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夜弃妃》 第四十七章?折磨

她太累了,慢慢闭上了眼睛。看着秦默好像很着急地冲着屋外嚷了几句,顿时书房外便慌乱了起来。秦默在喊什么?她怎么听不清楚? 洛雪儿感觉到一双大手把自己抱了起来,是秦默,这种味道是改变不了的。可是他为什么会这么紧张?他对她究竟是真有情,还是虚有意,她竟然也渐渐分辨不出来了。算了,自己太累了,还是睡一觉吧…… “不可以!不可以!本王命令你,不准睡!”秦默怀里抱着冷冰冰的洛雪儿,大声呼喊着,可洛雪儿脸色一片青紫,嘴唇也是乌得发紫,她的眼皮重得像是有五千斤一般,怎么睁也睁不开。 秦默大喊着:“洛雪儿,你要是敢睡下去,本王就是抄你家的坟,也让你在地府不得安宁!洛雪儿,你不准死!来人!陈大夫!叫陈大夫!” 秦默赶忙一脚踹开了书房的门,顾不上那张微微变形的脸,便飞奔而去。 眨眼间,秦默抱着洛雪儿回到了自己的寝阁,将洛雪儿安放在自己的雕龙凤呈祥紫檀大床上,然后自己也盘膝坐于洛雪儿的身后,调动内息,缓缓将自己的内力输入洛雪儿的体内,以稳住洛雪儿体内的毒素。 偏在此时,有人突然推开了秦默房间的门,一双白色花纹薄底靴,在满眼的浅灰色幔帐中显得给外刺眼。 秦默皱了皱眉尖,在运输功力的中途,若他强行撤回内力,只会加剧洛雪儿体内的毒发。可他能感应到,此人,来者不祥。若是不撤回内力,自己必定不是此人的对手。 “没想到,一个女人就乱了王爷的分寸!可怜,可悲啊!”那人的声音好似太监一般,阴阳怪气的,带着杀气步步逼近秦默,“若王爷刚才肯用心留意,早就会发现奴家埋伏在这里了!” 秦默勉强一笑,道:“本王在西兆国以爱慕女子出名,怎的,李公公会不知道吗?” “啧啧啧。”李公公连连摆头,道,“奴家不懂男欢女爱,却也知道情意二字如何书写。不知,王爷可还记得,今日是什么日子?” 秦默恍然大悟,仿佛一道晴天霹雳披开了他的头颅,缓缓说道:“惜昭第七年的忌日。” “难为王爷是个有情无心的人!”李公公娇媚地抛了一个媚眼,浓密的白眉倒是像扭曲了的发霉豆腐,恶心地令人想吐,“若是奴家今日不来,王爷是不是就喜新厌旧,忘记了人家昭妃娘娘啊?” 秦默的额上已经渗透了不少汗水,洛雪儿体内的毒素在他内力的压制之下,暂时还未发作,但若不及时解毒,只怕他一个人倾尽所有的内力,也不能帮洛雪儿恢复意识。 可眼下最难缠的,却是身为暗沙阁十二影煞之一的“白眉毒人”李公公。 此人阴狠歹毒,出手不留余地。因为爱慕楚惜昭,甘愿沦为阉人入宫相随。 这份情,便是世间所有男儿,都不及其一分。也正是他对楚惜昭的痴情,在楚惜昭香消玉殒后,一夜愁白了头,心中怀着对秦默的仇恨,在每年楚惜昭忌日的当天,都会与秦默决一死战。 而今年,若他此时此刻动手,秦默根本无力还手! 究竟,应该如何是好? 窗外的天突然阴沉下来,宿风也被打发去请陈大夫了,如今,他秦默才是孤立无援…… 李公公饶有兴趣地,坐在了一旁的宝蓝色云龙捧寿坐褥的禅椅上,白眉轻轻一扬,眉宇间皆是嘲讽的笑意,打量着秦默一脸焦急的神色,他越发笑得开心了。 他细细地打量了一番洛雪儿,不禁赞叹道:“王爷又得佳人,难怪会忘记了昭妃娘娘。” “这是你与本王之间的事,何必牵扯无辜的旁人?” 李公公听得不乐意了,探了探身子,一旁的白玉青瓷壶瓶立马被震得四分五裂,道:“无辜?想当初,王爷与夏侯桀之间的事,难道昭妃娘娘不是无辜的人吗?难道只许王爷利用无辜的女人,就不许奴家也试试?” 秦默低眉不语,看着眼前身中剧毒的洛雪儿,不得不耐下性子,寻思着解救之法。 “秦默,奴家杀了你七年!七年啊!”李公公伸出犹如鹰爪一般的手,痛苦地惨叫着,连放于一旁的雕红漆戏婴博古架都被震翻在地上,“今年奴家好不容易逮着机会,在你披风上下了毒,可你偏偏把披风给这个丫头穿了!不过还好,奴家阴差阳错,发现了你的死穴!哈哈哈!就是这个女人!秦默,你终于也尝到了爱一个人的滋味……” “本王不会爱上任何一个女人!”秦默逞强地嚷道,却不慎带动了体内翻滚的内力,嘴里满是酸酸咸咸的血腥味,干涸的双唇上也涌涌不断地滴着鲜血。 李公公得意地笑道:“别怪奴家没提醒王爷,小心走火入魔啊!秦默,奴家等了七年,终于等得了这样一个让你心动的女子,奴家不会伤了她更不会杀了你,因为奴家要看着你爱上一个人,然后再好好地尝一尝,爱了又失去的痛苦!只有这样,王爷才会永远记得昭妃娘娘!” 秦默苦笑了两声,道:“你追杀本王七年,就是为了让本王记得楚惜昭?” “当然!”李公公双手一拍,犹如闪电一般就冲到了秦默的面前,一对浑浊的黄油油的肮脏眸子死死地盯着秦默,缓缓说道,“只要世上还有人记得她,她在地下就永远不会觉得孤单!而这个人,必须是你!只有你秦默的愧疚与思念,才是让她开心快乐的源泉!” “把解药交出来!”秦默强撑着低吼道。 李公公却又突然仰着头笑了起来,道:“对了对了!解药……看王爷一个人的独角戏,奴家可没兴趣!奴家对这个丫头充满了兴趣,究竟是怎样的丫头,能让王爷这块千年不化的冰,化得像孟浪的春水!哈哈哈!” 李公公大笑着,突然迅速地点了洛雪儿身上的几大要穴,秦默来不及撤回内力。他灌输在洛雪儿体内的力量,突然抵触到另一股外来力量的吞噬与反抗。 两股力量在洛雪儿的体内相互争夺,让洛雪儿娇弱的身躯根本无法承受,只觉得体内翻江倒海,五脏六腑好像全都移了位置。 她冷峻的黛眉深深的一皱,大喝一声,双臂一展,将背后的秦默重重冲击跌倒在地。面前的李公公却是毫发无损,眼角尽是不屑的讥笑,他早在前一刻就已经端坐回了禅椅上,此刻正目不转睛地打望着苏醒后的洛雪儿。 洛雪儿微微睁开了双眸,一道清冷的深紫色的光,忽然闪过她琥珀色的眸子。 秦默勉强从地上站了起来,拽过洛雪儿的双肩,唤道:“洛雪儿!你感觉怎么样?” 洛雪儿眨巴着大眼睛,瞳孔迷茫地看着秦默,双眼却毫无焦距。 “推开他。”李公公佯装看着自己的手指,轻描淡写地说道。 洛雪儿无神的眸子顿时焕发出别样的光彩,她反手握住秦默的双臂,好似没有使劲儿,却早已经把秦默推出了几米开外,撞翻了红木嵌螺繥大理石扶手椅,连带着较远处的景泰蓝三足象鼻香炉都滚落在地上。 秦默趴在地上,以手背抹掉了嘴角的血,嗔目切齿地嚷道:“你对她究竟做了什么?” “倒也没什么,奴家就是想先让王爷感受感受……”李公公一面说着,一面伸出右手,用食指勾了勾,洛雪儿便犹如一帘轻盈的幔帐般飘向了李公公。 李公公展开双臂,洛雪儿便乖巧地坐在了李公公的大腿上,靠在他的怀里,瞳孔无光。 “美人儿……”李公公一脸色相地望着洛雪儿,笑道,“怪倒是奴家也好久不近女色了,今日倒也让奴家眼馋起来了!只可惜,奴家也只能过过眼瘾……” 李公公一面说着,一面就伸手轻轻撩开了洛雪儿的衣襟,洛雪儿依旧毫无知觉,只是茫然地看着前方,呆滞得像极了一尊被人牵线的木偶。 “雪儿!”秦默挣扎着站起来,看着眼前浑然不觉、被人欺凌的洛雪儿,他的心里突然一阵阵揪的难受。 他大迈一步,剑指便已刺向李公公的咽喉,可李公公连眼睛都不眨,依旧把目光停留在洛雪儿身上,只是轻巧的一挥手,便有一阵剑风扫向秦默。秦默内力大损,根本无力躲避,剑风穿过他的小腹,便见真有一道剑伤。 秦默无奈止住了步子,捂着伤口,膝盖一软便单膝跪在了冰冷的地面上。脸上根根青筋暴动,脸色时而苍白时而青紫,他一心强撑着站起身来,却发现李公公的剑风里不知下了何种毒,他浑身酸软,根本站不起来。 “白眉毒人……”秦默怒目切齿地低吼道。 李公公却是一脸眉开眼笑,道:“奴家就是毒物,怎么王爷忘记了吗?” “放开她!”秦默不顾自身的伤,强行挣扎着。 “王爷既然下令了,奴家怎能不从?”李公公谄笑地松开了手。 洛雪儿便僵硬地站了起来。左侧香肩已经微露。 李公公惬意地翘起了二郎腿,说道:“把衣服脱光。” 洛雪儿听到指令,便开始解开了自己腰间的衣带。 “雪儿!不可以……”秦默急于阻止洛雪儿,膝盖一打颤,不慎又重重地跌倒在地。 洛雪儿连眼睑都不曾抬一下,已然将衣裳褪至到了亵衣。 秦默低唤道:“雪儿……” 洛雪儿哪里肯听秦默的,红唇微启,手中的动作一刻不停。 不多时,洛雪儿的身体便会暴露在这个恶心的白眉毒人面前。 “你到底想做什么?”秦默突然怒吼道。 李公公挥了挥手,洛雪儿便停了动作,愣愣地杵在原地。 “奴家就是想让你感受一下,自己爱的女人,承欢在别人身下的感觉……” 秦默愤愤地撑着自己半跪半站地起来,吼道:“有本事,冲本王来!” “好吧!”李公公佯装十分无奈的样子,说道,“杀了他。” 秦默瞳孔一张,倒吸了一口冷气,便看着洛雪儿已经接过了李公公递来的匕首,正一步步面目表情地朝自己走来。 “王爷,奴家再请你品尝品尝,被心爱之人在胸口上捅上一刀,是什么滋味。”李公公笑道,他轻轻用兰花指捋过了自己额前的那一溜白发,喜滋滋地看着洛雪儿,赞赏道,“真是又漂亮又听话的孩子啊!奴家喜欢……” 秦默呆立在原地,弓着腰,一手捂着小腹上的伤口,一手撑在弯曲的膝盖上。他尝试着运功使劲,可是周身就像被人用钉子钉上了一般,丝毫动弹不得。 他深邃黝黑的眸子,转动着万般的情思,看着洛雪儿手执匕首缓缓朝自己逼近,一步步轻盈地像是踩在云朵之上,在她的周边,甚至连风都忘记了前行。不知为何,当洛雪儿映照在秦默的心间时,他心中的惶恐,却又突然不见了。

返回
《七夜弃妃》 第四十七章?折磨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七夜弃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