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夜弃妃》 第十九章红颜

“我还是中了你的计,洛雪儿。”夕容忽然说道,“你想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好,我告诉你。因为我恨你,所以当我得知了整个计划后,我就乘着卓霖月把你推倒在地的机会,从你身上偷走了佩环,故意遗落在暗阁里。 “采青,是我的好姐妹,她告诉我,秦默还未进过暗阁,所以还不知道密函被盗的事。可就当我寻着机会,择了一个不用伺候许三娘的日子,准备尽早将密函交给国君的时候,竟然听闻许三娘被处死的消息。 “当时,我很震惊!一个伺候王爷多年的女子,哪怕没有感情,至少也有感动吧!可,万万想不到,他便是这样一个无心无情的人!我的心,彻底寒了。我在黑暗中坐了一夜,错过了将密函送出去的时机,于是我心生一计。我要替三娘报仇,也是替我自己报仇!” 洛雪儿的手微微一松,心中也是凄凉,叹息说道:“所以,你想一石二鸟,解决了我和凌弱水。” “贱人!这件事情和我有什么关系!”凌弱水嚷道。 “你是王爷最得宠的女人,我想看看,你死后,他会不会流一滴眼泪!”夕容轻蔑地望向凌弱水,又看着面无表情的秦默,鄙夷地说着,“我想让他尝尝我心里所受的那种苦!我想让他亲手杀了你!更何况,我需要一个背黑锅的,所以我需要你!我杀人灭口后,就可以栽赃给你。你凌弱水死了,我可以再故意引诱王爷,再求得一夜恩宠,说不定,一切就都不一样了……这一切的手法,我都是从你身上学会的,凌弱水!” “你、你胡说八道!”凌弱水着急着想解释,便蹲在秦默的身旁,道,“王爷,你不要听她的!我……我什么都没有做过……” 秦默一罢手,推开了凌弱水。 “王爷……”凌弱水噙着泪水,嘴里小声呼唤着。 夕容得意的看着趴在地上,披头散发的凌弱水,目光麻木涣散,“我策划的一切,都败在了你洛雪儿的手上!我怎么也想不到,当初那个软弱无能的臭丫头,怎会摇身一变,如此工于心计,善于筹谋!” 洛雪儿无奈一笑。 谁又能想到呢?卓霖月的那一推,成就了她一个现代人的魂穿,延续了这具身体的生命,也算是替这具身体的本尊,报了仇了吧! “你故意在前厅让侍卫说那些话,对不对?故意让我以为那个侍卫当真看见了我,其实不然,他只看见了卓霖月推到你,便去唤人了。”夕容面色惨淡,双眼布满血丝,对洛雪儿苦涩一笑,道,“可惜可惜,我只要多想一想的话……我竟然输给了我最瞧不上的人……” 夕容下颌一动,喉咙一送,不知吞下了什么。 洛雪儿摇了摇头,道:“你是输给了自己。内心再强大的人,也过不了自己的心魔。” 秦默咬着牙,僵硬地站了起来。 洛雪儿也是万般叹息,渐渐松开了夕容,随着秦默而起身。 木菀云稳了稳心神,对一旁的侍卫使了使眼色,夕容瞪着一双大眼,瞳孔完全涣散,毫无气息,身子冰凉地被侍卫拖了下去。 洛雪儿正欲说话,秦默一掌就掐住了洛雪儿的咽喉,道:“人死了,密函又在哪里?” 洛雪儿还未回答,一个小厮急急忙忙地跑来,喘着粗气道:“王、王爷……不、不好了……采青、采青她死了!” “什么?”洛雪儿低声一吼,从秦默手里挣扎而出,道,“不是说要留活口吗?” 秦默大步向前,与洛雪儿并肩而立,怒斥着:“怎么死的?” “她、她承受不住酷刑……主事原本以为她又昏了,可、可泼了几道冷水都不见醒,后来主事一探鼻息,才、才发现她已经、已经……”小厮战战兢兢地跪在秦默面前,连头都不敢抬一下。 秦默咬牙切齿地看向洛雪儿,道:“两个人都死了,本王看你怎么办!” 洛雪儿杏眼一垂,心下百转千回,倏尔又抬起双眸,命令道:“夕容之死,你们谁都不可以走漏风声!” 众人面面相觑地看向秦默,都不曾应允。 他们心中只有一个主子,只有主子的命令,才可以让他们忠心不二的执行。 秦默皱着眉头,复又说道:“你们没听见吗?” “是!”众人这才屈膝领命。 木菀云站在他们身后,忽然觉得,洛雪儿与秦默并肩而立的身影,在此时此刻是这么的完美与融洽。 他的身影,昂藏七尺,神采英拔,气宇轩昂,即便只是一个背影,便叫人心神向往。 她的倩影,婀娜翩跹,清孤曼妙,遗世独立,恍然是绽放在山间里那一株姣好的幽兰。 他胸有大志,她足智多谋,偏偏还是对冤家。 木菀云木讷一笑,说不上是吃味,还是高兴。 凌弱水隐在木菀云身后的黑暗处,看着明火下的洛雪儿与秦默,心下便已是一股火气,也不顾自己狼狈凌乱的模样,就直接冲到他二人的中间,挽过了秦默的手臂。 “王爷,先陪我回院子,好不好?我好害怕啊!” 秦默正欲带人撤离,搜寻密函,忽被凌弱水缠住,自是没好气,“你私闯本王书房一事,本王还未找你算账!” “我……我没有……”凌弱水一懵,才想起自己按照夕容信上所言,当真进了书房。 她怎么这么傻,第一次没进去,第二次想着是半夜,王爷在调查卓霖月之事,进去了也不会被人发现的,就进去了呢! 可恶的贱人,死了还要害人! “埋伏在这里的所有人,都看得真切!你给本王回屋面壁思过!本王再慢慢找你算账!” 说罢,秦默拽过身旁的洛雪儿,又道:“你,若是找不到密函,本王依旧不会放过你!” “哪有这样的人啊?我洗清了冤屈,分明是在帮你找东西,居然是这样的态度……混蛋!” 二人骂骂咧咧地走开了。 一个掌灯的宫女,伴一个侍卫留下来守在凌弱水身旁。 “凌姑娘,该回房了。”丫鬟低声唤道。 凌弱水二话不说,操起手,一耳光子就打在了丫鬟的脸上,“本姑娘是虎落平阳被犬欺吗?你也敢指挥本姑娘?” “奴、奴婢不敢……”丫鬟哽咽着执着宫灯双膝跪地。 凌弱水又瞪了一眼洛雪儿的背影,狠毒地诅咒道:“洛雪儿,我们走着瞧!” 刚走到玉石群山后,洛雪儿从秦默的大掌里挣脱出来,此时一个侍卫飞快来报,浩浩荡荡的众人也停了下来。 “属下已尊王爷之令,将采青已死的消息散布了出去,尸体已被安置,并封锁了夕容自尽的事情,将她收监在了早先采青受刑的地方,留下了几个守卫。” 秦默扭头看向洛雪儿,道:“你究竟在打什么鬼主意?” “你要找到密函,照我说的,准没错。”洛雪儿胸有成竹地扫视了一圈众人,忽然指着一个身形与秦默差不多的侍卫道,“你去装扮成王爷的样子,带着所有人回到王爷寝阁,佯装王爷已歇息。” 侍卫哪里敢从,要假扮王爷,岂不是杀头的大罪! 秦默瞪着洛雪儿一脸洋洋自得的表情,想着她的确有几分能耐,便一挥手,道:“照办。” 侍卫这才应下,小厮轻手轻脚地脱下了秦默的披风与外衣,与侍卫换上,又将侍卫的服饰简单地披在了秦默的身上。 一切准备妥当,洛雪儿、秦默与木菀云三人隐在暗处,待众人的火光已经完全看不见的时候,才从阴影里走了出来。 “接下来,你又想怎么办?”秦默看向洛雪儿,那对琥珀色的眸子,不知参杂了多少心思,竟如汪洋大海,无边无际,是他无法望穿看透的。 这个女人,经历了什么,竟然从一个唯唯诺诺、软弱无能的丫头,变成了眼前这般干练沉重、机智勇谋的女人?秦默在心里思量着。 “你们会轻功,就赶紧带着我到囚禁夕容的地方去。”洛雪儿拽着木菀云,木菀云点了点头。 秦默却来回打望了洛雪儿与木菀云一番,一把就拽过洛雪儿,握住她的盈腰,瞬间便腾空提气跃起,扶摇直上,脚步轻快迅速地点飞在屋檐顶上,木菀云赶紧也尾随而去。 洛雪儿因被带在空中疾行,下意识地搂紧了秦默。二人相互依偎,鼻息相近,洛雪儿便觉秦默身上那股淡淡的龙纹香飘进了鼻间,带着远古神秘的气息,让人沉醉不已。 夜云轻浮,露出了皎亮的如弓弦月,静静地悬挂在王府上空,衬得疾飞的人儿如沧海一粟。 冷月微移,拂过百花的香影,又恋上朱漆的栏杆。忽上忽下间,秦默抱着洛雪儿,恰似一对眷侣神仙在踩云拈花,享受夜晚的宁静。 秦默的脚尖轻轻地从一片树叶上踮起,连那些栖息在树上的雀鸟都不曾惊醒。清风四起,带着蝉鸣声飘荡而去,他二人在月下飞舞,似乎还能听见广寒宫里的细细低语声,还有那大斧砍月桂的响叮声。 只见秦默一袭银灰色的侍卫服,衣袂翩跹,与银月互争光辉,竟把那蟾宫月殿比了下去。朦胧的月光披在秦默的身上,波光粼粼,仿佛,是行走在千年前混沌天地间的圣人仙者,蹑云逐月,迎风回浪。 洛雪儿不禁看得痴呆了,这个禽兽原本就有几分俊朗,在月光的映衬下,便也带上了几分的飘渺仙灵。瑶台枕鹤,凌霄揽胜,秦默的功力远在木菀云之上,不知不觉,便遥遥领先了十丈、二十丈、三十丈…… 洛雪儿沉浸在黑夜的梦幻中,几乎忘记了身边这个人,是她最鄙视的禽兽牌播种机。 偶然一阵风起,穿过洛雪儿的鬓发,带着馨香,好似吹落了月里嫦娥的笑语声。霸气冷漠的秦默,此时此刻,竟也忘记了,怀中的女子,是他几番怀疑不信的细作。 骤然落地,洛雪儿还未回过神来,踉跄着倒在秦默的怀里。 秦默微微颔首望去,静谧中,充斥着欲望泛滥的气息。 这究竟是怎样的女子?让人恨不得甩开她,却又让人…… “有人来了!”木菀云刚刚紧随其后落地,便感受到一股异常的气息。 洛雪儿猛地清醒过来,从秦默的怀里站了起来,皱着眉头道:“干嘛?想吃姐姐我的豆腐?” 秦默冷笑一声,道:“你的豆腐还是生的吗?” “你……” 洛雪儿还欲争执,秦默猛地捂上了洛雪儿的香唇,三人立即闪身躲在了一棵槐树后。 刚躲不久,一个红衣少女突然从天而降,艳丽的身影站在囚禁夕容的屋子外,旁若无人地便要硬闯进去,好像周边的侍卫都只不过是摆设一般。 侍卫喊打喊杀地冲了上来,却连红衣女子的衣裳都不曾碰倒,便纷纷倒地身亡。不见刀光剑影,亦不见殷红血泊。秦默眉头微蹙,红衣女子杀人于无形之法,便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杀手帮派“暗沙阁”的绝技,而暗沙阁,恰是昏君夏侯桀暗地里训练的一批死士。 洛雪儿的唇上,分明有一阵湿湿的凉意,这才反应过来是秦默掌心的冷汗。

返回
《七夜弃妃》 第十九章红颜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七夜弃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