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夜弃妃》 第二十三章奇女

“倒也不闲话了,你得空,也常来坐坐吧。”姚诗娴嘱咐着洛雪儿,起身便要携洛雪儿而去。 洛雪儿却突然说道:“我还有一事求王妃。” “哦,何事?” 洛雪儿笑着拽过扭扭捏捏的秦儿,道:“这段时日,在秦儿的照顾下,我们已经情同姐妹,这次我想恳请王妃,准我带秦儿一同回院子去。” 秦儿听着,耳朵根子都红了起来,赶忙拽着洛雪儿的手。洛雪儿却是极温柔地拍了拍秦儿的手背,安慰她不用紧张。 姚诗娴仔细打量了番秦儿,生的虽然腼腆,回话不利落倒也不会落下什么,而且也是极干净的孩子,眉目清秀,教导几日,便更是个可人儿。 “既然是雪儿看中的,那便是不错的。”姚诗娴点头允道,“回头采薇多教导教导,多学学王府里的规矩,不出大错,便是好的了。” 洛雪儿一听,便知是姚诗娴答应了,便高兴地挽过姚诗娴的手臂,说:“谢谢王妃!” 秦儿也连忙跪下,磕了三个响头,心中对王妃姚诗娴的敬意与谢意,又重了几分。 是日,姚诗娴伴着洛雪儿回到院子时,院子外乌压压地站了一群手捧托盘的丫鬟,并捧着堆积如山的锦盒的小厮们,齐声高呼道:“恭迎王妃!恭迎梦姑娘!” 洛雪儿不由得被这个阵仗唬住了,细眼看去,只见院子仿佛是重新修葺过一般。雕梁画栋间,挂满了喜庆的大红绸缎;屋檐吊脚处,错落有致地悬挂着大红灯笼。乍眼看去,倒像是谁家新婚大喜一般。 “这,是我的院子吗?”洛雪儿转身看向姚诗娴。 姚诗娴抿嘴一笑,轻轻地点了点头。 洛雪儿跨过了院门,便见眼前原本空旷的前院,突然变成了一潭平静的清波湖水,湖水上方还飘荡着几株簇拥盛开的小睡莲。 左右两边的抄手走廊之下,亦皆是湖水。而在湖水中央,竟然不知何时还多了一道九曲回廊,沿着九曲回廊顺势而去,还会穿过一座小巧精致的六角亭。六角亭外如同芷澜水榭一般,飘忽着轻纱幔帐。薄如蝉翼的曼妙青纱,与湖水相呼应,恍若那翩跹舞动的青衣仙子。 “亭子里摆放简单,闲来无事,你还可以在这里喂喂鱼。”姚诗娴指着湖水里的一群群小鱼,随手从桌上抓了些饵料扔下去,立马引来了它们热闹的相聚。 姚诗娴握着洛雪儿的手,继续往里走着。 绕过前院,穿过月洞门,两壁道路种满了芭蕉叶,顿时又豁然开朗,便是到了后院。 原本两旁的梧桐树,都不见了。泥泞的地面,也被铺成了鹅暖小石。后院偏东一点,还种了一株洛雪儿唤不出名字的树。 它有着樱花般粉嫩的叶子,又有着桃花般夭夭夺目的红花。红叶配红花,却又能配出这般的层次感来,当知世上罕见。树干不高,亦不算是粗壮,叉枝蜿蜒如龙,遥遥望去,便似那漫天的红霞飘在洛雪儿的面前,恍若仙境。 落英缤纷,铺满了院子的东角。树下还置了一张白玉石桌,洋洋洒洒的几瓣花叶正在桌上酣睡,并那四方凳子都在落花中若隐若现,饶有情趣。 洛雪儿简直难以置信地望着采薇,道:“这里究竟发生什么事了?” 采薇欣喜地回道:“姑娘对院子的布置是否满意?连东西房、耳房和姑娘的里屋都重新换了装饰!姑娘要不要进去再看看?” “等等等……”洛雪儿连连说道,“等我搞清楚了事情再说!这……这为什么会?” 姚诗娴挥了挥手,一直跟在身后的丫鬟和小厮,捧着礼盒托盆就躬身垂首立在了洛雪儿与王妃面前。 “改造院子的主意,自然是王爷的意思。”姚诗娴笑道,“王爷命宿风监工,务必赶在姑娘今日回来之前,要将院子改造好。而这些东西,都是王爷的赏赐。” 洛雪儿瞠目结舌地看了眼那托盘里放的什物,都是耀眼夺目的金银首饰、色泽醇厚的玉器如意、手工精湛的工艺绣品、润滑艳丽的各色绸缎、番外进贡的香料奇物等等,令人是眼花缭乱。还不算那锦盒里装的东西,已叫人应接不暇了。 “王妃,为什么王爷要赏赐我东西,还要给我改造院子啊?” 洛雪儿脑海里浮现出秦默那张欠揍的脸来,怎么也想不通他卖的是什么关子。 姚诗娴倒不如她这般惊异,浅浅一笑便道:“王爷不曾明说,些许是感谢你帮他找到了那封密函吧?” 不可能! 这三个字直觉的就出现在洛雪儿心里。秦默根本就是威胁自己,逼迫自己交出密函的,怎么会因为这个而感谢她呢? “不行!我要去见他!” 洛雪儿说着就要走,却被姚诗娴拦下了,只听姚诗娴说道:“明日再去谢恩也是一样的,今日你且在屋里好生歇息。”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要去找他问清楚……” 姚诗娴笑着摇了摇头,道:“但凡是王府里的任何一个人,只要得到了王爷的赏赐,都会高兴的睡不着觉。而你倒好,看起来诧异多过兴奋。王爷此刻在书房议事,你不是在想,再坏一次王爷的规矩吧?” 洛雪儿撇了撇嘴,无奈地耸了耸肩,道:“那算了吧,反正他给我了,就拿不回去了!只要他不后悔就成!” “傻丫头。”姚诗娴挽过洛雪儿的手臂,道,“这些东西赏给你了,就都是你的了。没有你的同意,谁都不敢动你的东西,包括王爷。” 洛雪儿勉强一笑,碍于姚诗娴在此,改日再去找秦默问清楚也一样。 “采薇,领这些丫鬟小厮去把东西收好。”姚诗娴说着就与洛雪儿往里屋走去。 采薇与秦儿屈膝行礼,应声而去。 进了里屋后,洛雪儿发现屋内宽敞了许多,床榻、案几皆是新的,一律什物摆设也都是崭新的,的确可见秦默花了不少心思。 可这心思花的越多,洛雪儿的心越是忐忑。 犯不着为了一封密函,秦默便这般转了性子。 比太阳打西边出来,比世界末日降临,更是令人惊恐与恐慌。 “院子大了,难免使唤的人手不够,我于你挑了些乖巧灵气的,来伺候你。” 姚诗娴话音一落,十来个着统一婢女服装的丫鬟,皆齐齐下跪,行礼问好。 洛雪儿原本的院子,算上贴身丫鬟采薇,再并几个在外屋里伺候的小丫鬟,也不过左右五人,这突然间齐刷刷的来了这么多人,倒叫她一时不曾反应过来。 “你是这里的主子,我倒是不好叫她们起身的了。”姚诗娴打趣地笑着。 洛雪儿回过神来,赶紧叫众人起身,道:“你们初来,就先下去熟悉熟悉环境吧!到采薇那里领取赏银后,她会安排你们的住所和具体事宜的。” “奴婢遵命。” 秦儿奉了两杯碧螺春进屋,领着丫鬟们都退下了。 “这也是秦默的意思?”洛雪儿打死也不相信秦默的心思会有这么细致。 果然,姚诗娴抿了一口茶,摇了摇头,道:“奴婢皆是我的主意。诚如我刚才所说,院子大了,难免要多些人手,王爷倒也是同意的。原先还有十五个小厮的,只是还未选定,过几日再给你送来。” “王妃不用这么麻烦的,很多事情我都是自己来的,也用不来这么多人伺候的。” 姚诗娴放下了手中的茶盅,道:“即便用不了这么多人,也得要有这么多人,因为这也是一个等级的象征。哎呀,瞧我高兴的,竟然把最关键的,忘记告诉你了!” 洛雪儿的心咯噔一跳,难道还有什么更夸张的? “还有、还有什么啊?” 姚诗娴顿了顿,娇艳的一笑,故意卖起了关子,引得洛雪儿心里怪痒的。 “王爷特地晋升了你的位分,再没有人敢说你是下等的身奴了,眼下,你已是中等妾室,位居静青与顾茵曼之后。故而,这些丫鬟与小厮,都是你院子里必须的。” 晋升啦? 洛雪儿的脑海里浮现出宫廷剧里,那些刚入宫的秀女,一步步升级成为什么美人、贵嫔、妃子之类的,竟然没想到秦默一个王府里,也有这么多明堂? 秦默给的好处越多,洛雪儿越是按捺不住地想知道原因。 姚诗娴几欲张口,却欲言又止,最终只说道:“为了迎你回来,我也乏了,我便先回去了,改日再来闲聊。” 说着,姚诗娴便起身,洛雪儿将她送到里屋外,姚诗娴却又止住了步子,低语道:“你可知道,王爷平时是如何处置像顾巧巧这样的人吗?” 洛雪儿一脸疑惑地摇着头,姚诗娴复又说道:“丢入乱葬岗,任秃鹰觅食。可是为了你的一句话,王爷最终命宿风安葬了她们。” “我的一句话?”洛雪儿沉思片刻,忽的想起了当日自己情急之下的口不择言——在你心中,难道对人命一点都不在乎,一点都不在意吗?如果有人杀了你最关心的人,难道你也无动于衷吗? 难道,自己的气话真的映照了秦默的往事? 姚诗娴看着洛雪儿的神色,也知洛雪儿猜到了几分,便耳语道:“曾经有个女人伤他至深,后来被人所杀,王爷便哭了整整一日,又把自己关了起来不吃不喝三天,再出来时就变成了现在的样子。” “王妃为什么要给我说这些?” “我只是觉得,你应该知道而已。”王妃笑而离去,徒剩洛雪儿立于风中,遐思不断。 良久,采薇和秦儿突然走上前来,笑道:“王爷对姑娘真好!这么漂亮的院子,不知道要嫉妒死多少人啊!” “外表光鲜靓丽罢了。”洛雪儿皱眉环视一周,再华丽的院子也只不过是冰冷的房子。 “姑娘怎能这般暗自神伤呢?”秦儿已经改口唤起了“姑娘”。 洛雪儿苦涩一笑,心中想起她那亲生父母,住着三百多平米的豪宅又怎样?倏尔又回味起姚诗娴临去前意味深长的话,只觉头脑发胀的疼。 秦儿看出了洛雪儿的不适,笑道,“现在终于有机会让姑娘尝尝奴婢的手艺了,奴婢这就去做!” 采薇遥遥喊着:“姑娘喜辣食,不喜甜食!” 听到“甜食”,洛雪儿又不住地想起了最爱吃甜食的顾巧巧。 她曾说,日子过得太苦了,便要多吃些甜食,日子也就甜了。 可是,她的生活被困在宿命的诅咒里,偏偏尝不到甜的滋味。 洛雪儿想至此,对采薇说道:“你去小厨房,装些葡萄干之类的果脯蜜饯,再让秦儿做一道甜食。” 采薇自去找了秦儿,做了些甜食来。洛雪儿便将果盘碗碟,都整齐地摆放在院子的树下,又朝地上浇了一小杯清凉酒,以此祭奠本是童心却误落红尘的顾巧巧。 午膳后,采薇告知洛雪儿,卓霖月已得知当初软禁她是权宜之计,只为了引蛇出洞,而凌弱水私闯书房之事却为真,也被秦默下放到了洗衣房里。洛雪儿心中无感,自知卓霖月是有事瞒着自己,也知凌弱水关不了几天也会自己找机会求得恩宠而出来的,便按下不提。 直到傍晚,洛雪儿一直想找秦默问清楚原因,奈何屡屡打发采薇去问,秦默都在书房里,谁都不能靠近。挨到晚膳过后,小厮簇拥着秦默,掌灯乘月而来。 走至后院,秦默见里屋不曾点灯,正要唤人询问,才注意到那抹清冷的月色正笼在一袭青色白衣的女子身上。她长发不挽,自然披在身上,几瓣花瓣点缀其间,更添了几分妩媚。

返回
《七夜弃妃》 第二十三章奇女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七夜弃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