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夜弃妃》 第三十五章香痕

秦默嗔目切齿,面带怒容,咆哮道:“本王不愿再听你的狡辩!想来被你陷害,沦为洗衣奴的女子不知有多少,倒不如剁去你的手足,以儆效尤!” “不要!不要!王爷,我求求你,不要剁去我的手足!我还想要一辈子服侍王爷!”凌弱水激动地发髻上的簪子也跌落至地,顿时那如云的乌发犹如瀑布一般倾泻在她的背上,直直地拖到了地面。 姚诗娴见她可怜,想替她劝说几句,可秦默拍案而起,喊道:“谁敢为凌弱水求情,便视为同伙,关入洗衣房,终生不得释放!” 四下一片死寂,仿佛空中飘荡的嫉恨因子也被凝固住了。一旁的小厮和丫鬟心里也在暗暗窃喜,凌弱水待人狠毒,对下人更是拳打脚踢,自然不得下人的心。若不是有王爷的宠爱,只怕这凌弱水早就被下人暗中折磨了。现如今,岂不是刚好给了他们机会? 只是这帮下人还未高兴到最后,便有一个人轻声唤道:“王爷。” 众人皆循声望去,不知在这节骨眼上,还有谁敢说话。 果然,便是那改了性子,连秦默也不放在眼里的洛雪儿。木菀云握着洛雪儿的手,手心里竟是汗,只怕秦默一怒之下,连洛雪儿也一起关起来了。 “你想说什么?”秦默问道,“可是觉得刑罚轻了?” 凌弱水原听见有人开口说话了,便以为是替她求情的,就好像漂浮在大海里,终于寻得了一根稻草。她抬着泪光盈盈的眸子看去,不曾想,开口的竟然是自己最疼很的人! 这下,凌弱水的心彻底沉入海底了,不知这洛雪儿逮着机会,要怎么往死里面折磨她!或许就算自己死了,洛雪儿还要挖出她的尸体,痛快的在阳光下鞭挞三天三夜!然后以火焚烧,挫骨扬灰! “王爷,我只是想说,凌弱水旧日的事情,我们先不用着急。”洛雪儿轻描淡写地说道,“关键所在,却是这名逝去的女子,究竟为什么会死去?凌弱水杀她的动机是什么?除了现场抓到了凌弱水外,还有没有什么证据!” 秦默一惊,谁能料到洛雪儿话锋一转,说得竟然是这桩子事! 怪倒是,自己盛怒之下,差点忘记了还有这事。只是,反正是凌弱水干的,先惩治了凌弱水,不是一样的吗? 他原本以为,洛雪儿会很高兴的。 他想错了? 还是,他自己,本就不了解洛雪儿呢? 秦默越想,越觉得洛雪儿是个令人不解、匪夷所思的女子。 姚诗娴也露出了赞许之色,颇为佩服洛雪儿的胆量与细心,还有那份宽容之心。她原本就想劝说秦默这番话,可却被秦默的气势一压,便也就不敢开口了。 木菀云看着洛雪儿,也不知说什么好。但心里却一直浮现着,刚刚携手而来时,洛雪儿所说的话:“姐姐不觉得奇怪吗?一直谨慎小心,不肯让我们抓到小辫子的凌弱水,怎么会出现在命案现场?如果真的是她做的,她早就跑得不见踪影了,也会为自己准备好一个无辜的替罪羊,这才是她平时的手法,不是吗?” 秦默又坐回了位置上,淡淡地看着洛雪儿,道:“你的意思是,这个人,不是凌弱水杀的?凶手其实,另有他人?” 洛雪儿斜睨了凌弱水一眼,看着她披头散发,浅褐色的眸子诧异地瞪着自己,心中也是不悦,倒也点了点头,道:“我觉得,这件事的确不是她做的。如果因为之前她所做的事情,就把这件事也怪在她的头上的话。我们就被真凶蒙蔽了,所以我觉得现在,我们应该先查出那个凶手。” 姚诗娴倾了倾身子,道:“依雪儿所言,凶手又是谁呢?” 洛雪儿将目光落在了秦默的身上,问道:“有没有请法医……就是仵作验尸?” 立于秦默身后的宿风,欠了欠身,回道:“属下擅长此道,在赶到的第一时间就已经查明,当时死了应该有一盏茶的功夫。致命伤是她头部遭受过的重击,而在她身旁不远处,属下等人便发现了一块花圃里的大石,石头沾有大量血迹,应该是凶器无误。” 洛雪儿幽幽地呷了一口茶,片刻才抬头道:“有没有问过王府里和她相熟的人?还有,当时来往那条路上的人,有没有谁看见,或者是听见什么不动静的地方?” 宿风一震,立马拱拳相言,道:“是属下疏忽了。只因看着凌姑娘在现场上,便直觉认定了是凌姑娘。属下有错!属下这就去调查!” 良久,宿风带着一干人等而来。三个丫鬟皆听见了异常的动静,四个小厮是和死者关系较为密切的人,案发时都有明确的不在场证明。眼下众人,都跪在秦默的面前,谁也不敢说话。 洛雪儿起身,迈步绕着这几个关系人走了一圈又一圈。只听洛雪儿的裙裳摩擦过地面的声音,便吓得那些丫鬟和小厮都不住的颤抖,唯恐洛雪儿指着他,就大喊出“凶手”二字。 “麻烦宿风统领和我讲一讲,发现女尸的时候,是什么样子的。”洛雪儿一边绕着圈,一边问道。 宿风应了声“是”,便说道:“发现尸体的时候,那名女子是趴在地上的,伤口在后脑勺。且衣衫不整,好似与人争执过。附近有一个略高于平地,用花石砌成的花台。凶器便是在花台里发现的。” 洛雪儿轻轻地“嗯”了一声,突然站在了一个小厮的面前。 小厮吓得身子都软了,赶紧抬着头,急忙挥着手辩驳道:“不是奴才!不是奴才!” “你着什么急?我又没说你什么。”洛雪儿莞尔一笑道,“我只是想问你,那女孩身高和身形怎样?” 小厮回道:“倒、倒是和梦姑娘的差不多。” 洛雪儿不说话,继续穿插在众人间来回走着。 姚诗娴看了看秦默,心中不解洛雪儿是何意,但却也是十分信任洛雪儿的。她只担心秦默耐不住性子,又会责怪洛雪儿。于是,姚诗娴正要开口,秦默却抬手示意她不用说了,然后目不转睛地看着洛雪儿,淡淡地说道:“本王相信她。” 此话说得并不大声,唯有近旁的姚诗娴、木菀云和宿风听得真切。三人也都是无比惊讶,能得到疑心甚重的秦默的信任,这个女子究竟有怎样的能耐? 木菀云看了看秦默,又看了看洛雪儿,心中是苦是甜、是酸是喜,竟也无法分辨了。酸苦的,是自己在秦默的心中,或许已算不了什么了;喜甜的,却是自己的好妹妹能博得秦默的好感,或许他二人还真能走出一段荡气回肠的情爱之路来。 而在秦默心中,却还一直回想着洛雪儿说的“想要别人如何待你,首先你就要如何待别人”,他选择相信了洛雪儿,却也不知,自己这样做究竟值不值得! 洛雪儿第二次停在了刚才回话的那个小厮面前,小厮撑着地面的手臂不住地发抖,看着一双玉手突然拽住了自己的衣襟,他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脱口喊道:“啊!你要做什么啊!” 洛雪儿嘴角露出了一抹讥笑,一使劲就把浑身瘫软的小厮从地上拽了起来,问道:“我只是想看看你这脖子上,是什么玩意?” 小厮瞳孔剧张,惊慌不已地就想用手遮住脖子上的香痕,哪里知道洛雪儿早就看清了。 “给我站好了!” 洛雪儿的低吼声带着不容抗拒的威力,小厮顿时愣在了原地,只得老老实实地垂下手臂站住了。洛雪儿仔细盯着那枚香痕,一步一步靠近。这个小厮高了洛雪儿约半个头到一个头之间的距离,洛雪儿比划着动作,好像要上前拥抱这个小厮一般,又是唬得小厮双腿直打颤。 秦默看着洛雪儿的举止,身子猛地往前一倾,双手死死扣住了椅子,指尖深陷其中。木菀云将这一切都看在了眼里,低眸片刻,不曾言语。 洛雪儿总归只是比划而已,估摸着自己倘若真的抱上去,红唇便也刚好可以印在那枚香痕之处。 于是洛雪儿又退后了两步,指着另外三个小厮吼道:“你们,还不从实招来!” 三个小厮赶忙磕着头,道:“不知姑娘要奴才们招什么?但凡是姑娘想知道的,奴才们必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死去那个丫鬟,在王府里是不是有个男朋友?就是你们说的,相好的?” 小厮们频频点着头,道:“就是梦姑娘刚刚、刚刚拽起来的那位,他叫做初生!” 洛雪儿笑着看向身上有香痕的小厮,讥笑道:“看来,这草莓就是死者给你种上的哦?我看着还挺新鲜的,应该就是在死前,你们还刚刚做完事吧?衣衫不整,怎么衣服都没有穿好,你就追杀出来了?” 众人皆是听得不解,什么草莓还可以种身上?但当大伙顺着洛雪儿的手指,看清那枚香痕之后,便也就知道了种草莓之意。 “我、我没有!我没有追杀雀儿!”初生嚷道,“当时、当时我们的确是在褚秀阁里合欢,但是、但是……她!她丽儿,突然跑了进来!雀儿才会羞涩的连衣服都没有穿好就跑了!她们关系一直不和,我看就是丽儿杀的!” 被唤作的丽儿的丫鬟赶忙站了起来,骂道:“你这个畜牲!若不是被我撞破你和雀儿的事,我还一直被你蒙在骨子里!梦姑娘,定要替奴婢做主啊!奴婢与初生本是一对儿,奴婢、奴婢的身心都给了他!谁料,他背地里勾搭着雀儿,要了雀儿的身子后,还一直瞒着奴婢!被奴婢发现了,他还想杀奴婢灭口呢!奴婢看来,雀儿之死定是拜他所赐!” “你血口喷人!” 初生说着就冲上去拽着丽儿的秀发,就要掐死她。好在宿风身手快,一柄宝剑未出鞘,就架在了初生的脖子上。宿风剑柄一弹,初生连连后退就要撞到了洛雪儿。宿风暗叹失误,木菀云却也是箭步上前,单手便把初生压在了地上。 洛雪儿却摇了摇头,道:“凶手不是初生。” “那是谁?”秦默站起身来,问道。 洛雪儿莞尔一笑,道:“就宿风所言,我们就可以知道雀儿是被人从后面暗算而死的。那个人举着石头,站在花台上,再狠狠地砸在了雀儿的头上。” “既如此,凶手的身形便矮于雀儿。”秦默负手而立道,“那么凶手就只会是这个丽儿!” “不!不!奴婢真的没有做过!王爷明察啊!梦姑娘,真的不是奴婢啊!”丽儿扑通跪倒在地,连连磕着头,竟也把头磕破了皮,渗出了血来。 洛雪儿话锋一转,回道:“也不一定。王爷看看,这群人里面,身形矮于我的,难道只有丽儿一个人吗?难道,男人里面,就不能有比我矮的吗?” 此话一出,跪在地上的三个小厮里突然蹿出了一个小子,拔腿就往外跑。此人仗着会武功的宿风和木菀云无法追他而出,秦默距离太远,剩下的也都是不会武功的人,故而三十六计走为上。可他估算失误,跑了连一步都没有,洛雪儿就笑呵呵地站在了他面前,此人一愣,洛雪儿一脚就把他踹向了秦默。 洛雪儿捧着自己包扎后的手,皱了皱眉道:“连带着我的手又痛了!要不是木姐姐教我的功夫,我还就让你跑了呢!” 秦默一脚踹在那人的胸口上,怒气冲天地喊道:“你终于肯现身了!老实交代,本王留你一个全尸!”

返回
《七夜弃妃》 第三十五章香痕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七夜弃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