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夜弃妃》 第四十二章?禁足

为了回避洛雪儿带给他的刺激,他总是有意无意会针对洛雪儿,可又总是会挣扎后悔。他心中因为楚惜昭而对洛雪儿熊熊燃烧的情欲,总是让他情难自持。直到他发现洛雪儿居然是飘渺道人所暗示的奇女子之后,他对洛雪儿的感觉更是复杂了许多。 “我今日在此等你,便是为了和你把话说清楚。”铁命言道,“一个男人的成功,绝对不会是因为女人的裙带关系!秦默,想要赢了我们,就堂堂正正地来!我们谁胜谁败,都会心服口服!” 秦默淡漠一笑,目光幽幽地看着铁命,倏尔说道:“你喜欢洛雪儿?” “什么?”铁命神色一慌,舌头竟然也有些打不过转来,强撑着嚷道,“你在胡说什么!” 秦默叹了叹气,道:“你今日与本王说这么多话,的确不是你铁命的作风。若说是因为你对夏侯桀的那片忠心,本王也不会信。可是为了什么,你会以惜昭之事,而提醒本王切莫以洛雪儿重蹈覆辙?本王想来想去,只有一个理由,那就是你,爱上了,洛雪儿!” 秦默有意将最后几个字咬得特别的重,目光炯炯如猎鹰一般审视着铁命。 铁命心慌意乱之际,竟也不知如何是好,只得强势敷衍,转移了话题道:“我、我今日在此等你,最重要的还是因为,我们都心知肚明,云飞国的天策尹家军意味着什么。你想得到尹家军的力量,以此抗衡夏侯桀的暗沙阁,可夏侯桀是绝对不会留他们活口的。只为了在下次见面、兵刃相向之前,我们还能好好说会话!” 话音未落地,铁命突然欠了欠身,恢复了平时自己谨慎小心的模样,恭敬地说道:“恕卑职先行离去,王爷也趁早回去的好,以免,心爱之物,落得他人之手。” 秦默听出话外有话,正欲追问,铁命已风行而去。 老槐树冠轻轻一颤,秦默的眼前除了那轮渐渐西下的血色残阳,便无一人。 “可恶!居然中计了!”秦默怒喝一声,纵身跃下,青墨色的衣袂在夕阳中披上了金子的色彩,连那几颗挂在眉梢的汗珠,也泛着粼粼的金光。 洛雪儿待在小屋里站也不是,坐也不是,通知了尹嬴周围似有危险之后,转眼已过了一盏茶的时间,可尹嬴带人搜查了几遍,周边始终没有发现可疑之处,连飞速而去的秦默也不曾见到。 “算了,我自己出去看看!”洛雪儿实在忍不住了,为什么自己一定要听秦默的话,不可以离开这里,这样子自己也太没有面子了。 她心里如是对自己说着,却不知她坐立难安的真正原因,是秦默离去时的那抹着急不安的眼神。 尹嬴原是有意留洛雪儿在院子里保护大哥的,如今洛雪儿执意要亲自出去,他也没有拦人的道理,便只能多派了人手守住了院子的各个门窗,复又带人与洛雪儿兵分三路,挨家挨户地在周遭搜寻。 洛雪儿拒绝了尹嬴的人保护自己,独自一人,在悠长的灰色巷子里穿来穿去。可是周边除了寻常人家作息之外,便再也见不到有任何不妥之处。 “姑娘,可是在寻什么人吗?” 洛雪儿忽地止住了步子,看着地上以夕阳映照出的高大身影,身子不由得就僵住了。 一双大手还没有挨着洛雪儿的肩膀,洛雪儿便立马转身,低吼道:“你到底想做什么?” 洛雪儿一壁低吼着,一壁转过身来,道:“你很烦啊!” 那双大手在空中僵持了半刻,缓缓地放了下来,夏侯桀脸上的笑意不由得一颤,道:“朕只是想说,每次都与姑娘这么有缘!” “是有缘,还是有人故意安排的啊?”洛雪儿双手抱肩,斜睨着夏侯桀,道,“秦默呢?你把他弄哪里去了?” 夏侯桀的眸子一张,脑海里顿时浮现出自己登基之夜,召楚惜昭侍寝之时,楚惜昭也是这般犀利的目光和冷艳的语调,质问着他,打算如何处置秦默。一晃至今,时隔多年,难道他每每钟情的女子,她们的心中只有秦默吗? “朕能把他怎样?”夏侯桀的语气不禁带着寒意,道,“朕听闻,你与秦默的关系并不好,为何还要担心他的安危?” “我哪里担心他了?”洛雪儿反驳道,“我只是、只是见他匆忙出去,以为是找你去了。” 夏侯桀冷笑了一声,道:“朕与他之间,无话可谈,他又怎会来找朕?” 洛雪儿寻思地看着夏侯桀,他不像是在说假话,那么秦默究竟跑哪里去了呢? “美人儿,在想什么呢?” 洛雪儿回过神来,夏侯桀的眸子泛着妖邪的淫秽之光,已经凑到了洛雪儿的面前。 “总之,我现在很忙,没空和你聊天!” 洛雪儿着急说着,就要转身走去。夏侯桀媚笑一声,便赶紧抬步追上了洛雪儿的步伐,伴在洛雪儿的身侧,笑道:“朕陪姑娘同去。” “不用。” “姑娘只身一人,在这种深邃窄小的巷子里,可是很有危险的啊!” “你一直跟着我,才是我身边最大的危险!” “不如朕送姑娘回府,说不定秦王爷已经自己回府了呢?” “不用!” “那不如歇歇脚,朕替姑娘揉揉腿,姑娘再继续找啊?” “不用!”洛雪儿没好气地跺着脚,吼道,“我说不用就不用!你很闲啊?” 夏侯桀依旧一脸无耻地笑着,缓缓说道:“姑娘的事,就是朕的事。姑娘闲了,朕就闲了;姑娘既如此着急,朕又何当闲呢?” “你!”对付夏侯桀这种厚脸无耻的人,洛雪儿真心是想骂死他,可又想到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到了嘴边的话终归还是不敢轻易脱口而出。 夏侯桀看着洛雪儿欲言又止,小脸涨得通红的娇样,更觉得是赛过嫦娥,美过天仙。他忽然眼溢柔情,唇齿含香,声音散发着男性磁音低沉的魅力,道:“雪儿,随朕回宫吧!” 雪儿?洛雪儿震住了,回望着笼在夕阳暖金下的花样美男,她的心也仿佛在金汤里逐渐融化。 这一声雪儿,夏侯桀包含了他的万种情思;这一声雪儿,听在洛雪儿的耳里,却宛如回到了她的二十一世纪,她正依偎在奶奶的怀里,坐在院子里的桂花树下,奶奶一边拍着她的背,一边如是这般唤着她的小名—— 雪儿。 夏侯桀伸出手牵住了洛雪儿的手,又复唤道:“雪儿,当朕的皇后,好不好?” “洛雪儿!” 秦默犹如黄河般波涛汹涌的呐喊声,从二人的侧面传来。 洛雪儿眼神一定,立马回过神来,从夏侯桀的手里抽回了自己的手,又扭头看向正大步疾走而来的秦默。 “本王让你待在院子里,你聋了吗?”秦默怒气冲冲地拽过洛雪儿,将洛雪儿护在了身后。 洛雪儿白了秦默一眼,顶嘴道:“我想去哪里就去哪里,要你管!” 秦默也不理睬洛雪儿,只顾看着眼前的夏侯桀,僵直着身子,道:“本王恰逢遇见铁命,他正急着找陛下。陛下,还是早日回宫的好。此地,陛下的仇家太多,不宜多留。” “在你心里,只怕想着快点通知这些仇家吧?”夏侯桀冷笑了几声,看向洛雪儿的眸子却是依旧的温柔如水,“雪儿,记得朕的承诺!等着朕,朕要封你,做朕的皇后!” 秦默眉梢一挑,空气中弥漫的夕阳余温似乎都随风而逝了,三人只觉后背发冷。 夏侯桀最后深情地凝视了洛雪儿一眼,便缓缓转过身来,在狭长的巷子里留下了一抹硕长的影子。腰际间垂挂的白玉环佩叮咚作响,随着夏侯桀的远去,声音也渐渐淡而不见了。 今日之计,夏侯桀本是为了以情动人,让洛雪儿自愿随他回宫。因为,他再也无法忍受,如楚惜昭这般强扭的瓜,实在不甜。连带自己对楚惜昭的那份真情,也随着楚惜昭的多次拒绝,而黯淡逝去了。 夏侯桀哪怕明知此举要花上三年五载的光阴,他夏侯桀,也愿意等下去! 因为终有一日,哪怕洛雪儿的心在秦默的身上,也会因为秦默不懂得爱,而冷漠了那颗炙热的心。夏侯桀他等着,等着看秦默又如何再在爱情的战场上输给他,洛雪儿总归会是他的人! 夏侯桀走后,秦默二话不说,拽着洛雪儿的手腕就大步而去。 洛雪儿只能艰难地小跑着,才能跟上秦默的速度。她不耐烦地皱了皱眉,嚷道:“秦默,你又中了什么邪啊?好端端的,发什么疯啊?” 秦默突然收住了步子,毫无准备的洛雪儿“砰”的一下就撞在了秦默的身上。 洛雪儿一面揉着头,一面正欲骂他几句,谁知秦默突然松开她的手,搂过了她的腰,靠在墙上就如顷刻而下的暴风雨般亲吻着她的红唇。 “你不可以离开我!你不可以进宫!我不允许!” 秦默的声音在洛雪儿的耳边徘徊,这是第一次,他忘却了自己的身份,在这个女人面前只是一个简简单单、平平凡凡的“我”。 洛雪儿捶打他的双拳也渐渐慢了下来,力道散去,洛雪儿反而不知如何是好,这双手是抱着他还是该搂着他?洛雪儿神思飘渺,感受着秦默滚烫的身子,她的心里,仿佛也有某颗柔软的种子正在生根萌芽。 他吻着洛雪儿晶莹的耳垂,嘴里哼哼歪歪地呻吟着:“惜昭……惜昭……不要离开我,不要进宫!” 洛雪儿听得真切,双手倏尔一僵,琥珀色的眸子一张,瞬时就被石化了一般。 惜昭?这个女人应该就是王妃口中的那个,能让秦默生死相随的女人吧? 原来,原来她离开了秦默,选择了夏侯桀吗? 所以从一开始,夏侯桀对自己调戏示好,秦默急火攻心地保护自己,都是因为秦默对惜昭的念念不忘?甚至秦默吻她,也是把她当作了叫惜昭的女子? 怎么可以这样? 怎么可以这样! 她的自尊心,绝对不能容受自己成为别人的替代品! 洛雪儿的眸子颤抖不已,双肩也在剧烈起伏,她狠狠地一咬,嘴里泛着股股浓烈的血腥味,秦默忍不住痛地松开了洛雪儿,一壁瞪着她,一壁用手背抹过了嘴唇上的血。 “你敢咬本王?” “又不是第一次咬你!”洛雪儿使劲推开了秦默,迈步就要离去。 秦默踉跄了几步,挥手恰好拽住了洛雪儿的手腕,洛雪儿挣扎道:“放手!你这个播种机的禽兽!” “从此后,本王不再准你出王府!”秦默松开了洛雪儿,声音淡漠犹如空气,不夹杂任何感情。 洛雪儿怔怔地转过身来,喊道:“凭什么?那是我的自由!” “就凭本王是你的夫君!夫君之话,岂容你不尊?”秦默斜睨着洛雪儿,道,“自由?那根本就不是你的自由!而是本王赏赐给你的礼物!若不是本王多此一举,夏侯桀哪里会遇见你?你就给本王老老实实地待在王府里!” 说罢,秦默拂袖而去。 “不准出府,我就不出府!就算被困在鸟笼里,我也比你活得自在!”洛雪儿的喊叫声,惊飞了一群乌鸦。 她站在原地,脸色苍白,嘴角紧抿成一条缝,像极了那条泛着昏黄的地平线。 初秋的天,夹杂了几分灰暗的因子。转眼,已过了七日。 洛雪儿当真待在府里,不再出大门半步。木菀云与卓霖月时常前来,洛雪儿还别出心裁地,为卓霖月补办了一个所谓的现代生日派对。

返回
《七夜弃妃》 第四十二章?禁足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七夜弃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