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夜弃妃》 第二十九章请求

“当然知道了!但是我不知道的,却是现今的局势。”洛雪儿从容不迫地说道,“自从我在冰玉雪堂外摔了一跤之后,很多事情就不太记得了。隐约记得国君是夏侯桀,但是不知道你们为什么要反他?” 洛雪儿心中小心翼翼地思量着,这可是关乎生死战队的事情!有必要先摸清楚对方底细,再说。 周公巳率先说道:“姑娘有所不知。夏侯桀国君之位,原本就是篡位所得。他篡改了太祖国君的遗诏,又派三万重兵将王宫围得是水泄不通。但凡有人反抗,他必灭人九族,还将头颅抛在大殿之上!很多大臣不愿家人受难,唯有推举他为国君。他便是一步步,靠血腥的手段,巩固了自己的帝位。” “奈何帝位稳固之后,他便开始荒淫无道!”孙仲道,“他时常命宫女在上朝的大殿之上,全部脱光衣服,追逐嬉戏。只要有人不从,便也是砍人的脑袋。后来,他命所有的公主、宫女、妃嫔及朝中大臣的妻妾,全部聚集在大殿,再命手下的侍从守卫等人,将她们蹂躏践踏。这般下来,朝政早就荒芜了!民不聊生,他身为国君,却是充耳不闻啊!” 洛雪儿听罢,心中惊慌不已。不曾想,夏侯桀竟然是这样的一只丧心病狂的中山狼! “而且,就连国母,夏侯桀之正妻,却也是淫荡无德之人。”门客赵启峰道,“她在后宫之中,不知养了多少的男宠。日夜买醉,歌舞升平。夏侯桀有自己的后宫,那他妻子却也有自己的后宫!这个女子不曾劝说夏侯桀收敛,反而是助长他的淫靡之气!便是为了自己在后宫之中,能有享之不尽的……哎!不说也罢啊!” 宿风也言道:“就在百姓入不敷出之际,粮食遭受了蝗虫之灾,夏侯桀竟然为了新造宫殿讨妃嫔的欢心,竟然下诏书加收五成的粮食租子和农田税,不知逼死了多少人,拆散了多少家庭!” 洛雪儿愣在原地,眉尖都要拧在了一块儿。单单只是听着,就已经叫人无法忍受了,更何况那些生活在水深火热里的老百姓呢? 想不到自己在王府锦衣玉食,王府外的百姓却是这等凄惨景象。 洛雪儿下意识地握紧了双拳,紧紧地咬着后牙槽。 “时辰不早了。今日便议事至此。” 秦默望着洛雪儿不曾言语,却是早早地催着大伙散了。虽然众人都不解其意,想着或许多劝几句,洛雪儿便会加入他们的阵营。但是,他们也知道秦默必定有所深意,便也恭敬地退下了。 依旧沉浸其中的洛雪儿,被宿风带着回到了自己的别院。 此时已是晚膳时间,木菀云与卓霖月挪至里屋坐着,忽然听见采薇来报说姑娘回来了,这才紧赶慢赶地赶了出来。 她们见着洛雪儿一脸呆滞却又带着怒气的脸,便以为是秦默对她做了什么。 “我的妹,你这是怎么了?”木菀云挽过洛雪儿,又对身后的采薇道,“快去熬一碗参汤来!” 卓霖月推开门,扶着洛雪儿坐下,急忙问道:“二姐姐,可是又受了什么委屈?这半天才回来,叫人担心死了!” 话音一落,洛雪儿猛地抬起头来,涣散的眸子忽然变得炯炯有神,双手死死地拽着木菀云与卓霖月。 只听她说道:“快给我讲讲夏侯桀的事!” “二姐姐,怎么突然想起问国君之事?”卓霖月看向木婉云,二人眼中都是不解。 恰好此时采薇已经布置好了饭菜,木婉云让她带着丫鬟都退下后,又仔仔细细地看过屋外左右,确定不曾有人在外,便合上了房门,转身道:“夏侯桀,怎能配国君之名!” 洛雪儿赶忙问道:“他怎么就不配当国君呢?” “妹妹难道不曾听闻,夏侯桀荒淫无道又血腥残忍的事迹吗?”木婉云夹了些菜到洛雪儿的碗里,又说道,“但凡现在出生的婴儿,只要是女儿的,父母都会想尽办法在户籍上做手脚改为男子,常年女扮男装的养着,可知夏侯桀的好色之心,已不是寻常人了!” 洛雪儿扒拉着碗里的米饭,只觉食之无味。 卓霖月与木婉云还讲了好些夏侯桀的作风,她便知道在地宫里,秦默的门客所言皆不为过。看来秦默的造反之举,的确是顺应了天下大势和百姓的心声。 只是不知道,秦默是不是当真有这份能耐,在他一朝登帝之后,是否真的能为百姓带来幸福的生活呢?如果推翻了一个夏桀来了一个商纣,百姓依旧无法安定。 夜色深沉,灯火渐渐暗了下去。 洛雪儿躺在酥香软枕上,望着窗外的月色,四下一片寂静,只能听见蟋蟀和青蛙的叫声。盛夏的夜晚带着烦躁的因子,灼烧在洛雪儿的身体里。 她不禁回想起,自己在现代已经过世了多年的奶奶和爷爷。他们都只是普通的农民,即便后来爸妈飞黄腾达之后,他二老依旧过着平淡的、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直到去世后,爸妈才回来看了他们一次。 洛雪儿从小跟随他们生活在农村,也下过田,也爬过树,也在河边筛过沙子,耳闻目染自然知道农民生活的不容易。时不时的,她还会听奶奶讲一些过去更加艰难的岁月。那时候,她看着奶奶脱落的白发,满手的粗糙茧子,看着爷爷佝偻的后背,萎缩的身子,还要在田地里忙活,她不知道在夜里偷偷抹了多少次的眼泪。 而对她而言,最愧疚的,便是在爷爷奶奶去世时,没有守在他们身边。一晃至今,也是她心中永不愿意提及的伤痛。 所以,当洛雪儿得知西兆国的百姓竟然生活的如此艰难,便不由得将对爷爷奶奶的感情移情于此。那份愧疚与感怀,统统如泄了闸的洪水一般,汹涌而出。 万物寂籁,天刚破晓,洛雪儿一夜未眠。 她心里盘算着,只要能肯定秦默的确是一位仁君的话,她便会倾尽全力来协助他!以此来弥补,她心里的那份愧意,也不枉她此趟穿越之行了! “采薇,采薇!”洛雪儿掀开被角,着急地便下了床呼唤着。 采薇应声而进,反而一惊,道:“姑娘今日怎的起这么早?” “秦默还在府里没?”洛雪儿随手慌乱着拢着衣衫, 采薇赶忙上前去帮忙理着,一面还说道:“王爷一炷香之后就会上朝去了。” “既然是昏君还上什么朝啊?”洛雪儿心里嘀咕着,这时却有丫鬟来报,卓霖月来了。 洛雪儿别上了一根银簪子,就出门迎了上去,笑道:“我还以为我起得算早的了,没想到你也起这么早?” 卓霖月的神色似乎有些慌张,不过转眼就掩饰了过去,道:“我素来不贪睡的。今日起身后,想着二姐姐昨夜的脸色不太好,便想过来看看二姐姐,还怕打扰了二姐姐的休息呢!” 洛雪儿摆了摆手,侧身让卓霖月进里屋,道:“没什么大不了,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你不用担心啦!” 卓霖月勉强一笑,随着洛雪儿进里屋前,还有意看了一眼花树下,昨日结义金兰祭拜所用的信物。忽觉得心中一阵酸疼,捏着团扇的手便用了用劲儿,好似要掐断这纤弱的扇柄一般。 “快进来啊!”洛雪儿在里屋催促着,端出了一个青花瓷的碗碟,道,“这是秦儿昨夜在你们走了之后又端上来的水晶马蹄糕,我听采薇说是你最爱吃的,就让秦儿多做了些,你今天来了刚好可以尝尝。” 卓霖月这才回过神来,点了点头,笑道:“秦儿的手艺是极好的。有她在小厨房里忙着打点,定是不会饿着你这个小馋猫的!” “那是!”洛雪儿迅速装扮好了之后,随手拿了一块水晶马蹄糕,咬了一口,一面嘟嘟嚷嚷着,一面就要推门而去,“我先去找王爷,你随便吃,要等我回来也行哦……” “可是……”卓霖月却突然站了起来,望着洛雪儿的背影,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嗯?还有什么事吗?”洛雪儿转过身来,咽下了最后一小口的马蹄糕,看着卓霖月紧蹙的娥眉和紧抿的红唇,心想着难道真的有什么急事,否则也犯不着一大清早的就来找她。于是洛雪儿便慢慢走向了卓霖月,站在她身侧,和颜悦色问道,“怎么了?” 卓霖月支支吾吾了半天,目光游离不定,心里始终都还在纠结该不该说。 洛雪儿见她这般神色,便收住了心,牵着她的手坐了下来,莞尔一笑道:“妹妹,有什么事还不能告诉我的?” “我……”卓霖月别过了头去,低垂下如水帘一般的睫毛,贝齿有意无意地咬着红唇,双手不住地绞着衣角,缓缓说道,“我想托姐姐帮一个忙……我的妹妹只身一人来帝都了,她只有七岁,在帝都除了我之外,便也无人可依靠……我、我很担心她一个人的安危,又不能接她进府,所以、所以我想请姐姐带我出王府,不知道,可不可以……” “我当是什么大事呢!”洛雪儿轻轻拍了拍了她的手背,道,“你的妹妹,不就是我的妹妹?这都是小事,包在我身上!” 卓霖月欣喜地抬起了眸子,激动地攥着洛雪儿的手,道了一声谢,便立刻起身说着要回院子好好准备。 洛雪儿笑着送走了卓霖月,看了一眼花树底下的祭拜之物,心里思忖着自己的信物正差了几分料,出府一趟刚好可以置办。反正,现在赶过去,秦默也已经出府了。想罢,她便轻唤道:“采薇,去让秦儿做些好带又好吃的东西,我要出府送给卓霖月的妹妹。” 采薇应声而去,片刻,就提着食盒进了里屋,恰好卓霖月也抱了大包小包的东西而来。 采薇和卓霖月身边的丫鬟都想帮忙拿着,与她们共同出府。奈何洛雪儿觉得人手多了,反而不容易出去了,于是两人只有又是背又是提的,携手而去。刚走到王府大门,便被小厮并管家拦了下来。 “哟,是梦姑娘啊!”王管家忙欠着身子迎了上来,点头哈腰地说道,“梦姑娘这一大早的,可是要出府啊?” 洛雪儿点了点头,牵着卓霖月的手就要过去,王管家的身子一正,挡在了他们面前,道“梦姑娘要出府,奴才也不敢拦着,只是月姑娘……” 王管家的眸子瞟了卓霖月一眼,卓霖月便忐忑地看向洛雪儿,洛雪儿昂了昂头,理直气壮地说道:“相信王管家也看见我手上拿的东西了,我想请问一下,我有几只手可以一个人拿完呢?原本还有其他丫鬟要来帮忙,我就是想着王管家会为难,所以才故意只带了一个人。我能体谅王管家的难处,难道王管家就不能体谅体谅我吗?”

返回
《七夜弃妃》 第二十九章请求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七夜弃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