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夜弃妃》 第三十二章 争妾

卓霖月扶着洛雪儿,阿碧又牵着卓霖月,三个人都是戒备地看着金衣公子。 “少主,事到如今,属下先送少主回去!” “不用。”金衣公子玉手一挥,不带一点涟漪,甚至连衣服的袖摆都不曾晃动。 洛雪儿审视着他,只见他的艳唇也渐渐失了色彩,眸子一张,好似在挣扎着什么,终于,他开口说道:“你们,都是秦默的女人?” “当然!”洛雪儿冷颜厉色道。 只是她不曾想,为什么这个人会听见秦默的名字就脸无血色,十分震惊的模样?难道,秦默的名字这么值钱? “少主,秦王爷的女人,少主万万碰不得啊!” 金衣公子顿时垂下了不逊色于女子的眼睑,双肩隐隐地上下起伏着。洛雪儿顺势看向他的双臂,只见他的双手也在颤抖。可当他突然抬起眼眸,狠狠地望进了洛雪儿的眸子里,洛雪儿连躲避都忘记了。 她便直直地看着他,看着他复杂的眼神里,有痛苦、积怒和不甘在体内迅速流淌着。他张了张口,却什么也没有说。倏尔,他咬紧牙关,低声咆哮,坚硬如石头的卷头便狠狠击向洛雪儿身后的木柱。 洛雪儿下意识地闭上了双眼,双手捂着头,埋进了卓霖月的臂弯里。卓霖月赶紧一手抱着她,一手又搂过阿碧。两人头抵着头,弯着腰躲着梁上跌落下的尘埃。 “咔嚓”一声,木柱一折两段。砰地一声落地,震得地也在颤抖。 一旁的男子赶紧上前捧着金衣公子的拳头,此时已经是血肉模糊,血肉里还夹杂着不少的木头刺枝和木屑,可是金衣公子丝毫不觉得疼痛,好像是另一个人的手一般。 “少主乃万金之躯,为了姓秦的不值得!”男子赶忙包扎着金衣公子的手背。 金衣公子却一把揪住他的衣襟,怒发冲冠地嘶吼着:“为何他秦默的女人,朕就碰不得?为何他秦默想要的一切,朕就得让着他?他秦默只不过是朕的奴才!朕才是他的主人,朕才是西兆国的主人!” “微臣所言有误,还望陛下赎罪!”男子赶紧单膝跪地,拱拳相言,“龙体为尊,陛下切不可自残龙体啊!” 洛雪儿听着他唤了一声“朕”,便已经从头到脚、从里到外地愣住了。原来,搞了半天,救了她,又想要了她的人,就是她昨日才听闻了不少宫闱之事的、西兆国国君“夏侯桀”!也难怪,他天资英俊妖媚,恐怕是男人都要为他臣服,更何况是那些女子了。 卓霖月也是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怒火中烧的金衣公子,万不曾想,居然在这么一个残破的客栈里,遇见了西兆国最为荒淫无德的夏侯桀!她心里不禁担心起来,要是夏侯桀一气之下,果真带走她们,纳为嫔妃,又该如何是好啊? “你!”夏侯桀右手食指直直地指着洛雪儿,怒吼一声,“朕一定要你!” “恐怕要令陛下失望了。”客栈外忽然黑压压地站了一群人,秦默手摇折扇站在首位,目光也是锁定在了洛雪儿的身上,淡淡地说道,“本王的女人,谁也抢不走!” 秦默话音落地,就好像是一颗石子沉在了平静的湖水里,泛起了层层涟漪。 他迈步跨进了客栈,一步一步,以内力带动,踏下的步子在死寂的客栈里,仿佛是踏在一面面军鼓之上。铿锵有力的声音,斩钉截铁的气势,好像他不是一个人,而是一支八十万的大军。 洛雪儿看在眼里,心里不禁想起了李白的一首诗来——秦王扫六合,虎视何雄哉!挥剑决浮云,诸侯尽西来——仅仅只是在空旷陈旧的客栈里,秦默的身上就散发着独当一面、颠覆乾坤的王者霸气,逼得众人不得不向他臣服。 而夏侯桀却也不是吃素的,虽然众人皆知他好色成性,却不知他并非一般的绣花枕头。 他高昂着头,迷情的桃花眼如今迸发着令人寒胆的剑光,高挺的鼻梁却不耻地冷哼了一声。随着秦默的步步逼近,夏侯桀突然衣袖大挥,绣着龙腾虎跃的金色锦鞋轻轻朝前一迈,落地后,竟然也是一阵巨响。 刹那间,洛雪儿只觉狂风四起,尘埃狂飞,破碎的门窗都在剧烈地拍打作响,震得这间腐朽的客栈似乎顷刻间便会坍塌。不懂武功的卓霖月和阿碧,自是连站脚都站不住,赶忙抱着一旁的柱子。 洛雪儿全身无力,若是正常情况下,她靠着跆拳道的底子,和木菀云的传授,还能勉强站住脚,如今却只能被卓霖月拽着才站稳了脚跟。她一手遮着头,眯眼望去,他二人是衣袂翻飞,乌发狂舞。秦默站在夏侯桀眼前一步之遥,四目相对,火光四射,谁都不曾言语。 他二人年纪相仿,体格相似。洛雪儿心里暗暗想着:只是秦默虽然表面上荒淫奸邪,但是眉宇间却透露着天地间的浩然正气,而夏侯桀虽是一国之君,有着王者的霸气,但从骨子里流露而出的,却是彻头彻尾的好色本性,反而多了几分阴柔妖媚的气息。 “陛、陛下……王、王爷……”客栈外的言官赵大人,瘫坐在地上,一面掌着歪到一侧的官帽,一面伸着胳膊挥舞着,身后前来接驾的凤辇也早已经倒在了地上,一旁的随从也是统统倒地,极为狼狈。 “陛下!” “王爷!” 跟在秦默身后的宿风,与一直劝诫夏侯桀的男子,几乎在同一时刻喊道。 夏侯桀和秦默这才收回了内力,风起风落,好像一切都不曾发生。 “陛下啊!”赵大人连滚带爬地跪在夏侯桀面前,喊道,“陛下今日不曾早朝,怎得一人来了这里?让卑职等人,一路好找啊!” “怎么?”夏侯桀的目光滑落至赵大人身上,眉梢轻轻一挑,嘴角裂开了一个似笑非笑的笑,道,“朕,想去哪里,在哪里,还要向你汇报不成?” “卑职不敢!卑职不敢!”赵大人咽了咽口水,着急地用手背抹掉了额上的汗,说道,“卑职只是担心陛下的安全,唯恐陛下在外遭到暗算!” “怎么?你是怀疑朕的能力,还是怀疑铁命的能力?觉得朕是个软弱无力,扶不上墙的烂泥?连自己保护自己的能力都没有,还是觉得朕亲自挑选的羽林军统领,没有保护朕的能力?是朕用人无能?” 赵大人顿时吓得脸色惨白,扫了一眼夏侯桀身后的男子,支支吾吾地不知所云,只能一味地磕头认罪,道:“卑职不敢!卑职不敢!” “铁命。”夏侯桀头也不回地便说道,“把他拖下去斩了!妻妾女儿,歌姬舞姬,但凡是所有的女眷都发配到边塞军营,好好犒劳犒劳驻守边疆的战士!” “微臣领命!” 铁命面无表情地就拖着赵大人一路而去,扬起了浩荡的尘埃,赵大人的嘴里却依旧连连吼着:“陛下赎罪啊!陛下……陛下!”尘埃落定,唯剩下一道人滑过地面的宽宽地痕迹。 秦默早已经把手足无力的洛雪儿搂在了怀里,洛雪儿不愿地反抗了两下,秦默却搂得更紧了,低声耳语道:“不想进宫的话,就乖乖地给本王安静!” 夏侯桀扫视他们一眼,看着被冷落一旁的卓霖月,道:“看来王爷最宠爱的,便是这位姑娘了。难怪,不愿意割爱于朕。” “宿风,回府!”秦默打横将洛雪儿抱在怀里,丝毫不理睬夏侯桀,便要抬步而去。洛雪儿乖巧地贴在秦默的胸膛上,听着他强劲有力的心跳声,忽然觉得无比安全。就好像当初她在洗衣房里被群殴,他突然现身救了自己时一样的心境。 夏侯桀却突然喊道:“等等。朕,还有话问你。” 秦默止住了步子,斜视了夏侯桀一眼,道:“有话快说!” “如若,朕一定要这位姑娘的话,王爷打算怎么办?” 秦默望了一眼怀里的洛雪儿,明眸皓齿,红唇雪颊,便搂得更紧了些。 洛雪儿感受到秦默的力道,微微一愣,心里盘横着他会如何回答这个问题。可洛雪儿转念又想,秦默之所以在乎她,还不是因为她是什么贵人而已,自己又何必在乎? “陛下大可一试,便知本王会怎么办,但是,本王先提醒陛下,到时候不要后悔!” 秦默话音一落,洛雪儿偷偷瞄了夏侯桀一眼,夏侯桀却只是笑,好像一点儿都不生气。可是刚刚听见秦默这三个字的时候,分明气得是火冒三丈的,为什么现在又?洛雪儿一时糊涂了,完全想不清楚他们男人之间的较量。 宿风在门口待命,马车已经备好了。秦默便抱着洛雪儿毫不客气地离去,卓霖月则牵着被吓呆了的阿碧的手,赶紧跟上了秦默的步伐。 “你给朕记住,朕一定会把你弄到手!”夏侯桀高声大喊。 秦默僵住了步伐,洛雪儿也是一愣。她知道,夏侯桀口中所说的“你”是指她,而她也知道,秦默也听懂了夏侯桀的话。两人,是正式宣战了吗?为了她,而宣战了吗? 洛雪儿望着秦默的眸子,复杂得令她不解,好似有恨有怨有怒,又好似有怜有悲有痛,这又是为什么呢?洛雪儿来不及细想,就已经被秦默抱着坐进了马车里。 卓霖月也正要进来,谁料秦默却冷冷地说道:“宿风,再备一辆马车,送卓霖月回府。” 卓霖月与宿风皆是一怔,但谁也不敢多问一句,卓霖月便尴尬地抱着阿碧退在了一边,看着秦默和洛雪儿的马车远去,才又上了宿风随后牵来的马车,一路不言。 再说,夏侯桀一直站在客栈里,直到以内力也完全听不到洛雪儿那辆马车的声音后,铁命才说道:“陛下还是先回宫吧!此番偶遇,不曾想还激化了陛下与王爷之间的矛盾。” 夏侯桀冷笑一声,望着客栈外迎接自己的凤辇,冷冷地说道:“世人都知朕不得不看秦默的脸色行事,当真是窝囊!” “陛下乃天龙之子,怎能妄自菲薄?据卑职最近调查到的消息,秦默在先皇赐予他的封地里广集壮丁,表面上是为了王府守卫所用,但卑职留意到这些人的数量,远远已经超过了守卫王府的皇定人手!”铁命蹙眉而言。 夏侯桀缓缓抬步,走向了凤辇,嘴里懒懒地说道:“秦默私自组建军队之事,朕早有怀疑。奈何一直找不到他组建的军队何在,便一拖至今,迟迟不能将他们一网打尽!可恨可恶!” 铁命拱拳相言,胸有成竹道:“微臣定当加紧寻找!微臣不信,如此庞大的队伍进行训练,还不走漏一点风声!” 夏侯桀懒洋洋地侧躺在凤辇里,左手支着头,右手靠在弯曲着膝盖的右腿上,玩弄着腰际的凤佩,轻描淡写地说道:“回宫。” 当这只浩浩荡荡的队伍走上了繁华的大街之后,街上顿时空无一人,还有走在街上的女子也连忙找地方躲起来,只怕被夏侯桀抓进了宫里。 原本夏侯桀每每出宫,都是为了在街上找些美女侍寝。可今日不知为何,见了洛雪儿一眼后,他见这些女子便只觉得胸中烦闷,便干脆闭目养神。

返回
《七夜弃妃》 第三十二章 争妾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七夜弃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