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夜弃妃》 第五十章胸衣

“什么好像?本王说的话,你还不信?”秦默又呷了一口茶,坐直了身子,回避着洛雪儿的眼神。 洛雪儿想了想,又看着眼前的秦默,道:“我怎么觉得你今天怪怪的?说话的感觉,像个小孩子。” 秦默顿了顿,眉梢一挑,低吼道:“洛雪儿!本王对你温柔,你非但不领情,还说本王长不大像小孩子?你得寸进尺了!” “这样说话的感觉,就正常了。”洛雪儿看着秦默点了点头。 秦默不耐烦地挥着手,赶着洛雪儿道:“回去回去!本王不用你伺候!你在本王面前,气得本王都要吐血!” 洛雪儿白了秦默一眼,得意地笑道:“我求之不得!我回去还可以睡个好觉!” 秦默表面上皱着眉头把洛雪儿赶了出去,心里却暗暗说着:“本王就是让你回去睡觉!你这个笨蛋!” 洛雪儿回到寝阁后,采薇便伺候着沐浴。 洛雪儿却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拽过采薇的手就问道:“你和尹大公子,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采薇扭捏着抽回了手,羞涩地说道:“奴婢不懂,姑娘在说什么。” “你少装了!自从你回来之后,做事情总是心不在焉的,叫你半天你才回过神来,别以为能瞒过我,你是不是喜欢上尹大公子了?”洛雪儿趴在浴桶上,打趣地看着采薇。 采薇的脸上被盯得火辣辣的,正欲为姑娘披上衣服,廊下的丫鬟就来报说尹家兄弟来了。采薇一听,手里的衣裳便掉落在地。 “快瞧瞧!刚刚我还说什么来着?”洛雪儿笑着说道,“你也去装扮装扮。这几日闹得人心惶惶的,说不定他是听见了什么风声专程来看你的。” “姑娘的嘴皮子利索,奴婢说不过姑娘。”采薇低着头伺候着洛雪儿更衣,嘴里嘟嘟嚷嚷着。她服侍着洛雪儿来到了前院的正厅,便瞥了一眼尹项,急急忙忙退下了。 洛雪儿笑着看向尹项,尹项的目光直直地追着采薇,待回过神来与洛雪儿眼神相对,这才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说道:“我们听说王府出了事,就专程来看看!” “谢谢你们记挂在心上。”洛雪儿示意二人入座,简单地将当天之事讲给了他们听。 尹嬴听罢,便怒不可遏,一拳砸在了桌角上,道:“夏侯桀的人,欺人太甚!” “看样子,你们和夏侯桀好像有什么渊源?”洛雪儿说道,“不知道可不可以讲给我听听?” 尹嬴抬眸看向尹项,尹项便起身拱拳相言,道:“梦姑娘对我们恩同再造,我们也没有必要隐瞒我们的真实身份。相信,王爷也大致知晓了,还不曾出卖我们,我们也没有理由不告诉梦姑娘!” 洛雪儿示意尹项坐下说,尹项便娓娓地将他们天策尹家军在云飞国是如何的威风凛凛告知了洛雪儿。可天有不测风云,尹家军交到他们第十六代后人的手中,反中了夏侯桀的离间之计,被云飞国国君误作了叛军而下令绞杀尹家军。 原本有七万人的尹家军,如今逃到西兆国却只有二十人左右。在逃亡中,尹项的妻子朵儿不幸去世,尹项在双重打击之下一病不起,丧失了生存的意识。逃到西兆国后,他们一方面休养生息,一方面伺机报仇,机缘巧合之下,结识了洛雪儿。 “夏侯桀趁乱出兵,坐收渔翁之利,灭了我们云飞国,我们也就只能继续苟活在西兆国内,掩饰身份,以待时机。”尹项讲道。 洛雪儿沉思了片刻,如果按他们所讲,那么夏侯桀也并非一无是处,懂得螳螂捕蝉黄雀在后,那么将来再交手之际,自己却不能万万低估了他。 “既然云飞国国君轻易相信了夏侯桀的话,那么就说是云飞国国君心里早有念头,是他们不义在先,你们为什么还要找夏侯桀报仇呢?如果是归顺于他的话,你们还可以重新组建天策尹家军,不是吗?” 尹项颔首应道:“我们天策尹家军,秉承祖训,一生誓死卫国!我们祖祖辈辈都是云飞国人,在云飞国的国土上生活了千百年。这份养育之情,我们绝对不能忘!国君怀疑我们,那必是我们有做的不妥之处,我们是万万不敢怪责于国君!既然夏侯桀让我们亡了国,我们就不能忘了这份仇!” 洛雪儿点头笑道:“你们的确很忠心!但夏侯桀身为一国之君,你们想杀了他,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话音落地,尹项与尹嬴相视一眼,忽然起身,拱手下跪,坚定不移地说道:“我们兄弟二人,愿誓死追随洛雪儿姑娘!” “快起来!”洛雪儿赶紧上前扶住了尹项。 尹项却铁骨铮铮地说道:“梦姑娘若是不答应,我们兄弟便在此长跪不起!” “至少,你们得告诉我,你们为什么要跟随我啊?”洛雪儿无奈地耸了耸肩,道,“我就是一个普通的女人,既不能帮你们报仇,又不能帮你们重建天策尹家军……” “梦姑娘不要妄自菲薄了!”尹嬴说道,“我与梦姑娘交过手,我知道梦姑娘拳脚功夫的厉害。且最近我们也曾打探了不少梦姑娘的事,知道梦姑娘也是个重情重义的性情中人,且不计前嫌心胸豁达,机智多谋在王府里渐渐树立了自己的地位,这若还是寻常女子,只怕世间再无女子敢称奇贵了!” 那是因为自己来自几千年后的时代。洛雪儿心里无奈地想着。 尹项也言道:“我们决定跟随姑娘,也是听闻了白眉毒人之事。得知姑娘身处危险之中,又惦念姑娘对我们的照顾与恩惠,我们兄弟怎能看着姑娘被人暗算?于是今日特来请求姑娘收下我们做贴身侍卫,保护姑娘周全!” “只怕,还有采薇的缘故吧?”洛雪儿抿嘴笑道。 尹项顿时红了脸,说道:“姑娘说笑了。采薇照顾我多日,我心里自是也有几分惦记的。” 洛雪儿笑着扫视了他们两人一眼,缓缓坐回了椅子上,说道:“还有一层原因,你们不说,我也知道。夏侯桀的人大闹了王府之后,你们心里便肯定了坊间流传的,王爷与夏侯桀不合。 “你们投靠了我,便也是依仗了王府的力量。但你们不直接去找王爷,却也是因为未来的事情谁也说不清楚。 “如果王爷反戈相向,出卖了你们,你们便全军覆没,押错了宝。但是跟着我,我一无军权二无王权,即便我跟了夏侯桀,对你们的威胁也不大,甚至你们还有机会暗杀了夏侯桀,不是吗?” 尹项面不改色地回道:“姑娘心思缜密,看穿了我们所有的思量。心里的顾忌,也如姑娘所言。” 洛雪儿欣赏尹项的坦白,又细细打量那对兄弟二人,眉目俊朗,似藏有乾坤天地之浩然正气,将来必是有一番大作为之人。洛雪儿心里寻思着,之前她便有打算将他们收为己用,如今他们自愿提出,岂不刚合她意? 这般想罢,洛雪儿便说道:“你们如果真的想跟着我,那有些规矩我就必须讲清楚了。” “姑娘但说无妨!我们身为战士,必当不敢违背!”兄弟二人异口同声地应道。 洛雪儿说道:“跟在我身边的人,我最看重的就是‘忠心’二字。从此你们跟着我之后,心里就只能只有我一个人。同时,我待人也最看重‘忠心’。只要是我的人,我也一样诚恳忠心,绝对不会出卖背叛我的人,懂吗?” 尹项和尹嬴颔首应道:“属下必当忠心不二地跟随主子!但凡有私心,天地可证,愿不得好死!” “那快起来吧!”洛雪儿这才笑着扶起了尹家二兄弟,道,“既然跟了我之后,那么肯定就是要住在王府里。你们院子里的那些孩子,你们又是如何打算的呢?” 尹项回道:“属下早前有想一并带进来,后来又想到他们一不懂规矩,野惯了,难免在王府惹是生非,也让他们不自在;二便是他们在外面,消息来源广,也能帮着做些事。” 洛雪儿点了点头,笑道:“我也正是这个打算。不过,也别叫他们住那个院子了,回头我寻一处好的,让他们搬过去。他们之中,有没有年龄稍长,稳重牢靠,值得信赖的?可以选出来领着他们,否则那些不过九、十岁的孩子,离了你们还不乐疯了!” 尹嬴应道:“属下回去就选一个。” 洛雪儿笑着转向尹项,意味深长地说道:“回去收拾交给尹嬴一个人就好了。你下去看看采薇,经过白眉毒人的事,你还是去安安她的心。” 听罢,尹嬴便咯咯地笑了起来,尹项涨红了脸瞪了尹嬴一眼,才默默点着头。 洛雪儿自是打发了尹嬴回去,又命丫鬟带着尹项去找采薇,自己则又迈步向秦默的寝阁走去,心里想着,收了尹家二兄弟之事,还是知会一声秦默的好。 毕竟,虽说尹家军如今只有他二人,且手下也都是些毛头小孩,但是在他们的背后,却是一股势不可挡的力量。或许,便是这股力量,将会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草。 秦默听后,拍案叫好。赞赏洛雪儿立了大功,又命人赏赐了不少绫罗绸缎,派王管家为那些孩子寻找住所云云。洛雪儿在王府的地位,已是不容小觑,如今暂且不提。 转眼过了十日有余,王府和皇宫相安无事。 秦默外伤大有好转,只是内力消耗过多,体内空虚,估摸内伤完全好转还需半年有余。洛雪儿听闻了陈大夫之言后,知道内力消耗过多皆是因为自己,内心过意不去的洛雪儿,每日都会亲自服侍秦默喝药。 秦默午膳后,便会在书房会见门客,一日不曾耽搁。洛雪儿也跟着秦默在书房里,参与门客之间的讨论,渐渐地也和门客们熟络起来,众人连连夸她也不在话下。倘或一日不曾有门客前来,秦默便看书,洛雪儿则在一旁忙着编写军队战术手册。 “每次都见你在那边写写画画的,在忙什么呢?”秦默搁下了手中的书,望着洛雪儿的背影问道。 洛雪儿也不曾回头,回道:“你不准过来,也不可以偷看!等我弄好了,你自然就知道了。” 秦默撇了撇嘴,复又埋头看书,心底暗暗嘀咕。 此时,宿风在书房外汇报说,夏侯桀下了圣旨,秋围狩猎之期定于三日后,王公贵侯一律参加。 洛雪儿停了手中的笔,回头问道:“你要去吗?” “不去。”秦默面无表情地随手翻了一页书。 宿风却又淡淡地说道:“此次秋闱狩猎,只怕王爷不得不去了。夏侯桀还特地下令,点名王爷要带梦姑娘一同前往。” “我?”洛雪儿顿时站起身来,喊道,“打猎要我去做什么?” 秦默也皱眉看向洛雪儿,手中的书无声无息地被合上放在了桌上。 看来,夏侯桀等不及了。秦默心里暗暗想到,自己原本以为将洛雪儿禁足,夏侯桀便也不能怎样。结果夏侯桀先是派铁命监视,如今又是公开下旨要见洛雪儿。旨意自己违背了也不是一两次了,只是这次牵扯到了洛雪儿,只怕若是自己抗旨不尊,不知夏侯桀又会变起什么花样来。 “告诉传旨的那个人,本王及妾室定会如约而至。”秦默说道。 宿风领命而去,洛雪儿不禁哑然失色,大喊道:“我不去!” 秦默抬起深邃如海底的眸子,不言一语地又看起了手中的书,一壁说道:“你回去让尹嬴乔装改扮,三日后随你一同前往。再叮嘱尹项加强戒备。宿风守王府前院,尹项保护王府后室。”

返回
《七夜弃妃》 第五十章胸衣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七夜弃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