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夜弃妃》 第三十三章?诉情

奈何回宫之后,夏侯桀在御书房破墨丹青,绘了一幅洛雪儿莞尔一笑的人像,便觉得恍若神仙下凡,风姿绰约;一举一动尽是撩人的风情,一颦一笑便是倾城的妩媚。他闻香识人,阅人无数,只觉洛雪儿是世间难得几寻的美人儿! 顿时,夏侯桀觉得除了洛雪儿之外的一切,都失去了原本的色彩。江山,他本不曾爱过,如今更是厌恶至极;女人,没有洛雪儿,其他人也都是摆设。 倘或能以江山换得洛雪儿,他也毫不吝啬。可偏偏是秦默,为何总是秦默!他不能把江山拱手让给总是当众羞辱他的秦默,可他又要一定得到洛雪儿! 夏侯桀猛地扔掉了手中的毛笔,一脚踹翻了案几,手里却是小心翼翼地捧着洛雪儿的画像。侍卫及太监循声而入,正巧受宠多年的玉贵人正要进来请安,忽见夏侯桀这般盛怒也是一惊。 夏侯桀一见到玉贵人,却突然觉得身边都是庸脂俗粉。叹气之下,竟然下旨将宫中所有妃嫔女宫,全部赐给了宫中守卫和军中各位将士,玉贵人当场便昏死过去。 且不说夏侯桀如何遣散后宫女子,只说早先秦默与洛雪儿同坐一辆马车,在回府路上,秦默却一直死死地瞪着洛雪儿,好似要扒了她的皮一般。 “你为何要带着卓霖月出府?”秦默望着洛雪儿,冰寒入骨,“你是故意想投奔了夏侯桀去吧?” “我让卓霖月陪我出府逛一逛,哪里会知道碰上那个瘟神!”洛雪儿翻了翻白眼,道,“昨天你们讲了那么多关于夏侯桀的荒唐事,我怎么会想不通,专门撞上去!我疯还是我傻啊?” “本王瞧着你很聪明。”秦默凑近洛雪儿,歪嘴一笑,道,“昨日他们说的话,你不是半信半疑吗?保不准你今天专门出府,就是为了探听虚实呢?或者是,将本王地宫之事,私自通报给夏侯桀。带着卓霖月,不就刚好可以掩人耳目吗?” 洛雪儿越听越急,自己原本还打算与秦默交谈两句,确保他将来会是一位明君,便鼎力相助。没想到,原来他压根就不信自己!素来骄傲倔强的洛雪儿立马别过了头去,按耐着心中的怒火,道:“秦默,你该吃药了!疑心病会害死人的!” 秦默讥笑了两声,不再言语。端直着身子,闭上双眸,直到马车到了王府,他才抱起洛雪儿朝她寝阁的方向走去。 洛雪儿赌气地撅着嘴,也不看秦默一眼。却不知,这王府里上上下下的人,可都看呆了眼。高贵霸气的秦默,竟然抱着素来顶撞他的洛雪儿款款而去?单说秦默在众目睽睽之下,这般抱着一个女人送她回院子,都是头一回!即便是最受宠的王妃和凌弱水,也不曾有过这样的待遇。 “王爷,我熬了……”凌弱水花枝招展地翩翩而来,却看着眼前的二人顿时僵住了笑容。 她亲自确认过洛雪儿已经出了王府,也收到了绑匪的飞鸽传书,说洛雪儿已经被拿下了。可……可为何,洛雪儿还会活着?还活在她最爱的男人怀里! “王爷,你这是……”凌弱水倒吸了一口冷气,小步跑上前去。可秦默看都没看凌弱水一眼,便抱着洛雪儿扬长而去。 气得凌弱水是一巴掌就打翻了丫鬟的托盘,回头瞥见卓霖月,便冲到卓霖月面前,狠狠地揪着她的耳朵,骂道:“下作的娼妇!我让你办点小事你都办不好!我拿你还有何用!下作的娼妇……” “凌姑娘饶命啊!”卓霖月捧着凌弱水揪着自己耳朵的手,连连后退着。 一旁的阿碧也赶忙抱住了凌弱水的大腿,哭喊道:“不要打我阿姐!不要打我阿姐啊!” “滚开!”卓霖月小腿一踢,正好踢中阿碧的小腹,一脚就把阿碧踹飞在了地上,娇嫩的额角不偏不倚地重重地撞在了低矮的栏杆上,一大片殷红顿时喷洒而出,惊呆了众人。 “阿碧!”卓霖月尖声大喊着就挣脱出凌弱水的手,急忙冲过去抱起了已经当场昏厥的阿碧,哭哭啼啼地大喊着唤陈大夫来。 警醒的小厮立马就去唤人了,围观的丫鬟也都在窃窃私语。凌弱书也被吓住了,所有人都盯着她,如果真的出了人命,她连栽赃陷害的机会都没有。 “看什么看!都不用做事的吗?”凌弱水故作镇定地遣散了众人,后又在丫鬟的陪侍下大摇大摆的而去。 卓霖月瘫坐在地上,不住地低声唤着阿碧。即便是成人也不见得能醒来,更奈何小小年纪的阿碧怎能经得起这样的撞击?卓霖月只恨自己太过柔弱,不懂思量,毫无心机地竟然这般残忍的被凌弱水利用,她泪眼汪汪的大眼始终望着凌弱水仓皇而去的身影,心里暗暗发誓,定要叫凌弱水吃不了兜着走! 秦默抱着洛雪儿回到了洛雪儿的寑阁后,采薇和秦儿还以为洛雪儿也受了重伤,便急急忙忙地围了上去。待秦默将洛雪儿放置在绣床之上后,便吩咐秦儿去熬些人参汤,帮着洛雪儿恢复精力。 秦儿应声退下,采薇也得知洛雪儿只是中了麻药,便也松了口气,为秦默和洛雪儿各端了水来也就合门而去。秦默坐在床沿边上,看着依旧在赌气的洛雪儿,反而笑开了,道:“本王不过就随意试探你两句,你何必与本王较劲呢?” “我平生最没有办法忍受的事情,一就是被人冤枉,二就是被人怀疑,你两个都占全了,还想要我帮助你成就大业,你省省心的好!”洛雪儿故意侧过身子,以背对秦默。 今日的秦默好似十分有耐心,便娓娓说道:“本王只不过是吃醋罢了。看着别的男人当众轻薄于你,还要强行带着你,本王心里当然不好受了。你不安慰安慰本王,反而还要使小性子,让本王来安慰你,怪倒是古人有云,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 吃醋?洛雪儿心里咒骂道,鬼才信你秦默说的话! “这话你说给别的女人听,她们还会被你骗到,但是说给我洛雪儿听,你也不打打腹稿,我会信你的话吗?”洛雪儿扭过脸来,白了秦默一眼,道,“你不信我,我自然就不用信你!你应该知道,要别人如何待你,首先你就要如何待别人吧!我要休息了,你最好给我出去!” 秦默听着洛雪儿的话,忽然恍然大悟,想起了古人所说的“以铜为鉴,可正衣冠;以古为鉴,可知兴替;以人为鉴,可明得失”。 原先他对最后一句话的理解,只是停留在世人皆知的“与旁人相比较,方知自己的得失”这样的层面上,此刻却听见洛雪儿所谓的“待人之法”立马醒悟,原来此句还有更深层的别解,顿时喜怒颜开。 “王爷,跟随月姑娘一同回来的阿碧,被凌姑娘踢倒在地,还留了不少的血。陈大夫看过后说脑内有血块,一时半刻还醒不来。”宿风的声音在屋外传来,“因王爷曾有令,凡是姑娘家的亲人一概不进王府,不知眼下阿碧该如何安置?” “就安置在卓霖月的院子里,好生照料着,若是醒了也叫先养着再说。”秦默淡淡地说道,“凌弱水这几日,就不用再出院子了!” 宿风在屋外微微一颤,今日王爷太多不对劲之处啊!若是以前,定是要护着凌姑娘,把昏睡的阿碧给扔出去的,这次怎么会?宿风心里虽然揣测着,却也告声退下了。 洛雪儿心中也对秦默的安排感到不解,原是准备好极力反抗秦默将阿碧赶出去的,不曾想恰恰相反来着。她不禁转过身子,平躺着看向秦默。 这家伙不是禽流感感染了大脑了吧?还是,失心疯? 秦默反而用手摸了摸脸,笑道:“本王脸上不干净?你休息吧。本王还有正事要处理。” 说罢,秦默就笑着刮了刮洛雪儿的鼻梁而去。可走了没几步,又回头说道:“以人为鉴,可明得失。本王自然明白。” 洛雪儿看着门在秦默身后掩上了,半晌才回过神来,倏尔也就淡淡笑开了。 身为帝王,便是要能听进逆耳的忠言,多与谏臣商讨,方不会误入歧途。秦默连自己的气话都能理解出真谛,并马上做到,实属难能可贵的将王之才! 洛雪儿笑着摸了摸衣带处的荷包,好在出了王府就买了这味原料,否则再过两日,还真不知道拿什么东西当真金兰契若的信物。 金兰。洛雪儿想至此处又想到了卓霖月,心里不免的酸涩不已,便唤进了采薇,嘱咐她包些上等的参药去卓霖月处探望探望阿碧。采薇退下后,洛雪儿才合上眼,浅浅地睡了过去。 这一觉,洛雪儿睡得极沉。醒来后,已是第二日的午时了。虽睡得久了些,但身子也不觉得胀痛,反而将失去的精力也都养了回来。 采薇伺候着洛雪儿梳洗,瞥了眼屋外的骄阳。虽然盛夏已经渐渐过了,但毕竟是夏天的的毒日头,最怕是晒坏人的。于是采薇试着问道:“姑娘,可是和月姑娘闹了不愉快?” “你为什么会这样问?”洛雪儿打开妆奁,拿了副玳瑁耳坠子戴上。 采薇看了看窗外,又叹气说道:“姑娘还是瞧瞧去吧!昨日,姑娘不是让奴婢去看看月姑娘的妹妹吗?奴婢去了之后正要回来时,月姑娘却硬要跟着奴婢一同前来,说是妹妹已经大好,不必守在床前,却要跪在姑娘的院子里呢!自昨夜跪到现在,也不要奴婢们告知姑娘!姑娘看这屋外的太阳,岂是她一个娇弱的女子能够承受的?” 洛雪儿不由得呆住了。她看了眼纱窗外,是有个瘦弱的身影跪在花树下,面朝祭拜信物,背对洛雪儿的目光。她轻轻叹了口气,只道卓霖月是个文弱的女子,却也不曾想有这般刚毅的一面。 “你就在屋里收拾,我去看看。” 洛雪儿起身开门,采薇递来了一把水墨青云的油纸伞,道:“太阳辣,姑娘还是遮一遮。” 洛雪儿撑开了油纸伞,才出了门,站在院子里片刻便是香汗淋漓了。她一面用手绢擦拭着汗,一面脚步轻盈地朝卓霖月踏步而去。她望着卓霖月歪歪倒倒,似快要昏厥过去的身影,也不禁暗自想到,何必如此! “二姐姐或许觉得妹妹我这是苦肉计吧?” 洛雪儿刚刚走到花树荫底下,离卓霖月还有五六步的距离,卓霖月便感知到她的到来了。 “姐姐知道,妹妹家里原是镖局,阿爹不愿我生活在打打杀杀的江湖里,便让我只学会了可以用以防身、识人所用的千里听之计。不同人的脚步声,不同人的耳语声,在一定范围内,我都可以听得很清楚。” 洛雪儿淡淡地说道:“所以,凌弱水是看中了你的一技之长,才会以你为己用?” 卓霖月叹着气点了点头,身子因为软弱无力而半靠在自己跪着的大腿之上,干涸的白唇未启,缓缓说道:“我进了王府,也总是遭人暗害和排挤,可我不像姐姐,有一颗沉稳的心和一颗机智的大脑,每每都可逢凶化吉。我走投无路,为了确保自己的小命还能活着见到阿碧嫁人,我不得不投靠了凌弱水……帮着她,暗地里陷害了不少的侍妾。” “可是,难道你就没有想过……”洛雪儿急着迈了一小步,蹙眉冷语道,“凌弱水是为了逼你投靠她,而故意煽风点火故意让你走投无路的?”

返回
《七夜弃妃》 第三十三章?诉情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七夜弃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