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夜弃妃》 第二十八章试才

洛雪儿一惊,看着还差一毫米便可要了自己命的长矛,支支吾吾地竟然也语塞起来,不知如何言语。 恰好此时,宿风点将而过,猛然看见洛雪儿站在玄关出口,心中也是大惊,赶忙冲了上来,手里作揖,恭敬地唤道:“属下来迟了,惊扰了梦姑娘!” 侍卫一见宿统领如此称呼,便也收回了长矛,微微垂眸,道:“还请姑娘原谅!” 洛雪儿下意识地用手摸了摸脖子,尴尬地笑了笑,道:“我、我……没事的!” 宿风命侍卫继续巡逻,看着眼前的洛雪儿,倒也左右为难起来。 他寻思想着,若是此时去告诉王爷,便会打断王爷与门客的重要商议,是犯了王爷的大忌;可若是不予理睬,放她回去,难保她不会将此事传言出去,又毁了王爷的百年大业! 洛雪儿看着宿风一脸为难的神色,自也是猜度到其中原因,她便拍了拍宿风的左肩,道:“我知道我不该来的。我也不会求你放我走,这毕竟是你的工作!所以,你就带我去见秦默吧,你能交差,我晚上也能安稳地睡觉。当然,前提是,那个家伙现在还不会杀了我!” 说罢,洛雪儿便一个人抿嘴笑了起来。 宿风不由得对洛雪儿更是另眼相待,早先帮王爷跟踪洛雪儿,暗地里算计洛雪儿的时候,便已被她的为人处事所敬佩,今日,她却能毫不畏惧,直言面对的勇气,却也是多少英雄男儿所自愧不如的。 于是宿风微微欠身,宽慰道:“梦姑娘是上天赐予王爷的恩人,必是吉人自有天相,姑娘大可放心随属下而去,拜见王爷。” 洛雪儿笑着点了点头,尾随宿风而去。 一路上,洛雪儿都更加细致地打量着四周。走过饲养马儿的耳房后,没多久,呈现在洛雪儿面前的,竟然是另一个大天坑! 远远看去,便是上圆下方,好似漏斗一般的东西。顺着石阶而下到底部,便有数十尊如真人般大小的兵马俑排列在左右,引着路依次而去;并且,在兵马俑身后是一幅幅连绵不绝的壁画,色彩艳丽,造型奇特,或是升天或是歌舞,或是祭祀或是朝拜,俨然是一派富贵气息。 宿风在前面带路,每隔五步,便会有巡逻的小分队齐整而来。整齐如一的脚步声,不由得令洛雪儿想起了阅兵式,望着左右那意气风发的兵马俑,心中却也是敬畏十足,不敢行将踏错一步,唯恐又坠落什么深渊似的。 洛雪儿直视前方,却忽然觉得有什么闪烁着熠熠光芒,便仰头望去。只见自己的顶部竟然是无边无际的天宇,夺目耀眼的红日与银光冷泻的弦月交融在一起,周边还有闪闪发亮的古老星座。 一些零散的小星星,还交织成了盘古开天、女蜗补天等等相关的神话卷轴。或是人头蛇身的伏羲与女娲紧紧相拥,或是脚踩龙凤的黄帝在叱咤风云,一幕幕望去,皆是远古神话。在庄严肃穆中,诠释了天人合一的境界。 洛雪儿看得出神,宿风唤了几遍,她才回过神来。他们已接近此地中央,洛雪儿不禁感叹,眼前之景更是令人瞠目结舌…… 洛雪儿怔怔地看着眼前的脚下,那原本该是黄土的地面,却被画上了一幅幅员辽阔的地图。其间高山峻立,河水奔腾,云雾缭绕,站立其上,便是将西兆国幅员千万里的国土站在脚下。何等的壮观,何等的霸气! 在这幅地图的中轴线上一角,以透明的白水晶搭建了七座飞檐雕壁的宫宇。只因白水晶之透亮,远远地便可看见里面的摆设及人物活动。与古代而言,已是稀奇稀罕之物。 “太厉害了!”洛雪儿嘴里不住地赞赏道。 宿风却稍稍离开了一会儿,与一旁的侍卫低语几句,复又回来对洛雪儿说道:“王爷和门客眼下正在朝勤殿里,梦姑娘请随属下来。” 洛雪儿点了点头,赶忙向宿风打听道:“宿风,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啊?一路走来,简直是气势逼人啊!” 宿风恭敬地侧着身子,回道:“请姑娘赎罪,无王爷的命令,属下不便相告。” “没事儿没事儿!”洛雪儿连连挥着手,想着待会见着了秦默的面,再问也来得及。可她忘记了,自己是私闯此地,秦默会不会要了她的命,都是个未知数。 良久,他们走过了蓬莱宫、华言殿和汇芳殿,这才抵到了朝勤殿。 宿风先进去通报,留洛雪儿站在守卫前候着。而此时洛雪儿脚下的那块地图,正是汹涌奔腾的黄河上流,象征着生命源头里蕴藏的力量。 “让她进来!” 秦默的一声低吼,侍卫便推开了晶门,洛雪儿左右环顾着,缓缓地走了进去。 此时,秦默端正坐于殿上的主位,其位镶金嵌玉,扶手处还刻有飞龙戏珠。一旁站着早先的那六七位门客,个个都是十分诧异地上下打量着洛雪儿,目光中有匪夷所思,更有大惊失色。 宿风则单膝跪地,拱手相言道:“属下守护不利,让梦姑娘误闯而入,还打断了王爷与门客的议事,请王爷将罪!” 秦默一摆手,目光却牢牢地锁在洛雪儿的身上,片刻才低沉地问道:“你如何而来?” “当然是从你的画来的!”洛雪儿笑道,“秦默,说实话,真没想到,你居然有那么大的手笔与心胸,竟然能画出那样气势磅礴的画来!” “她怎可这般放肆无礼?” “王爷在上,岂容她这般口出狂言?” 洛雪儿十分不解地看向左右,那些门客嘴里嘀嘀咕咕着。一群大老爷们的,还咬耳朵根子?洛雪儿不禁白了他们一眼,心想着有才之人怎么又偏偏这么迂腐呢? 秦默听罢,不由得暂且按下怒气,说道:“你看懂了本王的画?” 洛雪儿点了点头,回道:“一人一日,俯瞰群山,并以松柏为衬托。正好应了《论语》上的那一句‘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也’,可以看出你为了追寻自己心中想要的,一直耐得困苦,受得折磨,隐忍不动却是为了蓄势待发!” “那你,看出了本王所想要的,是何物了吗?”秦默眯着眼睛,身子微微向前倾,右手手肘搭在右腿膝盖上,左手手掌撑在左腿大腿上,嗓音迷离低沉,听不出任何感情。 洛雪儿却也不在意,鼻子冷哼一声,不屑地说道:“不就是为了西兆国这座江山吗?” “王爷!”洛雪儿话音一落,一个青衫灰衣的门客,唤作“孙仲”的,立马进言道,“此等妖女万万留不得!她即已知地宫所在,又知我们的目的,只怕会走漏风声!” 妖女?我看你是人妖!洛雪儿在心里狠狠咒骂道。 “在下不敢苟同!”站在孙仲对面的周公巳微微一欠身,道,“此女子既能寻来,又能看出其中玄机,引《论语》之话形容王爷恰是十分形象。这等聪慧的女子,若能为王爷左右,我们大军势必会如虎添翼也!” “周兄,此话差矣……” 洛雪儿一听到有人夸她聪慧,便来了精神,正欲开口辩驳几句,却又突然被秦默的笑声所打断。 “二位不必再争了!”秦默笑道,“原本本王看着她进来,心中也同孙仲一般忧心不已。却又听她切中画中要义,想着她既有本事寻来,那便也是有几分真功夫的。更何况,她就是飘渺道人所批的那位,能助本王大业有成的奇女子!” “什么?” 话音刚落,这群门客打量洛雪儿的眼神,又多了几分敬佩之意。 洛雪儿挑着眉梢瞅了孙仲一眼,孙仲立马颔首侧立,不敢言语,心中已是悔恨不已,怎得就得罪了她?洛雪儿心中也自是得意地说着:“妖女,妖女!你说得倒是畅快!姐姐我可是你们王爷的贵人呢!” 周公巳立马眉开眼笑地说道:“恭喜王爷,贺喜王爷,寻了多年,迎娶了多位妻妾,终于寻到了贵人所在!” 洛雪儿这才一惊,原来,禽兽牌播种机不是单纯的播种,而是为了寻找那个道人口中的奇女子,才会搜罗这么多女人娶进门的? 周公巳复又高声呼唤道:“天佑我王,天助我王!” 立马周边那些门客,也都齐刷刷地高声跟着呼唤着。 秦默示意宿风起身,只是严厉责怪几句,便也不曾追究责任,反而是从主位上而下,站在了洛雪儿面前,道:“本王真是迫不及待地想知道,你究竟有何才能,能助本王大业?” “你不知道,难道我知道吗?”洛雪儿反问道。 秦默也不急,道:“不如你与本王的门客辩论辩论,也让本王听听你的真知灼见。” 洛雪儿倒也不怕,她一个现代理科生,酷爱军事政治,又有现代先进理念,难不成还怕这些腐朽顽固的老古董不成? “来就来,谁怕谁?” 洛雪儿双手抱肩,扫视了众人一眼,便见刚才针对自己的孙仲抱拳而来,二人便也不客套,很快就为孔孟之道与治国之策辩论起来。 不远处的沙漏又翻了个身,半个时辰便又过去了。 原是这地宫不辨昼夜,唯有用这沙漏计时,方知外界的时刻。眼下不知不觉,沙漏也不知翻转了多少次,流走了几个时辰的光阴。 只见那些刚刚还一个一个谦让上场的门客们,如今已全然不见绅士模样,竟是围攻着洛雪儿,你一言我一语的,倒也不能把这个洛雪儿给拿下来,大伙心里都如热锅上的蚂蚁一般。 秦默却懒散地靠在主位上,歪头看向一旁的宿风,道:“你也听了这么久了,觉得她的见解如何?” “属下觉得,梦姑娘当真不似一般的女子。”宿风言道,“寻常女子,多是目关短浅,或有目光长远的,却又思虑不全,而梦姑娘恰恰能有远见的目光又有万般周全的心思。属下也不能从她话里,挑出一二分的不是来。属下只是在想,这梦姑娘的心肝,说不定比那比干还多一窍啊!” 秦默忽然低声笑了起来,道:“你宿风说话,几时这般幽默了?想来这洛雪儿,也让你增进了不少啊!” “王爷谬赞了。”不苟言笑的宿风,也禁不住地抿开了嘴角。 “你所言非虚!原先让你跟踪她,也不知她有这般的领军才能。”秦默像是在喃喃自语,倏尔大掌一挥,道,“各位可就此作罢了?” 孙仲喘着粗气,十分虔诚地说道:“竟是有百个男子,也万万抵不过姑娘啊!” 洛雪儿赶紧扶着孙仲的手,道:“孙先生说得谦虚了!刚才那番见解,已经不是一般人能说出来的。我能结识孙先生,也是我洛雪儿的福气!” “姑娘不计前嫌,心胸豁达,不得不令人佩服啊!” “孙仲也不必自谦了,你的本事,本王是知道的!”秦默笑道,“洛雪儿,你果然令本王眼界大开!不愧是,本王寻觅多年的奇女子!” 当然了,我们现代可是中西方文化的交流与结合,自然是更先进了。 洛雪儿心里暗暗得意,脸上却一本正经,道:“我就是抱着学习的态度,才和各位先生辩论几句的,这并不代表,我洛雪儿就要为你秦默所用!” 话音未落,各位门客立马就皱眉低语。这样的奇女子,怎能眼睁睁地看着从手里而去呢? 秦默也是一脸的愁容,道:“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返回
《七夜弃妃》 第二十八章试才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七夜弃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