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夜弃妃》 第四十三章监视

平时,洛雪儿或是习武,或是随着卓霖月研究女红,亦或是在小厨房做几道现代的吃食,性子倒也难得的练得越发沉稳了。 木菀云曾一度还猜想,洛雪儿定会去找秦默理论清楚。奈何,洛雪儿不曾前去,秦默也不闻不问,两人好似情侣间的冷战一般。木菀云心里暗自思忖,寻个时机或能开导开导。 今日,洛雪儿一如往常,坐在寝阁的听雨轩中,望着窗外的芭蕉叶在风中摇曳,零星的萧萧秋雨打在它的宽叶上,奏出了一段流年叹恨的悲秋愁事。 而她的心事,究竟是为谁而生呢? 秦儿上前点上了一盏灯,轻声唤道:“姑娘,今日前去探望尹大公子和采薇的丫鬟回来了。” 洛雪儿收回了思绪,点了点头,秦儿便唤着丫鬟进来了。 “回姑娘的话,采薇姐姐一切安好,依旧只负责伺候尹大公子的饮食。尹大公子今日也颇有起色,在尹二公子的协助之下已经可以下床活动了。采薇姐姐说,多谢姑娘每日都派人前去探望,尹家兄弟待她不错,估摸再有七八日,便可回来伺候姑娘了。”丫鬟垂首立在灯火下,静待洛雪儿的指示。 洛雪儿一手拨弄着烛火,一面问道:“尹大公子知道了采薇不是朵儿的真相后,没有为难尹嬴和采薇吧?” 丫鬟回道:“尹大公子性情刚毅却也重情,得知真相后,好似也看开了,千言万语都是谢字。听采薇姐姐私下说,尹大公子兄弟两人待日后还会亲自上门来谢姑娘的。” 洛雪儿命丫鬟退下了,还赏赐了几两银子。 秦儿复又为洛雪儿热了水来,这七日采薇不在,洛雪儿贴身的伺候便交给了秦儿,其余之人洛雪儿心中总是信不过。此刻,只见秦儿打起了帘子,道:“姑娘,怎的听了丫鬟的汇报,还是闷闷不乐的样子?尹大公子的反应,不都是姑娘所期望的那样吗?可见姑娘当时的眼光,还是极准的。” “是,尹项明辨是非,深明大义,的确是我很欣赏的,也能为我们所用。”洛雪儿呷了口热茶,道,“但他们的背景,我毕竟不清楚。等几日后,他们如果真的来了,能确定了他们的身世背景,我才好决定,到底要不要纳他们为秦默所用。” 秦儿乖巧地立于一侧,对于主子不言明的,她从来不会对嘴的去问一句为什么。 此时,秦儿也只是避重就轻地打趣道:“姑娘表面上在生王爷的气,心里却还是为王爷在考虑呢!” “谁说的?”洛雪儿倏地红了脸,放下了手中泛着热气的茶水,道,“我哪里是为了那个家伙在打算!我、我只是为了天下苍生在谋算!尹家如果真是人才,那么得益的还是天下百姓,不是吗?” “是,姑娘。”秦儿抿嘴笑着,看着洛雪儿一脸紧张掩饰的神情,不禁摇了摇头。心里暗想着,亏了姑娘是极聪明的一个人,可怎么到了自己心事这一块儿,就都看不透了呢? 洛雪儿催着秦儿服侍着回了里屋,心里暗自咒骂着秦默,她才不会被人卖了还替人数钱呢!秦默禁她的足,她还没有找他算账,怎会帮他盘算大局?想得美! 然而,洛雪儿就不曾细想,自己又为何不去找秦默算账呢? 次日一大早,洛雪儿同往常一样,起身换上了自己特质的练功服,在院子里拳打脚踢了一番。待秦儿来唤午膳时,洛雪儿才沐浴洗净了身上的香汗,安静地坐在了案几旁。 秦儿等人刚刚撤走了午膳的碗箸,木菀云脚踝上的铃铛就清脆地响在了耳畔。 “吃了饭过来的吗?”洛雪儿迎了上去,示意秦儿等人去端些糕点上来。 木菀云却十分神秘地挥手拦住了秦儿,道:“将糕点装在食盒里,我与你家姑娘要去别处逛逛。” 秦儿点头应下,洛雪儿却不解地问道:“要去哪里啊?” “我看今天秋高气爽的,就想和你在王府里四处走走。”木菀云笑着牵起了洛雪儿的手,心疼的说道,“这几日你就别在寝阁里,到花萃园去逛逛,看看初秋的景致,也是别有风味的。” “我不去!”洛雪儿抽回了手,嘟着嘴道,“免得看见了秦默,让我不舒服。” “依你的性子,倒也真能安静这么些天?”木菀云说道,“我看你是心里不舒服,倦怠的很。说出来与姐姐听听,或许还能替你开导开导。” “我……”洛雪儿欲言又止,她的心事乱七八糟,就像是一团凌乱的毛线球,根本不知道从什么时候的什么事情开始讲起走,唯有随口说道,“我就和你出去走走吧。” 没一会儿,二人手挽着手,身后跟着秦儿并木菀云的丫鬟,已然来到了花萃园里。 “那边那个,是什么啊?” 洛雪儿探头望向不远处的一所建筑,之前盛夏时节,花萃园里枝繁叶茂的,待到此时树叶开始凋零,花萃园变得稀疏清冷之时,才露出了一个青灰间白的亭子,这才吸引了洛雪儿的注意。 木菀云顺着洛雪儿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倏尔笑道:“那是酣梦小筑,若是十月间去,便可赏那从海外漂洋过海而来的秋菊。今日我们不妨也去看看,虽秋菊还未开遍,但秋色已然还是有的。” 二人说笑间,转过几条小径,便已站在了酣梦小筑里。 只见这周围所栽种的都是应景的菊花,虽然未到花开的时候,但青嫩的花骨头在枝叶间已是可清晰所见了。酣梦小筑便在万花之中,受菊花的簇拥。而在一旁延伸处,还修有一个天然的躺石,足够一个人躺上去,便可酣睡在菊花丛中,看来这才是酣梦小筑之意。 酣梦小筑是临江而立,东边便是一池子的秋水,从假山上倾泻而下一座小小的瀑布,飞溅而起的水花又增添了几分秋季的凉意。 木菀云与洛雪儿坐下后,便命丫鬟们在远处相守即可。方开口道:“好妹妹,可是和王爷有了争执?以往看你们拌嘴,也是亲热的,怎的如天气一般,就这样冷了下来呢?” “谁和他亲热过!”洛雪儿嘀咕道,“我和他八字不合,命里犯冲,就是不能在一起。” 木菀云劝慰道:“王爷素来是不懂表达的人,倘若因他说的话而生气,妹妹就不值了!看一个男人的心,绝对不是因为这个男人说了什么话,许了什么承诺,而是看这个男人究竟为了你做了些什么。” 洛雪儿一手托腮,一手玩弄着手中的草茎,懒懒地说道:“那秦默又为姐姐做了什么呢?” 木菀云微微一怔,勉强笑道:“若你与那个女子同时生活在王爷身边的话,你就不会再期望王爷为你做什么了。哪怕只要王爷对你笑一笑,嘱咐你几句天气冷了,要添衣服了,心里就已经足够温暖一个冬季了。” 洛雪儿听着不禁好奇起来,放下了托腮的手,坐的端正了些,道:“我不懂姐姐的意思。难道姐姐当时不是最得宠的吗?为什么还要这样说?” “我得宠,也不过是因为托了这副容貌罢了。”木菀云说着用手背摸了摸自己的脸颊,道,“因为我长得神似楚惜昭,才会拥有王爷的垂爱,才能在王爷的心中尚有一席之地。” 楚惜昭。楚惜昭,好熟悉的名字。 洛雪儿恍然大悟,当日秦默强吻自己的时候,嘴里不正是念叨着这个名字吗? “她究竟是什么样子的女人?”洛雪儿急忙问道。 木菀云望着眼前的假山瀑布,娓娓地将秦默与楚惜昭的往事都讲给了洛雪儿听。 洛雪儿默默地听着,待木菀云讲完之后,她只是问道:“我长得像楚惜昭吗?” 木菀云点了点头。 “所以,当初你看我第一眼,就看出了我将来必定有利用价值,就只是因为你看出了我长得像楚惜昭?”洛雪儿试探地问道。 木菀云也不回避,点着头,诚恳地说道:“但不曾想,我怀着不纯的目的,却与你成为了最纯的姐妹!二妹妹,生活在王府里,生活在众多的妻妾中,但凭谁有一副美貌,都会年老色衰的。但若是有一张与楚惜昭相似的脸,那么,她必定会艳压万花!” 洛雪儿紧紧地皱着眉头,心里万般不是滋味。 接受现代教育的她,自然无法曲意逢迎于有二十四位妻妾的秦默。诚如当初尹嬴求赐采薇时她所说的,没有爱情,她不会把采薇嫁出去,也不会把自己嫁出去。 虽然自己嫁给了秦默已是不能改变的,但并不代表她一定要博得秦默的好感,一定要生活在王府里直到终老,所以这张花容月貌的脸,究竟只能带给她别人影子,而不能为自己带来幸福! 这张脸,于她而言,毫无用处。 “我不想成为别人的替身。”洛雪儿如是简单地说道。 木菀云不惊,反而笑道:“我就知道你会这样说的。所以我讲了这么多,也是心里揣测着,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才会这么闷闷不乐的。你不好开口,如今有我讲出来,你是不是觉得心里舒服些了?” 洛雪儿顿时脸红起来,娇嗔道:“好姐姐!” “你不愿找王爷理论禁足之事,可也是心里想着自己是替身这件事?倒不如把话说清楚,大家心里面也都舒服?” “我又不在乎秦默,怎么会因为自己是替身而生气?”洛雪儿拿了一块桂花糕,满不在乎地说道。 木菀云笑而不答,心里想着这个孩子不是自己打自己的嘴巴,说话矛盾吗?怪倒是二妹妹自己还不察觉。木菀云虽是这般想着,也不挑明,二人又闲聊起了其他事情。 风起,一池秋水泛起了层层涟漪。一个模糊的倒影,似乎也随着水波在荡漾,转眼,就消失不见了。 “站住!”宿风一袭白衣飘飘,化作一缕秋风,紧追着眼前那人。 那人虽是王府守卫装扮,却根本不是王府的守卫。被宿风发现时,一直鬼鬼祟祟地在酣梦小筑偷听洛雪儿与木菀云之间的对话。宿风怕惊扰了洛雪儿,被洛雪儿发现自己奉王爷之命,也在跟踪她就不好了。唯有待那人离去时,才一路尾随而上。 “究竟是何人,胆敢在王府里偷偷摸摸?” 宿风一路追击,一路招来了巡逻的守卫,一并将那人团团围住了。 “你到底是谁?” 宿风箭步上前,一掌扣住了那人的左肩,顺势带力将那人扳了过来。而那人也不是寻常的刺客或是细作,刚才一路疾驰而去的轻功便与宿风不相上下。此时,还未待宿风看清来人的长相,二人便已经过起招来。招式内力,更是不分伯仲。 一旁的守卫没有宿风之令,谁也不敢冲上前去,只能手持长矛站在自己的岗位上,时刻警惕地注视着那人不让他有机会溜走。 百余招过后,那人忽然从背部的衣袍里拔出了一柄长剑,宿风飞跃躲过一刺,旋身也拔出了自己轻易不会出鞘的宝剑。 但见两剑剑影翻飞,一股股白色的剑气随着二人的内力而飞旋开来。周边驻守的守卫也连连后退了几步,才又站稳了身子。一旁的花草树木、假山假石,凡是剑气所至之处,皆被一分为二。 二人以剑又过了数百招后,两人心中都知对方的长剑皆是名师锻造,宝剑出鞘便是森冷的寒气,令人不寒而栗。忽上忽下、忽左忽右的剑气腾飞之下,二人也是上下翻飞、左右进攻的身影。

返回
《七夜弃妃》 第四十三章监视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七夜弃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