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夜弃妃》 第四十一章兄弟

洛雪儿茫然地看着马的鬃毛,心里却纠结着秦默的为人。为何那般在乎西兆国的百姓,却又这般不在乎自己近旁的人呢?她不禁想起了姚诗娴曾说过的话,有个女人伤他至深,令他嚎啕大哭了一天一夜,又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不吃不喝三天三夜,再次出来后整个人就变成了现在的样子。 那么,秦默以前又是什么样子呢?又是怎样的女人,可以伤他如此之深?现在,在他的心里,是不是还残留着那道伤疤,所以他才会逞强地说,女人都是他的附属品? “下马了!”秦默唤了三声,洛雪儿才回过神来。 尹嬴并采薇守在一旁,待人都来齐后,尹嬴就推开了眼前一间普通人见的小院子大门,众人鱼贯而入。 尹嬴安排跟随的其余小男孩将马套好之后,就带着洛雪儿三人走进了正厅,打开了左侧的木门。房间很小,尹嬴带着采薇走到了床前,洛雪儿与秦默只能站在门口,却也能将一切看在眼里。 采薇紧张的握着洛雪儿的手,洛雪儿轻轻安慰道:“不用怕,他们都是好人,放心吧!” 采薇点了点头,才接过尹嬴递来的一碗药,顺势坐在床沿边上,尝试着喂了床上那人一口药。可床上那人似乎正在昏睡,突然被药水一呛,倒又猛地咳了起来。 尹嬴连忙跪在了矮榻之上,轻喊着:“大哥!大哥!” 采薇则是用自己的手绢擦拭着那人嘴角溢出的药水,轻轻拍着他的胸膛。待那人回过气来,微微将眼睛眯成一条缝时,便朦朦胧胧地看着眼前的采薇。 采薇心中不安,正欲收回自己的手,谁料那人却突然握住了她的手,带着难以置信的语气,问道:“朵儿?是、是朵儿吗?你、你……咳咳咳……你、终于肯回来看我了……” 尹嬴以眼神示意采薇,采薇会意,便抿嘴一笑,用左手握住了那人握着的她的手,微微点了点头,道:“先把药喝了吧!” 那人点了点头,嘴里缓缓咽着采薇递来的药水,依旧目不转睛地看着采薇,倒是看得采薇觉得不好意思了。 尹嬴知趣地起身退了出来,秦默和洛雪儿也转身离去。尹嬴合上了门,轻叹了一声,道:“大哥只要肯喝药就好了!” 说罢,他猛地转身,又给洛雪儿跪了下来,嘴里说道:“多谢梦姑娘的救命之恩!此恩此德,如同再造!尹嬴不敢忘!” “怎么又跪了?”洛雪儿赶紧虚扶道,“男子膝下有黄金的。再说了,我什么也没做,你要真心感谢就对采薇好一些。这段日子,她留在这里照顾你大哥,我也才会安心!” 尹嬴重重磕了三个响头才起身,当下就去预备饭菜,定要留洛雪儿下来吃了晚膳再走。 秦默打量了屋子一遭,洛雪儿还以为是他这个贵族王爷嫌弃呢,没想到秦默竟然也答应留了下来。 待尹嬴走后不久,秦默突然双耳一动,十分戒备地叮嘱道:“你待在这里,不准出门!” 话音未落,秦默已化作了一阵风,消失在了洛雪儿的面前。 且说秦默的内力远在尹嬴之上,能感应到更加广阔的范围内的气息。如今众人皆不知晓之际,秦默便已经察觉到正有一股腾腾的杀机,埋伏在不远处。 究竟是何人,也发现了云飞国的天策军藏身之所?秦默思量着,他自己也是进了屋子后才发现供有云飞国天策军开创鼻祖的牌位,难道有人比自己捷足先登了? 是谁? 秦默一袭青墨秋衣拂过泛着青苔的屋檐,衣裳倏地一坠,秦默已收住了步伐,停在了一棵老槐树的树冠上。他迎风而立,衣角翻飞,静默地看着立于自己对面的那人。 只见对面那人,鸦青色暗纹番西花的刻丝袍子在风中呼呼作响,腰中的掺金珠线穗子宫绦衬托出男子至尊无贵的身份。铁命手持宝剑站在与秦默同般高低的老槐树上,与秦默遥遥相望。 二人皆是不动声色,任凭风来风往,树枝随风忽左忽右,他们依旧久默不语。一群展翅高飞的候鸟跃过他们的头顶苍穹,落下了稀疏的影子,铁命才淡然说道:“好久不曾,这么安静的聆听风声了。还记得,我们三个在夕枫林,听了一宿的风……” “你在这里做什么?”秦默的青丝在风中翻飞如浪,声音在风中迷离飘渺。 铁命望了望天上那轮隐在乌云后的初秋弱阳,淡淡说道:“他让我跟踪尹嬴。” 秦默低思不语,左右思量着夏侯桀定会斩草除根,以绝后患,而他是万万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名噪一时、精忠为民的天策尹家军毁在夏侯桀的手上! “今日,我还想和你谈一谈。”铁命言道。 秦默却只是讥讽地说道:“本王与你,还有什么可谈的?要谈的,早在那日就已经说完了。你选择了夏侯桀,本王选择了本王自己的路,从此相见,本王与你,只是形同陌路。” “我想谈的,只是关于一个女人。”铁命眼眸一闪,声音也颤抖起来,却又很快恢复了常态,道,“关于洛雪儿。” “她?”秦默眉梢一挑,佯装不屑地说道,“关于她,有何可谈的!” “难道,你不曾发觉,因为洛雪儿的出现,你又要走上了当年楚惜昭之路了吗?”铁命的眉尖一蹙,脸上微微露出了紧张的神情。 秦默听罢,双肩微微一颤,皆被铁命敏锐的双眼准确无误地捕捉住了。 “闭嘴!”秦默的语气顺势转冷,完全抛开了二人之间的身份地位,低沉的声音仿佛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你,不配叫惜昭的名字!” “难道你就配吗?”铁命身子微微前倾,讥讽道,“别忘了,当初是谁为了阻止夏侯桀登上帝位,以美色为诱。学西施之义举,将楚惜昭送给了夏侯桀,为了扰乱夏侯桀夺得帝位的心。可谁又能想到,楚惜昭会因为爱你而恨你,反而帮助夏侯桀成功登上了帝位!秦默,你这一辈子女人无数,可你根本就不懂女人的心!” 不知何处吹来的风,带来了远方断断续续的笛声。低沉哀怨,婉转缠绵,恍如女子的抽噎之声。秦默不知不觉垂下了眼睑,握紧了双拳。独立于风中,被强行压住的回忆顿时涌上心头,此时此刻,他的身形竟然也是这般单薄孤寂。 一缕青衣,翻飞起一股情意。 忆往昔,她楚惜昭,曾经是艳动西兆国的绝世佳人,一曲凌微莲舞堪称举世无双。 她手如柔荑,肤如凝脂;螓首蛾眉,巧笑倩兮。有多少王公子孙为了一睹楚惜昭的芳容,甘愿掷下千金,身为王储的夏侯桀甚至甘愿以城池相赠,可自视清高的楚惜昭,却又偏偏钟情于当时不过初入江湖的秦默,从此便踏上了情字不归路。 秦默原是江湖武林中不为人所知的牛犊,可他身怀绝技、机智果断,能未雨绸缪,料事如神,终于有一日飞黄腾达,被王储夏侯桀收为己用。在进入太子府后,秦默结识了同是崆峒派出身的铁命,二人惺惺相惜,共同辅佐夏侯桀,尽忠尽心。 在一次夏侯桀被人暗算之际,秦默与铁命生死相护,终于保住了夏侯桀之命。三人共同在鬼门关徘徊了一圈后,便结为了生死之交。三年又五载,平淡的日子,总归抵到了它的尽头。 秦默心怀“侠之大者,为国为民”的情怀,偏偏遇上了夏侯桀这样一只披着狼皮的羊。随着交情的日益加深,秦默意识到,自己爱国爱民的一腔热情错付于人。夏侯桀对外便是一副忧国忧民的腔调,对内便是荒淫无道,日夜在醉生梦死楼里歌舞升平,便是为了赢得楚惜昭的芳心。 当先皇驾崩之后,朝中大臣各拥两派。一派是立太子夏侯桀为国君,一派是立先皇的第七子夏侯明为帝。秦默深知夏侯桀的为人,也暗详夏侯明的行事作风,便临阵倒戈相向选择了与自己秉性相投的夏侯明的阵营。 三人的兄弟之情,彻底破裂。铁命为了表示自己的忠心,则一心一意地跟在夏侯桀身旁。分别的那日,天上飘着小雨,沉闷地跌落在芭蕉叶上。秦默没有带走任何东西,他双手空空。只身行进在泥泞的雨中,心里却是难得的干净。铁命站在回廊暗处,不发一言地看着秦默的背影,彻底消失在了雨中。 秦默为了拥护勤政爱民的夏侯明,击垮夏侯桀的势力,不惜向楚惜昭假意示好,获得了楚惜昭的心,再亲手将楚惜昭送给了夏侯桀,计划以美人之计坏了夏侯桀的大计。 可令秦默失算的,竟然是他对楚惜昭动了真情! 那一日楚惜昭落泪而去的模样,便是二人相见的最后一眼。 直到最后,楚惜昭香魂一缕随风散,他秦默,妄作了一个多情公子只能叹无缘…… 瑟瑟的秋风带着金色的忧伤,在空中弥漫。夕阳西下映红的那片天空,像极了此时秦默心中淌着的血。 秦默在心里默默重复着,他不懂女人的心。 这般熟悉的话语,洛雪儿也曾在他耳旁喊过。难道,他真的不懂,女人的心? “女人可以为了爱情牺牲一切,也可以为了爱情成为仇恨地狱的使者!”铁命疾言厉色地低吼道,“可你根本不懂!在你眼里,女人为你付出真心,为你做尽所有的事,都是理所应当!这就是你秦默最蠢的地方!” 秦默黝黑的眸子忽然一转,洛雪儿的脸再一次浮现在他心尖。 这个女人曾经说过,想要别人怎么待你,首先你就要怎么待别人。所以,楚惜昭的背叛,楚惜昭的倒戈相向,甚至,是楚惜昭的死,都是自己一手促成的? 是自己,亲手断送了自己的爱情;是自己,亲手送别了自己的爱人。 原来,自己恨了半辈子,掩饰了半辈子,到头来,最该恨的人,居然是自己! 如果时光倒回,让他先遇见的是洛雪儿,以洛雪儿的机智,他还会不会,造成今日这般的悔恨? “我知道,你恨夏侯桀处死了楚惜昭,但你有没有想过,夏侯桀又何曾愿意呢?”铁命的眸子微微一转,抬头望向东边飞过的一只雀鸟,缓缓说道,“夏侯桀对楚惜昭毫无感情是不可能的。可是,她的眼里和心里,只有你秦默!你扪心自问,你何德何能,让她爱了你一辈子,恨了你一辈子?夏侯桀封你为王,便是在嘲讽你当时的自以为是!” 秦默沉默不语,良久抬起头来,道:“本王的事,不用你管!” “曾经,我们是兄弟!”铁命瞳孔一张,目不转睛地望着秦默。 秦默却只是扬天长笑,声音好似悲啼的猿叫,凄厉又悲哀。 常言道,一层秋雨一层凉。此时应景,不住落下的初秋白雨,让秦默的全身都僵硬在了空中。 “现在,我们是仇人!”秦默收住了笑声,回望着铁命,意味深长地说道,“自那日本王离去,早就注定了今日的一切!本王,从未后悔!” “当洛雪儿出现后,当你发现夏侯桀对洛雪儿情有独钟之后,难道,你敢说丝毫没有动过当年送楚惜昭进宫的念头?”铁命咄咄逼人地喊道,“洛雪儿若与楚惜昭同时于世,只怕她二人就是绝代双骄!她的美貌与气质,丝毫不逊于楚惜昭,你敢说,她就没有刺激到你心中某块沉睡的角落?” 秦默的心不由得咯噔一跳,他必须承认,当他看见洛雪儿杏花带雨跪在自己面前之际,他晃神间的确把洛雪儿当作了楚惜昭。那份爱与恨,顷刻间就吞噬了秦默的每一寸肌肤与血肉,也让他顿时清醒过来。

返回
《七夜弃妃》 第四十一章兄弟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七夜弃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