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夜弃妃》 第三十九章?天策

尹嬴被说得脸通红,立马威慑道:“你少管闲事!我们天策帮少了帮主夫人,我要她回去和我大哥成亲!你,让还是不让!” 尹嬴说着就挥舞着一柄长一丈八尺的马槊,身形犹如极速闪电,一勾一刺浑然天成,威风凛凛,俨然不是一副小乞丐或是小流氓的样子。 洛雪儿不禁呆住了,心里盘算着天策帮究竟或是何门何派?她原本以为只是一个地头蛇的帮派,却见尹嬴亮出马槊这般武器的时候,见其身法如行云流水,便觉得眼前这几个孩子绝对不简单。 “马槊?是马上骑兵的武器?你们难道是落难的骑兵?”洛雪儿猜测道。 尹嬴见洛雪儿一眼认出了自己手中的武器,稍稍惊讶,西兆国女子识字者已少,不曾想还有女人能认得武器的。尹嬴心中不悦,便将马槊上的“尹”字侧到背后,他怕洛雪儿最终根据他们的武器猜测出他们的身份,就完蛋了! “我看你识相,就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若要再管闲事,我定当要你有来无回!” “你还没有回答我,为什么一定要我的婢女做你们的帮主夫人?” 尹嬴身后的一个小男孩说道:“因为我们的帮主病重,而这位姑娘长的和我们已故的帮主夫人极像,所以我们想抓了她回去冲喜……” “尹棱!和外人说这么多做什么!”尹嬴低吼道,眼角是藏匿不住的悲痛,倏尔就掩饰了过去,吼道:“你走,还是不走?” “本姑娘自然要走,只不过,是带着我的婢女一起走!” 话音一落,尹嬴的马槊便已经刺了过来。尹嬴不曾料到洛雪儿会功夫,这一刺便扑了个空。 马槊死死地刺入了地面,洛雪儿一脚踩在槊头上,手肘撑在膝上,托着腮,打趣地看着尹嬴笑道:“怎么了?小子?就这点能耐?” “才不是!”尹嬴吼着就运劲弹动了槊身,槊身来回颤抖被拔了出来,洛雪儿顺势借力,一跃而上,在空中划过了一个完美的弧度后,轻盈落地,衣袂翩翩,就如天仙下凡。 木菀云不曾间断的教武,让洛雪儿的功夫与日俱增,早已不是原先只会硬打的跆拳招式。反而是结合了中国博大精深的武术,融入现代跆拳道的招式,倒叫人不好捉摸她的攻击套数。连木菀云在与她过招中,也渐渐败下阵来。 “是练家子,就拿出武器,咱们公公正正的来一次!你赢了,人就是你的;你输了,人就是我的!”尹嬴挥手示意众人后退,让出了一个极宽敞的场子来。他心中吃定了洛雪儿只会输不会赢,因为他尹嬴从未输过任何人,更何况是女人! 洛雪儿笑着应下了尹嬴的挑战,反正学了这么久的功夫,还从未实践过,这一次也可以可以检验检验,自己哪里还需要进步。 二人想必,尹嬴的马槊又来一击。洛雪儿一个旋身,从腰间抽出一柄薄如蝉翼的佩剑,剑身一挡,洛雪儿恍若疾风,已飞剑直逼尹嬴的咽喉。尹嬴脱手任马槊前飞,右腿弯曲为支柱,左腿悬空飞起,连带身子半躺着在空中旋转了三百六十度,躲过了洛雪儿的进攻,再顺手接住了飞出的马槊,连贯的动作便是眨眼一瞬…… 洛雪儿心中暗叹好功夫,便挥手执剑依背,挡住了尹嬴以马槊背后的进攻。 来回数百招有余,二人皆是胜负未分。站在一旁屋檐上的夏侯桀和铁命,也看得是津津有味。 “想不到,这个丫头,居然还会功夫!”铁命赞许道,“且这一招一式虽稀奇古怪,力道也并不精确,但招招毫无破绽可言,假以时日,她再苦练三分,若要卑职与之交手,一时半刻也难分胜负。” 夏侯桀笑着点了点头,道:“有意思,有意思,越来越有意思了!” “而且,依目前形势看来,天策帮残余的力量,陛下也不可小觑啊!”铁命冷眉竖眼道,“何不一鼓作气,斩草除根?将来,只怕春风吹又生啊!” 夏侯桀示意铁命不用多言,一壁思索,一壁说道:“天策帮,原是邻国云飞国的黄金甲铁骑骑兵天策尹家军,即便云飞国被朕所灭,天策尹家军一夜间也被绞杀,但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朕今日会挑唆尹嬴,便是为了试一试他的真功夫!” 铁命沉思道:“以那个婢女的长相酷似其大嫂,并暗中教唆暗示,让他们动了冲喜的念头,一来可以试出天策帮的势力,二来若是洛雪儿深陷困境,陛下还可以英雄救美……” “是啊是啊!”夏侯桀佯装头疼的样子,道,“怎得朕就不知道这丫头会功夫呢?可是朕的情报系统出了纰漏?” 铁命立马单膝下跪,认罪道:“卑职回去定会彻查一番!” 夏侯桀命其起身后,便见洛雪儿故意引诱尹嬴将其右手束缚,却以左手接剑,将毫无反抗能力的尹嬴制服于前,马槊哐啷一声落地,惊碎了尹嬴的自尊心。 好一招天地同寿,引敌上钩!夏侯桀的嘴角露出了一抹浅笑,欣赏地看着洛雪儿,心中思忖着,这一局并非尹嬴技不如人,而是输在了洛雪儿的算计之上!若是此女子懂得用兵行军之法,那便是不可多得的将相之才! 想罢,这出戏俨然已经没有了盼头,夏侯桀英雄救美之心也未得逞,便与铁命一道,消失在了蓝天白云之下。 再说战败的尹嬴,怔怔地看着地上那柄落寞的马槊,心下也是一片凄凉。 想他四岁习武至今,参加的大小战役不下千数,虽不是常胜将军,但也绝不会输给一个女人!这让他的面子如何安置?让他如何面对自己家中病重的大哥? 另四个男孩看着洛雪儿剑指尹嬴,便松开了采薇,各自掏出武器,站在尹嬴身旁,警惕地注视着洛雪儿。 采薇能行动自如后,便跑向了洛雪儿,眼里淌着还未擦去的泪水,轻唤了一声:“姑娘。” “你没事吧?” 采薇含泪摇着头,又看向了怒目相视的尹嬴。 洛雪儿反而一笑,收回了左手的薄剑,道:“你们快走吧!家中既然有重病的人,你们也不应该跑出来。” 尹嬴一愣,反而道:“我如此对你,你当真放我走?” “我不知道你是怎么对我的。”洛雪儿将剑缠回了腰际,笑道,“我知道你为了我的安全,故意刺激我早些离去;也为了我不要在战斗受伤,而故意手下留情,所以我才赢了。洛雪儿在这里,应该感谢小兄弟的饶命之恩!” 尹嬴见洛雪儿说的真切,也给了自己台阶下,心中便不由得柔软了几分,眼神中的戾气也渐渐淡了下来。周边的小男孩也都收起了武器,不知如何是好的看着尹嬴。 “你快走吧!这里是秦王府的门口,刚才的打斗我怕已经引起了王府里的注意。你们还是快走吧!这件事,我是不会对任何人说的!”洛雪儿莞尔一笑,拾起了地上的马槊,递给了尹嬴,道,“我希望,以后还有机会和你切磋。” 尹嬴一把接过了马槊,拱拳相言道:“以后有的是机会!下次切磋,我绝对不会再让你了!” 说罢,尹嬴带着众人就要离去。 洛雪儿却突然叫住了尹嬴,扔了一大包的银子给他,道:“冲喜是迷信的说法,是不可能治好你家中的病人的。这些钱,就当是我借给你的,给病人请位好大夫,用上好的药材,若是病情不见好转,大可以来王府找我。我叫洛雪儿!” 话音甫落,洛雪儿带着采薇已经扬长而去。 尹嬴站在原地,手里紧紧捧着那袋银子,嘴里喃喃自语道:“洛雪儿!” 洛雪儿前脚刚进府,迎面就撞上了秦默和宿风,他二人急匆匆地带着一支十人小分队,似乎正要赶去何方。 “你跑哪里去了?”秦默低吼道。 洛雪儿尴尬地一笑,道:“看那边有好玩意儿,就看得忘了时间……” “你!”秦默愤愤然地举起手,想骂洛雪儿几句,却看见她身上灰尘扑扑,手腕处、脖劲处似有几道浅浅的伤口。再看采薇衣衫不整,手脚也似有被束缚住的痕迹,便忍下了声,转身走了几步,道,“传陈大夫看看,别老是受伤!” 洛雪儿回过神来,知道秦默或多或少也猜到了些,便也笑而不答,恭敬地应了声“是”。 洛雪儿的顺从,反倒让秦默不知所措。他反而加快了步子,嘴角带起了一抹连自己都不曾在意的笑容。 宿风命小队伍退下了,亲自请来了陈大夫。在洛雪儿的院子里诊断后,一切安妥,无非又开了些安神的药给采薇,陈大夫就退下了。此时,宿风却突然单膝下跪,双手捧着洛雪儿今日被抢的玉石,道:“是属下保护不力,请姑娘惩罚!” 洛雪儿兴奋地接过了玉石,哪里肯责怪宿风。宿风却心中不安,自领了杖责之刑而去。 洛雪儿并采薇连夜做好了两面镜子后,二人方才歇息了,暂且不提。 次日天亮,洛雪儿早早地洗漱打扮后,刚走到前院的廊桥之上,便听着丫鬟来报,木菀云与卓霖月来了。 “我可是亲自出来接你们的,怎么样,荣幸吧!” 木菀云笑着捏了捏洛雪儿的嘴,道:“万分荣幸啊!荣幸的我都要化作这里的鱼,天天守着你去呢!” “二姐姐做了什么好什物,一大早的就打发采薇来请我们。”卓霖月挽着洛雪儿的手臂,撒娇道,“快快拿出来!让我们也开开眼界!” 木菀云也说道:“就是,还不赶紧的!我接下来还忙着呢,没闲工夫陪你!” 洛雪儿笑着咯吱了一笑木菀云,道:“我就没见着我的东西有这么好!快来吧!” 走过芭蕉树,三人来到了花树底下。 除了原先木菀云的碧玺挂珠长簪和金镶珠翠挑簪、卓霖月的嵌明钻海水蓝刚玉镯和鎏金水波纹镯子外,又多了两面雪花形状的,正面以玻璃打造,背面镶嵌珠光宝玉的镜子,喜得两人的乐不释手。 “二姐姐这面镜子,可是何物做的?怎的照得这样清楚?”卓霖月忍不住仔仔细细地打量着镜中的自己,好似看见活脱脱的另一个自己站在面前似的。 木菀云也是精心地摩挲着镜子,道:“雪花形状,岂不正是你洛雪儿之名?” 洛雪儿点了点头道:“雪夜幽梦,只要是下雪天,每一颗雪就是我,我会永远陪在你们身边!在你们梦里,为你们加油打气!” “加油?” “打气?” 木菀云与卓霖月相视一眼,便也笑了起来。这段时日,她二人听着洛雪儿有意无意会说些老家现代的词汇,早也习惯了。只是越听,她们越是向往洛雪儿的家乡。可是那个家乡,在洛雪儿的心里,却是否也是同样的想念呢? 倏尔,吉时已到,采薇洗净双手,捧来了一方托盘,托盘上是一方丝绸润滑的白手绢。 手绢的东角上,是木菀云亲绣的三株相互依靠的桃树;手绢的中央,是洛雪儿绣得乱七八糟的、针脚稀疏的“四不像”,也算是情意的一份寄托;手绢的西角,则是卓霖月所绣的三朵祥云。 采薇捧出手帕,将托盘上的一枚金环缀在了手帕的一角上,木菀云、洛雪儿与卓霖月各人手持一角,将手帕的三角齐齐穿过了金环。后又在三人的共同协力之下,将这方意味着“穿心合”的手帕埋在了花树根下。 “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愿求同年同月同日死。” 三人齐声高呼,这才真正意义上结义金兰。 随后,木菀云与卓霖月也各自分配了信物。

返回
《七夜弃妃》 第三十九章?天策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七夜弃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