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夜弃妃》 第二十六章军火

“我……”洛雪儿左右为难地说道,“我是替父还债来的,身上应该没有什么家人赠送的东西了……不过,你们等等,三日后我们交换信物的时候,我一定亲手为你们做一个好东西!” 木菀云接过卓霖月的信物,置于树下,道:“这些都只是形式,你却不用慌张,慢慢来即可。” 洛雪儿笑着点头,便率先跪在了地上,木菀云在她左侧跪下,卓霖月则在她右侧跪下。一束阳光,恰好笼罩在她三人身上,她们的笑容,似乎比这耀眼的阳光还要夺目。 “我大年初三生,今年便已是了十九了。”木菀云侧身看向洛雪儿。 洛雪儿微微一想,实在不愿提及自己现代的生日,便随口胡诌了一个,道:“我是四月二十四,今年十六。” “四月二十四,可巧了,与我们的王爷可是同月同日生啊!”卓霖月抿嘴一笑。 不会吧!洛雪儿暗暗一惊,胡诌的倒也能是同一天? “可见你们有缘啊!难怪王爷这般宠爱你!”木菀云也是一笑,心中却是揪心的酸涩。 洛雪儿怎么听不出来,赶忙娇嗔道:“木姐姐不准这样说!霖月,你的生日呢?” “生日?”卓霖月忽想,定是洛雪儿老家现代的说法不同,便赶忙回道,“我的生辰是七月初七,今年十五。木姐姐便是大姐了,梦姐姐就是二姐了。” “七月初七可是个好日啊!”洛雪儿拍手叫道,不过转念一想,在古代情人节可是在元宵节,七月初七顶多是女儿节罢了。 洛雪儿喜滋滋的想着,便听见木菀云清脆悦耳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道:“花树契金兰,根系为藤缠。良辰随水逝,空余白发情。岁岁相扶持,年年不相忘。我,木菀云……” “我,洛雪儿。” “我,卓霖月。” “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愿同年同月同日死!” 三人齐整的宣誓声,在阳光静静的聆听中,落下了最后减弱的尾音。 她们复又磕了三个响头,便已算是金兰姐妹了。 “太好了!我终于有自己的姐姐和妹妹了!”洛雪儿猛地从地上跳了起来,活脱脱地就像是一只刚刚飞出囚笼的鸟儿。 不论过去了多少年,不论彼时她们身处何地,又是否安好,当洛雪儿再度回忆起今日这一幕的画面时,依旧是她内心深处,最明媚、最美丽也是最完美的画面。 一个从小没有家的孩子,在穿越的异时空里,寻找到了亲情与友情的真谛,哪怕直到最后,上苍收回了它的恩赐,洛雪儿也永生永世无法忘怀,她们的笑脸,她们的爱。 卓霖月站在木菀云身旁,无奈说道:“怎的这般看来,她的性子反倒像是最小的一个呢!” “我这叫童心未泯!”洛雪儿一边笑着,一边牵着她们二人的手,围成了一个三角形,在原地跳上跳下的,嘴里还高声大喊着,“大姐!小妹!小妹!大姐!” “我看她啊,真真是要成疯子了!” 木菀云话音甫落,采薇便急匆匆地冲了过来,一脸苍白,毫无血色,着急地大喊着:“姑娘,姑娘!不好了!大事不好了!” 洛雪儿一惊,落地不慎,猛地崴了脚。且不知,究竟是何等大事不好了…… 洛雪儿三人还沉浸在结义金兰的欢乐中,采薇突然跑来直呼“大事不好”,恰似这般晴朗的天气也忽然阴阴沉沉起来,乌云叠叠,三人的心里顿时如冰镇三尺般的寒冷。 “怎么个大事不好了?”木菀云蛾眉轻蹙,率先发问。 采薇缓了缓,急忙说道:“奴婢刚才打东西穿堂过,正要过角门,忽然听见宿统领在对守卫说,要过来拿下姑娘呢!奴婢便心急火燎地一路小跑回来了!” “要来抓我吗?”洛雪儿坐在玉石凳上,揉着脚踝,诧异地问道,“我又怎么了我?” 卓霖月正欲安抚几句,便听见盔甲悉悉率率的声响,抬眼看去,宿风手持宝剑,领着十人小分队,已经整齐有序地站在了她们面前。 宿风拱手相言道:“请梦姑娘,与属下走一趟,王爷在书房有请。” “可知候在书房外的,还有谁?”木菀云问道。 宿风欠了欠身,又对木菀云,道:“书房之外,还有静青姑娘与顾茵曼姑娘二人。” 木菀云听罢,便点了点头,扶起了洛雪儿耳语道:“你且放心的去。宿风是王爷的心腹,但凡果真是大事,他刚才是万万不敢告诉我们还有何人的。他如此说来,便知王爷要你过去,定不会把你怎样的。” 洛雪儿“嗯”了一声,示意卓霖月不用担心,便一瘸一拐地,由一个侍卫扶着而去。 采薇着急地望着木菀云,说道:“姑娘这才从洗衣房里回来,还未迈出过院子,怎的又出什么事了?” “放心。倘若当真有什么事,还有我和王妃在。”木菀云安慰道,“你先下去忙你的,我和小妹便在这花树下,等二妹妹回来。” 卓霖月牵着木菀云的手,坐在了玉石凳上。采薇不久就沏上了一壶茶,立于她们身侧,共同等着洛雪儿的平安归来。 话说这洛雪儿穿过幽篁竹林,遥遥地便望见了两个丫鬟和两个小厮,恭敬地垂手立在小径旁。走过他们,便可看见静青和顾茵曼正在暗自抹泪,好似十分伤心的模样。洛雪儿心中不知她们在搞什么鬼,但脸上依旧挂着懒洋洋的笑容。 “你们这是怎么了?”趁着宿风进书房回禀,洛雪儿便开口问道。 “不用你在这里猫哭耗子假慈悲!”顾茵曼恼怒地瞪了洛雪儿一眼。 洛雪儿反而是越发地笑得灿烂了,意味深长地说道:“现在不知道是哪两只猫在哭啊?也不知道那只死耗子这么倒霉?” 静青拉住了还欲辩驳的顾茵曼,只是一把眼泪一把鼻子的,哭得越发是软人肺腑,只怕她们泪水浸染而出的竹子,比那娥皇女英泪洒而出的潇湘竹还泪迹斑斑。 宿风很快就出来,道:“梦姑娘,王爷有请。” “那那那,你说清楚了,大伙也都听清楚,是秦默让我进去的,可不是我闯进去的哦!”洛雪儿高声强调着。 宿风依旧面不改色,沉稳地打开了竹门,道了声:“是,属下说的清楚。” “那就好!”洛雪儿轻咳了两手,装模作样地将手放在身后,趾高气扬地进了书房。 书房里的摆设一如当日,只是多了一头看书写字的禽兽。 洛雪儿如是扫视了周边一眼,便将目光落在了坐于书桌前的秦默身上。 阳光透过乌云,落了他一身的金辉。只见他一袭月白色素面细葛布直裰,头上以羊脂玉的簪子轻束起长发,微风起,零碎在脸颊旁的秀发便轻轻飞扬,恍若从天上而来。 他手执一书,斜靠在椅背上。嘴角似嗔而带笑,面如冠玉,目如朗星,倒却也是一副雍容闲雅、神明爽俊的模样,颇有逸群之才的兰桂之气。 真是像画里面的人呢!洛雪儿暗暗想到。 “再看下去,只怕你的口水都会流本王一身了!” 秦默抬起星眸,见洛雪儿自进屋后便站在原地不语,痴呆的目光看得他十分不自在。 “哎。”洛雪儿轻轻一叹气,心想,这禽兽不说话就是一个画中仙,可惜一开口,便活脱脱的是一只披着人皮的狼! 秦默合上了书,慵懒地问道:“她们说,你故意陷害凌弱水进本王的书房,以此来报复当初凌弱水通风报信之仇?” 洛雪儿眉梢一挑,自知这一切便都是屋外那两人走投无路,急于想为凌弱水开脱之说辞,反正自己不曾做过,倒也不妨看看她们有什么证据,于是开口回道:“她们凭什么这样说?” 秦默邪魅一笑,复又翻起了另一本书,好似十分专注,便也静默不语。 洛雪儿呆立在原地,看着秦默的模样实在不知道他在故弄什么玄虚。站得久了,刚才扭得那一下子脚,便又开始隐隐地火辣辣疼了起来。她偷瞟了秦默一眼,他似乎已经忘记了自己的存在一般。 管他的。洛雪儿这般想着,便顺手从博古架上取了一本《国策》,一瘸一拐,连蹦带跳地坐在了一旁的梨木镌花椅上,怡然自得地看了起来。 顿时,屋内便只有二人翻书的沙沙声,并屋外隐隐约约传来的假哭之声。 秦默颇觉好奇地抬起了眸子,瞟了洛雪儿一眼,见她全无紧张不适之感,便随口问道:“你不是最怕被冤枉了吗?怎的也不急着解释解释?” 洛雪儿依旧翻着书,一壁说道:“反正你也没相信她们的话,我哪里就受到委屈了?” “这是她们当做证据,你匿名给凌弱水书房相见的书信。”秦默说着,一壁随手指了指桌上一旁的宣纸。 洛雪儿也是懒得抬眼,依旧不屑地说着:“既然是匿名,为什么她们就说是我写的?难不成,她们还带了一个丫鬟过来,说看见我或者是我的丫鬟,当时在凌弱水屋外鬼鬼祟祟的?” 秦默笑着点了点头,颇为赞许,道:“一切诚如你所言。” “你说我的字迹别于同人,你当然看一眼就知道是假的。”洛雪儿终于把目光从扉页上移到了秦默的脸上,道:“索性你就把凌弱水放了,反正你的欲望胃口,一个女人是喂不饱的。” “那本王不是还要谢你的慷慨大方了?”秦默用桌边的折扇轻轻一敲书桌,道,“让她们去洗衣房接凌弱水回来,本王不再追究。” 洛雪儿听见宿风应了一声,好似转身对静青和顾茵曼说了些什么,便听见顾茵曼高声大呼着:“那洛雪儿陷害弱水姐姐,就不该受到惩罚吗?” “你们伪造证据,陷害梦姑娘之事,王爷都不予追究,两位姑娘见好就收吧!”宿风毕恭毕敬,面不改色地应道。 顾茵曼哪里能听这般刺耳的话,便指着宿风的鼻子骂道:“这话是你胡乱编造的,还是王爷说的?居然敢诽谤你的主子,还假传王爷的话,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你!” “属下不敢。” 静青赶忙拉住了怒火中烧的顾茵曼,压低声音说道:“我说茵曼姐姐,你就别添乱了!小心王爷待会罚你进洗衣房的时候!这宿风是王爷的心腹,自是不敢胡乱说的。我们伪造证据是真,原本想拖洛雪儿下水,现在只要能救出弱水姐姐,收拾她洛雪儿的日子还有的是!” 顾茵曼细细听来,才按下了心中的火气,拂袖而去。 静青不忘礼数,对着书房欠了欠身,这才带着丫鬟和小厮跟随而去。 屋内的洛雪儿收回了思绪,道:“你早就看穿了当时凌弱水是中了夕容的计,你早就想放凌弱水出来的,只是苦于没有台阶下而已。但是,我觉得你叫我来,应该不只是做台阶这件事这么简单吧?开门见山吧,找我来,究竟想要做什么?” “女人太聪明了,可不见得是件好事。”秦默放下了手中的书,呷了一口武夷茶,才又慢慢地说来,“之前你对付顾巧巧的时候,用的是什么?竟然有山崩地裂的威力?” 哪里有山崩地裂这么夸张?洛雪儿不禁翻了个白眼,心想着秦默也不过是腐朽的古人一枚。这还是最传统的,用来做烟火的黑火药,哪里能比得上用于军事用途的火药! 洛雪儿故作玄虚,摆出了一副天机不可泄露的模样,声音低沉地说道:“那是,一个隐藏了神秘力量的武器,叫做黑火药。” 秦默果然来了兴趣,探了探身子,道:“黑火药,能不能大规模制作?”

返回
《七夜弃妃》 第二十六章军火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七夜弃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