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夜弃妃》 第四十九章事过

采薇急急忙忙地抱着衣服来了,伺候洛雪儿简单换了衣服之后,宿风便突然单膝跪下,双手抱拳言道:“梦姑娘真的是料事如神!若不是梦姑娘叮嘱加派人手前往洗衣房等地,这些古怪之物,便从属下的眼皮底下逃脱了!还不知会酿成多大的祸害!” “现在你就不要和我客套了。还有很多事情,我也得依靠你!”洛雪儿虚扶了一把宿风。 这时,陈大夫突然大喊宿风。 “出什么事了?” 洛雪儿和宿风一块冲到了秦默的床前,只见陈大夫正双手按着秦默的伤口,从陈大夫手指尖流淌而出的,竟然全都是乌紫色的鲜血。 洛雪儿惊住了,倒吸了一口冷气,道:“怎么,会这样?” “这是白眉毒人的独门毒药!”陈大夫大口喘着粗气,道:“西兆国内,除了白眉毒人之外,世上再无人可解!” 洛雪儿连连摇着头,道:“陈大夫,你绝对不能放弃!你是西兆国数一数二的神医,你一定会有办法的!” “老夫能做的,只有暂时压住毒性!也只能拖一时半刻啊!” “够了!一时半刻也够了!”洛雪儿点头应道,“我一定会找到解药的!” 陈大夫点了点头,赞赏地看着洛雪儿,自己心里也踏实了些许。 宿风听罢就要冲出去,却被洛雪儿叫住了,“你像无头苍蝇一样,去哪里找他?你先简单告诉我,白眉毒人是什么样的人?只有知己知彼,我们才能百战百胜!” 宿风犹豫着,可当他望着洛雪儿那双坚定果断的眸子时,竟然就不知不觉地相信了她,将自己所知的一切关于白眉毒人的事,都讲给了洛雪儿听。虽然宿风并不懂,为何她会浪费这么多时间去了解下毒的人,而不是直接冲出去找人? 洛雪儿静静听罢,眸子一亮,突然喊道:“匕首!匕首!谁看见了地上有一把沾了血的匕首?” 宿风和采薇都怔住了,来不及问缘由,也赶紧在地上寻找着。可刚才人进人出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在混乱中,已经被人踢了出去,或者是收走了。 终于,三人寻找了良久,采薇在一角落里寻到了洛雪儿当初从秦默背上拔出的匕首。 洛雪儿激动地接过了匕首,挥手拔出了宿风的宝剑。一手执剑,一手握匕首,以匕首劈向宿风的宝剑,眨眼间,匕首便一分为二,从匕首的断身掉落了一张药方。宿风和采薇都惊呆了,洛雪儿却及时反应过来,将药方给陈大夫过目之后,陈大夫便大惊失色地叫道:“这正是解药的配方啊!” 宿风拿着药方就赶紧飞奔而去抓药,心中对洛雪儿机智的敬意也不禁重了几分。 陈大夫虽然也不解洛雪儿究竟是如何发现玄机的,但眼下毕竟是救人要紧,谁也没工夫问一句为什么。 采薇打来了热水,洛雪儿跪在矮榻之上,擦拭着秦默额上的汗水和斑斑血迹。 “秦默,你要是死了,我一定搅得你王府乌烟瘴气!你信不信……”洛雪儿一面擦着秦默手心的冷汗,一面骂着。 “你……敢……” 秦默气若悬丝的声音静静地飘在洛雪儿的耳边,洛雪儿一惊,赶紧抬头看去,秦默果然已经睁开了眼睛,正有气无力地看着自己。 陈大夫赶忙说道:“梦姑娘多和王爷说说话,现在万万不能再让王爷睡下去了……” “秦默……”洛雪儿不住为何突然顿了一下,眼泪夺眶而出,她不住地哽咽只能重复唤着他的名字。 秦默勉强动了动嘴角,想用手擦去她的泪水,却完全动不了…… 秦默看着洛雪儿不住落泪的样子,自己心里也不是滋味,一股情思涌动,他突然也想陪着她一块哭。 这还是头一次,他有了不想别人为自己着急的感觉。 偏在此时,一个人影突然从梁上跃下,三千尺的白发重重地拖到了地上,洛雪儿立马张开双臂,护在了秦默面前,喊道:“来人啊!” 顿时,十多个守卫立马手持长矛将白眉毒人围的水泄不通。宿风也正好回来,一听便知不好,一个跃身就飞到了洛雪儿面前,手持宝剑,嚷道:“没想到,我竟然丝毫没有察觉,你还一直藏在这里!” “奴家可是听过一句话,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李公公瞧着兰花指掩嘴笑道,“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奴家很是喜欢你啊!居然连奴家这点小心思,都被你全全看透了……” “洛雪儿,我叫洛雪儿。你最好记清楚了,因为这可能就是你克星的名字。”洛雪儿面不改色地回道。 李公公却也不生气,只顾笑,道:“真真是有趣的姑娘啊!奴家越来越爱不释手了!梦丫头,可是怎么看穿奴家的手法啊?奴家躲在上面心痒痒,就想来问你一问。” “我也只是一猜罢了。听宿风描述,我觉得你就是一个老顽童,自然喜欢看猎物在垂死前的挣扎,所以,只有当解药近在眼前,旁人却缘木求鱼,你看着心里也会得意。我想着,要是我是你的话,解药应该放在哪里。将心比心,也很容易啊!” 李公公听得拍手叫好,不住地翘着兰花指,笑道:“哎呀呀,好玩好玩!奴家看了那么多出戏,就今日的最好看!梦丫头,原来早就知道奴家在这里啊?害得奴家躲了好久……” 洛雪儿双手抱肩,冷言道:“你现在可以走了。” “梦姑娘!”宿风耳语道,“此人万万不可放虎归山啊!” 洛雪儿有意抬高了声音,道:“王爷都不是这个人的对手,何况是你我呢?再说了,他既然惯于下毒,而你是正人君子,只怕是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啊!” 宿风咧嘴一笑,道:“梦姑娘说的是。属下就给他这个小人一次机会!” “好丫头,拐着弯骂着奴家呢!可是奴家不生气,一点儿都不生气!”李公公捋了捋白发,笑道,“梦丫头干脆跟着奴家,奴家收你做徒弟可好?全天下有多少人想做奴家的弟子,奴家都瞧不起他们!就只有和你说话,窝心啊!” 洛雪儿勉强一笑,道:“谢谢你的厚爱了!可是我对这些下毒什么的,一点都不感兴趣。你还是抓着机会,赶紧走吧!” 李公公笑着点了点头,扫了一眼洛雪儿的酥胸,道:“奴家可不怕这些人。不过,梦丫头让奴家走,奴家就不敢多留。记得想奴家的时候,来暗沙阁哦!咱们,后会有期了!梦丫头……” 话音一落,一阵旋风而去,白眉毒人李公公就已经消失在了众人的眼前。 当真是个顽童心性! 宿风命人退下,赶紧将煮好的解药递给了洛雪儿。 洛雪儿笑着接过,又坐在床沿边上,一勺一勺喂着秦默。 秦默将刚才的一切都看在眼里,心里暗暗想着,世间上能有几个女子敢这样!明知恶人还在屋内,居然还能装着像个没事人一样。谁说女子不如儿郎呢?秦默彻底对洛雪儿另眼相看。 整整一夜,洛雪儿守在秦默的床前,采薇和宿风守在屋外,谁都不曾合眼。 连着几日,都是洛雪儿在床前伺候。王妃姚诗娴看望过秦默,那时秦默已经服了药睡下去了。姚诗娴便让洛雪儿也回去睡一睡,洛雪儿却婉转拒绝了。因为在洛雪儿心中,一直有一个疙瘩,她想等秦默恢复后好好问一问。 过了六七日,枫叶又红了些许,窗外的秋菊也纷纷绽放,秦默也已经能下床活动了。 “王爷的身子一直很强健,多下床活动活动,也能康复得快一些!”陈大夫诊过脉后,回道。 洛雪儿便问道:“体内的毒素,已经彻底清干净了吗?” “梦姑娘放心!服了白眉毒人的解药,已经没有任何问题了。” 洛雪儿点了点头,命宿风赏赐了些金银,亲送了陈大夫离去回来,宿风便合上了门,屋内只剩下坐在一旁的秦默,和正踟蹰着究竟要如何开口的洛雪儿。 “现在连宿风都听命于你,看来本王在王府的地位已经大不如前了。”秦默打趣道。 洛雪儿却只是勉强一笑,立在秦默身侧,手里不住地转着手指,不似以往总是会与秦默抬杠子。 秦默也觉察出洛雪儿的异样,便笑着拍了拍身旁的座椅,道:“过来坐下。” “我、我站着就好……”洛雪儿支支吾吾地说道。 “本王让你坐,你就坐!” 洛雪儿撇了撇嘴,便挨着秦默坐了下来。秦默的心里原是一喜,难得看洛雪儿这么听话的样子,可突然他又转念一想,想起了当日洛雪儿中毒后像皮影戏的人偶一般,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的样子,心里就觉得揪心的疼。 于是,秦默一脸严肃地喊道:“本王让你坐,你就坐?” 洛雪儿一愣,看着秦默冲着自己发脾气,也低吼道:“秦默!你好了伤疤忘了疼,是不是?来了精神就要和我斗?是你自己说的,‘本王让你坐,你就坐!’怎么我坐下了又不对了?” “对了对了!现在就对了!”秦默咧嘴笑开了,顺手牵过了洛雪儿的手,笑道,“洛雪儿就应该是这个样子才对!” 洛雪儿不懂秦默在说什么,愤愤地抽回了自己的手,侧过身子,说道:“我、我想问你一件事……” “说。” “你的伤,是我刺的吗?”洛雪儿低声问道。 秦默身子一僵,一时之间倒也不知如何回答。 说实话,必定会在她的心里留下阴影。而且,如果让她知道,她当时被白眉毒人轻薄的话,以她要强的性子,还不知会干出什么事来。 说假话,他又要怎么圆谎,才能把整件事情都说清楚呢?洛雪儿是个聪明的丫头,只要有一点破绽,她就会追根溯源,也就会知道自己说的是假话。 沉思了片刻,洛雪儿见秦默依旧不曾回答,便转过身子,复又问道:“你听见我说的话了吗?” “废话!本王又不像你,是聋子!”秦默满掩饰着自己的心虚。 洛雪儿便追问道:“那你就说说,当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我不是在书房吗?为什么会一转眼,就在你的寝阁里了?” 秦默依旧不言不语,只说自己累了要歇息了。 洛雪儿知道秦默在敷衍自己,便说道:“你今天不说,我就赖在这里。你明天不说,我明天还是赖在这里!你什么时候说,我就什么时候不赖在这里!秦默,我洛雪儿的性子,你可是知道的!” 秦默见今日定是拗不过洛雪儿,无奈地叹了口气,佯装十分不情愿的样子,便将原本的故事半真半假地告诉她。秦默只告诉她如何中了洒在披风上的毒昏倒,自己又是如何抱着她回到寝阁,以内力镇压了她体内的毒素,然后白眉毒人突然出现,拿着匕首刺向了自己。 “就这样?”洛雪儿瞪大了眼睛,问道。 秦默点了点头,回道:“嗯,就这样。” “那、那为什么醒来后,我衣衫不整?” 秦默挠了挠后脑勺,说道:“本王看你体内的毒已无大碍,就想脱了你的衣服,让你好好休息。” “是吗?”洛雪儿狐疑地打量着秦默,倏尔说道,“我看你是想要趁机侵犯我吧?禽兽!” “你还真了解本王!这都被你看透了!”秦默赶紧呷了一口茶,手里全是涔涔的冷汗。他不禁在心里咒骂着自己,他说谎骗女人也不是头一遭了,为什么这一次竟然会这么紧张啊? 难道,他还会怕洛雪儿一个女人吗? 秦默想着轻咳了几声,脊椎也稍稍地直了起来。 洛雪儿搞不懂秦默在想什么,又问道:“那为什么我醒来后,手上会有那么多血?” “啊!这个啊,是因为……”秦默说着又背过了头去,刚刚挺起来的胸膛又缩了回去,声音也忍不住地打颤,“是因为什么本王怎么知道?本王当时应该已经昏死了过去!” 洛雪儿沉思一想,缓缓说道:“好像,是这么一回事啊!”

返回
《七夜弃妃》 第四十九章事过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七夜弃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