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夜弃妃》 第二十一章 薄命

宿风立马将守卫分工,一组人砍竹,按照洛雪儿所言赶紧做上端封口、下端开口竹筒;另一组人则赶回仓库,运来木炭和更多的飞箭;第三组人便跟着宿风飞奔到王府的炼丹房,搬运硝石和硫磺。 受过训练的守卫都是迅速敏捷的,两三下的功夫,所有的东西便都堆在了洛雪儿面前。 “梦姑娘,东西到了!只是这硫磺和硝石的份量不多,只有这些……我们要做什么?”宿风将利剑带柄插在了地上,空出手来就要帮忙。 洛雪儿却突然大喊道:“你们住手!木炭、硝石和硫磺你们绝对不能碰,否则你们谁也担不起后果!你们只需要按我说的方法,把竹筒绑在箭上即可!” 大伙一听,便赶紧动起手来。 宿风虽想帮忙,却看这洛雪儿的神色,好似那三样材料混在一起便会变成毒蛇猛兽似得,便也不曾违背,抓过近旁的竹筒,手脚麻利地绑了起来。 洛雪儿小心翼翼地分着份量,小心匹配着火药的成分。 她的心,何尝不是在紧张?她的手,何尝不是在抖? 一个密函,竟然能牵扯出这么大一桩事,却是不在她谋划中的。还搭上了木菀云如此重伤,她担心事情如果不早一点解决的话,木菀云便会因为失血过多而香消玉殒。 “木姐姐,你要撑住啊!” 洛雪儿顾不上激战的秦默和血姑,催促着众人小心翼翼地将分配好的十包火药装进了十个火药筒里,又命他们点燃了十个火把。 洛雪儿是理科出身,又酷爱军事,平时也常留意军事科技,所以她以最简单的配方做好了传统的黑火药。但因为这黑火药的爆炸能力和自动燃烧的速度,都比不上现代的高级炸药,所以她便命人听她吩咐,待她一旦下达指令,十枚装载着火药的飞箭必须同时射向血姑,谁都不可以有差错! 守卫都是训练有素的,听洛雪儿这般一说,射箭的十人、点火的十人,便立马整齐的排列开来。 “宿风,我不懂武功,你看准招式,时机一到,立刻带王爷脱身!” 宿风点头领命,拔出利剑,又冲进了刀光剑影中。 洛雪儿的额上都是豆大的汗珠,它们顺着脸颊,一滴一滴在她下巴滴落,她都不敢抬起手背擦拭一下。 她只能瞪大了双眼,在电光火石间,追寻着火海中那抹血色白影。 突然,那抹白影如迅雷之势,周转在血姑红衣身影里,待血姑已无法分辨宿风的真假身时,他用尽内力一掌便击向血姑的胸口。血姑却也只是倒退几步,并无大碍,但却为他们脱身制造了时机。 洛雪儿一看白影与秦默和血姑之间已有距离,便大喝一声:“放箭!” 刹那间,十条火星迅速窜起,噼里啪啦,点燃了正齐齐飞向血姑的火药筒,宛如十条吐着火舌子的蟒蛇。一阵剧响,顿时震碎夜穹,山崩地裂,煞有毁天震地之势,连那弦月也被震到了浮云之后。熊熊燃烧的火焰,带着呛人的气味,和浓浓的烟雾铺天盖地而来,地表也颤抖不已,周边的槐树都拦腰而断,倒在了无边无尽的火海里…… 浓烟滚滚,烈火熊熊。 就在这一瞬间,满天的剑气与杀气都消失的无影无踪,仿佛都被那照亮了半边天的火海所吞噬。 洛雪儿趴在木菀云的身上,以自己的身体护住了她。她慢慢抬起头,满脸的黝黑,在火海的映衬下,她能清楚地看见秦默与宿风正艰难地从地上起身。 “这个丫头……做了什么,威力如此惊人!”秦默在宿风的扶持下,眯着眼望着正贪婪着索要一切的火兽。 宿风勉强咽了咽咽喉,嗓子里毛躁躁的,“若非梦姑娘的妙计,只怕我们还当真不易脱身。” 洛雪儿干咳了几声,也抱着木菀云慢慢瘫坐在了地上。 周边尚存的守卫也哼着痛,把长矛当拐杖杵着地,缓缓站了起来。 “王爷!王爷!”姚诗娴的声音不知从何处突然传来,“这都是……怎么回事啊?” 洛雪儿回头扫视了一眼,心想定是火药的爆炸声,引来了她们。 秦默看着王妃、静青与顾茵曼并几位小妾小跑而来,眉头不禁皱了皱,道:“你们别过来!诗娴,去看看洛雪儿和菀云的伤!” 姚诗娴听罢,这才看见蹲坐在地上的洛雪儿与木菀云,便赶紧招手命人扶起了她们,“快把木姑娘送回我的寝阁,叫陈大夫来!” 丫鬟领命而下,几个粗使的婆子手上有劲,便横抱起木菀云快步而去。 秦默与宿风也顾不上她们,只叫她们赶紧离去,便唤来了守卫与小厮灭火。 姚诗娴关心地握住了洛雪儿的手,轻声问道:“怎么回事?是什么爆炸了?” 静青、顾茵曼那些个好管事的小妾都围了上来,眼睛瞪得又圆又鼓。 “爆炸?这个刑房原本是柴房,里面除了刑具,什么都没有,怎么会爆炸?”静青上下打量了一下眼前狼狈不堪,浑身黑黝黝的洛雪儿,反而嘲笑出声。 顾茵曼也接话道:“我一直觉得洛雪儿是个不祥之人,怕是冲撞了什么!” 其余小妾也叽叽喳喳地咬着耳朵根子,嗡嗡嗡的,就像是一群闻见腥肉而来的苍蝇。 洛雪儿不住地握紧了姚诗娴的手,她的头突然疼了起来。刚刚经历了极度紧张的心理战,此刻只想清净清净,可偏偏有这么些不明事理便开始编纂故事的人,好像唯恐天下不乱一般! 什么“妖孽作乱”、“神明显灵”,以“天火惩戒”“洗净王府的污秽”……说的是有声有色,好似她们亲眼所见、亲身经历一般。 洛雪儿恨不得也扔几个火药包给她们! “闭嘴!”洛雪儿高声一吼,顿时鸦雀无声,大伙大眼瞪小眼的,都被洛雪儿这突如其来的吼声震住。除了灭火的声音,便只能听见灭火的声音。 宿风扭头看了一眼被围攻的洛雪儿,突然笑道:“这个女子,太有意思了。” 秦默并不言语,只是由着宿风在替自己包扎伤口,面无表情地望着洛雪儿思量了很久。 有意思? 洛雪儿吼罢,便弯着身子,连着干咳起来。 姚诗娴赶忙拍打着洛雪儿的背,严肃地嗔怪道:“事情没搞清楚前,你们想嚼舌根,就统统给我滚回去,别在这里碍事!” 众小妾立马敛声屏气。 静青却从鼻子里冷哼了一声,朝姚诗娴和洛雪儿翻了翻白眼,便昂首而去。 顾茵曼表面上恭敬,心里却也是十分不待见姚诗娴的,看着静青毫无顾忌地离去,自己便也拂袖而去。 姚诗娴也并未责难,接过丫鬟递来的茶水,就手喂了洛雪儿几口。 其实姚诗娴不用问,也知道这里为什么会爆炸。空中弥漫着刺鼻的硫磺味道,就像是上千万根火柴点燃过后的气味,久久不散,除了火药,她再也不能想象出还有什么能具有这么强烈的气味和爆炸威力。 火药,是西兆国人根本不懂的配方。 而洛雪儿,再一次成为了姚诗娴心目中质疑的对象。 她越发觉得,洛雪儿就是同自己一般,从二十一世纪穿越而来的! “王爷,发现红衣女子了!”一个守卫高声大喊的声音,吸引了众人的目光。 秦默立马快步向前,宿风伴其左右,洛雪儿也顾不上姚诗娴,一路小跑而去。 姚诗娴站在原地,看着守卫从火海里飞跃而出,穿过瓦砾碎片,跨过火树断枝,怀中抱着一个奄奄一息、衣衫褴褛的女子,她又把目光落在了洛雪儿的背影上,嘴里喃喃道:“将来,你定是一个不凡的女子。” “王妃,陈大夫已经到寝阁。” 姚诗娴点了点头,由丫鬟托着手转身走向自己的寝阁。心里却暗自想着,从此后,这个男人的身边,将会有另一个更加足智多谋的女子来替代她了,而她能为王爷做的,早就做完了…… 秦默命侍卫将红衣女子放在百步开外的八角亭里,洛雪儿探头探脑地挤在秦默身边,也顾不上自己身上的不适,只为了看看传闻中的红衣血姑究竟是何方神圣。 秦默不耐烦地瞪了她一眼,命宿风将女子脸上已经支离破碎的面纱摘下。 火光冲天,影影绰绰地洒下了斑驳的光辉,照在昏迷的女子身上,仿佛是为她披上了一层被衾。洛雪儿倒吸一口冷气,只听宿风也是难以置信地说道:“怎么会是她……” 秦默面不改色,冷眼看着眼前这个满脸血迹的女子,脑海里,依旧是往日她在自己面前的莹莹笑脸——她面似桃花,珠圆玉润,精致的五官是细眉大眼;唇红齿白,软语娇音,肌若冰雪,吹弹可破。一笑,便让人忍不住也笑起来,直直地暖进心窝里。 偏是这般的人,怎得就成了杀人不眨眼,令人闻风丧胆的杀手? 是他低估了夏侯桀的实力! “把她弄醒。”秦默轻描淡写地说着,大腿一迈,便坐在了大理石玉凳上。 洛雪儿站在他的右侧,看着宿风举着一盆救火用的冷水,毫不客气地淋在了她头上。 女子被寒冷激醒,猛地抬头大口呼吸着。因为脊椎在爆炸中受到重创,她欲直起身来,却又被身上的疼痛感吞噬,皱着娥眉,复又躺了下去。 女子木讷地望着眼前的八角亭顶,看清了那些手指长矛的侍卫正包围着她。空旷的八角亭里,忽然响起了女子不屑的冷笑。她缓缓扭过头来,朦胧地看着秦默,又将视线移向了一旁的洛雪儿,顿了片刻,她收敛了自己的笑容,反而露出了她平时乖巧单纯的那张脸来。 “梦姐姐……”女子颤抖着抬起玉手,手心向上,似乎在乞求着什么,“可、可还有葡萄干,赏妹妹一粒?” 洛雪儿吸了吸鼻子,想着自己被困洗衣房之时,她揣着满身的蜜饯果脯,翻窗进来,只为让自己的日子更甜一些。虽然当时她是带着让洛雪儿怀疑卓霖月的目的而来,但是,那一刻,洛雪儿真心想把她当做妹妹疼的。 顾巧巧,机关算尽太聪明,反算了卿卿性命。 “密函,交出来!” 顾巧巧看向秦默,莞尔一笑,道:“王爷哥哥急了……可是巧巧也急了,巧巧的妹妹们,都死了!巧巧却不得不完成任务,才能去陪她们……” “采青和夕容,是你亲妹妹?”洛雪儿问道。 顾巧巧笑着眨了眨眼睛,道:“我、我们姐妹三人,从小饥寒交迫……后来分离,在我以为、以为自己快要饿死的时候,我、我被阁主救了,成为了暗沙阁的一员……我活着这口气,原本、原本就是为了找寻我的妹妹……其实,我后来才知道,我们从未分开过。我们、我们一起生活,一起接受细作的训练。终于,我被选中了,成为王爷哥哥的妾室。我很高兴,因为阁主告诉我,只要我完成了任务,便可以和妹妹团聚了……” “可是,我没想到你居然会醒过来。”顾巧巧专注地望着洛雪儿,说,“我所有的计划,都是因为你而失败的……当日是我从你身上偷走了佩环,可是你居然醒过来看着我,万般无奈,我只能又用石头砸在你头上,可是,你还是活过来了……” 洛雪儿干涩地笑了笑。

返回
《七夜弃妃》 第二十一章 薄命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七夜弃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