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上惹火替身妻》 第24章惩罚与奖赏

晚上宋奶奶专门做了宋智恩最爱吃的小点心,祖孙俩就像以前一样,围坐在小桌上一边吃着,一边聊着。 “谖谖啊,这圆子甜不甜?” 宋智恩嘴里正含着好几个大圆子,立马点点头,夸张的称赞道:“当然甜了,奶奶做得哪里有不甜的道理!” 宋家一家人都很是喜欢吃甜食,宋智恩还记得小时候妈妈还在的那段时光里,每每自己得了小红花,妈妈就会做一锅甜糯米圆子做奖励,那时全家人就会围坐在一起,开开心心地吃着。 所以宋智恩小时候最喜欢的便是得小红花了,因为那样就意味着会有好吃的可以吃了! “那是,不是奶奶自夸啊!即使是外面卖的,那也不会有奶奶做得地道!” 闻言,宋奶奶似乎兴致颇高,一张爬满皱纹的老脸,因为笑容皱纹虽然是愈加明显了,但是她那一双浑浊的老眼里,却闪过一丝宋智恩所熟悉的精光。 从小到大每每宋智恩对奶奶有所隐瞒,宋奶奶都是这样,先是一顿奖赏,然后再循循善诱。如果遇上宋智恩顽固抵抗时,她就会接着威逼,每每都是宋智恩败下阵来。 见状,宋智恩放下筷子,一脸真诚地看着的奶奶,其实给方馨月做替身的这件事,宋智恩由始至终都没打算瞒着宋奶奶。因为别人也许看不出来舞台上的那个人是谁,但是熟悉她的奶奶,又怎么可能单单因为那化妆技术就认不出那是她最疼爱的孙女呢? 再好的技术,也只能是技术,它能够给人制造出一种假象,却始终不能操纵人的感知。 “奶奶,事情就是这样,我觉得这件事并不是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而且对方给的价钱也实在是过于好了,我便自作主张地答应了下来!” 宋智恩对着宋奶奶说道。 闻言,宋奶奶却没有立即表态,只是愈发沉着脸,略显昏暗的灯光照在她的老脸上,忽明忽暗地,让宋智恩也一时猜不透她此刻心里所想。 “奶奶,你怎么了?” 终于,忍受不了这份寂静,宋智恩率先问出口。见奶奶的脸阴沉至此,一张清丽的小脸也渐渐有些不安。 “谖谖那,你说那个什么大明星方馨月真的跟你很像?” 谁知宋奶奶却不答反问。 “嗯,是的,她长得跟我真的有点相像,特别是嘴唇这个地方,很是相像。”宋智恩怔怔地回答,不知道奶奶这是怎么了,为什么好端端地突然这么问。 “哦!” 好一会儿,宋奶奶才点点头,说道:“既然如此,那么便好好地工作,毕竟人家也是出了钱,总不能亏欠了人家!” 见宋智恩乖巧地点点头,她慢慢地站起来,因为年纪已经大了,是以她的脊背有些含着,从后面看起来像是驼背一般。 宋智恩一直看着奶奶进到自己的房间,这才慢慢收回目光,心里煞是疑惑! 与奶奶打过招呼,并且交代了双双要好好照顾奶奶后,宋智恩背着奶奶给的行李,第二天一大早便乘坐清晨的大巴车,直接回了A市。 因为为了加强对她的素质培养,司徒磊是将她的课程排地满满的,从早上八点到晚上十二点,整整十六个小时,全部排满。 “智恩!” 宋智恩刚一进门,便迎上了一个大笑脸。 这笑脸的主人宋智恩并不陌生,就是那天对她品头论足的小方,也就是方馨月的助理。 其实对于小方,宋智恩一直存着一丝崇敬之情,听司徒磊秘书办公室里的小秘书们说,方馨月是出了名的难伺候,当年还没有成名的时候,就已经拽的不成样子了,换过的助理更是不在少数。 但小方却是至今为止,在方馨月身边呆的时间最长,且也是唯一一个呆到现在的助理。 “小方,你怎么来了?” 小方年纪只比宋智恩大了两岁,宋智恩叫不出姐姐,想必小方也未必便喜欢一个只比自己小两岁的人,整天姐姐长姐姐短的,便直接跟着大家一起,都叫她做小方。 对此,小方也是浑不在意的,说到底,是因为宋智恩有时候真的跟方馨月好像,让她根本不敢造次。 “是馨月姐啦,她不放心你一个人生活在这边!”闻言,小方吐了吐舌头,样子十分之俏皮可爱。 “馨月姐说了,司徒总裁虽然办事能力超人,但是他总归是个男人,对一些生活琐事难免会有忽略的地方。虽然缇娜会过来帮衬你,但是总归也是有自己工作的。而且你现在的工作,请保姆也不安全,所以她就只好把我扔过来,给你用了!” 小方说到这里,声音无限地委屈,一张小脸皱的就像是路边被主人遗弃的流浪狗一般,又可怜,又无助。 “扑哧!” 虽然对小方的第一印象并不咋样,但是看着这样明显是在表演的小方,宋智恩却突然有种,原来她也是个可爱的人啊的想法。 年轻的女孩子,在没有利益得失面前,很容易便结交。尽管宋智恩并不是个自来熟的孩子,但很显然还是轻易的接受了对方。 “智恩,你说你奶奶要你把这个交给馨月姐?” 知道司徒磊不愿意她将自己做替身的事情,跟别人讲,宋智恩便对着小方编了一个理由,就说她向奶奶撒谎自己这段时间要跟着大明星方馨月身边学习。所以奶奶为了感谢方馨月,一定要她送一瓶她自己酿制的葡萄酒。 但真相其实也差不多了,奶奶的确是为了感谢方馨月才让宋智恩一定要拿着这葡萄酒过去给她,而她为了不伤奶奶的心,便也只得硬着头皮,硬是又说了一个谎言。 “可是馨月姐从来都不大爱喝这个的!” 小方一脸的为难,但是见宋智恩瞬间有些暗淡的脸,她立马又安慰道:“也不是啦,只是我没见过馨月姐喝这个的,要不你去送送看,没准她真的会喜欢呢?” 就这样,早上的三节声乐课后,难得有了两个小时的吃饭时间,宋智恩便兴冲冲的赶到怀柔医院。 谁知,结果却真如小方所说,方馨月原本客气的面容,在一见到那瓶葡萄酒时,便立马阴沉了下来。 “宋小姐,是谁要你送这个给我的?” “是……是我的奶奶!” 面对方馨月瞬间翻脸,宋智恩还是有点不适应,便怔怔地说道。她的尾音有些轻颤,明眼人都可以听出,此刻她内心的不安。 “你拿回去吧,我从来不喝这个的,而且我对葡萄过敏!” 好一会儿,方馨月这才淡淡地道。,眉眼疏离的,送客意味十分明显。 宋智恩不是个不识时务的,见此,便立马从她的总统套房里走了出来。 “这是什么?” 刚走到走廊出口,便与来人撞了一个满怀,宋智恩一个劲地道歉,却突然听到对方的提问,便下意识的回答:“这是我奶奶让我给方馨月带的葡萄酒!” 良久得不到对方的回答,宋智恩这才觉得有所不妥。为了让方馨月能够很好的休息,司徒磊更是变态地将怀柔医院的这一楼层全部包了下来,而此时能出现在这个楼层的,除了司徒磊本人以外,便再无他人。 宋智恩缓缓地抬起头,首先映入眸子的是面前男子线条十足的下巴,此时他紧抿着唇,以及不断上下起伏的胸膛,还是让她清楚的意识到,他的生气。 “宋小姐,看来事先我还是提醒的不够详细,是么?“ 司徒磊阴冷的话语,从宋智恩的头顶缓缓响起。 而此时的宋智恩却只能静静地站在那里,双手紧紧地攥着那瓶自知的葡萄酒,浑然一副不知所措的模样。 但事实上,她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签约之前,司徒磊的警告,她到现在几乎是每一个字都很是清晰,就好似刚刚在她耳畔响起一般。 “跟我走。” 司徒磊看了一下走廊的那头,突然冷冷的抛下这么一句话,便率先走向专用电梯内。 而在他身后的宋智恩,即使心里实在是不情愿,但还是跟了上去。 电梯一级一级地往下掉,而宋智恩的心也跟着一点一点往下掉。 “叮咚!” 电梯到达底楼,宋智恩的心也彻底地跌落谷底,因为她知道她即将面对的,可能又是一场她无法招架的暴风雨。 而这一次暴风雨之后,她不知道她还是不是可以继续得以保存。 “上车。” “司徒先生,其实我奶奶她……” 闻言,司徒磊一个冷眼看过来,她一下便住了嘴。 “看来宋小姐还真是希望别人重复多次一样的话,上车!” 司徒磊率先走到驾驶座上,对着宋智恩说道。一双本就冷冽的双眼,此刻更是毫无温度可言,宋智恩更是有一种大胆的想法,或许这个男人的一个眼神都能够让她瞬间冷冻结冰。 这一次不再是加长型林肯,而是一辆野性十足的玛莎拉蒂,且车上除了她跟司徒磊以外,并没有其他人,这也就是说,司徒磊这一次要亲自开车。 想到这里,宋智恩不禁又打量了一眼正在驾驶位子上,犹自绷着一张脸的某人,心想:他该不会是想跟自己同归于尽吧! “刺啦!” 半个小时过后,车子终于在海边停了下来。性能优良的车胎,即使是紧急刹车,也不过是发出一点点的声响。 宋智恩即使是坐在后座上,也不禁赞叹,这车子实在是太ok了,只是这车的主人就……宋智恩想着,拿眼偷瞄到驾驶座上的男人。 见他只是端坐在位子上,并没有想做什么的,便也干脆在后座上安心地玩起了一二三木头人的游戏。反正前面那位才是老大,而她不过是那人钱财,替人办事的,只要老大乐意,她自然也是奉陪到底,反正发呆她是最拿手不过了的。 宋智恩轻轻地摇下车床,任由略带腥咸的海风充溢车厢内,而她眺望着不远处的海景,几天来第一次觉得是这般地自由。 “宋小姐,不如以后这样如何?” 就在宋智恩以为司徒磊将不会说什么时,惬意的车厢内,突然响起他特有的阴沉的声音。 “司徒先生请讲!” 你客气,那我当然也得客气。况且现在这情况,也不是我不让你说,你就真的会不说了。既然横竖都是那样,那还不如顺着杆子往下爬,少受点罪。 “宋小姐知道为什么我二十三岁便成为这上市财团的董事长兼总裁,却无人敢说半个不字么?” 谁知,司徒磊却没有把这个杆顺完,而是又挑起了这茬。 宋智恩笑道:“当然是因为您领导有方啦!”其实宋智恩还想说英明神武,青年才俊等等的,但看着司徒磊这张冰块脸,她还是决定不要恶心自己了。 “宋小姐只说对了一半!” 司徒磊闻言,挑了挑眉,说道:“因为我的父亲本就是这家财团的董事长兼总裁,可以毫不夸张的说,是他一手创立了司徒财团,所以我作为他的儿子,继承父亲的基业,外人不可能说半句不字。“ 噗…… 宋智恩捂着嘴,其实她从来都没发现过司徒磊竟然也有这么可爱的一面,虽然这个道理便是这般,但是如果说出来,那就是另一番滋味了,加之配上司徒磊的这一张冰块脸,那这滋味更是大大的不同了。 但幸好,她赶紧捂住了嘴巴,没有真正地笑出来。只是这样的司徒磊,更加让宋智恩疑惑,他究竟是想要干嘛呢? 在让司徒磊知道奶奶已经得知了这件事情以后,其实一路上宋智恩做着各种大大小小不同的坏打算,却没有一样是这般。 大冰块司徒磊跟她在海边忆往昔,那真的是一件让人很难想像的事情。 “但我认为,古人说得守业更比创业难,也是很有道理,所以我制订了一项详细的赏罚制度,谁有功劳,便奖励谁,谁犯了大错,便也按照上面的施以惩罚。我觉得这三年来,在我的公司里,很是有成效!” 司徒磊又道。 那冰冷的话语,夹杂着海风一起灌入宋智恩的耳朵里,宋智恩只觉得瞬间地这原本宜人的气温,也骤然降低了不止一点。她睁大着眼睛,不知道司徒磊这一次是要如何惩罚她所犯过的过错。 “宋小姐不如我们这样吧,也建立一个严格的赏罚制度如何?” 终于司徒磊言归正传了。 宋智恩哪里有半个不字好说的,现在是她犯规在先,便想都不想地点点头。 “以后便这般,你每犯一次错,那便根据错误的大小,扣除一部分佣金,如果你的佣金被扣完了,那么我将很遗憾地告诉你,你这一次的付出讲全部都白费了。” 宋智恩听着,心里慢慢有了小算计,其实那两百万已经到帐,她也已经为了爸爸还给天哥了,所以司徒磊想要拿回去的可能性几乎是为零。她宋智恩虽然是个爱钱的,但总不至于嗜钱如命,这不该她的,她便是一分也不会白拿人家的。 有了这么一个算计,宋智恩的心里便好受了许多了。 可谁知,司徒磊像是能够猜到她的心理似的,接着又说道:“当然,要是宋小姐的表现实在是过于差强人意,以至于把金柏电影节开幕式的表演也给搞砸了,那么按照合约,你还要赔偿双倍的佣金,也就是一千万!” 二十六章所谓混蛋 一……一千万? 宋智恩不可思议地看着司徒磊,企图从他依旧没有表情的脸上看出一丝端倪,但是很可惜,司徒磊那张俊脸上,此刻只除了眉眼有一丝丝地较平时舒展以外,让人找不到一点开玩笑的痕迹。 而要司徒磊开玩笑,这个世界都要抽风了,那么结果很显然,就是这个男人是在陈述一件客观事实。 “司徒先生,您不觉得这样对我,是不是过于过分了一些?” 与司徒磊的数次交锋,让她明白了,吵架的时候越是客气其实越是能够在心理上,赢过对方。 因为在争执中的对方,情绪一直都被多方所牵引着,有时候你越是表现的彬彬有礼,则越会让对方看不顺眼,越是生气。 而此时被那一千万给气蒙了的宋智恩,很明显已经忘记了眼前这个男人其实是她最不该得罪的。 “过分么?” 司徒磊说着,便打开车门走了下来。 宋智恩见状,连忙紧随其后,也跟了上去。 “司徒先生,难道你不觉得这样很过分么,我付出了劳力,像这种事情的结果如何,我想像您这样的大人物都无法预料,那么像我这样的小人物就更加的无法预料了!” 宋智恩一路小跑到司徒磊的面前,大声说道,全然不复往日里伏低做小的模样。 闻言,司徒磊看着眼前的女孩,因为生气的缘故腮帮鼓鼓的,海风吹动着她的秀发,使得秀发都有一些凌乱。 他伸出手,轻轻地将那乱跑的头发拢到耳后,这般温柔而无可挑剔的动作,却搭配着那般直刺人心的话语。 “我想宋小姐还是不明白,有句话叫做只看结果,不管过程。虽然很不近人情,但很无奈,这也是我的座右铭。” 说着,他凑近宋智恩的耳畔轻声道:“而现在摆在你面前的有两条路,要嘛好好地做,继续认认真真地排演,要嘛?” 司徒磊突然转过头,对着对面的大海说:“知不知道想要人就范的方法,其实有很多!”说着,他拍了拍宋智恩涨红的小脸蛋,便往前走。 宋智恩呆呆的一个人留在原地,眼看着司徒磊走向那辆停在海边的玛莎拉蒂,眼看着它消失在她的视野里。却依旧站在原地,眼神发紧地盯视着前方,脸颊上刚刚被触摸后的余温还在,可是宋智恩却觉得一颗心如同堕入昏暗的深渊。 “这个臭男人!” 宋智恩的手一直紧紧地握在一起,不断起伏的胸膛,预示着她此刻的气愤难耐。如果现在能有一面镜子的话,她毫不怀疑,镜子里的她眼睛都可以是嗜血的。 而就在这时,一旁便传来另一个男人的声音,又或者是一男一女争执的声音。 “你知不知道我为什么受不了你,就是因为你这样强势的态度!” 宋智恩走过去,就看到那个男人站在那里,对着自己面前的女人指手画脚的,语气再搭配上他此时的表情,甚是咄咄逼人。 因为此时女人是背对着她的,宋智恩倒也看不清这个女子究竟是谁,只觉得从背影上看,她体态柔美,心下猜测应该也是个美女。 只是不知道这个男人,干嘛冲着一个美女这般地不依不饶。 “Jack,你不能这么对我,酒席与请帖全部都送出去了,你现在才觉得我强势,觉得你受不了,未免太过分了!你当我是什么?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 女子身子单薄,好像分分钟会被海风吹走,听得出来她已经尽量平稳自己的声线,但宋智恩还是听出了她声线里的颤抖。不知道为什么,宋智恩总觉得这声音有点熟悉。 看这情况,宋智恩推测两人应该是即将要结婚的未婚夫妻。可是结婚之际男方却以女子为人太强势为由要跟女子退婚。 或许是同为女人的缘故,宋智恩打从心里为女子抱不平。结婚对一个女人来说是一件很神圣的事情,另一半对一个女人是比结婚更神圣的事情。茫茫人海她好不容易遇见他,要跟他携手共度一生,却在临结婚的时候反悔? 这实在可恨。 这一刻,宋智恩突然觉得,司徒磊也不是那么可恶了。至少跟眼前那个jack比,司徒磊对方馨玥有情有义。 可是那个jack再怎么无情无义都好,都跟她半毛钱关系都没有,她跟那两个人素昧平生,也并不打算插手他们的事情。这年头,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已经过时,视若无睹才是最好。 就在宋智恩转身打算离去之际,那个女子朝着她的男朋友大吼了一声:“你混蛋!”然后,女子转过身来,跟她面对面。她终于看清楚了女子的面容。 宋智恩愣了…… 那个女的,居然是——陈廷薇! 一时之间,宋智恩不知道该转身走人装作什么都没有看到,还是跟陈廷薇打招呼。毕竟陈廷薇这种在亚洲享受盛誉的编舞老师遭遇这种事情,实在丢脸,她肯定不希望别人知道。 陈廷薇看着宋智恩,也是一脸意外的表情。这么伤自尊的一件事,被宋智恩撞见了,她已经做好被宋智恩耻笑的准备,毕竟她不久之前才狠狠唾弃过宋智恩。 然而,陈廷薇最先等来的不是宋智恩的耻笑,而是男友的决裂。他几个箭步跨到她跟前,以一种坚定不移的态度说:“廷薇,不要再坚持下去了。勉强结婚的结果我们都清楚。你是个好女孩,分手吧。” 陈廷薇愣了…… 她爱这个男人,她能想到最幸福的事情不是自己编排的舞蹈风靡亚洲,而是跟这个男人结婚。可是现在这个男人不要她,如果宋智恩不在这里,她或许会低声下气地求,然而宋智恩在这里,她拉不下那个脸。 其实陈廷薇想太多了,此刻,宋智恩的心思根本不再她身上。宋智恩一门子心思都在琢磨那男人刚才那一番话——你是个好女孩。分手吧。 宋智恩看着那个男人,哂笑了一声,因为心底的鄙视实在太强烈,她忍不住说:“她是个好女孩,你还舍得这么伤害她?”顿了顿,觉得不解恨,又说,“还是你们这群男人觉得我们女人很好欺负?”跟司徒磊一样有病的家伙! 陈廷薇一愣,她没想到宋智恩居然是站在她这边的。她以为,宋智恩只会给她火上添油。 Jack并不知道宋智恩跟陈廷薇是认识的,只当宋智恩是武侠小说看多了,把多管闲事当成行侠仗义的路人甲,恨恨地骂了句:“不关你事,滚!” 这个时候宋智恩也拿不准陈廷薇到底要不要跟这个男人决裂,毕竟两个人的红色炸弹都已经点燃了,而且从刚才陈廷薇的态度看,她应该是不希望两个人就这么一拍两散的,所以她也不好再说太多。 沉吟了片刻,宋智恩只对jack扔下一句话:“既然知道站在你面前那个人是个好女孩,就应该好好珍惜。你不珍惜,还有大把人抢着珍惜,不要以为自己有多了不起,女人不是只能在一棵树上吊死。” 说完,宋智恩转身,刚走了两步,忽然又听见陈廷薇的声音。比起刚才的苦苦哀求,这一次陈廷薇的声音多了一份决然:“jack,你想分手多久了?” 宋智恩停下脚步,转身回去,随即听见jack说:“从我们订婚的时候就开始了。 “廷薇,我们真的不合适。” 语气淡淡的,就好似对面的这个女人不曾是他深爱过,淡的就好似是陌生人一般。 蓦地,宋智恩停住了脚步,心中似乎有一种力量在蓄积。连日来被司徒磊所压迫的不舒服,在这一刻似乎找到了一个发泄点。 陈廷薇出奇地淡定,“很好,我们分手。那些发出去的请帖,我会打电话跟她们说我们婚礼取消了。” 她的语气忽然变得恨而坚定,“我朋友说得没错,你不珍惜我,还有大把人等着珍惜我。不爱我的我不爱,再见。” 说完,陈廷薇决然转身,越过宋智恩往公路上走。 宋智恩看了看jack,他脸上的表情很复杂,像是松了口气,可是却带着遗憾和不舍。 她走上前去,对着Jack说道:“不管你现在是觉得多么地庆幸,庆幸那个女人没有缠着你,但是你终有一天会后悔的,后悔你曾经的有眼无珠!” 说到这里,不止面前的Jack震惊了下,就连宋智恩也不免为自己的话,而感到振奋。 后悔你曾经的有眼无珠! 她在心里默默地想,司徒磊总有一天,你也会后悔你曾经的傲慢无礼! 说完,她也转过身,往公路上走。 这一带的路宋智恩不是很熟,不知道能不能打到车,或者有没有回去的公交,或许她就这么迷路也说不定。想着想着,忍不住愤然在心底骂了司徒磊一句混蛋!跟那个jack一样混蛋! 宋智恩还没骂够,身后就传来一声喇叭声,她回头,看见一辆宝马X6正在缓缓开像她,视线透过挡风玻璃,可以看得出驾驶座上的人是陈廷薇。 她还来不及想陈廷薇想干什么,车子就停在了她身边,陈廷薇降下车窗,问她:“回去?” “嗯。”宋智恩点了点头,“你知不知道附近哪里能打到车,或者有公交。” 陈廷薇抿了抿唇,“上车吧,我刚好顺路送你回去。” 宋智恩扫了一眼视线所能及的范围内的环境,只有一条长长的公路,车来车往,就是没有出租车。无奈,她只好硬着头皮上了陈廷薇的车。 车子缓缓启动,车内满是沉默。 宋智恩也不敢讲话,她拿不准陈廷薇现在是个什么心理。要是一开口说错话得罪了她,她可不敢。在练舞室陈廷薇对她破口大骂时的那股狠劲,她想想都后怕。 就这么沉默了好长一段路,陈廷薇率先打破了沉默:“刚才,谢谢你。” 宋智恩睖睁了片刻,才回道:“呃,不用。” 陈廷薇唇角勾起一抹自嘲似的微笑,“那个时候,我以为你会落井下石。原来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现在这个心平气和的陈廷薇跟练舞室里那个狂傲的陈廷薇简直就是云泥之差,宋智恩眨巴眨巴眼睛,良久才说:“我看不惯男人欺负女人。” “呵——”陈廷薇嘴角依旧是那自嘲的笑容,“我跟他交往五年了,青春、一颗真心,全部给了他。我以为他会牵着我的手走进婚礼的殿堂,可是临结婚的时候他才跟我说,他早就想跟我分手了。” 其实陈廷薇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跟宋智恩说这些,或许是在她受了最大的伤害的时候,是宋智恩站在她身边,帮了她。又或许,现在她很难过,正好需要找一个人来倾诉,而她身边现在只有一个宋智恩。 同样的宋智恩也不知道陈廷薇为什么要跟她讲这些,但是她知道陈廷薇对她敞开胸怀不容易。她同情陈廷薇的遭遇,只能出声安慰她:“你也说了,不爱你的你不爱。不要在想着那个让你伤心难过的男人了。可是……五年啊,哪能说是忘记就忘记得了呢。” 宋智恩的最后那句,准确无误地戳中了陈廷薇的痛点。是的,那个她最爱的男人,从此以后要离她远去了。 第二七章只是我的男孩还没有来 想着,陈廷薇心里就是一阵又一阵钝痛。眼眶里涌上薄雾,模糊了前方的视线,她深怕会出车祸,只能急忙把车停到了一旁。 原本在公路上疾驰着的车子停下来,宋智恩下意识地看向驾驶座上的陈廷薇,这才发现她的眼眶里已经布了一层薄雾,只是那个要强的女人却咬着牙,始终不让泪珠滚落。 宋智恩没经历过情爱,但是也知道此刻陈廷薇肯定不好受,心有戚戚焉地抽了张纸巾递给她,说:“哭出来吧,眼泪流出来就会好受一点。” 陈廷薇从小要强习惯了,眼泪这种彰显懦弱的东西,她从小警告自己不许轻易流出来。 因为,她不能让别人看见她的软弱。 可是今天她真的很难过,宋智恩的话就等于给了她一个可以哭的承诺,打开了她的泪腺,泪珠不断地从眼眶里面涌出来。 到最后,到最后她只有让所有的坚强都与骄傲都化成泪水,任由其从她的面颊淌下。 陈廷薇的哭声由一开始的压抑变成嚎啕大哭,宋智恩知道她心里肯定不亚于当年妈妈去世的时候她心里的难受,只能解开安全带,去拍着陈廷薇的背。 边给陈廷薇拍背宋智恩边想,如果刚才不是她让陈廷薇哭,她是不是就那样忍住眼泪,要回到家后躲到无人的角落里才敢放声哭泣? 她这种要强的女子,多半是会这样的吧。 宋智恩摇头苦笑,心想这陈廷薇真是个傻姑娘。 想着,宋智恩的视线不自觉地越过陈廷薇的肩背看向车窗外,这才发现她们还在海边。 这个时候正好是中午,一天中阳光最盛的时候,灿灿阳光铺满了整条大海,在海面上闪烁着金光。 车窗降下了几公分,海风就从这罅隙里钻进来佛在宋智恩的脸上。 宋智恩望着这静好的光景,正好这个时候陈廷薇从方向盘里抬起头来,便开口安慰道:“好了,哭过了这次记得下次不要哭了,你就把这次的眼泪当成是祭奠过去自己的傻,为了一个不肯包容你的男人流泪不值得。” 陈廷薇点了点头:“谢谢。”

返回
《恋上惹火替身妻》 第24章惩罚与奖赏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恋上惹火替身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