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夜弃妃》 第二十五章金兰

“我不管你说什么,反正你当时答应我,不管我开的什么条件,你都会照做的!”洛雪儿又从身后扬起了青玉坠子,挑着眉梢与秦默僵持着,“否则,我就把这坠子摔得粉碎!反正留着它,对我来说也没用!” “你敢!” 洛雪儿作势就抬起了右手,道:“你看我敢不敢!” 秦默鼻子冷哼了一声,无奈地摊开了右手道:“本王要女人就有女人,谁稀罕你!本王答应你,把坠子还来!” 洛雪儿笑着赶紧又把坠子抱在了怀里,道:“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哦?你最好记清楚了!至于,这枚坠子嘛,我现在还不能给你!” “本王都答应了你,你还想怎样?”秦默的怒火瞬间被点燃,不顾一切就要去抢洛雪儿手里的坠子。 洛雪儿一面死死护着坠子,一面辩驳道:“你只答应了我第一个条件,我还有条件没有开完呢!” “赶紧给本王一次性说完!本王可没有性子耗在你身上!” “不行!”洛雪儿翻身以背抵挡着秦默的抢夺,将坠子紧紧地护在怀里,低吼道,“我现在还想不到,等以后想到了再给你说!” “死丫头!本王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 秦默说着便压在洛雪儿的身上,双手扣在她的双肩上,将她的身子仰面翻了过来。此刻的洛雪儿原本就是赤裸着身子,只有那一角的被子盖在身上,经过这一折腾,被子已经从她身上滑落。 丫鬟采薇却偏偏在这个时候,端着沐盆推开了房门。此时秦默和洛雪儿一上一下的姿势,未免过于情动暧昧,羞得采薇立马颔首而立,满脸的通红,支支吾吾道:“奴婢、奴婢听见里屋有动静,就、就想着姑娘起身了……” 秦默还未回过神来,洛雪儿使劲一推,便从他身下爬了出来,裹着被子就站在了地上,对采薇说道:“你来的刚好!王爷刚要人伺候换衣服呢!” “是。”采薇依旧垂目低首,将沐盆放到了木架上,才摸索着抱着衣物走向秦默。 秦默一把就从采薇怀里扯过自己的衣服,怒吼道:“本王不用伺候!” 刚说完,秦默便已飞快地换好了衣裳,大步走过正在采薇服侍下更衣的洛雪儿,想要说什么,却又看见洛雪儿还在得意地晃着手中的坠子,便咽下了话,拂袖而去。 “王爷!” 秦默前脚刚迈出里屋的门槛,洛雪儿便喊了起来,“别忘记了我们的约定哦!” 秦默回首瞪了洋洋得意的洛雪儿一眼,嘴里低骂道:“本王看你还能得意几日!” 秦默怒气而去,洛雪儿心里却是喜滋滋的甜,当下就叫采薇去传早膳。 早膳方毕,一阵清脆的叮铃声便顺着墙角传来,木菀云的声音便在门口响起,“远远的,都能听见你的笑声,何事这般高兴啊?莫非是因为藏着你这个娇妾的金屋?” 洛雪儿正在秦儿的伺候下准备外出,忽听见木菀云的声音,便急忙迎了上去。 “你来得正好,我刚要去看你呢!听采薇说,你的伤已经没有大碍了?” “我如今都能站在你面前了,自是好了。这些伤,已是家常便饭了。幸好有你在,否则只怕我们都不能活着在这里了。” 木菀云抿嘴一笑,接过了采薇递来的香片茶,洛雪儿便命那两个丫头自去忙自己的事去了,里屋便只剩下了她二人。 “要我说啊,是幸亏有你在!”洛雪儿笑着握着木菀云的手,道,“如果不是你的那些话,在当时的情况下,我根本就没有办法静下心来想办法。” 木菀云笑着摇了摇头,说:“我们都只是做了自己该做的事情罢了。” “如果没有秦默那家伙,我们哪里会陷入那样的麻烦里啊!”洛雪儿嘟了嘟嘴。 木菀云却依旧保持着谦和的微笑,说道:“之前你在洗衣房里托我调查的事,眼下已有眉目了。” “哦,结果怎么样?”洛雪儿饶有兴趣地探着身子,道,“我觉得,现在她好像在刻意回避着我一样。” “不只是你,连我也一样。”木菀云叹了叹气,说,“昨日我还专程去见她,想看看她是否还在误会你,结果我还没见着她的面。她只是让丫鬟传话于我,说已知你是迫不得已,并不曾怪罪于你,还让我们不必耿耿于怀。” 洛雪儿看了眼窗外初升的太阳,雨后尚可天晴,可人情呢? 她淡淡地说道:“卓霖月也算是除采薇以外,我穿……我记忆里最先认识的一个朋友,只是没想到,会走到今天这样的地步。” “你当真不记得当时她为何会推你了?” “如果不是你找到了那个侍卫,我连她推了我,我都不记得了,更别说原因了。”洛雪儿无奈地耸了耸肩。 “至于,你托我去查她和凌弱水的关系,的确有几个上夜的婆子偶尔会看见她夜半去找凌弱水,至于她们说些什么,就无从知晓了。” 洛雪儿正要开口,木菀云却忽然以眼神示意。 木菀云内力不差,能较为敏锐地察觉到周边是否有人。而洛雪儿刚刚住了话头,余光便瞥见门口有一抹丁香色百蝶花卉纹妆花缎褙子的影子,立马转过身来,只见卓霖月带着一个手提食盒的丫鬟而来。 “木姐姐也在啊!”卓霖月勉强一笑。 木菀云便温婉说道:“好久不见你了!” “是我不好,疏忽了。”卓霖月笑着转向洛雪儿,命丫鬟揭开了食盒,道,“知道你回来了,也不知道准备什么来见你的好。我就亲自下厨,做了清炖金钩翅、白芨猪肺汤和红油素肚丝。不知道雪儿你的口味,权当午膳的下饭菜吧!” “听着就叫人直流口水了!”洛雪儿笑着唤来了秦儿,嘱咐她中午再随便做几样配菜,留木菀云与卓霖月在此用饭。 秦儿及卓霖月的丫鬟退下后,洛雪儿连忙赔礼道:“之前没有给你说一声,就在大家面前那样指责你,把罪名都按在了你的头上,你真的没有怪我吗?” 卓霖月的身子不由得一颤,笑容微微一僵,却也赶忙说道:“虽然当时我很不解你为何不相信我的话,但是后来我知道真相后,我没有生气反而是很担心你!雪儿,我真的没有生气,有的也只是担心!” 洛雪儿握紧了卓霖月的手,二人四目相对,她从卓霖月的眸子深处看见的,也真的只有担心与关心。 太阳缓慢的移动着,她洒下柔和的阳光拂过潮湿的青檐灰瓦,又穿过泛着如鱼鳞般光芒的花树,落了满地的斑驳。当这一度支离破碎的阳光,缓缓汇聚在她二人紧握的手心时,仿佛一下子变得沉甸甸的,犹如金子般沉重。 什么夜半私语算计,什么联手暗地出卖,这一切的一切,如果不是卓霖月掩饰太深的话,那边是她当真是心如明镜了。因为,洛雪儿在她的眼里,真的看不见丝毫的惶恐不安。可这又是为什么呢? 她为什么会怀疑卓霖月?是因为顾巧巧告诉她的。 顾巧巧为什么要告诉她?是因为顾巧巧想转移她的目光,让人背黑锅。 洛雪儿在心里像是在剥洋葱一般,快速地分析着,如果顾巧巧也只是为了利用卓霖月,而故意让她怀疑卓霖月出卖自己的,那么卓霖月一定是有什么不可言明的理由,才会深夜拜访凌弱水的。而这个理由,不一定是出卖自己,也有可能是恳求凌弱水什么事情。 想罢,洛雪儿便觉得所有事情都豁然开朗了,心里沉甸甸的石头也消失不见了。 “太好了!”洛雪儿忽然笑着叫了起来。 木菀云与卓霖月都是不懂,反问道:“什么太好了?” “结义金兰啊!”洛雪儿突然迸出了这五个字,像是五个果子砸在了她们头上,顿时一愣。 电视剧和小说里不是都有这样的场景吗?昔有刘关张桃园三结义,今有木罗卓花树结金兰,也是一件趣事啊! 洛雪儿想罢,一手拽着卓霖月,一手挽过木菀云,对着屋外金灿灿的阳光,道:“你看,太阳都在支持我呢!难道,你们两个不高兴做我的姐妹?嫌弃我啊?” “怎会?”木菀云笑道,“只是不曾想你突然这样说来,所以我们都被呆住了。我倒是乐得合不拢嘴啊!怎会嫌弃你呢?若我一早就嫌弃你,还会答应教你功夫?” “从此后,你是我的师傅,更是我的姐妹,亲上加亲啊!” “亲上加亲,哪里是这样的意思?”木菀云抿嘴笑道。 洛雪儿又看向卓霖月,卓霖月便道:“你不嫌弃我,肯让我做你们的姐妹才对。你们一个是上等的妾室,一个是中等的妾室,而我只是下等的身……可知王府里是有多少人瞧不上我这样的呢!” “尽是浑话!”木菀云道,“我本来自江湖,根本就没有这些深宅大院的等级观念,切莫再这般妄自菲薄了!” 洛雪儿接道:“在我老家,更没有这些观念,连男女都是平等的。而且都是一夫一妻制,像禽兽牌播种机在我们那里,就会永远被停产!” 卓霖月与木菀云微愣。 倏尔,卓霖月又笑道:“我记得雪儿的老家是现代,有机会我也想去看看这般的世外桃源呢!” “没问题!走!” 洛雪儿说着就连着她二人的手,来到了花树底下。昨日拜访的甜食祭品,已经被采薇命人撤走了。此时,恰好可以摆上她们结义金兰的祭品。 “先从我们身上各取出信物,放到这棵树下,然后祭拜,向皇天后土起誓,三天后的同一时刻,再相聚在这里,互相赠送信物,好不好啊?” 她二人听罢,只觉新意十足,纷纷点头。 木菀云从头上拔下了两个发簪,一个是碧玺挂珠长簪,一个是金镶珠翠挑簪,说道:“这两样都是我娘亲的遗物,对我而言,重如泰山,也就只有此物才能表示我对你们的情谊。” 洛雪儿还在思忖中,卓霖月便从手上褪下了两个镯子,道:“嵌明钻海水蓝刚玉镯,是我出嫁时父亲赠送给我的;鎏金水波纹镯子,则是我大姐远嫁前最爱的。我便借用此二物,来聊表心意。”

返回
《七夜弃妃》 第二十五章金兰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七夜弃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