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夜弃妃》 第二十二章景迁

顾巧巧叹了口气,平躺着身子,目光望着眼前的亭子顶面,仿佛是自言自语地说着:“幸好你醒来后,忘了……可是碍于身份,我行动不便。就让采青和夕容时刻注意你,向我汇报,到头来,我、我还是输了……这条路,我却越走越远……” “所以你为了万全起见,就栽赃陷害给我?”洛雪儿插话问道。 顾巧巧点了点头。 洛雪儿双手抱肩,鼻子冷哼一声瞪着秦默,骄傲的眼神似乎在说“看吧看吧,我早就说了不是我”。 秦默斜睨了洛雪儿一眼,不愿多计较,只是看着眼前的顾巧巧,道:“若你直接将密函交给夏侯桀,而不用多此一举陷害他人,你也不会有今日的结果!” “因为我很矛盾。”顾巧巧深情地望着秦默,可秦默那双如极北寒地的双眸,冷进了她的心里,她的双肩不由得一颤,道,“我必须忠于阁主,将密函奉上;可我又爱上了王爷哥哥,舍不得出卖王爷……怎奈阁主步步紧逼,惶恐之中,我便走上了这样一条路……采青和夕容都是为了保我,才会……哼,算了,我们的命运从一开始就被注定,死亡,对我们而言,其实,是种解脱……” 该来的,总该回来,而一旦来了,就必须接受。 洛雪儿突然想起了这样的一句话来,看着顾巧巧的眼神,不知将来自己又将面对什么,到那时候,自己又是否能坦然接受与面对? “巧巧。”洛雪儿轻巧地蹲在顾巧巧身旁,握住了她鲜血淋漓的手,道,“待会儿,我让人给你做些好吃的糕点,送到你房里去,好不好?” 顾巧巧眼神一闪,倏尔清澈一笑,道:“好、好……好姐姐,记得替我向月姐姐道一声歉……因、因为……我怕、我没有办法亲自去了……王爷哥哥的东西,在我最喜欢的地方……在、在我最、最喜、喜欢的……” 依依晚风随情生,香魂一缕终将散。 顾巧巧浅褐色的眸子望了一眼秦默,涣散如雾,终随着妹妹们团聚去了。 “她说的最喜欢的地方,是什么地方?”秦默起身而立,拽起了暗自流泪的洛雪儿。 洛雪儿却是恶狠狠地瞪着秦默,杏花带雨,没有柔情,却是埋怨,“她为你而死,尸骨未寒,你这么着急,却只是为了你的那封密函!如果不是你那不可告人的秘密,她们都不会死!” 秦默拽着洛雪儿,任凭她的责骂和拳打脚踢,不屑的表情,淡淡地说道:“你说本王是禽兽,夕容说本王是无心无情的人,那本王怎会在意她们的生死!本王现在要的,只是密函!” 话音未落,秦默手中用力,便把洛雪儿甩在一旁,不偏不倚地撞在了棱角分明的方形石桌犄角上,疼得她赶忙捂着小腹弯下了身子。 “我不知道密函对你而言究竟有多重要,也不知道你究竟藏的有什么秘密,但是,在你心中,难道对人命一点都不在乎,一点都不在意吗?如果有人杀了你最关心的人,难道你也无动于衷吗?” 洛雪儿愤怒的一席话,却无情地击中了秦默的痛楚…… 顿时,周遭突然安静了下来。 原本还能听见下人来往灭火的脚步声,亦还能听见冷水扑灭烈火的吱吱声,可就刹那间,火光被黑夜吞没,徒剩下焦黑的树干与房屋梁柱,四周静寂得仿佛时空都被凝结。 阴冷诡谲的弦月躲在云层深处,翻腾的阴云像是吐纳着黑夜暗魔的炼狱。比浓墨还要黏稠的黑暗,像是有触手的妖魔,从天空爬向了大地,蔓延至王府的每一个角落,皲裂了每一个人的心。 随风而抖的树木,其沙沙声,引得人心惶惶,某种无名的恐惧令人不得动弹。 “梦、梦姑娘,你不能这样说王爷……你不知道,王爷他以前……” “闭嘴,宿风!”秦默大掌一挥,八角亭里的石桌瞬间四分五裂,“越来越没规矩!” 宿风拱手下跪,恳切地认错道:“是属下一时嘴快,请王爷责罚!” 洛雪儿依旧昂着头,骄傲地看着秦默,倔强得不肯为自己所说的话认错。 她说的哪里又有错呢? 秦默看着洛雪儿的眸子,真是恨不得挖出她的心瞧一瞧,看看她究竟在想些什么!为何她说出的话总是能把他逼疯!那段被自己尘封了多年的往事,竟在这个丫头的三言两语间就无声开启! 他绝对不允许自己的记忆里存在那段回忆! 秦默拽过洛雪儿,又对宿风道:“将采青与顾巧巧葬在西山北邙墓地,夕容既已火化便立一个衣冠冢!” 宿风微微一愣,立马宽心道:“属下遵命!” “现在,轮到你,把本王的密函交出来了。” “如果你平时对你的女人多用一点点心,现在你就不用我告诉你,也会知道顾巧巧嘴里指的是什么地方!”洛雪儿目光似剑,一层一层刺激秦默的心。 秦默嘴角一撇,心里顿时滋生了一种已被遗忘的疼痛感。 有多少年了?他故意封闭自己的心,再也不会轻易去关心人,已经有多少年了? 他已经忘记了。那似乎,已经是几百年、几千年,甚至是几万年之前的事了。 秦默强行驱走了脑子里惨痛的回忆,稳了稳心神。 “少废话!现在还轮不到你教训本王!”秦默强撑着搂过洛雪儿,喘着热气在她耳边道,“还是你在暗示本王,想让本王对你多多用心?” 洛雪儿立马推开了秦默,没好气地低吼道:“姐我就算成为了斗战‘剩’佛,也不会渴求你的垂怜!” 秦默不懂洛雪儿话里的意思,但是话外的意思倒是听得真切。 这对他而言,简直是极大的羞辱!自认是天下风流第一人,居然还会有自己搞不定的女人!就算自己已经破了她的身子,她居然还能堂而皇之地说出这样不知廉耻的话来!洛雪儿,定要把本王气疯才甘心! 秦默气上心来,浑身燥热难耐,不顾周边的环境与众人,便按住洛雪儿的头霸道的炙吻起来。洛雪儿的反抗却是加大了他唇上亲吻的力道,好似要把洛雪儿啃食入腹一般。秦默狂暴地吮吸着洛雪儿柔软的耳垂,在她的耳廓里用舌尖霸道的占有着。 洛雪儿浑身酥软,心里是百般抵触,不由得便只有开口说道:“你……你不想要你的密函了吗?” 洛雪儿分明地感受到秦默的唇微微一顿,便乘机从秦默的怀里跳了出来,理了理衣裳道:“我可以把密函交给你,但是你必须答应我的条件!” 秦默忍下了心中的情欲,冷眸素言道:“什么条件?” “自然是对你这个王爷而言,轻而易举的事情。到时候我自然会告诉你的,只要你给我好好记住就行,你不会反悔吧?”洛雪儿小心翼翼地补上了最后一句,这个阴晴不定的禽兽,说不定真的会反悔的时候。 秦默却是鄙夷地一笑,又将心头那段不堪回首的往事隐藏在了角落里,道:“本王一言九鼎!” “那就好!”洛雪儿还是不放心,转而又说道,“除非你给我一件对你而言,十分重要的信物!否则,就算你跪下来求姑奶奶我,我也不会带你去!” “洛雪儿,休要得寸进尺!”秦默怒气高吼,不料却震开了早先巴扎好的伤口,一股殷红渗透而出。 洛雪儿撇了撇嘴,赶紧说道:“你看看,伤口都不信你的话!只要一物换一物,你马上就可以得到你的密函。你拿到密函,自然就可以安心去养伤了,对不对?” 秦默捂着伤口,也没有多余的气力与之争吵,只得解开了白扇上的流苏青玉坠子,递给洛雪儿,道:“此扇坠乃本王一生最爱,意义非同一般,若你敢丢弃它,本王决不饶你!” 洛雪儿接过坠子,又看秦默的神色不像是敷衍,便欢快地将坠子收于怀中,道:“放心放心!这绝对是一笔最公平的交易!” 良久,二人来到王府的厨房,在用来存放做糕点材料的小柜子里发现了一道暗阁,打开一看,果然有一个精致别巧的锦盒藏于其中,而那封掀起波澜的密函,也正稳稳当当地躺在里面。 洛雪儿忽然又想起了夕容与顾巧巧,如果这两个女子不是因为对秦默的爱意,那么,这封极为重要的密函,又怎么还会一直藏在这里? “哎,可惜了,禽兽却不懂!”洛雪儿看着秦默满意地捧着锦盒而去,嘴里不禁嘀咕道。 折腾了一夜,已是月隐日出,淡蓝色的天像是染坊里浸泡出的绸缎一般,层层的白云在阳光的映衬下竟似那层层的鱼鳞。 清凉的风夹杂着花香扑鼻而来,令人心旷神怡。 洛雪儿伸了伸懒腰,心里紧绷的弦终于放松了。 “可以睡个好觉了!”洛雪儿仰天长啸,惊起了那群早起的鸟儿。 两日后。 “姑娘,姑娘,快醒醒!”采薇十分小心地推了推洛雪儿的身子。 洛雪儿却只是不耐烦地翻了个身,依旧沉浸在自己的梦里。 自那夜之后,她依旧回到了洗衣房,与秦儿同睡在赵嬷嬷的床上。 虽然这张床比不上自己寝阁里的高床软枕,但是比自己在西厢房里,那张硬的比石头还硬的床好了不知多少倍。这几日夜里就没好生睡过,比自己当年高三准备高考的时候还吓人啊! “采薇,你且别喊了,看我的吧!”秦儿从屋外走来,随手在屋里的髙颈玉瓶里折了根草茎,径直坐在了床沿边上,轻轻地用草茎瘙痒着洛雪儿的鼻子。 洛雪儿的鼻子一颤,连着几声哈欠,洛雪儿已经彻底清醒,端端正正地坐直了身子。 “好啊!你们几个……”洛雪儿睡眼惺忪地就跳下床来,拽着秦儿和采薇就挠她们的痒痒,“倒是敢欺负我了啊!” “姑娘饶命了!”采薇咯咯地笑着,“王妃一大早就来了,正在前厅候着姑娘呢!” 洛雪儿一听,便住了手,瞪得圆溜溜的眼睛道:“真的?没有骗我?” 秦儿笑着将备好热水的沐盆放在了木架上,伺候着洛雪儿梳洗,“哪里敢用王妃的事骗你啊!没有你在,我也不知道怎么回话,王妃问了好多你在这里的情况,我……我太腼腆了,也不知道说得好不好……” 洛雪儿笑着刮了刮秦儿的鼻梁,看着她涨红的一张脸,想逗她乐子,最终也没有说出来。只是抓紧着收拾妥当后,采薇与秦儿一左一右,三人便来到了前厅。 王妃姚诗娴坐于主位,赵嬷嬷与熊嬷嬷被赏坐在矮榻之上,正望着王妃回话呢。 “你来了,来,坐这里。”姚诗娴扬着手,让洛雪儿坐在了下首位,“今日我来,也不为别的,就是接你回去的。” “回去?”洛雪儿一怔,“回院子里去吗?禽……王爷终于想通了?” 姚诗娴笑着点了点头,“怎么,难道还想在这里多住几日?” 洛雪儿莞尔一笑,看着赵嬷嬷道:“赵妈妈视我如己出,我倒还舍不得呢!” 赵嬷嬷一听洛雪儿居然在王妃面前这般夸自己,顿时觉得涨了自己的面子,笑得合不拢嘴来,道:“哎哟,我的儿,回去后还可惦记着来看看我们,便是我们的福了!” “雪儿这张嘴,真真是要甜死人了。”姚诗娴呷了一口茶,眼角都带着笑意,心里默念着,洛雪儿,当真是个懂人心的聪明女人啊!

返回
《七夜弃妃》 第二十二章景迁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七夜弃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