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夜弃妃》 第二十四章禁果

她随意地坐在花树下,左手托腮,慵懒地望着树根旁整齐摆放的几个碗碟,看那蚂蚁来来回回好似准备饱餐一顿,连那落英沾了满肩都不曾知道。眼神婉转流离,不似平常与自己拌嘴争斗的坚毅与倔强,看着令人陶醉。 刹那间,他猛然觉得,倾国倾城也不及她的一分笑颜。 秦默挥手退下了小厮,抬步便向洛雪儿走去,顺势坐在了她的身旁。 “你怎么来了?”洛雪儿回过神来,坐直了身子。 秦默邪魅一笑道:“本王听宿风说,采薇来找本王多次,本王便想着饭后过来瞧瞧,看看你是不是感动的一塌糊涂。” “哼。”洛雪儿冷哼一声,嗔道,“想得美!做梦我也不会对你心存感激!” 秦默倒也不觉得意外,只觉得这样秉性的她,才是她。 “你说,干嘛突然间对我这么好?” “奇了怪了,本王对你不好的时候,你骂本王是禽兽,本王对你好的时候呢,你又要让本王给你一个理由。天底下,有多少人盼着本王的赏赐与殊荣,你就这个态度?” “我就这个态度,怎么了我?”洛雪儿侧过身子,不想看着秦默,道,“你总该知道无功不受禄这句话吧?也该懂得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的意思吧?还有,别给我说是为密函这件事,因为我根本就不信!” 秦默看着洛雪儿一脸认真的表情,反而轻松一笑,从怀里摸出了一张折叠整齐的纸来,道:“你看看。” 洛雪儿狐疑着接了过来,只见纸上写着“两国战争是为了各国政治的延续与保存发展,如果战火吞噬了田地,逼得百姓无家可归,那就不是战争的宗旨。当然也是战争所不能避免的,休养生息,才是战争与政治最有力的保障。必知,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看罢,洛雪儿不由得一愣,这样白话的句子,这样生涩却笔锋刚劲的字迹,都是出自自己啊! 她这才想起来,当初自己误闯秦默的书房后,看见秦默放在书桌上的军事典籍与册子,按捺不住也提笔写了一两句,没想到,竟然被秦默发现,难不成又是来找麻烦的? “你给我看这个是什么意思?”洛雪儿转身望着秦默,双眼充满了戒备,“还想继续为难我上回误闯书房的事吗?” 秦默撇嘴笑道:“当然不是。本王只是好奇,你不仅识字,还颇有见解。而且,你的字,横撇竖拉间,隽永秀美,就像一潭细腻的溪水在潺潺前进,而遇见勾转折之处,却又似万丈峭壁上的水幕瀑布,比那银河落了九天还更有刚烈之气!” 洛雪儿一愣,木讷地说道:“你是在夸我?” “多年前,本王曾遇见一位高人,他说若本王能有幸遇见这样的女子,那必是本王一生的贵人。” “什么样的女子?” 秦默笑着从洛雪儿的手里扯回了这张纸,随手扬了扬,道:“便是能写出这般书法的奇女子。她将助本王实现大业!” “啊?”洛雪儿张口不禁大叫起来,只觉自己现在的下巴好像都要落在地上了。 秦默打趣地抬了抬洛雪儿的下巴,洛雪儿这才合上了嘴。 高人?贵人?奇女子?大业有成? 天啊,这都什么跟什么? 阴冷的小雨不知何时从天而降,蒙蒙湿润的水汽氤氲在洛雪儿与秦默身边,恰如身处瑶池仙境。 青檐灰瓦,白墙绿轩,红若残霞的花树笼罩在雨雾里,二人相望而立,就像是一幅水墨晕染开来的烟雨图。 几滴雨,沾湿了洛雪儿额前的碎发,湿湿的搭拉在她的脸颊上,秦默一脸笑意地望着洛雪儿,显然她还未从“奇女子”的惊愕里走出来。 “你说,我可以助你成大业,究竟是什么大业?”洛雪儿用手背抹掉了眼角的一滴雨,问道。 秦默笑而不答。 “那封密函里,是不是详细地写着你的大业?” 晶莹的雨滴落在洛雪儿上方的一片花瓣上,打落了满枝的水,合着那片花落在了洛雪儿的发髻上,秦默抬步向前,宽阔的大掌握过洛雪儿的细腰,往腰里一带,洛雪儿便趴在了秦默挺拔起伏的胸膛上。 洛雪儿自是扭曲反抗,道:“有话就好好说!干嘛总是动手动脚的!” 秦默笑意十足,带着浓浓的玩味,俯身在她耳边道:“第一件大业,便是替本王解决……个人问题!” “什么?放我下来!” 洛雪儿拳打脚踢地挣扎着,秦默却只是一弯腰,便打横把洛雪儿抱了起来。 “洛雪儿,你愈是挣扎,本王愈是想要!” 看着怀里的洛雪儿一僵,秦默不仅暗暗笑了起来。刚走出花树的树荫,淅淅沥沥的小雨便立刻倾泻而下,瞬间淋湿了两人的身子。洛雪儿那身薄透的青色白衣,此刻更如那湿漉漉的长发一般紧贴着黏在身上,完美地勾勒出她丰神绰约。 秦默低眸一看,那灼热的目光便再也无法从洛雪儿的身上移开。 而洛雪儿趁着秦默愣神的时机,以腰带力,群裳在空中定格了一个完美的弧度,就像一只高昂的孔雀突然绽放了自己的屏尾。洛雪儿便轻巧地从他的怀里翻身而出,玉白蕊粉的绣鞋沉沉地踏在了泥泞的雨水里,飞溅起数十滴的泥水在脚边飞舞。 疾走了没几步的洛雪儿,猛地被身后的秦默死死地从后面抱住。他强劲有力的双臂,紧紧箍住了她的双手,容她不得动弹。秦默喘着粗气在她耳边低声柔语道:“本王依你所言,放你下来了,不如我们就在这里……” 话音甫落,秦默滚烫的身子直直抵着洛雪儿靠在了树干上。 落红,石玉,薄雾,微雨。 佳人,才子,浓情,交融。 销魂的呻吟,朦胧的雨夜被浸染了动人的情色。 这厢是水乳融情,那厢却是心痒难耐。 静青一身丫鬟的装扮,连夜冒雨而出,疾步快走,叩响了顾茵曼院子的漆门,很快便有一个应门的丫鬟迎了她进来。 顾茵曼和衣而坐,粉饰未卸,脸色亦同静青一般的难看。 “我买通了赵嬷嬷,在洗衣房终于见到弱水姐姐了。”静青赶路太急,赶紧喝了一杯水,道,“这才多久,弱水姐姐的手就变得浮肿了,看着就令人心酸。” 顾茵曼也无奈地叹着气,眼珠子直溜溜地打着转,说:“听丫鬟们说,现在洛雪儿的院子堪比皇宫的御花园!王爷还抬升了她的地位!王妃还正忙着替她安排下人呢……想着就让人生气!” “暂且让她得意这几日,我寻思着,得想个法子,让弱水姐姐早早地脱离那个肮脏之地。”静青有意看了看左右,确保并无旁人,继续道,“不管那个臭丫头现在有多高的地位,也高不过弱水姐姐去,她也无法替代弱水姐姐在王爷心中的地位!只要王爷心中还有弱水姐姐,弱水姐姐便可早日回来!” “依你这般说来,想是有主意了?”顾茵曼向静青探了探身子,压低了声音道。 静青却是不屑的一丝讥笑,用手侧遮住了艳唇,小声在顾茵曼耳旁低语着。 窗外的雨下个不停,打落在地上极其清脆。随风摇曳的烛火映照在她二人的脸上,眼睛似乎都在闪烁着别样灿烂的光芒…… 次日天亮,雨后泥土清新的气息从门窗飘了进来,洛雪儿也在酸涩中渐渐醒了过来。 可是刚一睁开眼睛,她就看见一对深不见的黝黑眸子正眨都不眨地看着自己,她下意识地就坐起身来,抱过胸前的被子,低吼道:“你看什么看啊?” 秦默左手支着脑袋,侧着身子,惬意又散漫地看着洛雪儿一副受惊过度的模样,轻轻打了个哈欠,道:“本王早就看遍了你的身子,你何必还装矜持?” “流氓!”洛雪儿一脚踹向了秦默。 秦默却早一步地翻身下了床,洛雪儿的一脚只能踢了个空。 他一面理着衣裳,一面说道:“你这头死猪不知有多重,昨夜为了抱你这头还在打呼的猪进来,差点没把本王的腰压断!” 昨夜春光旖旎的画面忽然浮现在了洛雪儿的脑海里,她顿时满脸绯红,半坐在床上,从枕头下摸出了当初秦默充当信物给她的流苏青玉坠子,嚷道:“秦默!” 秦默皱着眉,斜睨了洛雪儿一眼,道:“你当真认为你是什么奇女子,就直呼本王名讳,而本王会当真奈你不得?” 洛雪儿讥笑不语,挥了挥手中的坠子,一脸的春风得意。 秦默眼下看清后,扭过头,闷闷地说道:“说!” “第一个条件,从今往后,只要是我洛雪儿不愿意和你上床,你秦默就不可以碰我!” 话音未落,秦默青紫的一张脸便凑到了洛雪儿面前,冷冷地说道:“有本事,你再给本王说一遍!” 洛雪儿装模作样地轻咳了两声,佯装严肃认真的神色说道:“第一个条件……” 可她刚开口说了几个字,秦默霸道强势的吻便堵住了她的红唇。 洛雪儿立马挥着双拳打开了秦默,秦默却十分挑衅地轻舔过双唇,迷离的眼神带着意犹未尽的味道,笑道:“你这渴望爱抚的身子,离得了本王吗?”

返回
《七夜弃妃》 第二十四章禁果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七夜弃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