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夜弃妃》 第三十四章?助敌

“后来,我知道了。可是,我已经没有办法脱离了。因为她收集了我做过的所有事情,只要我不再为她做事,她就会带着这些证据去找王爷,那么,我就彻底的完了。”卓霖月缓缓支起了身子,有气无力地说道,“你想起来,我们为何会在冰玉雪堂外争执了吗?” 洛雪儿摇着头,却说道:“我让木姐姐曾经打探过,我也知道你经常夜半去见凌弱水。” “既然你早知道我和她……你还……”卓霖月激动着就要转过身来,奈何跪得太久,双腿已经麻木失去了知觉,她一动便僵硬着倒在了一旁。 洛雪儿丢下伞冲上前去扶住了她,看着她大汗淋漓的脸毫无血色,心中也是千言万语不知如何诉说,唯有浅浅地说道:“因为你对我而言,是这座王府里,除了采薇我头一个认识的人,对我有重要的意义。哪怕我对你心生芥蒂,可看着你出现在我面前,拿着你亲手做的吃食的时候,我便不知道还能说什么了。反正,就是心一软,很想和你们结拜姐妹。因为我在这个世上,是个无亲无靠的人,没有你们,我不过就是一缕香魂,随风而逝也不会有人问津。” 卓霖月挣扎着半抬起身子,双手紧紧地拽着洛雪儿的手臂,顿时泪如雨下,道:“原来你早就知道的!原来是我在自欺欺人!我……我……我在冰玉雪堂外推你,也是受了凌弱水的指使,她让我故意亲近你,然后再下手把你……原本幽篁竹林很少有人会去,也没有侍卫守护,所以我才会选择在那里下手。但是,一下手我就后悔了!我立马就去找人了……我……” “不用说了。我已经明白了。”洛雪儿扶着僵硬如铁的卓霖月坐了起来。 卓霖月依旧噙着泪水,说道:“二姐姐,你还会生妹妹的气吗?经过昨日之事,我已经彻底看透凌弱水这个人了。我再也不愿意为了她,而伤害了我们姐妹之间的感情!” 洛雪儿一时间也不知如何回答,她瞳孔微微一颤,眼睑便如那轻薄的软纱,轻轻地垂了下来。 洛雪儿必须承认,她的心里经过昨日之事后,便对卓霖月多了几分防备之意。就好似一面菱花铜镜摔碎之后,哪怕有再高超的工人经过精打细琢复原,也恢复不了它昔日的面目。那条不深不浅的裂缝,将会永远横在镜面之上,搁在她们两个人的心里。 卓霖月望着洛雪儿的眸子,也渐渐失去了光彩,心中自然也猜测到了几分。 她勉强一笑,用手背轻轻抹点了脸上的泪痕,道:“二姐姐在想什么,妹妹知道。好比今日妹妹流的泪,只需一擦拭,便可连踪迹都全无。但是,妹妹动情流泪的这一刻,将会深深烙在妹妹的心里,在妹妹的心上留下重重的鞭挞之痕。哪怕长出新肉,伤疤也将永远提醒,我对姐姐的情谊!” 说罢,洛雪儿毫无准备,卓霖月猛地便把她堆到在地,伸手抓过花树根下的碧玺挂珠长簪,以眨眼之速狠狠地扎在自己手心里,还划开了一条深如沟壑、长如流星的口子。顿时,鲜血淹没了卓霖月的玉手,顺着她的手背直直滴入花树的根部…… 洛雪儿一愣,赶忙就爬起身来捧着卓霖月的手,急忙唤道:“快来人啊!来人啊!陈大夫?赶快请陈大夫来啊!来人啊!” 采薇听着洛雪儿的惊呼声,赶忙推门而出,粉嫩的花衬得鲜血更刺眼,她倒吸了一口冷气,一边跑着一边高呼着:“传大夫!传大夫啊!” “姑娘?姑娘!”秦儿也从小厨房里跑了出来,赶紧跪在了洛雪儿身旁,帮着洛雪儿用手绢包裹着卓霖月手心的伤口。 洛雪儿轻轻地在卓霖月伤口处包扎好了手绢,还嗔怪道:“你这是做什么?想让我内疚一辈子吗?” 卓霖月脸色如灰墙般惨淡,手心阵阵的疼传到心尖儿,痛得她双肩不住地颤抖,“我、我只是想……想让姐姐知道,我今生今世,永不、不再背弃姐姐!此伤、此簪、此血,永世为证……” “姑娘!”秦儿突然惊叫了起来,抓着洛雪儿的手腕,道,“姑娘手里怎么也会留这么多的血?” 洛雪儿捧着她的手微微一颤,这才感觉到一股钻心的疼。她低眸看去,卓霖月的鲜血顺着她手掌的纹路汇流成河,交织着自己的血在手心渐渐凝聚。好似也有一份沉甸甸的东西,在洛雪儿的心中融化不散。 “应该是我刚才摔倒在地,手掌不小心被尖锐的小石子划破了。” 秦儿着急地替洛雪儿简单包扎的伤口,前院的小丫鬟飞快地跑了进来,只喊着:“陈大夫来了!” 另一旁的小丫鬟也赶紧端着沐盆,轻轻地擦洗着洛雪儿与卓霖月手上的伤口。陈大夫进来后,赶忙就席地跪在她二人面前,又是把脉又是看伤口的。丫鬟们也来来去去也换了几次水,只怕伤口里还混有碎石。 陈大夫就地研药,抹了不少药膏,才细细地将她二人的伤口包扎了起来,一面还说道:“二位姑娘,这花树的泥土里杂质较多,若是手心出现瘙痒、酸痛等异常感,定要马上唤卑职前来!只要不发炎症,伤口不过半个月就会彻底痊愈。若是反复感染,只怕一年半载也得受其煎熬。” 洛雪儿点了点头,心里却万分无奈。小时候跑步,也不知道在这种地里摔倒了多少次,膝盖擦伤了多少回,只要涂点消炎药不过一周就好了,在这个时空里居然要半个月,还会反复感染?却也只能忍着了。 “卑职还要提醒二位姑娘,月姑娘的伤口想必是有意为之,故而伤口很深,即便是痊愈了,也会留下伤疤,终生不去;而梦姑娘的伤口虽浅,但若是反复感染溃烂的话,也会留下一条较为明显的伤疤。” “难道真的就一点也没有办法了吗?”采薇心疼地说道,“二位姑娘的玉手这般娇嫩,若是留下伤疤,这、这如何是好啊?” 陈大夫十分无奈地摇了摇头,道:“恕卑职无能为力。而且月姑娘的身子似乎耗损过度,内里空虚,卑职再开几服滋补精气之药方给月姑娘。至于月姑娘的腿部,却因跪地太久,导致寒气入体,心寒血凝,怕是无法根治之症,但凡遇见阴雨天总会疼上一疼的。僵化麻木之感,倒是可以让丫鬟每日按摩,渐渐便可好转。” 卓霖月咬着嘴唇,点了点头。 叮嘱一番,众人才渐渐散去。卓霖月因阿碧醒了,哭着找她就先行坐着步辇回去了。离去前,还对洛雪儿斩钉截铁地说道:“妹妹今日所言,但凭姐姐忘记了,妹妹也决不敢忘!” 晚膳过后,木菀云听着出事儿了,才急急忙忙地赶到洛雪儿的寝阁,细细问明了来龙去脉后,安慰道:“我也万不曾想到,小妹的骨子里,却也是有几分傲然之气的。这倒是,显得我们三个更像亲姐妹啊!” 洛雪儿浅浅一笑,道:“姐姐放心,我不会因为这样就和你们绝交的。毕竟……”洛雪儿摊开手掌,看着掌心的伤,叹道,“这条疤,也会让我们永远都记住彼此。” “你想得开就好了。我知道你对小妹还心存疑虑,我也不会逼着你不去怀疑她,但我觉得经过今日之事后,我相信她的心已经完全在你身上了。”木菀云喂了洛雪儿喝了一口水,便搁下了水盅,缓缓说着。 洛雪儿还未言语,采薇就急急忙忙地跑了进来,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姑、姑娘……大、大事不好了!不不不,是大事太好了!” “你喝了那杯水再说。”洛雪儿示意采薇喝尽了自己水盅里的水。 采薇用袖子擦了擦嘴角的水渍,笑着谢过了洛雪儿的赏赐,赶紧说道:“是凌姑娘,早先被王爷禁足,不曾想她竟然私逃而出,后来被侍卫在芷澜水榭外的花径里逮住了,在她脚边,竟然还发现一具刚刚咽气的女尸……这会子,王爷和王妃正在前厅审问凌姑娘呢!” “没想到,她也有今天!”木菀云咬牙切齿地低吼着。 洛雪儿眼眸一转,却急忙下床,道:“此事有蹊跷,我们快去看看!” 木菀云点着头,陪着洛雪儿紧赶慢赶地赶到了前厅。此时,洛雪儿跪在地上,眼角挂着的泪珠子都快坠成了一挂珠帘子。 “王爷,我出门只是想去找你!我想请王爷原谅我……我、我怎么又会去杀人呢?”凌弱水瞥见洛雪儿前脚跨进了前厅,就赶紧指着洛雪儿道,“是她!一定是她!一定是这个女人故意栽赃陷害我的!” 木菀云冷笑一声,道:“凌弱水,说得倒是很顺!你也不打听打听,我二妹妹今日可是一直都呆在自己的院子里,手还受了伤,陈大夫来看过还特意开了药方。” “手受伤了?王爷,你看,一定是洛雪儿杀人的时候,手才受的伤!” 凌弱水着急地说道,却不曾想,秦默挥手指着左侧的兰花檀椅道:“你们两个坐。” “王爷!”凌弱水不甘心地看着洛雪儿与木菀云被赐了座位,顿时哭天抢地地喊着,“是洛雪儿冤枉我的!我委屈啊!王爷,王爷要替我做主啊!” 秦默怒目横眉地瞪着凌弱水,低吼道:“你没听清菀云刚才说的是什么吗?洛雪儿的伤口,但凡是任何一个大夫看过之后,就会知晓究竟为何所伤!你,还要一口咬定是洛雪儿陷害你的吗?” “王爷……”凌弱水瞳孔一张,顿时收敛了张狂的模样,声音也是有气无力。她心里不禁顿时空落落的,原本的希冀,原本的信心,都在秦默的这番话中,彻底崩溃倒塌了。 她见过秦默盛怒的样子,可从未见过秦默真的同自己生气,可为何这一次,秦默会帮着那个死丫头,也不护着自己?之前她还以为秦默只是要一个台阶下,便将所有的责任都推在了洛雪儿身上,却不曾想,秦默竟然是护着洛雪儿! “你今日先是利用卓霖月,诱使洛雪儿在客栈里差点被人绑架;随后,又是折磨卓霖月的妹妹,差点就要了那个女娃的命!而最后,你无处可发气,便杀了一个毫无还击之力的丫鬟!对不对?”秦默大掌一拍,案几上的茶盅顿时一震。 凌弱水吓得后背直冒冷汗,不曾想卓霖月竟然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了秦默。 洛雪儿与木菀云相视一眼,也是没有料到,卓霖月居然将一切都和盘托出。 姚诗娴面无表情,可紧抿的嘴角,也能看出她愤怒的内心。 姚诗娴叹了口气,道:“弱水,今日月姑娘已经将一切都告诉了我们。包括她曾经为你所做的种种事迹,王爷和我都已经知晓。所以,你还是不要狡辩了,像月姑娘一样坦白,或许王爷还会从轻罚你!” “不!不!她不会的!”凌弱水浑身都在打颤,就好像一盆冷水从她头上浇了下来,“卓霖月没有这个胆子!她不敢背叛我!”

返回
《七夜弃妃》 第三十四章?助敌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七夜弃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