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夜弃妃》 第四十章采薇

沾有卓霖月鲜血的碧玺挂珠长簪,便被卓霖月声明要了去,木菀云与洛雪儿知道卓霖月是为了警醒自己,便久笑不语。洛雪儿便自然得了木菀云的金镶珠翠挑簪,而木菀云得了卓霖月的嵌明钻海水蓝刚玉镯,洛雪儿得了鎏金水波纹镯子。 三人自又是言笑一番。恰此时,王妃带了一众的丫鬟婆子而来,笑道:“贺喜三位结义金兰。” “王妃亲自前来,倒叫我们失礼了。”木菀云笑道。 王妃以眼神示意,身后的丫鬟婆子就捧上了许多珠宝绸缎,三人不解。王妃又笑道:“这些原是王爷送来的贺礼,三位姑娘每人都有。木姑娘与月姑娘的,也都已差人送到了院子里了。我不过就是白走这一遭,讨杯金兰酒一喝。” 洛雪儿斜眼打量了一番秦默送来的贺礼,心里洋洋得意地想着,还算禽兽知趣! 连着三日,她三人都是同吃同睡,难得的度过了夏日最后的光阴。 秦默送来的贺礼,也是源源不断。虽说三人皆有贺礼,但细细比较,不难发现秦默对洛雪儿的偏心。这也让府中其余侍妾坐不住了,也纷纷前来恭贺。有人真情,有人假意,她三人皆是看在眼里,记在心里罢了。 拜访人之中,甚至还有洗衣房里的赵嬷嬷,这让洛雪儿喜出望外。虽然知道赵嬷嬷是掺杂了巴结之意,但洛雪儿也毕恭毕敬地迎了她。 “梦姑娘如今好气派啊!这院子,真真把王妃的都比下去了!”赵嬷嬷眼睛放光地打量着四周,“老奴当初瞧姑娘,就知道姑娘是个凤凰腾达的命!比那个要活要死的凌弱水,好多了!” “怎么?”洛雪儿亲手捧上了一盅茶,道,“凌姑娘可是身子不大好?” “谁管她的?她真病假病,老奴也无从分辨了。她嘴皮子利索,骂死人都不知道怎么回事!连熊嬷嬷都遭了他的道,更何况是其他洗衣奴们?大伙早就孤立她了!谁知道她背地里,嘴里面还不干净,竟是骂姑娘的话!这不,才被老奴掌了嘴巴。歪着嘴,怕话也说不上来了!” 洛雪儿沉默不语,寥寥数语后就送走了赵嬷嬷,自是也赏赐了不少赵嬷嬷之物。 木菀云叹气道:“难为凌弱水,也有虎落平阳被犬欺的时候!” “也是她罪有应得!若不是那日二姐姐帮她说话,只怕她会死得更惨!” 洛雪儿则是呷茶一口,道:“我只担心,她出来后,会加倍的加害我们。把洗衣房里的苦难,都强加在我们身上!”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木菀云说道,“纵然是三头六臂的凌弱水,我也绝不会让她有喘息的机会!” 三人正说着话,廊下忽有丫鬟来报,王管家来了。 “王管家?来做什么?”洛雪儿道,“我在前院正厅见他。” 三人裙裳悉率,洛雪儿到正厅时,王管家已等候多时了。 “奴才原不应该来叨扰梦姑娘,可……”王管家支支吾吾地说道,“可王府外有一帮叫花子,定要进来找梦姑娘。奴才唯恐他们生事,便不让他们进府。谁知道,他们竟然要硬闯,便和宿统领打起来了!王爷赶了过去,叫梦姑娘也过去呢!” 洛雪儿微微一愣,心中知晓必是尹嬴找来了,便让木菀云与卓霖月自便,自己则随着王管家急忙而去,只是不知,何等要紧的事,尹嬴定要闯府来找她? “王爷在此,岂容你们胡来?”宿风大喝一声,与尹嬴过了数百招之后,终于拔出了不轻易出鞘的宝剑。 尹嬴冷瞧了秦默一眼,道:“我只是来见洛雪儿的!她说过,只要我有求于她,就可以来王府找她!你们凭什么拦我们?” “本王只想知道,你想让洛雪儿帮你什么,本王定会放你们进去。”秦默负手而立,看向尹嬴年轻气盛的眸子,嘴角毫无笑意。 这个年轻人绝非等闲之辈,何故会来找洛雪儿?秦默的心中揣测不已。 尹嬴冷哼了一声,四处张望一番,指着纷纷手持利器的守卫,并宝剑出鞘的宿风,道:“我信不过你们!你们西兆国,太多出言反尔的混蛋!我保不准你们还是会出卖我们!” 秦默微微皱眉,心里思忖着洛雪儿究竟如何认识的这些人等。看似衣衫褴褛,一身肮脏,以乞讨为生,可每一个人的眸子里却都闪着透亮的星光,骨子里渗透而出的昂然之气,仿佛天不怕地不怕。可这样的人,必是金子开口,绝不会轻易求人,可究竟因为什么,还会求于洛雪儿呢? “王爷,梦姑娘到了。”王管家话音未落,洛雪儿已然在采薇的扶持下站到了秦默身旁。 秦默冷看了洛雪儿一眼,道:“不知你从何处惹来的这些人!” 洛雪儿瞪了秦默一眼,便走上前去,对尹嬴笑道:“没想到这么快,我们又见面了!” 尹嬴看见洛雪儿,只听“扑通”的一声,便已经单膝下跪,拱拳相言道:“尹嬴有事求于梦姑娘!还望梦姑娘成全!” 洛雪儿赶忙上前,扶了扶尹嬴的手臂,便听见秦默装模作样的轻咳声。洛雪儿故意不加理睬,倒让秦默憋了一肚子闷气在胸口,也不知为何。 “你先起来说话。”洛雪儿虚扶了一把,说道,“只要是我洛雪儿能帮到你的,我自然就会帮你的。” 尹嬴这才起身,犀利的目光却突然落到了采薇身上,唬得采薇赶忙后退了两步。只听尹嬴说道:“还望梦姑娘成全,将采薇赐给我做嫂子!” “什么?”采薇倒吸了一口冷气,赶忙看向洛雪儿,却迎上了众人匪夷所思的目光。 秦默也问道:“洛雪儿,究竟怎么回事?” 洛雪儿撇了撇嘴,回道:“就是尹嬴的大哥病重,想见去世的妻子,可采薇刚好和尹嬴的大嫂长得很像,所以才……” 尹嬴复又重重地说道:“请梦姑娘答应!” “姑娘上次给了你不少的钱,怎么还没有把你大哥的病治好吗?”采薇赶紧躲在洛雪儿身后,问道,“姑娘不是说了,冲喜是没有用的吗?” 尹嬴点头允道:“我的确用那笔钱请了郎中,大夫也开了药方,大哥吃了药眼下已经从昏迷中苏醒过来了。但是,我大哥之所以生病,也是因为我大嫂去世的消息。即便他现在醒来了,还是沉浸在过去不肯出来。所以,我想请采薇同我回去,不是为了冲喜,而是为了让大哥早些好起来!” 洛雪儿挥了挥手,道:“你的意思我明白了。你就是想让你大哥认为,去世的妻子已经回到了他的身边,然后刺激他求生的欲望?” “的确如梦姑娘所说!”尹嬴颔首应道。 洛雪儿转身看了看一脸紧张的采薇,又看向面色铁青的秦默,也不知如何是好。 自洛雪儿穿越苏醒过后,便一直都是采薇在伺候她,情如姐妹,眼下要付出采薇,也不是洛雪儿所愿意的。更何况,这般的付出也不一定能让尹嬴的大哥彻底痊愈。这不禁让洛雪儿想到了汉朝的和亲制度,心中便更是不舍。 此时,秦默欲强行轰走尹嬴,谁知洛雪儿竟然将秦默的话拦了下来。 洛雪儿顿了顿,道:“我可以把采薇借给你……” “姑娘!”采薇急忙打断道。 洛雪儿却挥手示意采薇不要打断她,便继续说道:“你要听清楚,我说的是‘借’。只是借我的婢女给你,帮助你恢复你大哥的求生意识。最后,你必须向你大哥说清楚。倘或是没有建立在真爱的基础上,我是不会让采薇嫁给任何人的。” 秦默扭头看向洛雪儿,心里突然翻涌起某种情思,却又转瞬即逝。 尹嬴看了眼洛雪儿,又看了眼采薇,心中一定,便道:“好!我答应你!不过,此刻,我就要接了采薇回去。” 洛雪儿笑着握紧了采薇的手,对尹嬴说道:“我陪采薇一起过去。” “本王也要去。”秦默突然蛮横地搂过了洛雪儿的纤腰,道,“本王不放心,本王的爱妾就这样跟着你们而去。” 爱妾?洛雪儿心头一颤,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我也不信你,会不会泄露了我们的行踪?”尹嬴冷冷地打量着秦默。 他二人四目相对,在这渐渐转冷的季节里,他们的目光更寒似冰窖。 洛雪儿感觉到腰中那只大手忽然加大了力气,好似洛雪儿被风一吹就会跑走一般。 她不解秦默为何执意要去,难道真的是关心自己吗? “本王只是怕你这个军师落入坏人手中,反而来对付本王!”秦默压低了声音耳语道,“这是你对本王最大的利用价值!本王不允许在你身上出现任何意外!” 洛雪儿一怔,昂着头呆滞地看向秦默。 那双深邃黝黑的眸子里,清楚地倒映着洛雪儿那涨红的一张脸。她不禁感叹起来,原来秦默这几日所谓的偏心赏赐,对自己所谓的好,果然是为了利用自己助他成事!虽然她的心里一直都是这样想的,却不曾料到的是,原来听他亲口说出这样的话来,心里竟然不是滋味。 这段时日,他二人之间很少再拌嘴,在外人眼里看来,秦默对她的宠爱似乎是没有上限的。而且,秦默有事没事就会与洛雪儿讨论西兆国的形势与军事防御政策,从只言片语的问答之间,洛雪儿也能渐渐感受到秦默外表冷酷如冰,内心却如火般灼热的情怀。对秦默原有的印象也在渐渐改观,即便如此,她也不应该对秦默会抱存一丝的希冀与幻想。 为什么呢? 采薇赶紧抓住机会,说道:“若要带走我,我定要姑娘和王爷陪着我的!” 尹嬴看了看采薇,深思凝想了片刻,又同身后的几个男孩低语了几句,那些男孩点了点头便率先跑开了。一会就见他们牵来了三匹骏马,尹嬴这才欠身言道:“请!” 洛雪儿牵着采薇的手正要抬步而去,秦默却大掌一挥拦住了她们,走在了前面。 待秦默纵身跃上马后,洛雪儿与采薇面面相觑,二人皆不会骑马。秦默冷瞟了洛雪儿一眼,便默然地伸出了一只手来,看都不看洛雪儿。 “你这什么意思啊?”洛雪儿低吼道,将心中的不满都发泄了出来,“瞧不上人?我还不屑与你同坐一匹马呢!” 说罢,洛雪儿转身就走向尹嬴,秦默看着她的背影不禁蹙了蹙眉。 此时的尹嬴正帮着采薇上马,虽然采薇将信将疑地看着尹嬴,对他心存戒备之心,但看着周旁都是王府的人,便尝试着借尹嬴的力道上了马。 “我兄弟会牵着你的马,你不用担心。”尹嬴说道,“我不会骑得很快。你安稳地坐在上面就可以了!” 采薇点了点头,看向一旁的洛雪儿。谁料洛雪儿走了没几步远,便觉一双大手突然抱住了自己的腰,她不用想也知道是秦默这个家伙! “喂!秦默!你干什么啊!”洛雪儿一边拳打脚踢着,一边被秦默打横抱了起来。 沉默不语的秦默内力一带,两人便已经安安当当地坐在了马上。 “别乱动!马受惊了本王看你怎么办!”秦默低语道,帮着洛雪儿坐好后,又把缰绳牢牢地握在了洛雪儿的手中,这才放心地示意尹嬴带路。连贯的动作,洛雪儿竟然感受不到秦默一丝一毫的情感起伏。 一条不长的路,洛雪儿竟然觉得遥遥无期。她被秦默搂着,靠在他的怀里,听着他强劲有力的心跳声,仿佛两人很近,却又偏偏很远。

返回
《七夜弃妃》 第四十章采薇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七夜弃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