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夜弃妃》 第三十六章得心

那小子哪里还敢撒谎,赶忙招道:“奴才愿和雀儿是青梅竹马的!奴才为了雀儿才会来到王府,哪里知道,雀儿竟然为了初生而背弃了我们的誓约!奴才、奴才气不过就去找雀儿理论,结果看见她衣衫不整,急急忙忙跑了出来,奴才便知道她又去和初生鬼混了,心里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奴才就埋伏在雀儿的必经之路上。带她走过,就……但是、但是奴才没想到这一下子,竟然要了她的命啊!奴才吓坏了,只能、只能跑了……” 凌弱水此时赶忙就抱着秦默的靴子,道:“王爷!王爷,你看,真的不是我做的啊!” “即便不是你做的,却也是你的报应!”卓霖月偏偏倒倒的从屋外走来,与洛雪儿并肩而立,道,“但凡是违背了最初的誓言,背弃了最初的自己,总归是不会有好报的!” 洛雪儿转头看着卓霖月,明白卓霖月这番话也是在向自己表明忠心。她心里唯一觉得欣慰的,便是卓霖月若当真知错能改,那么卓霖月的未来之路将会不再一样了。 “王爷,想要如何处置?”姚诗娴问道。 秦默眉头都不曾皱一下,便命宿风将凶手待下去杖毙,又惩罚了初生和丽儿,才遣散了这些丫鬟小厮退下。 “你如何就知,凶手是他?”秦默质疑道。 洛雪儿却是无所谓的一笑,说:“我就瞎猜的。我相信凶手现在内心肯定不安稳,所以一试便知了。之前我之所以会不停地在他们面前走来走去,也是为了刺激他们心里的恐慌。” “那,弱水,王爷又该……” 姚诗娴的话还未说完,凌弱水就已经哭天喊地起来。 秦默心中不悦,直说要废了凌弱水的手足,将其软禁,吓得凌弱水血色顿无,在烛火的映照下更像是山野间的游魂孤鬼。 “不可以!”洛雪儿再次阻拦,道,“不知道王爷听没听过,什么是‘外儒内法,而剂之以道’?” “本王不解。” 秦默复杂的看着洛雪儿,洛雪儿也不回避他的目光,依旧说道:“儒家主张伦理道德,法家强调严刑峻法,道家则崇尚自然。三者之间不应该孤立而言,我看过王爷的笔记,相信王爷也明白我在说什么。” 秦默低眸沉思,接过洛雪儿的话说道:“战争割据,尚武,以法为主;战后凋敝,尚养,以道为佳;国欲昌隆,尚仁,以儒为宜。可是这般解释?” 洛雪儿笑着点了点头,道:“管理一个王府,好像是统治一个国家。如今王府四下和平,不应该以残刑为主。此时此刻,如果再把凌弱水的手足废去,下人还以为就是凌弱水踹了阿碧一事,就受此重罚,难免就要嚼耳朵根子。 “要知道人言可畏,这件事流传到王府外,就不知道会被传成什么版本了,这对王爷的名声非常不好!尤其是,当王爷如果想要施展胸中抱负之际,却没有百姓的响应,那么都是枉然! “凌弱水做过什么,我不清楚,但总归没有明目张胆杀人性命这般要紧吧?” 洛雪儿故意一顿,看向木菀云,木菀云只是谦和的一笑。 洛雪儿复又说道:“如今百姓民不聊生,渴望的是仁君,如果能让他们知道王爷是个仁爱之人,那么他们必定会心之所向。如何处置凌弱水,短浅的看来是一件小事,但是长远思虑来看,却也是一件可大可小的事情。” 洛雪儿话音刚落地,秦默便立刻拍案叫好,惊呆了众人…… 秦默不仅拍案叫好,脸上还是藏匿不住的喜悦。能有洛雪儿相助在他左右,他顿时觉得前途乃一片光明!宿风素来目无表情,此时此刻,不禁也流露出赞赏与钦佩的神色。 姚诗娴听罢洛雪儿的高谈论阔,心中也是嘉许。怀疑洛雪儿是穿越而来的心思,便也重了几分。因她对西兆国的了解,寻常人家的子女能识字便已是人上人了,更别说她一个替父还债的丫头,竟然精通儒、法、道三家理论的精髓了。 木菀云与卓霖月相视一眼,心里虽然不解洛雪儿为何要替凌弱水说情,但她们相信洛雪儿的决定毕竟是有深意的,也就默默聆听,不曾言语。 “来人,罚凌弱水在洗衣房里,洗足三个月的衣裳才可作罢!对外便说,凌弱水不知悔改,在洗衣房里调教了几日不见成效。你也特特嘱咐洗衣房的管事,替本王好生管教!”秦默大掌一挥,宿风领命带人而去。 “王爷!王爷!我冤啊……” 凌弱水瞪大的眸子,不解地直勾勾看着洛雪儿。待到与洛雪儿擦肩而过时,她压低了声音耳语道:“你是想让我死在你的手里,对不对?” 洛雪儿耸了耸肩,不屑地说道:“你爱怎么想就怎么想,我爱怎么做就怎么做。” “那我们走着瞧!今日之雪耻,我日后必定数倍奉还!” 凌弱水昂着头,被宿风从背后一推,含怒而去。 “时辰不早了,王爷,我们也都退下了。”姚诗娴起身行礼,卓霖月与木菀云也都欠了欠身,洛雪儿则是满不在乎这些礼数,说走就要走的。 可是秦默却突然叫住了洛雪儿,道:“今夜,你留下陪本王。” 洛雪儿收回了步子,以为秦默又变成了禽兽牌播种机,正要提醒他,他们之间可是有约定不可侵犯的,奈何话还未出口,秦默又抢先一步说道:“本王知道你想说什么,本王只是想留你下来,有几个关于书上所说的不解之处,想询问你。” 姚诗娴笑着对洛雪儿道:“既如此,你就留下,替王爷开解开解吧!” 洛雪儿本要拒绝,可转念一想,正好趁此机会摸清楚秦默的治国之念,也好看看自己究竟要不要助他成就一方霸业,也就点头应允了。 姚诗娴、木菀云与卓霖月出门后,门外的随从就合上了门。一番告辞之语,姚诗娴就乘坐步辇而去。木菀云看着卓霖月手上的伤,叹息道:“当真是何苦呢?” 卓霖月却笑着摇了摇头,道:“是小妹愚蠢,这都是小妹该受的惩罚!也好让小妹记住,过去的小妹是怎般柔弱、被人利用的女子。” “说到惩罚,你供出了凌弱水,王爷到底是如何惩罚你的?” 卓霖月无奈一笑,望了眼天边耀眼的圆月,轻轻叹道:“王爷罚我一辈子做你们的姐妹,罚我一辈子不准出卖二姐姐!王爷,真的对二姐姐很好!甚至,爱屋及乌,都不曾狠狠罚我。我怀疑,王爷之所以想要重罚凌弱水,也是,为了讨二姐姐的欢心……只是,好像当事的两人,都不曾察觉。” 木菀云随着也抬头望去,团圆的月儿,她却无人可圆。那眼角里噙着的泪花,最终被木菀云咽回了肚子里。滑过咽喉时,那种酸酸涩涩、咸咸苦苦的味道,像极了她那颗愈挣扎,愈不知如何是好的心。 花好月圆夜,更深露也重。有人圆,有人残。独自徘徊,透过枯桐望玉镜,手扶弱柳听虫鸣,怎奈何,离思愁苦熬天明。 次日天亮,洛雪儿维护仇敌凌弱水的消息,就像是随风飘落的蒲公英,迅速传遍了王府。 那些咬着耳朵根子的丫鬟们,说的是绘声绘色,兴趣盎然,好似亲眼所见一般。在她们口中,原本简单的故事反而被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一会是凌弱水中了邪在前厅发起疯来,一会是洛雪儿被神仙附身施法抓到了凶手,渐渐地,都偏离了原来的轨道。并且,洛雪儿在下人心目中的份量,急剧攀升。 秦默站在花萃园里的沁芳桥上,与宿风说道:“本王这才见识了,洛雪儿口中所说的人言可畏。若是本王一意孤行,了结了凌弱水,不知道他们还会说成什么样子。” 宿风点头应道:“连仆人也对梦姑娘敬佩不已,可知梦姑娘的确是我们不可多得的人才,绝对不能落入敌方手中。” “敌方?”秦默蹙眉,嘴里喃喃嘀咕着,吩咐道,“从今天起,洛雪儿只要出了王府,你就给本王在暗中保护她!不容夏侯桀的人靠近她,也不容她出什么意外!” “属下领命!” 暂且不提秦默离开沁芳桥后,来到地宫训练军队之事。只说洛雪儿今日醒后,到午膳前,上下总共接待了不少于二十人。 有的是同为侍妾,却不曾相识的人,今日竟也一一见过了;有的是凌弱水宫中尝尝被排挤的仆人,哭着跪着求洛雪儿为他们寻个出路;还有的,竟然是秦默各位门客的夫人们,都也纷纷带着礼物前来。 眼瞧着午膳时间到了,洛雪儿终于有了借口退到里屋中,让采薇关上了前院子的大门,但凡还是来献殷勤的人,一律都回说洛雪儿身子不适已经歇下了。 “我的天!这么大热天的,难为这些人精神这么好!”洛雪儿赶紧坐在桌子边上,大口大口地刨着饭,嘟嘟嚷嚷地喊着,“我真是没有搞懂,他们这是做什么啊!” 秦儿又端了一碗清淡的翡翠玉汤上来,抿嘴一笑道:“还不都是昨日之事,姑娘让王府之人都刮目相看了呢!” “什么意思?”洛雪儿夹了块鱼香茄子就塞进了嘴里。 采薇握着银箸子,替洛雪儿布着菜,缓缓说道:“原是府里的下人看见王爷抱着你回来,都被惊住了。夜里,姑娘智取凶手,又不计前嫌,替凌姑娘说话,自然更是得了府里上下的心。” 洛雪儿摇了摇头,嘴里面塞满了食物,呼呼噜噜地不知说些什么。 此时,廊下丫鬟又来报说有人来了。 洛雪儿顿时一卡,嘴里包的饭菜全部都咳了出来。秦儿赶忙端来了茶水,采薇一面拍着洛雪儿的背,一面伺候着洛雪儿喝了水,才缓缓说道:“姑娘别急,奴婢只说姑娘歇下了便是。” 采薇去后,秦儿便继续替洛雪儿拍着后背顺着气,待洛雪儿缓过气来后,采薇也掀起了玛瑙珠帘子进来了,身后紧跟着木菀云与卓霖月。 “幸好是你们,如果是别人,这顿饭我就甭想安心吃好了。”洛雪儿松了口气,示意她们快坐下,问道,“吃了没?采薇,去添两付碗箸来。” “快别忙活,我们都是吃了来的。”木菀云笑着示意采薇,然后说道,“我们晓得你忙了一上午,才趁着这个空当来看看你,倘或是再有人来我们也可以替你挡挡,只说你连我们都不见就是了。” 卓霖月用团扇遮着脸就笑了起来,洛雪儿也狠狠地瞪了木菀云一眼,道:“之前我还说姐姐是最稳重的,原来也爱开这样的玩笑。算了,我也吃好了,秦儿你们收拾下去了吧!” 采薇和秦儿便连忙撤走了饭菜,沏上了一壶碧螺春,便都散去了,屋里也只有她们三姐妹。 “妹妹原先还以为二姐姐是不愿见我的,不曾想还惦记着为我添碗箸。”卓霖月扑闪着水灵灵的大眼,道,“怪倒是妹妹多心了!” 木菀云轻轻拍了拍卓霖月的手,道:“就属你的心思重了。二妹妹是万万没有这个意思的!” 洛雪儿勉强一笑,寻思着,事过境迁,过去的事情就放下了吧!这段姐妹情对自己而言与性命般重要,大家若能安好相处,给她这样的一个机会又何妨? “小妹这样说来,就是在生二姐姐的气了。”洛雪儿也笑着握紧了卓霖月的手,道,“别忘了,这条深入肌肤的伤疤,是我们情感的纽带。” 卓霖月望着洛雪儿带笑的眸子,顿时也喜上眉梢,反手握紧了洛雪儿的手,道:“好姐姐!我最担心你还会一直对我耿耿于怀!此刻听姐姐如是的一番话,我心里便好受许多了!谢谢,谢谢二姐姐,还能给我这样一个机会!” 木菀云看在一旁,又是摇头又是含泪地笑道:“你们两人闹来闹去,终于是好了!快别说这些了,说的我都要哭了!”

返回
《七夜弃妃》 第三十六章得心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七夜弃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