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夜弃妃》 第四十六章中毒

这要是在现代,就是一个富二代不禁长得帅,还会做饭? 天啊,不知道要迷失多少无知的少女! 可洛雪儿心里暗暗提醒自己,自己可不是什么纯情的花痴无知少女。她看着秦默一脸得意洋洋的样子,便心有不甘,撅着嘴,摇着头道:“嗯,只能说勉强!这菜的味道,还差几分。” “那你就别吃!”秦默说着又打向洛雪儿的手背。 洛雪儿赶忙就把手往怀里带,喊道:“我说的是实话!我喜欢辣食,你的红油素肚丝,就是还不够辣!采薇,去端些辣椒出来!” 采薇赶紧去了又回来,洛雪儿二话不说,就往红油素肚丝上淋了很多辣椒。 秦默不住地喊着:“够了够了!别人难道就不吃了?” “采薇跟着我,一直都和我一样吃的辣!”洛雪儿询问地看向尹家二兄弟。 尹嬴赶忙回道:“不碍事!我们兄弟都是西蜀之人,就爱吃辣食!所以我们厨房里,最多的就是辣椒了!梦姑娘如果这还不够的话,我还可以再去做些来!” “听见了吧?”洛雪儿心满意足地住了手,看着秦默一脸惊愕的表情,更是得意。 五人围着桌子,都不谦让,酣畅淋漓地吃了起来。 洛雪儿看着秦默从未夹过红油素肚丝,便问道:“秦默,你是瞧不起我加工后的红油素肚丝吗?别人都是吃的津津有味的,你为什么不吃?” “我吃什么,不吃什么,那是我的事。”秦默喝了一口赤枣乌鸡汤,说道。 洛雪儿可不乐意了,她操起手,就叫了一筷子的肚丝放在秦默的饭上面,道:“我今天就是要看着你吃!” 秦默看着碗里那白嫩嫩的饭,瞬时就被鲜红的辣椒油浸透了,大脑里顿时就空白了。他抬起眸子,看着尹家二兄弟和采薇正好奇地看着自己,便知道这肚丝不吃也得吃了。 该死!自己什么不做,好端端的做什么红油素肚丝! “喂,秦默,你快点吃啊!”洛雪儿催促道。 秦默心里思量着,绝对不能输给这个丫头!尤其还是在这么多人面前,他怎么能让洛雪儿得意呢? 想罢,秦默端着碗筷,喉结一动,豁出去了!便闭上眼睛,埋着头,狠狠地混着红油素肚丝刨了一大口饭,顿时就被呛住了。 看着秦默憋红的那张脸,青筋暴跳,大汗淋漓,眼珠子都快跳出来了,洛雪儿顿时捧腹大笑,都快从椅子上笑倒在地了。 采薇赶紧为秦默盛了一碗汤,拍着秦默的背替他顺着气。 秦默看着洛雪儿笑自己居然笑成了那个样子,想争辩也没有办法开口。只得立马捧过汤,咕噜噜地喝了起来。一碗喝罢,秦默的嘴里和嗓子里还是火辣辣的疼,一股气还呛到了鼻腔,憋得难受。秦默赶紧手脚忙乱着为自己又盛了一碗汤,尹嬴看着也赶紧盛了汤递给秦默。秦默接过之后,又是一两口就喝完了。 秦默见喝汤还是不见好转,便张着嘴,使劲用手扇着风。 洛雪儿笑着眼泪花都出来,道:“你、你怕辣啊?” “哪、哪有?”秦默逞强道,“我、我只是喜欢喝汤!喜欢喝汤……” 一语落地,连带着采薇及尹家兄弟也都笑了起来。 宁静的秋夜,他们的笑声格外动听…… 在回府的马车上,洛雪儿依旧无法克制地笑着。秦默屡屡瞪着她,她越是想克制自己不去笑,却总是越发笑得厉害,秦默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 “王爷,姑娘,转过弯就会到王府了。”采薇坐在马车外,隔着帘子唤道。 秦默正了正衣襟,轻咳了几声,道:“别笑了。” “我……我忍不住啊……”洛雪儿说着就收敛起了笑容,可一看到秦默的脸,便忍不住又“噗嗤”一声大笑了出来。 马车的速度渐渐慢了下来,秦默不得不拿出威严,道:“本王说了,不准笑!” 洛雪儿一愣,倏尔又笑开了,说道:“只、只要不看见你的脸……我、我就不会笑了……” 秦默无奈地摇了摇头,对宿风唤道:“让洛雪儿先下车。” 宿风领命,打起了帘子,就扶着依旧憋住笑的洛雪儿下了车。采薇赶紧跟上去,主仆二人说说笑笑地而去。宿风复又轻唤道:“王爷,可以下车了。” “给本王端一碗辣椒来书房!”秦默下车后,怒气冲冲地对宿风说道。 宿风一愣,赶忙说道:“王爷平时吃不得辣……” “本王的面子,今日都在洛雪儿面前丢尽了!”秦默大掌一挥,一拳砸在了朱门的柱子上,道,“本王决不允许有第二次!去,给本王盛碗辣椒,本王就不信征服不了一个辣椒!” 宿风赶紧领命而去,秦默一如往常,又在书房里研究军事直到半夜。稍有不同的,便是守在门外的宿风,隔不了多久就要为秦默斟一壶水,还有幽篁竹林上空久久回荡着秦默承受不住的叫喊声。 次日,洛雪儿刚刚练完功换好了衣裳,久病不出门的王妃姚诗娴,忽然众星拱月地前来。 洛雪儿赶紧迎进了里屋,亲自端上了一杯热茶,方坐下问道:“听闻王妃每到季节更替之际,便都会触犯头疼顽疾,今天带病来找雪儿,肯定是有什么事吧?” 姚诗娴笑着点了点头,道:“我这病已经是老毛病了,习惯习惯,也就好了。相比于前来恭喜雪儿你,这点病痛,也就算不了什么了。” “恭喜?”洛雪儿看了眼采薇,道,“我没听说什么要恭喜我的啊!” 姚诗娴以衣袖掩嘴一笑,道:“王爷的书房,寻常人等皆不可入内,可今日,王爷让王管家放话出去,说是特许你洛雪儿自由出入书房!想看什么书,都不用经过王爷的同意。” “自由?”洛雪儿嗖的一下就站了起来,惊讶地喊道,“出入书房?” 姚诗娴笑着点着头,道:“王爷三番两次特赐殊荣于你,可知雪儿你在王爷心中的份量!些许过了今年,你就会一举荣升,只怕我王妃之位,都非你莫属了!” “王妃谬赞了!”洛雪儿赶忙说道,“我可是对王妃的位置一点心思都没有,王妃这样说,让我心里反而不好受了!” 姚诗娴毫不介意地说道:“我虽是随口一说,但不排除的确有这个可能啊!这几年,王爷几乎每隔一个月,便会搜罗美人进府伺候左右,可自从娶了雪儿之后,晃眼已是初秋,王爷再也没有纳过小妾!更别说赏赐的寝阁、自由出府等等殊荣了,早就煞羡旁人了!” 那是因为什么道人说自己是奇女子而已!洛雪儿心里默默想着。 姚诗娴接着说道:“王爷眼下正在书房里,你有空就过去谢恩吧!我这会子,也该回去喝药了。” 洛雪儿起身送姚诗娴出了前院的大门,便转身对采薇说道:“我去书房看看,你不用跟上来了。” 洛雪儿不曾听见回话,又扭头重复了一遍,唤了几声采薇,采薇这才回过神来送走了洛雪儿。洛雪儿一路疾走地来到了幽篁竹林,宿风看见是洛雪儿,便欠了欠身,径直打开了书房之门,恭候着洛雪儿。 洛雪儿也不客气,进屋后对着秦默便质问道:“你什么意思?” 秦默只顾埋头看书,并不答话。 “怎么每次都这样?”洛雪儿嘴里嘀咕着,不耐烦地朝秦默走去,问道,“我说,你到底在想什么?先是禁足我不准出王府,现在又给我什么特权可以自由出入书房,你以为这样就扯平了吗?” 洛雪儿站到秦默的面前,秦默下意识地将头埋得更低了些,一言不发。洛雪儿也看不清秦默脸上的神色,她也只有偏着头看向秦默,秦默却依旧躲着她的目光。这倒让洛雪儿察觉到了什么,她突然一把就卡住了秦默的下颌,逼着他抬起了头来。 虽然只有一瞬,但洛雪儿已经看的清清楚楚,秦默的双唇浮肿得就像是两根腊肠,洛雪儿顿时便咧嘴笑了起来。 秦默赶忙打开了洛雪儿的手,背过身子去,声音模模糊糊地,就好像在咬着舌头说话一般,只听道:“不准笑!谁让你来的?” “不是你说的,我可以自由出入书房吗?所以、所以我是来谢谢你的啊……”洛雪儿轻咳了两声,忍住了笑意,话锋一转,又轻声问道,“你、你的嘴,还好吧?” 秦默不耐烦地挥了挥手,嘟嘟嚷嚷道:“去去去!别来烦本王!” “既然这样,我都来了,就看几本书再走了!”洛雪儿双手背在身后,踮着脚尖,像是旋转跳舞一般,飘向了一旁的博古架,故意嘟着嘴看着秦默,说道,“你看我这样子说话,像不像你啊?” 秦默白了洛雪儿一眼,随手甩过一本书砸在了洛雪儿的脚下。 洛雪儿干脆弯腰捡起了这本书,道:“谢王爷赏赐!我就在这里看完了这本书再走!” 说着,洛雪儿就躺在榻榻米上,惬意地看了起来。 秦默偷偷瞟了几眼洛雪儿,嘴里嘀咕道:“平时看你谢恩怎么没这么积极?哼!” 他看洛雪儿丝毫没有走的意思,便也转过身来,一手遮着自己的额头,挡着洛雪儿的视线,一手翻着军书,专心致志地研究着。 时光静然地飘荡,它在洛雪儿的呼吸声中,它在秦默翻书的沙沙声里,悄悄地到来又悄悄地离去。窗外时不时会传来竹叶舞动的声响,洛雪儿便会抬起头来,望向茜纱窗上的斑驳影子。可渐渐的,洛雪儿不知道自己眼里所看的,究竟是竹叶的婆娑,还是那个人影的憔悴。 憔悴,怎么一夜之间,他就突然这么憔悴了? 洛雪儿坐起了身子,手中的书随意放在身边。脑袋轻轻地靠在双膝上,侧着目打量着秦默。那张认真笃定的脸,只有在秦默思考的时候,才能见上。平时,他总是表现出一副沉迷于声色犬马的模样,慢慢地,或许连他自己都分不清楚,什么样子的他,才是内心真正的自己了。 想至此,洛雪儿忽然想到了自己,又何尝不是这样? 穿越来到古代的日子久了,她也渐渐忘记了,她生活在现代原本的模样。那个时代的朋友们,是不是都会着急地寻找自己?那个时代的工作,是不是已经被人代替了?那个时代的肉身,是躺在医院里昏睡不醒,还是已经化作了尘埃长眠于地下了? 洛雪儿对死亡存在一定的恐惧,她不由得打了一个颤。 “若是冷了,就把披风披上。”秦默默默地说着,不曾抬起眸子,却将洛雪儿的一举一动都看在了眼里。 洛雪儿难得听话一回儿,伸手取过了一旁的披风,罩在了自己的身上。熟悉的龙纹香的气息,顿时包裹住了她的五脏六腑。带着春日下花草的甘甜,洛雪儿忽然觉得自己困倦起来。 她看了一眼放在身边的书,突然闪过一个念头:如果将各种古籍中关于行军打仗的观点都摘录下来,再融入现代的军事管理技巧和技术,编写成一本军队战术手册,那么,对于西兆国究竟又会产生怎样的影响呢? 念头不错! 洛雪儿想着,只是自己现在太困了,倒不如歇息会儿,睡上半个时辰起来后再细细构思吧!洛雪儿想着想着,连支撑自己身子的力气也没了。她的手臂一软,连带整个人都倒在了榻榻米上,一旁低矮的烛台“哐啷”一声跌倒在地,她也懒得去拾起它了。 洛雪儿惺忪地眯着眼,恍惚间,她好像看见秦默朝自己跑了过来,被辣椒辣肿的那张嘴一开一合地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她很想笑,却发现自己笑不出声来。

返回
《七夜弃妃》 第四十六章中毒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七夜弃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