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夜弃妃》 第三十八章劫色

随后出来的铁命不解何意,便顺着夏侯桀的目光望过去——人群中,她娇嫩丰盈、艳冶柔媚,胜人一筹;风髻雾鬓,白巾翠袖,金瓒玉珥,更是淡雅如仙,风娇水媚;行动处,湘纹飘逸,丰姿尽展,袅袅婀娜。仙姿玉色,雪肤花貌,当如是也! 铁命不禁呆住了,上次来不及打量洛雪儿,这次一顾便已是终生误了。他随着夏侯桀也算是见过美人儿无数,却不曾有人在他心中落下如此深刻的印象! 夏侯桀衣袖一挥,便提气而上,以轻功从三楼跃下,这才惊醒了铁命,赶忙随之而去。 二人飞过众人的头顶,在一绣楼里引起了不小的躁动。 洛雪儿和采薇正要结账而去,却忽然被众人一撞,二人才顺着众人的目光抬头看去——便是镶金嵌玉的宝阁楼里,雕梁画栋间,轻纱幔帐飘飞处,恍若天外来客的夏侯桀已经斥退众人,站在了洛雪儿的面前。 洛雪儿看清来人之后,顿时僵硬了一张脸,面含嗔怒。 采薇不解,上下打量了夏侯桀一番,心中亦为之其美貌而惊叹,但看他眉目轻浮,笑意淫乱,便轻轻站在了洛雪儿面前,护着身后的主子。 夏侯桀微微含笑,道:“姑娘,又见面了。一如不见,但比那三秋还要挠人的心。” 洛雪儿不曾言语,只转身要结账走人。哪里料到夏侯桀突然开口,说道:“今日一绣楼里卖出的所有饰件,皆算于朕!” 此言一出,人群里顿时骚动不安。洛雪儿便收回了手,说道:“我不需要,我就要自己买!” “掌柜的?”夏侯桀轻轻反问了一声,铁命便以内力低唤了几声,恰逢此时掌柜的刚刚苏醒过来,便由小二扶着,连滚带爬地跪在了夏侯桀面前,直呼万岁。 众人这才回过神来,眼前这位不是夏侯桀,还能有谁如此阔绰?便也赶忙下跪行礼,齐声高呼“万岁万岁万万岁”,只有洛雪儿握着采薇的手,二人不曾下跪。 夏侯桀也不令众人平身,只对掌柜说道:“去,把朕收藏于你店中的首饰拿上来。” 掌柜赶忙点着头,心里思忖着,每一位夏侯桀带来的女子,包括刚才那位美娇娘如此不满意自己的货物,也不见夏侯桀命他将这收藏了多年的奇珍首饰呈上来,如今却又是为了什么? 掌柜趁自己捧上饰物的间隙,偷偷瞟了一眼洛雪儿和采薇。掌柜也是阅人无数了,只此一眼,便暗自赞叹洛雪儿的美貌,是桃羞李让、艳绝一世! 难怪,能让夏侯桀拿出这般意义非同寻常的首饰来。掌柜心里原是估摸着,夏侯桀后宫佳丽三千有余,却一直不立后,这批首饰定是留给未来皇后的,而如今,夏侯桀竟让他开启了这个匣子,那是否意味着,西兆国很快就会有母仪天下的皇后了呢? 夏侯桀轻轻打开了掌柜捧上来的珠宝匣子,随手挑出了其中一件金钗。 这枚金钗是鎏金镶宝累丝王母挑心式样,金凤作展翅高飞样,尾部镶嵌一株落英缤纷的仙桃树,每颗花蕊皆是海外进贡的猫眼宝石。 还以细金丝绕作祥云图案,并做成王母的翩跹软罗仙袂。王母盘坐于莲花宝座之上,皆是以宝石衬托。莲花底盘上的花瓣及火焰,都是以窄金片绕成。 远远一观,便已是富丽堂皇,顿时煞羡了一绣楼里的珠环翠玉。 洛雪儿也看来惊住了,夏侯桀便笑道:“请姑娘笑纳……” 洛雪儿的目光从金钗移到夏侯桀的脸上,淡然地说道:“我不需要。” 夏侯桀笑得更浓了,放下手中的金钗,又拾起了另一串项链,轻描淡写地说道:“金钗是前朝皇后之物,难免显得过时了。这串项链,是由二十八枚金丝球串联而成,每一枚金丝球上还镶嵌了十颗珍珠。蓝宝石嵌成的环扣上,还雕刻有龙凤。下端的红玛瑙里镶嵌的是青金石珠。是先皇爱妃之物,朕甚是喜爱,赠于姑娘,不知姑娘可笑纳否?” 洛雪儿婉拒道:“我只是来选两颗玉石的,并不是要买这些首饰,陛下还是留着赏赐后宫的妃嫔吧!” 夏侯桀放下手中的项链,朝前迈了一步,道:“姑娘若是嫌弃,朕还可以量身为姑娘打造。再说了,朕的后宫如今只为姑娘空着,什么三千佳丽都被朕打发了,这些首饰,也是单为姑娘准备的。” 此话一出,众人心中皆是好奇,只想偷偷看一眼洛雪儿,看看究竟是怎样的女子,能让沉迷于酒色的夏侯桀做出这般惊天动地的事情来。 “陛下错爱,我哪里敢当啊!”洛雪儿苦笑两声,拽着采薇的手后退了一步。 夏侯桀居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赤裸裸的表露心迹,让洛雪儿恨不得立马逃出去。奈何铁命跟在他身后,自己带着采薇,怎么能逃得出去? 采薇也算是看白了夏侯桀的心思,便挺了挺胸脯,说道:“陛下,难道不知我们姑娘是秦王爷的爱妾吗?” “当然!朕,自然知道。”夏侯桀嘴角轻蔑地笑道,“然后,又能怎样呢?” 秦默的妾室?众人偷偷地相视一眼,心照不宣,若说西兆国内,还有谁的财力地位、妻妾女色,能与夏侯桀相提并论的话,那就是秦默了。他二人想要的女人,素来都是手到擒来。可这次,夏侯桀看中的女人,偏偏还是秦默的妾室。这番较量,就不知谁胜谁败了。 倏尔,原本紧张的众人,渐渐带着玩味的意味,看着眼前的夏侯桀和洛雪儿。 “陛下,恕奴婢说句不该说的……” “那就最好不要说。”夏侯桀淡淡的笑,反而令人生惧。 采薇一颤,洛雪儿便握紧她的手,往前一步将采薇护在了身后,道:“我不敢耽误陛下的时间,先走一步了。” “且慢。”夏侯桀伸手拦住了洛雪儿的去路,顺手牵起了洛雪儿宽大的衣袖,置于自己鼻息间,轻轻一吻,又谄媚一笑。 洛雪儿立马从夏侯桀的手中抽回了衣袖,厌恶地瞪了夏侯桀一眼。 夏侯桀却是十分享受手里饶有余香的气息,深深一呼吸,道:“好香啊!” “陛下请自重!”采薇怒声喝道。 铁命上前一步,淡漠一言:“王爷家的奴婢何时这般不懂规矩?别失了身份!” 洛雪儿好奇地打量了一番铁命,听起来虽然是威逼采薇,实则却是在好心提醒,这倒是让洛雪儿对铁命另眼相看。常言道,伴君如伴虎,尤其是伴在夏侯桀身边,只怕没有几分本事也不会如此深受重用的。 铁命对上洛雪儿的目光,只觉心里火辣辣的,迅速低下眸子,转移了视线。 夏侯桀依旧舍不得自己手里沾着的洛雪儿的香气,脑海里也不禁遐想着,终有一日搂得美人归,当真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啊! 正当洛雪儿进退两难,不好当着众人的面发难,手里也不可能带走玉石而不结账时,宿风不知突然从何处而来,拱拳相言道:“梦姑娘,王爷命属下前来捎一句话,但凭姑娘买的何物,一绣楼掌柜只需月底将单子带给王府账房的崔管事即可,姑娘无需忧心。” 洛雪儿心中的石头顿时落地,怪倒是她过惯了现代的生活,怎的忘记了古时还有这一说法来着。于是洛雪儿对宿风笑道:“谢谢宿统领专程来一趟了。” “属下职责所在,送梦姑娘回府。”宿风毕恭毕敬地侧着身子,让出了一条路来。 洛雪儿顾忌着夏侯桀的势力,与帝王闹得太僵,毕竟对自己也没有好处,于是洛雪儿转身道:“陛下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回去了。告辞!” 不容夏侯桀挽留,洛雪儿携着采薇的手翩然而去。 夏侯桀有意追上去,奈何宿风却突然挡住了路,向夏侯桀行了行礼,尾随洛雪儿而去。 “陛下?”铁命轻唤了几声。 夏侯桀这才回过神来,对铁命言道:“跟上去!” 眨眼间,众人再抬眸看去时,眼前除了膝盖一软跌倒在地的掌柜外,便已不见夏侯桀等人的踪迹了。 出了一绣楼,洛雪儿和采薇终于可以舒缓了几口气。采薇说道:“吓死奴婢了!若不是宿统领,奴婢还不知道后面会发生什么呢。以后,姑娘还是别出府的好!” “我才不呢!如果因为他一个人,就要让我像一只鸟一样关在笼子里,那受罪的还不是我!我才不要呢!”洛雪儿小心捧着自己挑选的玉石,没有什么比满载而归更高兴的了。 一路上,洛雪儿走在最前面,手里举着玉石,与右手边上的采薇指着玉石说说笑笑的,宿风则恪尽职守地跟在洛雪儿身后两步远的距离,时刻注视着四周,看夏侯桀和铁命有没有追上来。 三人一行转个弯就要抵到王府大门之际,却突然从一条小巷子里窜出来了三个小贼。带头的小贼不过十岁左右,一把跳起抢过了洛雪儿手中的玉石拔腿就跑,后面两个年纪相仿的小贼还回头冲他们做了一个鬼脸。 洛雪儿立马尖叫起来,道:“我的东西!” “姑娘先回府,属下替姑娘把东西追回来!”宿风话音落地时,人已不见了。 洛雪儿被抢了自己精心挑选的玉石,哪里还有心先回府去呢?她立刻也跑上前去,追着那起小贼的方向而去。可跑了还没有两三步远,洛雪儿身后突然传来了采薇尖叫的声音。洛雪儿心中顿知不好,中了贼人的调虎离山之计! 她赶忙转身跑回去时,原地已经不见人了。除了稀疏来往的小贩,便不见采薇的踪迹。 “大叔!刚才和我一起的女子,你有没有看见?”洛雪儿拽着一旁捏泥人的大叔喊着。 那人赶紧摆着手,又摇着头,说着:“没看见。” 洛雪儿怒气冲天地扔开了他,又抓住了一旁卖小玩意儿的老板,吼道:“你有没有看见?” “没、没有!”那人也是吓得魂飞魄散的。 洛雪儿一着急,甩开了那人,那人落地直直撞翻了自家的小摊车,五颜六色的东西落了一地。 这时一个五岁左右的小男孩,拍着手跑了过来,喊道:“我看见姐姐的朋友被带进了那条巷子里。” 洛雪儿谢过了小男孩,扔给他几块小铜板便飞速追了上去。 小男孩喜滋滋地接过了钱,拿出了刚才一个花样男子赏给他的银子,一并揣在了怀里,蹦蹦跳跳而去。 洛雪儿追进巷子里,忽见五个也是十岁左右的男孩,正动手动脚的围攻着采薇。 “喂!给我住手!”洛雪儿双手叉腰,大喝一声,“哪里来的小流氓?也不去打听打听这是谁的地盘?” 这时,那五个男孩都转过身来,两个男孩钳制着采薇,都上下打量着洛雪儿,一番耳语。 站在首位的那个男孩身形瘦削,衣衫邋遢,脸上也是青一块紫一块的伤,扯着嗓子大喊着:“叫什么叫?我们才不是什么小流氓!这里就是我们的地盘!臭娘们,你才该去打听打听,我们几个,可是在这龙口一带混的天策帮!我就是天策帮的少帮主,尹嬴!” “天策帮?”洛雪儿饶有兴趣地笑道,“看你们这副打扮,还以为你们是一帮乞丐,没想到自立门户,取得名字还挺有文化的啊!” “总之少废话!”尹嬴喊道,“这个女人,我要定了!你若是不想死的太惨,就给我滚!” “年纪轻轻,说话的口气倒是不小!”洛雪儿笑道,“你这么小,难不成就急着要媳妇了?”

返回
《七夜弃妃》 第三十八章劫色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七夜弃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