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夜弃妃》 第三十章 强暴

好厉害的嘴,什么话都被她一个人说完了!王管家如是想着,灰溜溜的眼珠子却愣愣地打量着洛雪儿,见她背上挎了一个锦绣包袱,右手还提着一个大红朱漆并蒂莲花的食盒,而卓霖月也是这般双手提着沉甸甸的东西,也不知都装了些什么。 王管家赶忙说道:“瞧梦姑娘这话说的,奴才能受姑娘这般体谅,已是受宠若惊了!怎的还敢不体谅姑娘呢?只是不知姑娘这都带着何物啊?难不成是想要……离开王府吧?” 洛雪儿冷笑了两声,疾言厉色道:“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以下犯上,诽谤你的主子!不问我为什么出去,就胡乱说我是私逃了?难道在你心里还想着我是不是和外面哪个人约好了,就要私奔了啊?你身为管家,难道不知道禽……王爷有命令我可以随意出府了!现在你拦下我们,就是不把王爷放在眼里!翅膀硬了,看我告诉王爷,你的小命不保!” “哎哟,我的姑奶奶啊!”王管家说着连忙跪了下去,身后的小厮也齐刷刷地跪了一地,“奴才哪里敢不把王爷和姑娘放在眼里啊!只是担心姑娘……” 洛雪儿原本就不曾动怒,只是吓唬吓唬这个欺软怕硬的管家罢了。便也不等他说完话,洛雪儿伸手就拽过卓霖月趾高气扬的大步流星而去。只留下那些个汗水涔涔直流的管家并小厮跪在地上,愣是没回过神来。 “王管家,这可如何是好?”跪在一旁的小厮望着她二人跨出了王府的大门,赶忙扶着王管家站了起来。 王管家用手背抹了抹额上的汗,喃喃自语道:“哎,看来传言并不假啊!梦姑娘真的变了一个人了。我还想着原先她跪在王府外,哭哭啼啼那样子,定是你们这些家伙在胡诌,没想到啊,没想到……一下子变得这么牙尖嘴利!” “这要是王爷知道了,我们这些下人岂非又要遭殃了!”小厮连连点着头,个个都心惊胆战的。 王管家在王府也伺候过三代王爷了,自然知道秦默的脾气,便对一旁的小厮道:“你速速备马,将此事通知王爷。他应该还在路上,未曾进宫。若是此事迟一点才告知王爷,只怕我们死得更惨!” 小厮赶忙点着头跑开了,剩下的人也各自不安地散开了。 再说卓霖月出了王府后,也不曾松气,反而脸上的愁容与挣扎又多了几分。洛雪儿以为卓霖月还是在担心得罪了王管家,秦默会下令责怪,便安慰道:“我看你怎么还是一副愁容不展的样子呢?马上要见到自己的妹妹了,怎么还不高兴?王管家就是个欺软怕硬的,秦默怪罪下来自然有我承担!就说是我硬要你陪我就是了……” 卓霖月听罢,不知为何脸上会泛起了红晕,怔怔地止住了步子,赶忙说道:“要不,我们就不出去了,还是回府好了!” “怎么了?”洛雪儿不解地笑道,“既然已经出来了,干嘛还要回去?你放心好了,难道你就不想见你的妹妹了?快走吧!” 卓霖月勉强点了点头,想着若是这般真能见着自己的妹妹,便就豁出去了吧! “走这边。”卓霖月努了努嘴,示意洛雪儿左拐进了一条人来人往的巷子。 可越往里面走去,人便越来越稀少。周边原是装修精美的客栈酒肆,可眼下四周的店铺多是紧闭大门、蛛网密布。洛雪儿看在眼里,便担心地问道:“怎么不让你妹妹找一家好的客栈住下,她一个女孩子住在这种地方,不太好啊!” 卓霖月顿了顿,她原本看着洛雪儿皱着眉头,还以为她感应到周边有危险的气息,心中便惶恐起来,却没想到她竟然是在担心她的妹妹。于是卓霖月突然大声地呼唤道:“二姐姐!” 洛雪儿怔怔地转过身来,看着一脸冷汗的卓霖月,道:“出什么事了?哪里不舒服吗?你脸色不太好啊!” “我、我们不要去了……先回去吧!”卓霖月故意避开了洛雪儿的视线,转身就要回走。 洛雪儿赶紧追了上去,拦下了她的路,道:“到底怎么了?都走到这里,怎么说不去就不去了!说来见妹妹,担心妹妹的人,是你啊!难不成见自己的妹妹,还尴尬扭捏啊?算了,你不去,我就自己走下去!” 说罢,洛雪儿又转身顺着巷子的路继续走下去。卓霖月猛然一惊,一面唤着洛雪儿,一面小步追了上去。奈何洛雪儿根本不听她的,只顾自己走下去。其实此时,她在心里也不禁盘算起来,难道卓霖月知道这条路的尽头会有什么,而不让自己继续走下去? 洛雪儿又转念一想,早先在自己寝阁里,卓霖月谈及自己妹妹来帝都的神色,不像是假的。可是又为什么,自从出了王府后,卓霖月就一直不对劲儿呢? 来不及细想,她们已经走到了巷子的尽头。在洛雪儿面前,只有一道灰扑扑的残墙,而在她的左右两面,倒是有两间似开非开的客栈。客栈的板门都是歪歪倒倒的,木板之间还露出了手掌宽大小的缝隙。 “这里的客栈,看来好多年都不住人了。”洛雪儿伸手拍了拍左边客栈的板门,便惊起了一阵陈年的旧灰落在了她的头上,松垮垮蛛丝网颤了两下,连带顶上的瓦砾也被震下了几片,清脆地碎裂在卓霖月的脚边。 卓霖月赶忙跳到了一边,洛雪儿也一面轻咳着,一面用手挥着尘埃退了出来,对卓霖月道:“你确定你的妹妹住在这里。” “嗯……是、是啊……她身上没带什么盘缠的……”卓霖月点着头,目光却警惕地打探着四周,好像会突然冒出什么东西似的。 洛雪儿用手拉了拉包袱的带子,耸了耸肩,说道:“那我们赶快进去看看吧。一个七岁的女孩,住在这里,难怪你会这么着急了!” 说着,洛雪儿就捂着嘴鼻,踹开了左间客栈的板门。脆裂的声响,惊得巷子尽头那边的枯树上飞起了一群干瘦如柴的乌鸦。卓霖月犹豫着,但是急于见到妹妹的心情,又让她挣扎着缓缓地随着洛雪儿进了客栈。 只见里面是上下两层楼,原本是吃饭饮酒之地的一楼,如今空空如也,一张桌椅都不剩。洛雪儿仰着头,望了一眼二楼住宿的房间,虽然紧关着门,但是门窗上挡风的的沙纸都已破烂,想来里面应该也没什么东西。 “喂!里面有人吗?”洛雪儿大声呼唤着。 卓霖月也赶忙将手中的盒子放在了地上,喊道:“阿碧?阿碧?阿碧你在吗?” “阿碧在呢!在大爷的身子下面呢!”一群大汉的淫笑声突然从二楼出传来。 “什么?你们怎么可以……”卓霖月慌张地就要冲上去,二楼的玄黄字号房间的门便打开了,一个双手被束缚在身后的小女孩被人推了出来,只听她嘴里哭喊着:“阿姐!阿姐!快来救我啊!” 随着阿碧出来的一个络腮胡子的大汉哈哈大笑着,跟着络腮胡子大汉身后的还有四个相貌不端,肩上扛着利器的地痞流氓。待这群人一见着楼下的洛雪儿时,忽然个个都瞪大了双眼,哈喇子都快从他们嘴里流了下来。 洛雪儿忍下了心中的呕吐之感,指着他们,喊道:“赶紧把阿碧放了!” 卓霖月上前冲了一步,双手捂着胸口,眼里已经噙着泪水,情急之下便说道:“凌弱水不是说,只要我带了洛雪儿来,你们就不会碰我的妹妹吗?” 洛雪儿一愣,果然应了她心里的揣测,这条路当真是通向鸿门宴的路。难怪,这一路上,卓霖月的神色这般的不自然和紧张局促。凌弱水以卓霖月的妹妹相威胁,逼迫卓霖月将自己骗出来,又是为了什么? “我已经到了,你们也该放人了吧!”洛雪儿眉目含怒,声音也带着明显的冰冷与愤怒。 卓霖月听着直直地寒进了心里。洛雪儿知道自己利用了她,还会原谅她吗? 络腮胡大汉笑道:“老子们只答应了不碰她,又没说放人!” “你们……”卓霖月急着哭了起来,手足无措。 “爷我几个守着这丫头几天几夜了,连她头发丝都碰不得,心里那滋味难耐啊!”几个汉子都荡笑了起来。 络腮胡大汉一脚踩在木栏上,双眼色眯眯地盯着洛雪儿丰盈的玉峰,道:“老子原本的任务是把你扔进河里喂鱼,可看你这花容月貌的,叫起来应该很荡啊!想必躺在老子身下肯定爽死老子!不如,让爷们几个,爽上一爽啊!也对得起老子对这女娃的手下留情啊!” “休想!”洛雪儿怒吼一声。 话音甫落,木栏瞬时被震得四分五裂,五个汉子顿时从上跃下。洛雪儿躲着木头的碎片,一把拽过卓霖月护在身后,可身上懒洋洋的,竟然连一点劲都没有。络腮胡大汉的一掌,洛雪儿便躲闪不及,口角流血,趴在了地上。 卓霖月右手手腕被络腮胡大汉的手下拽在手里,动弹不得。她不曾想当洛雪儿已经得知真相后,还会在危难之际保护自己,心中是一片暖意更是一股愧疚之情。相比于洛雪儿之义,她又把这份姐妹之情看得有几分重呢? “二姐姐……”卓霖月泪如雨下,悔不当初。 洛雪儿试着想用手撑起自己,可手臂上真的丝毫没有力气。好不容易稍稍能起来了点,可手臂一打颤,身子又重重地跌在了地上。 “老子是你,就乖乖从了。”络腮胡大汉用手卡住了洛雪儿的下巴,扬起了她的头来,又指着她身后的包袱道,“这包袱的布可是在麻药里泡了三天三夜的,而且只有靠近人的身体才会渗透在人的体内,外人即便是闻见味道,也不会被麻药麻痹的!” 洛雪儿这才恍然大悟,难怪一开始,卓霖月身边的丫鬟会以托盘乘着包袱而来,又带着银质的手套为自己系上包袱,而卓霖月却说丫鬟是因为染疾不适,而自己又离不开这个丫鬟才会这样。其实,卓霖月打开头就知道他们的手法! 凌弱水,早就告诉了她! 洛雪儿想着,瞳孔微微一张,琥珀色的目光里尽是被出卖的痛楚,心里却依旧还在为卓霖月辩护着。她不停地告诉自己,卓霖月之所以会这样做,都是为了阿碧。可是,辩护的声音渐渐暗了下去,洛雪儿不禁回想起更多的事情,难道那些事,也是因为凌弱水的威逼吗? 络腮胡大汉饶有兴趣地看着洛雪儿表情的变化,一掌就把洛雪儿从地上拽了起来,笑道:“看来你已经猜到了。那个姓卓的丫头,可是亲手研制的这些麻药,更是她亲手把这布放在麻药里泡了三天的!老子估计你还不知道,这卓家的镖局当年能威风一世,就是因为她老爹可是配药高手!” “二姐姐,我……我……”卓霖月急着想要解释,却根本不知道怎么解释,因为络腮胡大汉所说的都是事实,她又能分辨什么呢? 原来她不禁知晓,还是亲自动手! 三天?三天。

返回
《七夜弃妃》 第三十章 强暴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七夜弃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