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夜弃妃》 第三十一章 艳遇

洛雪儿不禁苦笑起来,原来卓霖月一面在她的院子里算计着对付自己的麻药,一面又与自己在花树下结义金兰。真不知道,是卓霖月太会演,还是自己太过轻易相信别人,真是一点也没有看出异样。所谓的“同年同月同日死”,果然,也不过是说说而已。结拜的信物再怎么重要,没有那颗心,也不过是一个冰冷的物件儿。 洛雪儿别过头,看了一眼卓霖月。脑子里,顿时浮现出她端着吃食,言辞恳切地来到自己屋里,向自己和解的一幕幕。如果当初自己小气一点,不曾原谅卓霖月的话,是不是这一切都不会发生了? 原来,她们之间的感情,本就不是洛雪儿心中所描绘的样子…… 卓霖月望着洛雪儿寒如冰的眸子,不禁想从这帮人的手里挣扎出去。她想抱住洛雪儿,她想温暖洛雪儿,她想解释给洛雪儿听,可是她还有心,还有温度,还有理由去让洛雪儿相信她吗?她从最开始的那一步,就已经踏错了。 “好了好了!”络腮胡大汉不耐烦地说道,“老子现在可不是让你们叙姐妹情的!” 说着,络腮胡大汉手一动,洛雪儿的衣襟便被扯开了一大条口子。便是香肩微露,半圆初显,络腮胡大汉手里一握,洛雪儿咬着牙的痛呼声飘进了络腮胡大汉的耳里。他哪里还忍得住,油手顺着口子就要扯开洛雪儿的衣裳。洛雪儿想反抗也没有力量,手脚乱抓乱蹬也是枉然。 “不要碰我……流氓……” “老子就是好你这口!不要拒绝我……不要拒绝我……啊……” 一旁的手下也是个个垂涎欲滴,喉结耸动,眼珠子灰溜溜地直直打转。 “大哥!也让我们尝尝吧!” “去去去!老子忙着呢!”络腮胡大汉赶忙把软弱无力的洛雪儿推倒在地,自己则双膝压在她身侧,小腿死死夹着洛雪儿的身子,双手则解开了自己的裤腰带,把肮脏油腻的裤子褪到了膝盖处就趴在洛雪儿的身上,一阵粗暴的乱啃。 那些个手下也不是吃素的,看着眼前的旖旎春光,听着洛雪儿挣扎的声音,更是觉得欲火难耐,身心哪里还能忍得住。这时,他们忽然想起还有两个女的在客栈里。既然阿碧碰不得,那还有一个卓霖月啊! 他们顿时齐刷刷地,如豺狼虎豹审视自己的猎物一般,狠狠瞪着卓霖月。卓霖月哪里料到自己会遇见这种事,便赶紧说道:“我、我是替凌弱水做事的……你们……你们不可以碰我的!” “他妈的凌弱水算个屁!”一个手下用舌尖舔了舔他干渴的双唇,道,“爷们儿我们只认银子!她给银子不让碰那个丫头,可没说不能碰你们!” “你们、你们不可以乱来的……”卓霖月还未说完,一个手下突然拽着她的裙裳一使劲,就听得裂帛裂开的声响,裙裳已经被他们扯烂,露出了一对白皙如玉的大腿,更是刺激着那帮子奸淫之徒的邪心。 拽着卓霖月手腕的汉子也说道:“想来,你和那个王爷日夜承欢,应该也很懂得了!咱们就是不喜欢那些个生涩又娇羞的!你越是叫得欢,越是技巧娴熟,爷们就越爱!哈哈!” 那帮人狂妄大笑着,就步步逼近卓霖月。 洛雪儿听着阿碧的叫声,便知大事不好,更是奋力反抗。虽然她身上没劲,不足以把络腮胡大汉推开,但是她头脑淡定,却也能灵巧百变地让络腮胡大汉总是不能将欲望彻底发泄。 此举,也激怒了情欲涨喷的络腮胡大汉。他扬手一个巴掌就狠狠地刮在洛雪儿的脸上,嘴里也是狠狠地咒骂着:“你他妈的最好识趣点!老子对你温柔,你还不满意!那就别怪老子来硬的……” 洛雪儿不肯服输,手里举着簪子,有气无力地护着自己,嘴里说着:“等我气力恢复了,你最好别后悔!” “哟哟哟,有没有一杯羹,也分我一点啊!”一阵男声,随风而入。 正在折磨卓霖月的四个汉子顿时住了手,抬头看向客栈的破门。却因逆光处,他们便只能见着一抹高大魁梧的剪影,还未看清,只觉一阵黑影冲来,四人便已倒地。 “妈的,怎么这么多事!”络腮胡大汉听着身后的打斗声,赶忙系着裤腰带,可是哪里赶得及。这身子还未转过来,便觉得脖子上一阵阴冷,眨眼便已经趴着倒在了洛雪儿身旁。 洛雪儿这才彻底松开了手中的簪子,眼前是白茫茫刺眼的一片光亮。她只觉黑影一闪,便冲上了二楼。 此时,另一只宽大玉润的手伸向了洛雪儿。分明有致的骨节,说明这双手的主人是个男子。可这白皙如玉,娇嫩如云的手,竟然是比女子还要柔美。洛雪儿愣愣地打量着玉手一眼,奈何身子无力,只得把手搭了上去。那男子一带力,洛雪儿便顺势落入了他的怀里。 一股淡雅的香味,立刻将洛雪儿紧紧地包围起来。洛雪儿试着站起身来,男子却紧紧抱着她,温柔地以脸颊摩擦过她的秀发,深深一呼吸,咧嘴一笑,道:“姑娘,好香啊……” 洛雪儿一震,脑海里突然想到了那日秦默,以试探自己为目的,却也是这般温柔着在她耳畔低语。可眼前这个男子的温柔,不似秦默故意放轻放柔的嗓音,而是一股仿佛与生俱来的柔情。好似一滴雨坠落在花蕊间,却打不落红花,也不会顺着红花的花瓣而坠落,是恰到好处的份量。 “阿姐!”阿碧的疾呼声,唤醒了洛雪儿的意识。 洛雪儿在男子的扶持下站直了身子,依旧着急地望向卓霖月。此时卓霖月已经被扶了起来,虽然衣衫褴褛,妆容尽失,但看她的神色,便知还未被彻底侵犯。阿碧冲向了卓霖月的怀里,卓霖月向后踉跄了几步,便抱着阿碧痛哭了起来。 洛雪儿收回了视线,心里是说不出的滋味。 “主子。”刚刚手持宝剑,救了洛雪儿及卓霖月、阿碧一命的男子轻呼了一声,洛雪儿这才意识到自己还依偎在一个陌生男人的怀里,便赶紧挣扎着脱离了男人的怀抱,自己扶着一旁的柱子站了起来。 “不好意思,我……” 话说到一半,洛雪儿的目光对上了那个陌生男人灿烂如阳光的眼眸,刹那便呆住了。 那是一张棱角分明、俊美绝伦的脸,与秦默一般如刀剑雕刻的精致五官。眉心中间,不知是胎记还是刻意描画,有一撮淡粉的、好似狐狸尾巴的花样,带着几分媚气。 一双细长浓密的秀眉深入发鬓,眉下的那对桃花眼闪烁如阳光明媚下的春水,波光粼粼;如峻山峭壁般直挺的鼻梁下,是一张性感厚实的双唇,不点而红,竟然比女子的还要娇艳。此刻,他的嘴角正淡淡地笑着,却挂着一抹从骨子里散发而出的魅惑之气。 他长身玉立,一手在前放于腰际,一手在后。黑墨般浓密的长发,一半似绸缎柔顺地披在肩上,一半用金黄的绸带高高挽着。金色锦缎的华服,比客栈外的阳光还要耀眼,衬得他肌肤如雪。胸前半开半束的衣襟,微微露出他挺拔的胸肌,隐约得诱人。彰显出他风流潇洒,却又藏匿不住他的典雅高贵。 洛雪儿心里只有一个想法,这是男的吗? 阿碧与卓霖月互相扶持着走向了洛雪儿,可卓霖月什么也不敢说,只是怔怔地望着洛雪儿。洛雪儿看了卓霖月一眼,却也没有话要说的。 金衣公子却开口道:“姑娘,可伤的严重?” 洛雪儿与卓霖月同时抬头看去,可这金衣公子的目光却牢牢地锁定在洛雪儿的脸上,好似卓霖月只是一根木头桩子。洛雪儿勉强一笑,道:“我没事。谢谢你们!” 金衣公子似有玩味地笑得更开了,道:“却不知,姑娘预备如何报答啊?” 洛雪儿本是客套之语,不曾想到对方当真索取报答,微微一愣,只得说道:“我穷得来只剩下钱了,不过我看你也不想缺钱的样子,所以我不知道要怎么报答你。” “钱?”金衣公子忽然大笑起来,却依旧不失风度,道,“公子我的确不缺钱,只怕天底下没有人比我更有钱了。那不如,你以身相许,报答本公子好了!” 卓霖月立马惊呼道:“不可以!” “哦?为何?”金衣公子似乎这才注意到身边还有一个人似的,问道,“莫非你也想从了本公子?自然不成问题。本公子后宫……后院佳丽三千,也不怕多你一个……连你身后那位小妹妹干脆也带上,长大些,必定也是个美人儿!” 卓霖月赶忙搂紧了阿碧,用手挡住了阿碧的脸。 洛雪儿这下便看清了,这个金衣公子身后跟着江湖高手,又自称富可敌国,想来便是富家的纨绔子弟,如今听他如此调戏,也知不是个好货色。于是她冷冽地看着金衣公子,冷言道:“她的意思是说,我们已经嫁人了,不可能再和你以身相许什么的。” “嫁人了?”金衣公子不免地摇着头,无奈道,“年纪轻轻的,怎得就已经嫁人了呢?不过……”金衣公子眉梢一挑,眼角是藏匿不住的邪魅,继续说道,“休离之后,再嫁于本公子,本公子也不介意!” “少主!”一旁沉默不语的男子突然大惊失色地喊道。 洛雪儿与卓霖月脸上的惊异之色,也丝毫不减那人。谁也没想过,这个登徒子居然让有夫之妇去离合,只是为了他所欲? 这种拆人家庭,毁人生活的龌蹉之事,在现代也是受人鄙夷的,更何况是在思想保守的古代?洛雪儿顿时觉得自己无言以对。 金衣公子却以为她们是兴奋得不知所言,便笑道:“不要激动啊!以后,和本公子缱绻情深,遨游神龙太虚,享受鱼水之欢的日子多得是!本公子定能让你们一要再要,跪着求本公子要了你们的!日日夜夜定叫你们,飘飘欲仙!” 金衣公子伸手就要摸向洛雪儿的下巴,洛雪儿却先一步撇开了头,一脸的厌恶之色。 “哟哟,这般有骨气!”金衣公子的脸上依旧挂着笑,可是眼神里的笑却消失不见了。 他一把拽过洛雪儿的手,顺势就把洛雪儿死死地抱在怀里。洛雪儿身上的力气还没有恢复,也无法从他怀里挣脱而出。 卓霖月着急地一步向前,扯拉着他的衣袖,他干脆一把就把卓霖月也困在了自己的怀里,顿时羞得卓霖月涨的满脸通红。 一旁的男子伸了伸手,似乎想阻止金衣公子,可手在半空又落了下来,只得低垂的眼睑,不知如何是好。 阿碧见着自己的姐姐受人欺凌,就赶紧上前拽着卓霖月的裙裳,嘴里哭喊着:“阿姐!阿姐!快放开我的阿姐!” 金衣公子却是十分惬意,享受着左拥右抱的美感。他的眼珠子,轱辘轱辘地盯着洛雪儿之前被扯开的香肩看着,恨不得咬上一口。 “美人儿,乖乖地跟本公子走吧!有没有休书都是一样的,你们的夫君是不敢与本公子抗争的!” 洛雪儿咬着嘴唇,毫不客气地低吼道:“你这样以为就错了!我们的丈夫可是西兆国的王爷,秦默!” 金衣公子一听见“秦默”这三个字,不由的身子一愣,臂膀也僵硬住了,洛雪儿与卓霖月便趁机挣脱出了他的怀抱。

返回
《七夜弃妃》 第三十一章 艳遇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七夜弃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