的时间去想宋智恩哪来的胆子挂他电话,落下了不少工作,现在只能一头扎到文件里奋斗了。 司徒集团的司徒磊总裁的工作效率向来高得惊人,那是因为他平时心无旁骛地跟文件奋斗,可是这次总裁大人他因为浪费了一个多小时,加上今天的工作量本来就打,于是……总裁大人他今天华丽丽地加班了。 缇娜接到司徒磊的电话,说今天要加班的时候,愣了愣。然而好助理的准则就是不管老板说什么自己只要照办就行,所以很快地她就反应过来,坐下陪着突然抽风的总裁大人一起加班。 司徒磊自己的工作效率高得惊人,对员工也有同样的要求,所以偶尔加一次班,缇娜并不觉得有什么,可是她就是奇了怪了,按照平时司徒磊的工作效率,今天的工作完全可以照常完成照常下班的,可是今天怎么就需要加班了呢? 想起刚才司徒磊叫她进去的时候阴沉沉的表情,又阴沉沉地叫她去查宋智恩回来没有,缇娜会心一笑…… 总裁要加班,是跟宋小姐有关系吧? 这个班加的时间有够长,一直到八点多缇娜才接到司徒磊的电话说可以下班了。 缇娜如蒙大赦,走之前去给司徒磊添咖啡,放下咖啡的时候特意告诉司徒磊:“总裁,宋小姐还在舞蹈室练舞。” 司徒磊面无表情地“嗯”了一声,直到缇娜退出办公室才捞过笔记本电脑旁边的手机,开了锁之后第一时间找到了宋智恩的电话,却迟迟没有拨出去。 他想他给宋智恩打电话干嘛呢?跟她聊天?他又不是神经病!问她为什么这么晚了还呆在练舞室不回去?不好意思,他没这么关心她。 等等! 司徒磊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眯了眯眼睛,捞起挂在一旁的西装外套再抓起车钥匙,飞奔下楼跳上车,往练舞室的方向开去。 刚才,就是那么一刹那的时间,她想到了一个宋智恩为什么这么晚了还呆在练舞室的可能性,如果是真的她就死定了! 车子疾驰在马路上,车窗外的万千繁华都跟开车的人五官,他只管飙车,飙到练舞室的楼下才停下。 练舞室位于一条僻静却风景怡人的小街上,道路两旁是一排高大的法国梧桐,这个时候梧桐叶子还没变黄,茂密的叶子挂在树枝上,遮掉了大半路灯的灯光。 濛濛灯光在安静的夜里柔柔地铺满整条大陆,一切都安静美好得不像话。 然而司徒磊没空去欣赏这繁华都市里难得的一个角落的安静,直接就进入了练舞室。 见到的场景跟想象中完全背道而驰。 刚才,他以为是因为展黎东陪着宋智恩才会在这里留到这么这么晚,可是他现在才知道,展黎东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已经离开了,偌大的练舞室里只有宋智恩一个人。 灯光明亮,宋智恩站在练舞室的中间,额发已经被汗水浸湿,小脸上满是认真,认真到连他已经站在门口了都没有发现。 她一直在重复着同一个动作,这个动作的难度并不是很大,需要人体三百六十度旋转,在旋转的过程中双手要极具美感地张开,到时候穿上演出服装后,效果就跟一直展翅翩飞的蝴蝶一样柔美。 可是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对宋智恩而言好像很艰难一样,她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这个动作,小脸上一片倔强。 司徒磊看着看着,不禁低下头来笑了,心里想着这个宋智恩怎么那么笨,这个动作明明就很简单,她做起来怎么就那么难呢? 只是现在不服输的她,在灯光下,却是那般地美,全然没有平日里的半点平凡。 正想着,忽然她的耳边传来“啊”的一声,他下意识地看过去,这才看见宋智恩跌坐在地上,手按在自己的脚踝处,一脸扭曲的痛苦。 司徒磊心里一紧,疾步走过去才发现宋智恩崴了脚,急忙扶起宋智恩,嘴上却不饶人:“你怎么那么笨?这么简答的一个动作学了这么多天学不会就算了,还崴脚,馨玥可是一两个小时就学会了。” 宋智恩崴了脚,肚子里本来就攒了一肚子的委屈了,现在再被司徒磊这么一教训,那委屈顿时就溢满了整个胸腔。 她很像狠狠地推开司徒磊,可是她不能,她还要等着司徒磊的钱过日子,他是她的金主,她还等着他的钱救命……她不能。 这些宋智恩都明白。 她只能咬了咬牙,信誓旦旦地说:“知道了!我不会让你亏钱的,一定让你值得回票价!”说完,她挣开了司徒磊的搀扶,一瘸一拐地就要去练舞。 司徒磊看着那个倔强的背影,哭笑不得,还跟他说回票价!? 可笑! 最后,司徒磊叫住了宋智恩:“喂!” 宋智恩没好气地回头,瞪着司徒磊:“干嘛?” 敢吼他?

返回
《恋上惹火替身妻》 第25章意外受伤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恋上惹火替身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