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夜弃妃》 第二十章激战

红衣女子扫了一眼地上的人,便径直向屋里走去。那紧锁的门,仿佛是被人施了法一般,感受到红衣女子的力量,便自己颤抖着锁身,突然自己敞开了,红衣女子连手都不曾抬一下,便犹如无人之境。 “不!” 红衣女子双手死死扣着夕容冰凉的身躯,凄厉的惨叫悲天悯地,好像生命也从她的体内流逝而尽。 沉浸在悲伤与仇恨中的红衣女子,猛地回过头来,她蒙着白底红绸镶金边的细纱,只露出了一对血红的眸子,看着她面前突然蹿出来的一群手持利器的王府守卫,她的眼中,除了恨,没有多余的任何情感。 女子抬起莲步,周边的守卫也不敢轻举妄动。她右手蓄力待发,左手却一把拽过夕容,以内力震断了夕容身上的铁链,紧紧搂着夕容,将夕容的下巴牢牢地靠在自己的肩上。 “王爷有令,谁都不可以带走重犯!”守卫头领嘶喊着便挥舞着长矛冲了上去。 女子红眸一瞪,玉手微挡,便见其内力化作一股血红的灵光在她掌心汇聚,守卫的长矛仿佛撞在了一堵无形的墙上,进退两难。左右两边的守卫便乘机刺向女子的小腹,谁料女子玉手一握,轻轻一拧,便见那些铁铸长矛都被扭曲如麻花,发出了咯吱的声响。 力大的守卫紧握长矛不放,却连带着两根手臂都被女子的内力震断,四分五裂,血肉模糊。其余守卫便纷纷赶紧扔了手中武器,欲徒手相搏,可哪里是这个神秘女子的对手。她出手极其简单迅速,十多个守卫,顷刻间都倒在了血泊之中。 洛雪儿站在秦默身后,望着窗上的剪影,不禁感叹道:“哇!比电视上的还厉害啊!” 木菀云也是眉头深锁,长鞭已在手中紧握,道:“传闻暗沙阁的十二影煞中,有一位红衣血姑,出手狠辣之极,绝不留活口,所杀的七百七十七人,皆是武林高手,却都败在了她手中。而且她绝不以真面目示人,看来定是眼前这位了。” 秦默脱下了侍卫衣,手中摇着折扇,静默地看着血姑站在门口与自己对望。 未知对方实力之前,谁都不肯先出手。 洛雪儿却突然站了出来,说着:“我知道你就是盗取密函的主使者,只要你肯将密函还给王爷,我保证,你能平安的出去。而且,夕容和采青的尸身,你也可以随便带走。” “本王有这样说过吗?”秦默冷眸看向擅作主张的洛雪儿。 洛雪儿赶紧不动声色地挪了两步,贴近秦默的耳朵,道:“先稳住了她再说啊!更何况,两具尸体对你而言有什么重要的?她肯为采青和夕容现身,说不定也愿意为她们而交换呢?” “本王要密函,也要这个血姑的尸体!”秦默猛地收住了折扇,腾空而起,以扇为武,直飞向立于门口的血姑。 木菀云一把拽过洛雪儿,嘱咐她躲好,便也挥舞着长鞭,加入了秦默与血姑的争斗之中。 洛雪儿看着木菀云,心里犹如火烧,自知自己冲上去就是送死,救不了他们,反而还会拖累他们,那……那究竟要怎么办呢? 她心急如焚,如热锅上的蚂蚁…… 暗沙阁内训练的死士都是从鬼门关上爬回来的,看淡生死的他们,不畏惧死亡,是夏侯桀手中最强的杀手组织与细作组织。而十二影煞,则是暗沙阁里最顶尖的十二个人,江湖中人皆不知这十二人的面目,只知凡是见过他们的人,都已经不可能开口讲话了。 而这支队伍,正是困扰秦默多年的棘手难题。 这次让他抓住了一个血姑,自然是不会轻易就让她踏出王府的! “只要你愿为本王所用,交出密函,本王便不计前嫌!” 话音甫落,夜风卷地,卷起了漫天的凄凉与仇恨。 血姑依旧搂着夕容,右手长袖里却忽然坠出了一柄细如柳叶的薄剑,顿时,剑气逼人,肃杀怨恨之意尽在血姑的眼里和心里。 木菀云扬鞭飞去,挡在秦默身前,却被血姑一掌击倒在地。 洛雪儿望着木菀云口吐鲜血,立马大声呼叫了起来,却碍于眼前的刀光剑影,无法接近。 秦默及时反手御扇,挡在胸前,以扇柄挡住了血姑之剑。 血姑欲以内力消耗,与秦默僵持不下。 宿风带着更多的守卫冲到了现场,他立刻抱起木菀云,飞落至洛雪儿身旁,复再指挥着守卫协助秦默,大战红衣血姑。 “木姐姐!木姐姐!”洛雪儿高声呼唤着,看着木菀云的眼眸微动,赶紧道,“怎么样?我看你吐了好多血,伤得好重,我的拳脚功夫根本对付不了那个人,怎么办啊?” 木菀云轻轻握住了洛雪儿的手,虚弱地说道:“眼下……只有、只有你,才可以救我们了……” “我?”洛雪儿手足无措道,“我除了会耍嘴皮子之外,什么功夫都比不上你们啊!你们都打不赢她,我、我怎么可以啊?” 除非这个时空里有手枪,一枪就可以解决这个江湖杀手了! 洛雪儿无奈地望着木菀云。 木菀云却是一笑,道:“你、你与我们不同,在你的身、身上,我总能看见某些与众不同的影子……虽、虽然我不知道是什么,但是,你的机智,在别人这么多次、多次的算计里,总是能帮、帮助你脱险……所以,我、我相信,这一次,你一定能再帮助我们……” “木姐姐!” 木菀云斩钉截铁道:“我,相信你!” 洛雪儿怔怔地望着木菀云透彻黝黑的眸子,似乎都能看清自己那张惊慌失措的脸。 这样的表情,自从她十岁后,便再不知道是什么样子的了。 当年小小年纪的她,便一直过着父不疼母不爱的生活,每当父母吵架,她便会去劝架。后来,她又撞破了父亲在外偷情,回家后又发现母亲与父亲的弟弟搞在一起,再也没有任何时刻,能比当时更让她惊慌失措了。 她就茫然地站在客厅里,看着卧室里那对男女一丝不挂,一上一下,阵阵动情的呻吟声,在她的耳里,便是世界上最肮脏、最难听的声音! 流言蜚语满天飞,面对家人的谩骂与指责,自己的亲生父母,竟然能说出这一切都是她的造谣!她有口难辩,十岁的孩子,怎能抵过那么一群各怀鬼意的成年人? 她哭了,整整三百六十五日。 一年后,在她生日那天,父母离婚,甚至都不记得,那天是她十一岁的生日。 或许,他们选择遗忘,便是因为她的存在,会时时刻刻提醒他们,他们恨不得抛弃的生活。 即便是过了这么多年,每年的生日,都成了她心中不能明言的伤。 醉酒酒吧,深巷被辱,或许就是老天爷看不下去了,才让她有了穿越,重新来过的机会。 一阵打斗声,猛然惊醒了洛雪儿。 她赶忙抬头望去,只见宿风带来的一半守卫,都惨死在了血姑之手,剩下的守卫正保护在她们周边,神情紧张不安。 秦默舞扇迎风挥出,一道雪白的寒光直逼血姑的咽喉。 血姑脚尖轻点,如展翅凰鸟随后退去。秦默立马变化招式,长啸不绝,紧追不舍。手中白扇化作了一道冷冽飞虹,催得枝头的树叶飘然落下,远处的雀鸟也腾空而起,逃命而去。 血姑凌空倒翻,手中利剑招式变化无穷,剑气犹如骤雨一般,倾泻了满院子都是。剑气之威,似能震碎人的七魂六魄,连连逼得退守在一旁的守卫都直不起身子来。洛雪儿也捂着头,跪倒在已然昏迷的木菀云身旁边。 她不用抬头,听着打斗声,便知秦默与宿风还在穷追不舍。 既然他们都不曾放弃,自己怎么可以? 十一岁那年,她便告诉自己,必须坚强,必须相信自己,必须做到别人都做不到的事情,绝对不能再受一点委屈!那么,眼前的这一切,难道真的就是自己无能为力的事情吗? 洛雪儿忍着头疼,在脑海里飞快搜寻着,在现代生活里、小说和电视剧里,如果发生了争斗,发生了战争,怎么办?怎么办? 灵光一闪,没有枪,但是一定会有那个! 她身在古代,怎么忘记了最厉害也是最根本的四大发明啊! 洛雪儿猛地拽过近旁的守卫,嚷道:“火药!你们有没有火药?” 守卫一愣,赶紧摇头。 洛雪儿以为是古时称呼不同,便匆忙介绍着火药的威力,守卫听得是一愣一愣的,不用说,洛雪儿光是从守卫的眼神里,便知道,西兆国的时空里,没有火药。 “就是烟火!你们没有看过烟火吗?” 洛雪儿突然记起来,好像有人说过,古时候的火药是用在烟火上的,虽然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是这样的,但她也只能这样一说了。守卫看着洛雪儿描述烟火的样子,也是摇头,直说也不知道什么是烟火。 正当洛雪儿还在心急的时候,突然听见宿风的一声惊呼“王爷”,她赶紧抬起头来,便见秦默的胸口上插着一把细剑,他的手握在剑身,而握住剑柄的,正是血姑。 “惨了!”洛雪儿看着大势将去,不由得把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如果秦默都不能拿下这个血姑,那么,王府里所有的人,岂不是都会被…… 想至此,洛雪儿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不行!她不能浪费时间,只要有火药,只要有火药,一切都好解决! 宿风突然以手势示意,原本守候在洛雪儿与木菀云近旁的守卫,纷纷从怀里摸出了火折子,开始起火,无数把窜着火星的飞箭便已架在了拉满的弦上,如倾盆骤雨般射向血姑。 宿风趁乱将秦默带出了包围圈,来到洛雪儿身旁。 “王爷,这般战下去,我们也毫无胜算!箭阵也只能托她一时啊!”白衣翩翩的宿风,眼下已被鲜血染红,满脸的狼狈,也遮不住双眸里流露而出的担心。 秦默颤抖着就站起身来,道:“本王尚且还能托住她,你且去转移王府里的其他人,只怕她不会善罢甘休!” “王爷!宿风现在不能离开你!” 洛雪儿踉跄着冲到了秦默面前,顾不上他们的伤,便拽着秦默,十分急切道:“我要木炭、硝石、硫磺、竹筒、飞箭!现在、立刻、马上必须要!” “这些,都是什么?”宿风皱眉不解。 洛雪儿也来不及解释,便直直地望着秦默的双眸,道:“相信我!” 秦默捂着伤口,漆黑如夜的眸子一定,立马命宿风马上去办,稍用内息稳了稳伤势,便听进血姑凄厉的一声大喊:“夕容!” 众人回头看去,便见眼前已是一片火海。横七竖八的飞箭插在木窗上、地上、树上,火势熊烈如猛兽,却远不及血姑那对仇深似海的血眸——夕容身上中了数十箭,身子很快被火舌吞噬。血姑放下夕容,欲为其灭火,可这源源不断的带火飞箭,硬生生地将二人分开,不得靠近。 一心在夕容身上的血姑,唯有眼睁睁地看着夕容在火海中化为乌有。 血姑顿时像一头被惹毛的猛兽,她愤怒的火焰,是这茫茫的火海也无法淹没的。秦默催促着宿风,便又跳进火海,与血姑奋力周旋起来。

返回
《七夜弃妃》 第二十章激战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七夜弃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