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夜弃妃》 第三十七章再遇

洛雪儿突然站起身来,从妆奁里摸出了一大包不知何物的东西来,兴高采烈地说道:“我正说要去做契若金兰的信物,姐姐和小妹想不想也来亲自动手试试?” “当真?”卓霖月偷偷抹掉了眼角的泪道,“二姐姐还要亲手做的,可不知是何物?” 木菀云迎了上来,接过那包什物,道:“可是用这里面的东西做?” 洛雪儿点头,带着木菀云和卓霖月就来到了小厨房。小厨房的门刚一打开,一股冒着白烟,蒸蒸的热气便扑面而来,闷得人心慌。门口的三人赶紧捂着口鼻,手里挥散着白烟,轻咳了几声,洛雪儿喊道:“秦儿,快出来!辛苦你了!” 秦儿便弓着腰赶紧跑了出来,道:“姑娘要的一切,秦儿都准备好了!就不知是不是合姑娘的意。” “快去找采薇,让她跟着你洗个澡,难为你一直待在里面升火了!”洛雪儿感谢着,望着秦儿谢礼远去之后,才带着身后诧异的两人进了小厨房。 “真不好意思啊,这么热的还让你们来这里。”洛雪儿说道,“我会加紧速度的,一会就好了。” 木菀云打量着被改造后的小厨房,差点都认不出来了,两口坩埚都在炉子上沸腾地燃烧着,开水也是咕咕作响,还有几排细小的竹筒,也不知是做什么用的,整齐地放在一个小夹子上。 “二姐姐,这是要做什么啊?” 洛雪儿笑了一笑,她就是把小厨房暂时改造成了实验室的样子而已,“姐姐和小妹帮我看着这两口火,等我弄好原料就可以了。” 三人相视一笑,便各自分工而去。 洛雪儿打开了包裹,里面是另外几小包的粉末,分别是石英砂、长石、石灰石等等。她极细心的在她做的简易天平上称了一称,便各自分在了两张纸上。 一盏茶的功夫后,待各个原料都分配齐全了之后,洛雪儿便不知从哪里弄来了几把火把,两三下就用火折子点燃了,顿时,房里的热气又上升了几分。 “我想这比太阳还热啊!”卓霖月用生火的手抹了抹脸上的汗,立马就变成了一只大黑猫。浓浓的眉毛好似两条扭曲的毛毛虫,秀气的鼻梁也变作了工厂的烟囱似得,逗得洛雪儿哈哈大笑起来。 木菀云凑过脑袋来,直说着:“我瞅瞅。” 谁料,洛雪儿笑得更加是直不起腰来,好不容易分好的原料也险些掉落在地上。木菀云与卓霖月各自相看一眼后,也都呵呵笑了起来。卓霖月更是顽皮的,伸手就往木菀云的脸上又抹了一道。木菀云躲闪不及,中招之后也赶忙起身,两只手都在卓霖月的脸上把弄着。 “好姐姐,快饶了我!”卓霖月叮铃地笑着,站起身来就绕着小厨房跑了起来。 洛雪儿还在不住地笑着,看着她二人追来逐去的,丝毫没有反应过来,已经有四只黑爪伸向了自己。她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眼前一黑,自知自己也中招了,也就更豁出去了,把火把丢进了炉火里,也追着她们两人嬉戏起来。 好一场姐妹情深!只怕熊熊燃烧的烈火,也不及她们心中热情的万分之一。 这一日的笑颜,这一刻的笑声,也成为了洛雪儿一生中,看过的最美的女子,听过的最动听的声音…… 即便百年过后,也不敢忘! 掌灯时分,里屋里只有洛雪儿和采薇,并几个小丫鬟。 “这好好的,伤口怎么又感染了?”采薇小心地拆开了洛雪儿手上的白布,道,“千叮咛万嘱咐的,万万不能碰水,怎的姑娘就是不听呢?” 洛雪儿缩了缩手,蹙了蹙眉尖,采薇上药的力道便又轻了些许。洛雪儿只是望着桌上的两包东西傻笑,倒也不多说什么。 采薇顺着她的目光望过去,只见是两面透彻如玉,可清晰映照出自己脸庞的什物,竟然比那菱花铜镜还要清澈。采薇便不禁打趣道:“姑娘可是为了做这个镜子,才在小厨房里呆上了半晌?” “是啊,我看那面铜镜怎么也不能把人照清楚,索性就做了两面玻璃镜子。”洛雪儿完好的那只手捧起了一面小巧的雏形镜子,道,“只要再镶嵌一些装饰,就大功告成了。” “奴婢看姑娘做的镜子,的确是比那铜镜更易照人。只是不知,玻璃是何物?” 洛雪儿顿了一顿,只得敷衍道:“是我们现代老家的特产。以后有机会,我也给你和秦儿做一面!” 采薇复又替洛雪儿重新包扎好上了药的伤口,缓缓说道:“三位姑娘的结拜之物,本就是独一无二的,奴婢们怎得能贪求呢?奴婢只要姑娘好生怜惜自己的身体,别再隔三差五的就一身伤回来!奴婢就谢天谢地了……” 洛雪儿抿嘴一笑,挥手捏了一捏采薇的脸,说道:“现在我还助长了你们越来越贫嘴了!还不赶快去院子里的储物室,捡些好看的珠宝过来,陪我把这两面镜子镶嵌好!” 采薇笑着而去,一会儿便捧着两个小匣子上来,二人便秉烛加工,不在话下。 约莫过了两三个时辰,采薇将自己手中的镜子递给洛雪儿看了看,洛雪儿说道:“采薇的手真的好巧啊!比我粘的好看多了。只是,这中间还缺了什么,找一找有没有大一点的翡翠,按在中间会更好看!” 采薇在小匣子里搜寻了一番,取出了几枚给洛雪儿过目,洛雪儿或是在镜子上比划一番,或是直接就摇头说不行,折腾下来竟然也没有一枚是符合洛雪儿心思的。 这时烛火突然一颤,采薇才注意到也已经深沉了,便赶忙劝道:“姑娘还是早些歇息。放着明日来做也是赶得及的,夜里做得久了小心眼睛不利索!” “哎,我只是想着能完美就好了。”洛雪儿举着镜子,正反面都欣赏了一番,奈何心中隐隐觉得还是留有遗憾。 采薇笑道:“姑娘早些休息,若真的不满意这些珠宝,明日奴婢陪姑娘去市集里的一绣楼。一绣楼可是我们西兆国里堪比皇宫的珠宝楼了!听闻近几年,皇宫里的诸多首饰都是一绣楼的珠宝镶嵌而成的,定能寻到姑娘心意的。” 如是一番话,洛雪儿才安心歇下了。甚至在睡梦中,都还在勾画自己所需的珠宝。待到天拂晓,洛雪儿就迫不及待地拽着采薇出了王府。这一会儿,王管家忙是点头哈腰的,更是不敢阻拦洛雪儿。 出了王府,洛雪儿在采薇的陪同下,直直奔向了东大街上的一绣楼。洛雪儿原是盘算着,一绣楼生意火爆那么清早定是没什么人的,可不曾想,刚到东大街,就看着前方不远处人头攒动,不用细瞧也知,那就是一绣楼了。 “搞什么啊?”洛雪儿站在一绣楼外,仰头看着以纯金打造的匾额,又看了看店里面拥挤的人群——头挨着头,脚摩擦着脚,只怕转身都困难——不禁翻了翻白眼,嘀咕道,“不睡懒觉的古人,真不是好古人!” “姑娘!姑娘!这边!”采薇还不容易寻得了一个缝隙,连忙挥手示意洛雪儿,二人牵着手齐齐挤了进去,只怕人多分散了她们。 采薇带着洛雪儿费尽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挤到了珠宝器玉的柜台前。此时二人身上已是香汗淋漓了,却也顾不上那么多,洛雪儿只想着赶紧买到合适的然后赶紧回府! “那枚鹰睛石如何?想来定有画龙点睛之效。”采薇指着眼前,建议道。 洛雪儿摇了摇头,目光匆匆扫过架子上的羊脂白玉、青玉、黄玉、糖玉、墨玉、芙蓉红玉,并另几排的水晶、玛瑙、孔雀石、木变石、东陵石等等,已是眼花缭乱了。 倏尔,洛雪儿的目光终于相中了一枚杏仁状的梅花玉,和近旁的半透明、带着蜡状光泽的青绿色岫玉,便连忙招呼着店里的小二,将其取下细细琢磨打量。 与此同时,在一绣楼三楼上的天字包间里,正有一名怀里坐着娇娘的男子在品着佳酿。 美娇娘面前的桌上,整齐地摆放了十二付托盘。托盘上皆是玲珑珠翠、步摇耳坠,可是美娇娘的玉手只是轻轻一挥,娇嗔道:“掌柜的,难道这些货色就是一绣楼里最好的吗?” 站在桌子另一侧的掌柜,手心里已经攒的都是冷汗,这一大早的,他上上下下跑了十二趟,端了十二付托盘上来,几乎把店里面最贵的、最精致的首饰都端了上来,怎得还是没有令眼前这位满意的?他只怕再这样下去,自己的小命和一绣楼的前程都毁了! 掌柜偷偷瞟了一眼搂着美娇娘的男子,这样的面貌,生得娇媚丽人,偏偏是长在男人的脸上,若是身为女子,只怕是比这美娇娘还要娇艳万分!奈何他一直低眉不语,眉心间像狐狸尾巴的花记轻轻一皱,掌柜的顿觉周遭寒气逼人,令人生畏,赶忙垂下了眼眸。 “怎的不回话?”夏侯桀眼眸不抬,冷冽的语气便唬得掌柜立马跪了下去。 “回、回陛下的话,这些首饰的确已是我们一绣楼里,最好的了!万万再挑不出其二了!” 夏侯桀似乎饶有兴趣地打量了眼前的首饰一番,笑着看着怀里撅着嘴的美娇娘,道:“朕的美人儿,当真一样也看不上?” “看不上!看不上!”美娇娘赌气道,“陛下不肯接妾身进宫为妃,这些民间之物,哪里能入妾身之眼?” 夏侯桀邪魅一笑,道:“美人儿,朕说了,朕的后宫如今一人全无,难道美人儿还不信?美人儿究竟要朕如何,才能博得红颜一笑啊?” 美娇娘扭过脸来,嘟着嘴道:“妾身要进宫,要时时刻刻都陪在陛下身边。” “美人儿……” “陛下!妾身就是要进宫!” “好啊!”夏侯桀眸子忽然一冷,嘴角虽有笑意,但通身竟散发着逼人的杀气。身后的铁命敏感地捕捉到夏侯桀的变化,也是一副杀气腾腾的样子。 美娇娘便以为是夏侯桀改了主意,便欣喜若狂地倒在了夏侯桀的胸脯上,娇媚地说道:“谢谢陛下的赏赐!” “可是……”夏侯桀话锋一转,脸上笑意全无,双手扣住美娇娘的削肩,狠狠地抓着她站了起来,道,“可是朕只能让你的头进宫,当朕的蹴鞠踢,你可愿意啊?” “陛、陛下……”美娇娘听得顿时双肩打颤,脸色煞白,眼珠子都快要瞪了出来。 夏侯桀微微一笑,手一松,美娇娘就瘫软着跪倒在地。他示意铁命,铁命二话不说,只觉眼前闪过一道白光,美娇娘的头颅便骨溜溜地打着转滚落到了掌柜的面前。吓得掌柜的愣直了身子,望着美娇娘死不瞑目的眼珠子,似乎正瞪着自己看,掌柜的立马便吓昏了过去。 夏侯桀低语道:“没用的东西。既然她想进宫,朕就成全她。回头把她的头制成酒器,赏给宫中的太监。” 铁命领命,颔首为夏侯桀推开了房门,用一旁的红布包裹住了美娇娘的头颅。 夏侯桀站在廊上,低首看去,似乎只想在茫茫人海中搜寻到他心目中一直惦念的那个人影儿。若不是这个美娇娘笑起来有几分像洛雪儿,他才懒得和她周旋。偏偏这个女子不识趣,让她笑一笑,她偏偏不笑,还要进宫霸占他留给洛雪儿的后宫,简直是不自量力! 夏侯桀冷哼了一声,冰冷的眸子却又突然暖了起来,僵硬的嘴角也渐渐带出了笑意,更是比灼灼桃夭还要娇艳。

返回
《七夜弃妃》 第三十七章再遇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七夜弃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