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夜弃妃》 第四十四章遗帕

倏尔,那人占了上机,将宿风的佩剑震飞而出。宿风心中大惊,却也不慌不忙,旋身躲过对手凌厉致命的一剑。一个燕子飞身,宿风扬起衣袍,人剑合一,蓄积了七成的内力,化作了一阵无剑身却有剑气的逼人之力,那人躲闪不及,唯有以剑身御挡。强大的力量,推着他脚尖着地,滑出了百米之外。 那人见久战不利,便顿生了走为上的心思。奈何宿风早就预料到他有逃跑之心,便疾步跃到了他的身前,双袖挥动,顿时天旋地转、飞沙走石,一股强大的气势将那人重重包围。那人急忙运功以内力相抗衡,仗着手中宝剑的几分凌厉之气,以内力催功,剑气陡然逆转,反将宿风困于其中。 周边的守卫见统领深陷困境,便一同而上,分散了那人的注意力。宿风趁机寻到了破绽,以内力冲破而出。反手一掌打在了那人的胸口之上,只见那人弓着背,捂住了胸口,以剑身撑地,在坚硬的地面之上刻出了一道深有五尺的裂缝,阵阵刺耳之声惊碎了人的耳膜。 那人以后脚掌稳住了后退的趋势,奈何内力在体内四窜,撞击着五脏六腑,他“噗”的一声,便喷出了一大口鲜血,染红了九月的秋枫。 “原来是你!”宿风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的人,命周边的守卫后退了几步,又遣人去通知秦默。 铁命抬起了高傲的头,唇齿间都是浓稠的鲜血,胸口衣襟处都被血染成了乌红一片。 他自嘲地笑道:“成王败寇!你想怎样就怎样!我铁命,绝不会苟活!” 正说着,秦默风驰电掣而来。一看见铁命,皱如川字的深眉忽而一展,负手而立,道:“走!” 铁命一愣,宿风赶忙说道:“王爷,他在酣梦小筑鬼鬼祟祟地偷听梦姑娘的谈话,可想而知,便是夏侯桀的诡计!若是此时放走他,他必定会出卖王爷,倒不如以他来要挟夏侯桀,让夏侯桀给王爷一个交代!” “本王与夏侯桀之间的恩恩怨怨,只会堂堂正正的解决。” “王爷是君子,旁人未必也是啊!”宿风疾言道,“王爷可不能妇人之仁,顾念旧情而放虎归山啊!只怕这一放,夏侯桀定会得寸进尺,欺凌王爷的!” 秦默挑了挑眉梢,不屑地笑道:“西兆国人皆知,夏侯桀忌惮本王手中先皇所赐的免死金牌,又惶恐于本王在封地的实力,更畏惧本王与邻国签订的友好和平之约,怎会不自量力,想要除掉本王呢?只怕本王一旦死去,最先不会放过西兆国这块肥水之田的,便是长期蠢蠢欲动的邻国势力。除了本王,谁还能在一夜之间,安抚了七国的暴乱,让这七国年年向西兆国进贡纳税呢?” 宿风不再出言顶撞,他已听出了秦默的言外之意,是在以铁命之口警醒夏侯桀,切莫一时冲动而断送自己的大好江山。那时候,非但不再有美人相伴,只怕是夏侯桀的这条小命,也会死于铁蹄乱刀之下。 铁命又怎会听不出其中之意,在夏侯桀遇见洛雪儿之前,他也每每如是劝谏。可当洛雪儿出现后,任何语言,竟然都不及洛雪儿的回眸一笑! “王爷都放你了,你还不想走吗?”宿风一把拽起铁命的衣襟,朝着大门的方向,将他扔了好远。 铁命干咳了一声,弓着腰以手背抹掉了嘴角的鲜血,最后回望了秦默远去的身影一眼。 二人一左一右,皆带着复杂悲凉的心情,融入了萧瑟的秋风里。 殊途,未必同归。 抉择,注定了结局。 秦默放走了铁命之后,朝幽篁竹林的方向走了几步,又停了下来,不知思索了什么,又朝反方向走去。宿风原是不解,看着秦默兜了一个大圈子,也不知道他究竟想去哪里。 片刻,秦默佯装无意地说了几句“天气真好”之类的话,目光就暗暗瞟向了酣梦小筑,可洛雪儿与木菀云早已不在此处了。此时他的心情,好像松了一口气,又好像紧了一口气。 宿风尾随在秦默身后,看出了秦默的心思,便小声说道:“这几日王爷一直躲着梦姑娘,今日若是想见了,大可去梦姑娘的寝阁,想来梦姑娘也已经回去了。” “你哪只眼睛看出本王躲着那个女人了?还看出了本王想她?怎么可能!”秦默的鼻息间冷冷地哼了一声,道,“本王只是想着酣梦小筑的秋景不错,所以专程来看看而已。” 宿风垂手侍立,不再言语。 秦默一身深蓝色素面锦锻袍子立在酣梦小筑,池水随风飘起了阵阵凉意,带着秦默恍惚的心思不知吹向了何处。 他忽的记起,那日听见夏侯桀信誓旦旦地要立洛雪儿为皇后,一颗心便仿佛被一双无形的大手死死地捏住挤压,强大的窒息感压迫着他犹如五马分尸一般的剧痛。 这种感觉,让他突然想起了楚惜昭离开自己投入了夏侯桀怀抱的那一刻。虽然这一切都是他自己亲手造成的,但是那一刻的悲,丝毫不亚于当他得知夏侯桀看中洛雪儿之后的痛。 为何?究竟为何会因为洛雪儿,平静了多年的心又再次疼痛不止? 他总是患得患失,觉得洛雪儿也会有一日睡在夏侯桀的身旁,她的唇印会烙印在夏侯桀的胸脯之上,她还会成为夏侯桀孩子的母后! 他会失去洛雪儿,彻底失去她! 想至此,秦默的心突然感受到一阵冰凉又空洞的感觉,仿佛有人掏走了他的一块心头肉。奇怪,太奇怪了!他秦默怎么会因为可能会失去的一个女人,而感觉到害怕与孤独?即便是当初的楚惜昭,秦默也都不曾怀着这样的心情。 为何?究竟为何? 对了,一定是因为洛雪儿是飘渺道人所指的贵人,本王才会这样害怕的。秦默在心里如是安慰着自己,因为害怕洛雪儿成为了夏侯桀的得力助手,削弱了自己起兵造反的实力,他才会这般诚惶诚恐。 “是的,一定是这样的!”秦默嘴里喃喃自语道,“也只会是这样。” “你快去看看,我的东西是不是掉在那里面了?” 清喉娇啭,女子清脆的嗓音随风飘进了秦默的耳里,他不由得一颤,仿佛是被电流击过全身一般,浑身麻酥酥的。 他缓缓转头看去,树林凋敝间,初秋的红叶带着粉嫩为背景,洛雪儿踏着金叶款款而来,脸带笑意,眼弯如月。仿佛是踏着金色祥云,手捧瑶池仙桃的惊鸿仙子一般。 萧瑟的秋风,只因带着洛雪儿身上的兰薰桂馥,也变得暖香了些许。 秦默真想上前搂过她的细腰,可手臂刚刚一抬,秦默就回过神来,怎么看见洛雪儿就这么失态了?不过就是可以协助自己成就大业的女子而已,他犯得着如此忘情吗? 他赶忙轻咳了两声,宿风解意,便对远处的洛雪儿唤道:“王爷在此。” 洛雪儿听罢,立马就收敛了笑意,示意秦儿上前,自己则留在了原地。 秦儿疾走上来,向秦默欠身行礼,恭敬地说道:“姑娘的一方手帕不见了,恐是留在了此处。原不打紧,但手帕是女子贴身之物,怕被外人拾取,落了口实,就不好了。所以姑娘特派奴婢前来,寻找一番。” 秦默挥了挥手,掀开了衣袍坐了下来,道:“本王来时,不曾见过手帕,你就这样回了她。” 秦儿犹豫了一番,目光打量着地下,支支吾吾道:“这……” “没规矩!王爷的话,你还敢质疑?还不赶紧照做!”宿风喝道。 秦儿涨得脸通红,急急忙忙地行礼就退下了。 秦默远远地望着洛雪儿嘟着嘴,不满地瞪了自己一眼,好像要上前争论,最终却拂袖而去。 秦默的心里反而隐隐沾沾自喜,却又带着失落,他还真想洛雪儿能冲上来与他吵上一两句的。他看着洛雪儿走后,示意宿风,宿风便弯腰在酣梦小筑的角落里,找到了一方以天水碧料子制成的手帕。 秦默接过手帕,细看上面针脚稀疏地绣了一朵花,好似是海棠,又好似是茶花。他不禁暗笑,就这钟手艺的手帕亏这个丫头还能带出门来,这样生疏的绣工,只怕是男子拾得了手帕,也会唬得顺手就丢了。 想罢,秦默起身,小心呵护地将手帕放于怀中衣襟处,扬长而去。 回到幽篁竹林的书房后,秦默呆坐了一会儿。 他心里思忖着,如果夏侯桀已经派遣铁命时刻监视洛雪儿的话,只怕夏侯桀当真是势在必得。而他是绝对不允许,楚惜昭之事再度上演!既然众人都说,他不懂女人心,那他何不就学着去懂?只要能留下洛雪儿,辅助自己成就大业,那么也是值得的。 想罢,秦默就派宿风去唤洛雪儿来。 此刻,洛雪儿一副不情愿的模样,已经站在了书房里。 “不是说这里是闲人免进,干嘛隔三差五地就把我叫来这里?”洛雪儿瞪了秦默一眼,看着他放在书桌上的手帕,又补道,“我就知道,这手帕,一定被你捡了,还给我!” 秦默看着手中的书,连眸子都懒得抬。 “我说还给我!”洛雪儿伸出右手,手心向上。 奈何秦默还是无动于衷,洛雪儿急了,两三步冲上前,一巴掌就盖在手帕上,正欲取回,哪知秦默突然伸手拽住了她的手腕,顺势一带劲,就把洛雪儿拽到了怀里。 洛雪儿来不及抓过手帕,反而揪住了秦默胸口的衣襟。 “原来,你已经迫不及待了?”秦默嘴角一抹坏笑,便要索取香吻。 洛雪儿挣脱不出,只得扭过了头去,躲开了秦默,嘴里还狠狠地说道:“别忘了我们的约定!” 秦默大笑一声,道:“本王不就是想着连着多日,你都不曾采阳补阴,本王担心你守不住寂寞啊!尤其是像本王这般强劲有力的,只怕别的男人都满足不了你了。” “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你这般不要脸的!”洛雪儿红着一张脸,咒骂着,从秦默的怀里挣脱而出,抓过桌上的手帕,就要飞步而去。 秦默不疾不徐地站起身来,说道:“尹嬴来见过本王,你不想知道吗?” 洛雪儿赶忙转过身来,道:“尹项是不是康复了?采薇可以回来了吗?他为什么不来见我?” 秦默点了点头,迈着步子慢慢走向了洛雪儿,笑道:“他想见你,可是本王不肯。本王的爱妾,怎能这般抛头露面?别的男人说想见,就能见的?” “你限制我的自由,现在还限制别人的自由!”洛雪儿咬牙切齿地低吼着。 秦默倒也不生气,只是伸出食指轻轻压在了洛雪儿的红唇上,低声道:“嘘!小声点。免得本王一时想不起来,尹嬴来见本王,说了些什么了。” 洛雪儿别过了脸去,嘟嚷道:“采薇究竟什么时候可以回来?” “尹嬴邀请本王与你,去他们的院子吃晚膳,为了庆祝尹项的痊愈,也是为了报答采薇的照顾之恩,不知你可赏脸?反正,本王已经答应了。” 洛雪儿扭过头来,不在乎地回道:“为了采薇和……我当然要去。” “为了采薇和谁?”秦默追问道。 洛雪儿故意不回答,到了嘴边的“你”字又咽了回去。 她心里偷偷想着,自己只是说的顺嘴了,她是为了采薇和西兆国的百姓而去的,如果能搞清楚尹家兄弟的背景,收为王府之人,最后还是为百姓造福的,所以根本算不上是为了秦默。 “当然是为了我自己!我被禁足在王府里,烦闷了,想出去走走,这不是很好的机会吗?”洛雪儿狡辩道。 秦默却突然从洛雪儿的手中抽回了手帕,得意洋洋地说道:“这手帕,本王很喜欢,就当是送给本王的好了。你且先回去梳洗一番,本王自会派人来叫你。” 洛雪儿哪里肯依,又试着与秦默争夺手帕,奈何秦默高高举着,洛雪儿根本抢不到,只得狠狠踹了秦默一脚,赌气而去。

返回
《七夜弃妃》 第四十四章遗帕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七夜弃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