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夜弃妃》 第四十八章?混乱

如果,这是他的宿命,他注定沉沦。 如果,这是他的报应,他罪有应得。 只是,他心中尚有一个角落,潜伏着那一丝的遗憾…… 昨日的欢乐,让他刚刚看见了未来生活的雏形;今日的劫难,让他忽然回到了现实。 难道,他当真,爱上了,这个女人吗? 秦默暗暗想着。 他静默地看着,看着洛雪儿那张芳菲妩媚的脸,微施粉黛,杏面桃腮,恍若晚霞山涧处的积雪;他静默地看着,看着洛雪儿乌发如云,凌波玉足,真想再闻一闻她秀发的淡雅香气,再握一握她精致小巧的玉足…… 倘或,这便是他死前所见的最后一幕,那么,心中的遗憾是否也能圆满了呢? 洛雪儿站在秦默面前半步处,停了下来。 秦默坦然地闭上了双眼,聆听着心跳最后的搏动。 洛雪儿抬起右手,狠狠地一刀扎在了秦默的左背上。 秦默沉闷地惨叫一声,洛雪儿并未回过神来,握着匕首的右手又加大了力道,又往肉里面扎了几分。她看秦默还在垂死的挣扎,便又以匕首的刀尖在秦默的肉里面钻了一钻,安静的四周都能听见秦默的血肉被搅动的声响。 “雪儿……”秦默突然伸出手,握住了洛雪儿的左手,轻声唤道,“雪儿……” 李公公得意洋洋地望着秦默,轻轻地问道:“王爷,如何,被心爱人捅上一刀的滋味,可是又苦又甜的?” 秦默咬着牙,强忍着钻心挖骨之痛。 脑海里的思绪,忽然回到了当年。秦默亲手为楚惜昭穿上了进宫的红嫁衣,那时候的楚惜昭,梨花带雨,蝉露秋枝,双肩不住地颤抖低泣。可他必须狠心将楚惜昭送给夏侯桀,便把她的眼泪,她的乞求,她的哭诉,都当作了飘浮在房里的薄荷花香。 楚惜昭盖上了红盖头,在出门前又突然掀了起来,回首带着哭腔对他说道:“秦大哥,被心爱之人在心口上捅上一刀,你知道,是什么滋味吗?不,你不会知道的。因为,你根本不会爱上任何一个人!” 秦默未曾答话,楚惜昭便已经众星拱月而去。 时隔多年,这句话竟然就是楚惜昭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 秦默落寞地望着一脸冰冷的洛雪儿,忽然觉得自己的心好像都被匕首掏空了,空气变得稀薄,他张开大口想要呼吸,却觉得连空气在身体里都是痛苦的。 这就是死亡的感觉吗?还是,是心悔的感觉? 秦默大量流失了鲜血,身体软绵绵的一倒,就侧躺在了地上的血泊里。 洛雪儿松了手,看着匕首插在秦默的背上,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李公公却笑着站了起来,踢了踢秦默两脚,对洛雪儿说道:“你做得很好。奴家奖赏你吃了解药,然后看着你自己捅的那一刀,送走了你的心爱之人,你又是什么滋味呢?” 洛雪儿咽喉一动,李公公便突然凭空消失了。 终于,她回过了神智…… 洛雪儿怔怔地站在血泊里,看着自己手上沾满的鲜血,心中便是不祥。她的目光,战战兢兢地顺着鲜血的痕迹,往上看去,直到看见一双被鲜血浸红的靴子,直到看清了倒在血泊里的那个身影。 “我的天!” 洛雪儿惊呼一声,便扑了上去,双手捧起了秦默沉沉地脑袋,不住地大喊着:“秦默!秦默!你醒醒啊!快来人……快来人啊!你不会有事的……不会有事的……” 洛雪儿着急地将秦默背上的匕首拔了下来,又撕扯了衣裳的一角狠狠压住了伤口止血。可是秦默一脸苍白,嘴角也毫无血色,双眼紧闭成一条缝,厚重的睫毛仿佛是一座盖下的棺木,洛雪儿越想心中越是慌乱。 是她杀了秦默吗? 她杀了人了吗? 不会的。不会是自己做的! 洛雪儿顿时泪如雨下,抱着秦默大声呼喊着:“秦默,我不准你死!你给我醒过来……我们新仇旧恨一起算……你这算什么?说不过我就以死相逼吗?秦默,有胆量就给我醒过来!你不可以死……我不准你死……” 秋风萧索,斑驳的树影洒在窗纱之上,隐隐作舞。 四周一片死寂,只有洛雪儿的哭喊声。还有那一滴滴滚烫的泪水,跌落在秦默脸上的声音……仿佛竹子在开花,心碎成了花瓣。 宿风带着陈大夫,好不容易回到了王府。 也不知道为何,他们在回府的路上,竟然会遇见十七个武林高手,一招一式都是冲着陈大夫来的。宿风为了护住西兆国的活华佗,渐渐处于下风,眼下过五关斩六将回来后,宿风却发现王府所有的守卫都僵硬地笔直站着,连带丫鬟和小厮都石化一般站在原地,手里或是托盘或是扫帚,如此被人偷袭。 “赶紧醒醒!”宿风解开了一个守卫的穴道,喊道,“发生什么事了?” “属下、属下也不知道……就感觉到一阵风,属下就动弹不得了……” 宿风一心牵挂秦默的安危,便吩咐道:“解了众人的穴道,再去看看各屋的姑娘可是安好!” 说罢,宿风就拽着陈大夫直奔向秦默的寝阁。待走得近了一些,宿风便听见了洛雪儿的哭喊声,顿时心中就凉了一截,催促着陈大夫,一脚就踹开了秦默的房门。 映入眼前的一大摊血,彻底惊吓住了宿风。 “梦姑娘!”宿风大步向前,扶住了洛雪儿,才看清了洛雪儿衣衫不整且身上都是鲜血,便赶忙解开了身上的披风罩在了洛雪儿的身上。 宿风这才看清了洛雪儿怀里抱着的,正是重伤不醒的秦默。 “王爷!”宿风急忙扶着洛雪儿在一旁坐好,再托着秦默的背坐了起来,不住地唤道,“王爷!王爷!” 陈大夫正欲先替洛雪儿把把脉,洛雪儿却推着陈大夫说道:“快给秦默看!我身上的血,都是他的!” 宿风听罢此言,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右手,全是乌黑浓稠的鲜血。 陈大夫已经用剪子割开了秦默的衣裳,只见眼前是一道和食指差不多一般长、又如一根手指那么深的伤口。而且伤口边缘的肉已经腐烂,血肉模糊一片,大有中毒的迹象。 “赶紧让王爷趴在床上,老夫得赶紧以针灸疗法封锁住毒素的扩散!” 陈大夫大袍一挥,宿风也不敢怠慢,争分夺秒地就抱起了秦默。陈大夫从一旁的药箱里迅速掏出了一卷银针,又以火折子点燃了烛火,微微烧热消毒之后就封住了秦默的各大要穴。 “宿统领,各屋姑娘皆都安好,不知何人将她们都打昏,放在了各自的床上。丫鬟和小厮的穴道也都解开了,眼下只听宿统领的安排!”一个侍卫风驰电掣地跑了进来。 宿风冷眉一皱,只觉此事蹊跷,便吩咐道:“各屋分派三支小分队保护姑娘们,再加紧人手增添王府的巡逻队伍!” 侍卫领命正要退下,洛雪儿却突然叫住了他,道:“再添派人手,连洗衣房、褚秀阁之内的地方,也要里里外外搜一遍,然后再留人看守!” 侍卫询问的目光看向宿风,宿风深信不疑地喊道:“还没听见梦姑娘的话吗?” “是!属下这就去办!” 宿风站到洛雪儿身侧,问道:“梦姑娘身上当真没有受伤?” “还是让陈大夫先看看王爷的伤要紧!”洛雪儿着急地问道,“可是伤得很深?” “梦姑娘也不知道发生了何事?”宿风疑惑地问道。 洛雪儿摇了摇头,回道:“我只记得我在书房里好像昏过去了,等我醒过来,王爷就已经倒在血泊里了……而、而我的手里全都是血……” 宿风双肩一颤,心中隐隐觉得此事不同寻常,便劝慰道:“梦姑娘不用着急。当时,属下就是听到王爷说梦姑娘昏过去了,属下才赶紧去请陈大夫过来。却在路上遇见了江湖高手阻拦属下的去路,如此想来,这帮人定是一伙的,故意拖延属下回来的时间,袭击了王爷!” 洛雪儿稳了稳心神,将自己的记忆梳理了一边,却依旧记不起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宿风为洛雪儿端来了一杯热水,安慰道:“梦姑娘先安安心!属下先送梦姑娘回院子,换身衣服,待王爷醒来,一切都会知晓的。” “不!我就要在这里看着他醒过来!” 宿风看着洛雪儿坚毅的神色,知道她是担心秦默的安危,便知自己也勉强不了她,复又说道:“那好,属下让人唤采薇过来,再带一套衣衫为姑娘换上。” 宿风刚刚命人前去,便又有侍卫来报说,洗衣房里所有的人都中了毒,此时呕吐不止,脸色发青,见人就喊打喊杀,好像中邪了一样。 陈大夫听罢,便从药箱里扔了一个药瓶给宿风,道:“这瓶解药应该可解她们身上的毒。” “快去!”宿风将解药塞给了侍卫。 此时,姚诗娴并木菀云、卓霖月、静青、顾茵曼等人突然也来了。 听见洗衣房里出了事,静青便急急忙忙地奔向了洗衣房寻找凌弱水去了。顾茵曼心里则估摸着凌弱水大势已去,便也不上心,佯装十分着急地样子就要扑向秦默。 好在宿风眼疾手快,一伸手就拽住了顾茵曼,逼得顾茵曼后退了好几步。 “好大的胆子!连我都敢拦着!你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顾茵曼咒骂着。 宿风不曾回话,洛雪儿却开口回击道:“陈大夫正在替王爷解毒疗伤,你这样冒冒失失地扑过去,要是打扰了陈大夫施针,用你三个头都不够赎罪!” “洛雪儿!王妃在这里,你也敢大吼小叫?”顾茵曼指着洛雪儿的鼻子骂道,“你也不看看你是什么货色?自你来了之后,王府就没有安宁过!我看就是你这个妖孽,今日才会连累王府和你一同受罪!” “闭嘴!”姚诗娴难得横眉怒视地吼道,“顾茵曼,给我退出去!” 顾茵曼哪里肯依,拽着姚诗娴的衣袖就撒娇道:“明明是洛雪儿出言不逊!王妃偏心!” “我就是偏心怎么了?”姚诗娴奋力甩开了顾茵曼的手,一改平时安静和善的模样,端出了王妃高高在上的气势来,怒目圆睁地瞪着顾茵曼,低吼道,“雪儿知道此时此刻如何做,才能将王府的损失降到最低,而你,只会在这里给王爷添乱子!早些退下,别在这里碍手碍脚!” 顾茵曼听罢,立马拂袖而去。 洛雪儿正欲起身,姚诗娴却拍了拍她的肩膀,示意她免礼,道:“王府上下,也只有你最能让人省心。王府多年来不曾出过这样的乱子,难免还有很多事情需要麻烦你!” “只要是我能做的,我一定做的。”洛雪儿点了点头。 木菀云与卓霖月拽着洛雪儿的手,叮嘱询问了几句;姚诗娴也询问了几句秦默的伤势后,又因姚诗娴牵挂着别屋的姑娘,便在木卓二人的陪同下,不得不起身去处理后室之乱。 至于王府的守卫并搜查之事,都由洛雪儿和宿风负责。眼下陆陆续续的,又来了几批守卫汇报,都在褚秀阁等平时偏远冷清之地发现了毒虫毒物,陈大夫听过描述,也及时说了药方,命人配置驱逐之药。

返回
《七夜弃妃》 第四十八章?混乱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七夜弃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