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夜弃妃》 第二十七章地宫

“做那么多干什么?”洛雪儿恢复了常态,心下一惊,不好,只怕是这家伙见识了黑火药的厉害,现在想大规模制作。只是他一个王爷有钱有权有势,犯不着做火药来贩卖啊!难道,是用来充斥西兆国国库,装大军事力量,当军火吗? 秦默倏尔一笑,道:“看你的神色,本王不用说,你也知道了。” 洛雪儿立马站了起来,冲到秦默面前,低吼道:“这玩意儿可不是小孩子过家家!前期制作者,可是要冒着生命危险计算配方,配料不管是多了还是少了,都无法正常发挥它的效力。而且,用的不好,还会生灵涂炭、民不聊生!” 尤其是在毫无火药概念的西兆国里,如果秦默一旦动了邪心思,那么受苦受难的还是西兆国的老百姓!火药一旦触发,不知道将会有多少百姓流离失所!洛雪儿心里呐喊着,绝对不可以把火药给秦默这个禽兽! 秦默显然也猜测到了几分洛雪儿的心思,他也见识过那也黑火药的厉害,而且心中也是信奉百姓至上的治国方针,如果黑火药真的大规模用于军事战争,百姓颠沛流离也不是他所想见的。但是,对付拥有江湖势力的夏侯桀,若没有火药助阵,他秦默成功的胜算又有多少呢? 秦默暗自思忖着,自己十多年来一直训练的精英部队,已是戎装待发,若是能有火药助阵,那必定是如虎添翼的!可是,他的心里也有着同洛雪儿一样的矛盾挣扎。 “总之,你如果是为了黑火药的事情,才故意给我好院子、好地位之类的,我劝你可以省省心了,因为我绝对不会把火药给任何一个人的!”洛雪儿斩钉截铁地说道。 秦默顿了一顿,望着洛雪儿就要推门而去的身影,突然说道:“本王说过了,你是上天赐予本王的一员福将。本王对你的好,并非觊觎你手中的致命武器。你大可安心,本王对黑火药的使用,也有所顾忌。摧残百姓,万不是本王的作风!只要你不帮着别人,用黑火药对付本王,本王已是万幸了。” 洛雪儿得意地讥笑了三声,道:“还有你秦默害怕的事情?” “世事无常,你说呢?”秦默一改常态,严肃的神色不似以往的邪魅,好似一个富家纨绔子弟,摇身一变成了某位精心辅国的大臣。 洛雪儿还未回过神来,宿风的声音便在屋外响起,只听道:“王爷,门客们都已到了。” 秦默随口应了一声,又对洛雪儿道:“你可以回去了。” 说完,秦默又翻起了桌上的典籍。 洛雪儿最后看了一眼那斜斜方方地照在秦默面前书桌上的阳光,便推门而去。 宿风恭敬地迎出了洛雪儿,洛雪儿一看这屋外已经齐整地候着了六七个书生。个个皆是文质彬彬,仪表不凡。她踱步而去,那些书生的交流之语,偶尔还会飘进她的双耳,他们虽貌不惊人,但言谈举止,却都是惊为世俗的天人! 洛雪儿心中想着,只有他们其中一人,便可颠覆或者是匡扶一个王朝,更何况是他们聚首? 走了几步远,洛雪儿回首便见宿风将他们迎了进去。刹那间,洛雪儿十分好奇,这些数一数二的才子军师,集聚一堂拜访秦默,究竟为了什么? 洛雪儿站在幽篁竹林里,看着秦默的门客鱼贯而入后,复有重新抬步走向了书房。 待她确定周边的确没有人之后,才又大着胆子慢慢靠近了书房。 想来,是因为秦默要与门客商量极为重要又隐蔽的事情,才会嘱咐宿风命所有侍卫并伺候的小厮退下,谁料这般,偏偏为好奇心重的洛雪儿提供了窥探的机会呢? 早在洛雪儿第一次进书房的时候,她见这汗牛充栋的藏书,又见秦默苍劲有力、富有激情的书法,便就怀疑秦默的真实为人。平时白日里,见他是淫靡堕落,酣睡在女子怀里总是一副邪魅惬意的模样,而今又在书房见他阅书的样子,更是恍若两人,越发叫洛雪儿猜疑揣测。 加之,手握重兵的左将军夏侯元,与只手遮天的王爷秦默之间的来往密函,而秦默又对黑火药表示出了极大的兴趣,这种种加在一块儿,洛雪儿的脑海里不禁浮现出“谋权篡位”这四个字,她不由得一惊,双眼瞪得快要掉出来似得。 就洛雪儿从电视剧和书上所见,只要是谋权篡位的人以及族人,只有两个下场——要么是一朝称帝,天下臣服;要么是两军对峙,一败涂地。而这两个结果,尤其以第二个惨败的下场为主! 洛雪儿并不了解当今国君夏侯桀的为人,倘或他偏偏是一代明君,深受百姓爱戴的话,那、那秦默的篡位是注定会失败,而自己,也将会…… “小命不保啊!”洛雪儿喃喃自语道,“不行不行!我好不容易在古代活了下来,我可不想再死一次啊!” 说罢,洛雪儿就小心翼翼地把耳朵贴在书房的竹门上,可是任何动静都不曾听见。洛雪儿心中纳闷,那么多人挤在小小的书房里,怎么会连悉悉率率的声音都听不见呢? 她偷偷蹲在南窗下,探头探脑地,双手趴在窗台之上,一双滴溜溜转的大眼睛透过薄薄的茜纱向里看去。虽然看的不真切,但是朦朦胧胧间,她却连个人影子都见不着。 “不会吧?” 洛雪儿寻思着,那么多人都齐刷刷地在里面消失了?想来必定是有机关暗门之类的。 如此一想,她便轻手轻脚地把竹门拉开了一条缝,果真不见人!她这才将竹门豁然打开,寂静的午后只有尘埃在阳光里飘舞的声响。 “人都去哪了?” 洛雪儿一面在嘴里嘀咕着,一面推了推了博古架、书桌和椅子之类的东西,然后又跑去动了动砚台和那些典籍,可是都没有找到机关所在。 洛雪儿打量着屋内的装饰摆设,用脚踢了踢铺在地上的榻榻米,还是未曾发现蛛丝马迹。 百无聊奈的洛雪儿,在书房里漫无目的的寻找着。倾泻了满地的阳光,欢快地跳跃在她的发髻、削肩、束腰之间,好似一个顽童也在兴致勃勃地搜寻着什么。 可惜,什么都没有。 “什么鬼机关啊!” 洛雪儿咒骂着,直起身子,用手背抹了抹额头上的汗珠。阳光正不偏不倚地照射在眼前那幅山水画上,上回被秦默怒吼一声,她还未及时看清这幅画上究竟画了什么。今日,偏又有了这个机会。 她走的稍微近了些,只见眼前这幅装裱精美的画轴上,描绘了五座高耸入云的峭壁峻山,腾腾翻滚的云海恰似白玉腰带一般缠绕在群山山腰。一眼望去,朦胧缥缈,宛若瑶池。一轮红日悬挂在东北角,如胭脂一点,浓妆淡抹,血红的天泛着层层连绵的云,好似踏上这云海便可伸手揽日一般。 洛雪儿虽不懂画,但也能看出此画的笔墨浑然天成,落纸便是烟云,心中已是敬佩。再看那近旁的高山峭壁上,细细的笔墨精致地刻画了一株形态怪异、似有千年的松柏,松柏之下立有一人。此人白衣翩翩,迎风负手而立,昂首望向东边的红日,似有千言万语无尽诉说。 画卷的左上角,画龙点睛处,还有作画者飞龙舞凤所提的一首诗,正是引用了唐代大诗人杜甫的《望岳》。只见诗曰:“岱宗夫如何?齐鲁青未了。造化钟神秀,阴阳割昏晓。荡胸生曾云,决眦入归鸟。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也真的只有杜甫这首赞美泰山实抒豪情的诗,才能配得上这样的画作了。”洛雪儿连连称赞,情不自禁地伸手摸向画中的那轮红日。不曾料,她的余光刚刚瞥见落款处是秦默的大名后,脚底下忽然开了道口子,她毫无准备,只听“啊”的一声便坠入其中。 洛雪儿倒也没有立刻落地,她好似在一根很长的管子里急速滑落,却不知通向何处。 她只有平躺却又努力抬着身子,手脚乱舞着,奈何周边极其光滑,根本没有可抓之物。这时她忽然想到,第一次进书房时,秦默正是在她要接近画的时候出声制止,原来这幅画就是玄机所在! 想罢,滑坡的陡度忽然变小了,渐渐变得缓慢起来。洛雪儿正在诧异之际,忽见眼前出现了一点如蚂蚁般大小的光斑,渐渐地豁然开朗。倏尔,洛雪儿下滑的趋势突然被止住了, 她躺在暗道里,良久,一点一点地挪着身子,以双脚先着地,慢慢用腰力带着自己从暗道里出来。 “这什么机关啊?从游泳池搬过来的?”洛雪儿嘀嘀咕咕地说着,一手揉着腰,一手揉着脖子,环顾四周,自己貌似正身处于某个山洞,除了明火用的火把外,便再也没它了。 洛雪儿小心地挪着步,沿着火把照亮的方向而去。 走了没多久,便见眼前是一片一片的钟乳石,只听从钟乳石上滴下的水滴声,久久地回响在山洞里,空旷又辽远。此时照明所用的,便已不是火把了,取而代之地是一座座精雕细刻的紫水晶。 洛雪儿凑近看着眼前闪闪发亮的紫水晶,轻轻地用手指戳了一戳,不禁纳闷地自言自语道:“这玩意没有电还会自己亮的?” “王爷,这批是万众挑一,新进的战士!请王爷过目……” 一个低沉浑厚的男声飘进了洛雪儿的耳朵,洛雪儿静静地听了一会儿,便抬步朝声音的源头走去。 眼见着这路却越走越窄,越走越矮,两边的水晶石也越来越稀少,光线越来越暗,倒是给人一股暴风雨来临前一般的压抑之感。此时,一阵冷风吹来,洛雪儿不禁一颤,双手紧紧抱紧了自己,只觉周围阴冷如鬼蜮。 行了半刻,洛雪儿的眼前顿时又是一片光亮。突如其来的亮光,却几乎要晃吓了她的双眼。她赶紧用手挡着眼,急着退回了自己来时的路。说也巧,此般动作刚刚躲过了一个巡逻的侍卫。 洛雪儿立马紧紧贴着山壁站着,看着巡逻侍卫远去,才悄悄松了一口气,稍稍探了探头,瞟了一眼外面。 “这是什么地方啊?”洛雪儿暗暗说道,“秦默的书房地下怎么这么像秦陵地宫啊?” 早年在学校读书的时候,她曾经去过一次秦陵地宫的展览馆。眼下的一切布局,像极了当初她的所见,活脱脱地就是一个地下王国! 洛雪儿目测,它东西长足足有两百米,南北宽差不多也在一百五十米左右,可中间却凹下去了一个约有四十米深的大坑。洛雪儿伸长了脖子远眺着,这大坑长也有一百七十米,宽也有一百二十米,大坑里还有一道道石质的如城墙一般的墙面,城墙上还有望风的哨兵,估计是十步一岗,布置紧密。 洛雪儿站在极高处,刚好将一切尽收眼底。便见这石质城墙里,还有一道细夯土墙。土墙里有左右两条小道,并中间一条大道。小道上,各有两处敞开不遮顶的耳房,耳房里竟整齐停放着十多只骏马并马车。洛雪儿看得真切,那些马儿还在饮水吃草,居然是活的! 颇为惊叹之余,洛雪儿的目光顺着左右小道望去,可是还未看的真切,一个侍卫忽然大喝一声,长矛便直直刺向了洛雪儿的咽喉,怒吼着:“来者何人?”

返回
《七夜弃妃》 第二十七章地宫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七夜弃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