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夜弃妃》 第十八章夜半

凌弱水细长的眼眉弯如弦月,晶莹粉嫩的嘴角挂着邪魅妖艳的笑容。她抬起玉手,彤红的指甲随手一摆,屋内的丫鬟便都敛声屏气地退了下去,只留下一名着天蓝色对襟外裳,头挽碧珠青蓝银簪的陪嫁丫鬟,唤作“碧云”。 “姑娘不要轻举妄动,洛雪儿这丫头心思深得很。”碧云进言道,“依奴婢愚见,说不定这就是个圈套。” 凌弱水随手理了理被衾,娇嫩的玉手水灵饱满,食指佩戴一枚镶嵌红色玛瑙的琉璃指环,满不在意地说道:“我自然不急,原本就不是我做的。我就是怕洛雪儿会故意赖在我头上,我才故意避开她。只是,若说是卓霖月,我也不信。” 良久,二人皆不言语。 凌弱水静静地揣测着洛雪儿的心思,可始终不能完全看透其中的奥秘。 “碧云,你且再去打探打探,这件事,绝对还没有完。”凌弱水叮嘱道,“切记,别让别人发现了!” “是,姑娘。”碧云颔首,掩门而去。 她前脚刚走,那阵从门外挤进来的风还未落地,一枚红尾飞镖便突然破窗而入,直直地钉在了凌弱水的床边。 凌弱水一震,四下打望却丝毫不见人影,她用力拔出飞镖,只见上面还穿有书信,便高声唤道:“来人啊!” 几个丫鬟迅速推门而入,“姑娘还有何吩咐?” “你们,刚才可看见什么可疑的人?” 丫鬟低眉相视一眼,回道:“回姑娘,不曾见到有可疑的人。” “没用的东西!要我死了,你们才会发觉有人在暗害我吗?还不赶紧给我去搜!”凌弱水握紧了飞镖,不耐烦地斥退了丫鬟,赶紧打开手中的宣纸,看道是:“一盏茶后,独自一人,书房见。” 其字迹与凌弱水几日前所收的匿名信如出一辙,她的心,不由得一“咯噔”。 凌弱水不禁沉思,第一次收到的匿名信,帮她撞破了洛雪儿在书房里鬼鬼祟祟的样子,而这一次收到同样的匿名信,又意味着什么? 只怕,是与今夜卓霖月与洛雪儿之事分不开! “洛雪儿的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凌弱水挥手扔掉了手中的飞镖,看着它重重地滑落在地面上,赤红的流苏镖尾格外显眼。 原本以为自己抱病便可以躲过一劫,可现在她越发看不清形势了。 去,说不定是落入虎穴,也说不定还可以再抓到洛雪儿的把柄…… 孰轻孰重?孰轻孰重? 王爷多年来原本最宠爱她一人,给她一切她想要的东西,王府里的人更是不敢轻怠了自己,谁也不敢与自己作对。可,自从洛雪儿来了之后,连着专宠七日不说,还当众羞辱打骂王爷,王爷也不曾休了她,废她一死!凌弱水不禁惶恐,王爷的心好像不再属于自己了…… 不行!她绝对不能忍受王爷的心里还有其他的女人! 凌弱水左右一想,只觉胸口闷得厉害,脸色顿时阴暗下来。 自己为此一搏,就赌这一局! “来人。”凌弱水命人提来执掌宫灯,披上了清月苏绣披风,独自踏月而去。 夜空寂寂,一个魁梧的身影映在昏黄的窗纱上,他手中摇晃着一柄白扇,仿佛眼前的酷刑,只是一幕碧水绿岸的春景美图,阵阵刺耳的尖叫声也不过是黄鹂的引吭高歌一般。 采青面对那枚通红的烙铁,依旧牙关紧闭,矢口否认,也不解释自己为何会一身夜行衣,在洛雪儿的寝阁屋檐上飞檐走壁。 风起,树林传来刷刷声。 月下,一抹黑影转瞬即逝。 秦默敏锐地扑捉到一股杀气,手摇白扇也不禁加大了力道,黝黑的眸子如利剑一般刺穿了身后的窗纱,望着昏暗的院子,什么都看不见,又好像什么都尽收眼底。 竹林悉率,暗淡的月光支离破碎地落了满地,拂过玉石群山的蜿蜒峭壁,笼罩在一位守夜侍卫的身上。只见一阵寒光,竹叶如雨而下,比月色凄清,比寒雪冰冷,一把旷世宝剑如开山辟地一般,直直刺向侍卫的咽喉。 侍卫挥剑以挡,千钧一发,单薄的剑身抵住了那削铁如泥的剑尖,侍卫在对方内力的冲击之下,连着后退了百步有余,撞飞了冰玉雪堂的竹门。 “什么人胆敢夜闯王府?”侍卫旋身如流,与黑衣蒙面人打斗起来。 黑衣人沉沉的声响听不出是男是女,鼻息间的杀气徒增了月夜的燥闷,“当日洛雪儿与卓霖月之事,你看的真真切切,又为何要陷害卓霖月,包庇真凶?” 侍卫挥剑如雨,剑气所到之地,皆损物于无形,四分五裂。他手腕翻飞,剑身如风车急速旋转,扣住了蒙面人的宝剑,手劲一带,就震飞了对方的利器。 “因为我要亲自抓住你这个真凶,领功邀赏!”侍卫长虹贯日,一剑直刺黑衣人的小腹。 黑衣人虽失了武器,却身手敏捷地忽上忽下,躲着侍卫的进攻。 “既如此,就别怪我杀人灭口了!”黑衣人双手撑地,一个后弯腰躲过一剑,右脚一踹,正中侍卫的小腹。 黑衣人弹跳起身,袖中飞出四把红尾飞镖,脑海中飞快闪过今夜洛雪儿在前厅的话语“他可是目睹了整个过程!谁推到了我,谁从我身上摸走了东西,谁栽赃陷害,他都看得清清楚楚!”既如此,不管这人是否当真知晓全过程,也绝不能留下活口! 侍卫躲闪不及,腰中飞镖夺窗而去,却正遇从书房出来、听见动静的凌弱水。 “谁?”凌弱水惊恐地倒吸了一口冷气,手中的宫灯被一阵阴风吹灭,她手一松,宫灯便打着转不知滚向了何处。 蒙面人拾起了自己的宝剑,跃过几排竹林,借着月光看清了凌弱水,眼角带着笑,自言自语道:“果然来了。” 侍卫受了伤,一手捂着鲜血直流的小腹,一手拽过凌弱水,将她护在身后。 还未搞清状况的凌弱水,已经被眼前的刀光剑影唬得全身动弹不得。若论背地里使阴招,她绝对是高手,可她几时想过,自己居然有一天会被卷入刀剑相搏的厮杀之中。 “凌姑娘,快去叫人啊!”侍卫缠住了蒙面人,冲身后的凌弱水大声呼叫着。 凌弱水这才回过神来,拔腿就要跑,蒙面人却乘机射来一枚飞镖,穿过凌弱水高高梳起的发髻,击中了凌弱水面前的翠竹。凌弱水张着手,惊慌失措的乱叫着,发簪落地,乌发垂腰,凌弱水只觉脖子上凉飕飕的,好像落地的是自己的头颅一般。 蒙面人欢心一笑,扬手飞剑,十足的内力催使剑身劈开了几株翠竹,震落了满空的竹叶,直直刺向已经趴倒在地的侍卫。 火烧眉毛之际,一根红白相间的长鞭突然缠住了蒙面人的飞剑,相等的内力一震,飞剑瞬间在长鞭的带领下改变了方向,电光火石,刺穿了蒙面人的右腿,剑身卡在了蒙面人身后的土石上。 只听蒙面人一声呻吟,其背后突然冲出了一个人影,拽过蒙面人的右臂,从其腋下穿过,一个过肩摔将蒙面人反手扣在了地上。洛雪儿单膝压在蒙面人的背后,右手死死钳制着蒙面人的手腕,任其挣扎,都无法翻身。 几乎同时,周围突然亮起了无数把明亮的火把,在几个手执宫灯的丫鬟簇拥下,秦默冷峻分明的脸,如悬崖峭壁般令人望而生畏。 沉浸在对死亡畏惧中的凌弱水,突然被眼前的光亮刺疼了双眼。她怔怔地望向秦默,“哇”的一声,就哭着扑向了秦默,双手死死抱着秦默,泪水湿了秦默的前襟,凌弱水还在嘶声力竭的哭嚎着。 “王爷……王爷……弱水差点就见不着你了!” 秦默皱着眉头,轻轻拍了拍凌弱水的削肩,示意身旁的丫鬟赶紧扶开了凌弱水。 受伤的侍卫这时已从地上爬了起来,单膝跪地,拱手相言道:“一切皆如王爷所料,这个人果真是为了杀人灭口,唯恐属下道出当日真相,特来置属下于死地。” 秦默点了点头,示意宿风。宿风便出列说道:“此次你立了大功,定不会少了你的好处,先下去养伤。” “属下遵命。”几个小厮扶着受伤的侍卫,踉跄而去。 秦默挪了几步,走向了洛雪儿,命人掌灯照向蒙面人。 木菀云蹲在蒙面人身旁,早已收起长鞭,扯开了尚在挣扎反抗的蒙面人。 影影绰绰的烛火,滑过蒙面人长及膝盖的如云秀发,左耳佩戴的玳瑁流苏耳坠熠熠生辉。紧紧抿成一条缝的红唇,艳胜鲜血;精致小巧的鼻梁上,那双凤眸正狠狠瞪着眼前的人,那是黑夜也不能吞噬的仇恨,是红血也不能淹没的快意。 “你是谁?”秦默负手而立,看着眼前的女子,只觉眼熟。 凌弱水忽然挣开了扶着自己的丫鬟,三两步就冲到秦默身边,她定要亲眼看看,想杀自己的人究竟是谁! “是、是你!”凌弱水一惊,拽着秦默的手臂,道,“是我院子里的丫鬟,叫做夕容。早先是伺候三娘的,后来三娘被……之后,夕容便来跟了我。可恶……你为何要杀我?你这个恩将仇报的贱人!” 说着,凌弱水就抬脚踹了夕容几脚,被木菀云及时拦下了。 “看见了吧?我说了不是我做的。”洛雪儿白了秦默一眼。 秦默目光深邃地看着洛雪儿,嘴角似有似无地挂着笑意。 夕容一直默默看着秦默,却突然尖声大笑起来。 她的笑声带着鄙夷,又好像带着嘲讽,苦涩说着:“秦默,看见我的样子,听见我的名字,你都记不起来我是谁了吗?哈,真是讽刺啊!亏我还在心底给自己留了一线希望,到头来,在你心里,却一丝一毫都没有我!” 秦默又把目光落在了夕容的身上,冷冽的,好似一把利剑挖穿了夕容受伤的那颗心。 “一年前,你喝醉了酒,要了我的身子,我盼啊盼啊,想着什么时候你能给我一个名分!结果,你再看见我的时候,如同今日,根本不知道我是谁!最后,你居然娶了一个卖身还债的臭丫头,都不肯要我!秦默,我恨你!” 夕容将恶毒的目光扭向了压在她身上的洛雪儿,洛雪儿微微一怔,原来在夕容的心里,竟然还有这么一层无法得到幸福的情愫。 “男欢女爱之事,你又何必当真?你情我愿,水乳交融,本王也让你享受了狂潮仙境,你非但不知恩图报,还与夏侯桀勾结,盗取本王密函!”秦默说着蹲下身子,用力抬起了夕容的下颌,道,“东西,在哪里?” 夕容苦笑了几声,丝丝凉意,也钻进了木菀云僵直的身子里。 虽说她心底早知女人只是秦默的附属品,但是,亲耳听见自己曾深爱的男人说出这样的话来,她的心抽搐着,好似被人用千万年的积雪冰封住了一般。 凌弱水却根本不在意,反而得意洋洋地说道:“不知廉耻的下贱丫头!你以为你可以麻雀变凤凰?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是什么德行?敢和我争宠,不是什么幺蛾子都可以住进王爷的心里!” “闭嘴!”秦默严肃的低吼一声,凌弱水立马闭上了红唇,“本王再问一遍,东西,在哪里?” 夕容望着秦默焦急难耐的眸子,心下更是苍凉,真可惜,这样的眼神却不是为了自己。 也不知道,将来,会不会有这样的一个女子,能够担得起他这样的眼神? 夕容想着,缓慢地转着头,看向了洛雪儿。

返回
《七夜弃妃》 第十八章夜半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七夜弃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