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夜弃妃》 第十七章对质

空气似乎在这里面凝滞,时间也似乎在这里定格。 众人大气都不敢出,纷纷暗自思量着。前不久,洛雪儿便是在此给了秦默一耳光,被打了一百大板,而今日,已是深夜,秦默命令众人齐聚前厅,竟然又是为了洛雪儿的事!只怕这次,洛雪儿是凶多吉少了。 “回王爷,凌姑娘偶感风寒,无法前来。”门口通知凌弱水的小厮恭敬的回道。 王妃示意已知,温婉地说着:“近日天气忽冷忽热,叮嘱凌姑娘好好休息,不用记挂。” 小厮领命退下,众人的目光复有重新聚焦在了洛雪儿的身上。 “王爷,梦姑娘也到了,不知王爷深夜唤来众人,是为何事?”王妃侧头问道。 秦默呷了一口茶,不紧不慢,面无表情,道:“三日之约已到,要么交出东西,要么交出你自己。” 众人面面相觑,皆不曾听闻他二人之间有何三日之约,只知王爷近日多次查抄了洛雪儿的院子罢了。 洛雪儿昂首挺胸,骄傲地说道:“我没有东西可交,也不会交出我自己。但是,我可以交出一个人来,你自己去管她要。” 秦默如雪鹰一般锐利的眸子死死地锁定在洛雪儿身上,她的一举一动,她的一颦一笑,她的一呼一吸,皆在秦默的掌握之中。 “你所指的人,是谁?” 秦默合上了手中的白玉折扇,身子微微前倾,迫不及待想要知道答案。 洛雪儿却是不紧不慢,像是猎人在玩弄手中垂死挣扎的猎物一般,十分享受这最后的快感。她的视线从秦默的身上移开,慢慢扫向一旁的人。 烛火映衬下,影影绰绰的光斑摇曳不定。 王妃、木菀云、卓霖月、顾巧巧、静青、顾茵曼等人,或是稳重,或是不解,或是拘束,或是紧张,或是鄙夷,她们的心灵之窗,无不都在泄露她们的秘密。 洛雪儿忽然觉得很好笑,至少她终于知道,自己是清白的。 “你要说就赶紧说!”秦默不耐烦地又打开了扇子,纯白的扇面上不曾画有花鸟,碧色的流苏青玉扇坠,反而衬托出了几分儒雅与脱俗。 “想要说清楚,就必须慢慢地、从头开始。”洛雪儿看向始终低着头的卓霖月,缓缓地抬起了白嫩如玉的手臂,手腕上的碧玉镯子清脆的一响,食指不偏不倚地指着卓霖月,吸引着众人的目光都聚焦在了卓霖月的身上。 卓霖月忽然觉得身上火辣辣的,她猛地抬起头来,正对上了洛雪儿深邃如海的眸子。 秦默斜睨了卓霖月一眼,不经意间却已是霸气十足。 “你,还记得,我与禽……王爷成亲前日,我们一同去冰玉雪堂的事吗?” 卓霖月听罢洛雪儿的话,瞳孔颤动,眼眸忽然闪过一丝惊恐,倏尔又垂下了眸子,淡淡地道:“记得。” “很好,那你还记不记得,我们因为什么事情,在冰玉雪堂外发生争执呢?” 洛雪儿说得轻描淡写,却掀起了卓霖月内心的汹汹大浪。 卓霖月立于烛火下,却感受不到丝毫温暖,反而冷得双肩微微一颤。 “我、我以为你……已经忘了。”卓霖月的双手抓紧了衣摆,当她于洛雪儿成亲次日得知洛雪儿安然无恙,又一路尾随至芷澜水榭时,她以为,洛雪儿已经忘记了这件事。 原来,洛雪儿不曾忘记,只是太会隐藏。 洛雪儿却随意的一笑,右手摆了摆,道:“不,我忘了,正是因为我忘了,我才会有今天的下场。” “那日究竟发生了何事?”王妃放下了手中的茶盅,视线在洛雪儿与卓霖月之间来回打量着。 洛雪儿不曾回头,一句“进来”,一位身材略小的侍卫便跪在了众人面前。 “你说说看,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侍卫应声说道:“当时属下在冰玉雪堂当值,因为刚出恭回来,在幽篁竹林的小径上就看见月姑娘和梦姑娘有说有笑地走来。属下接到王妃的命令,得知梦姑娘即将前来,原本也不曾在意。可转眼属下却看见……看见月姑娘和梦姑娘发生争执,月姑娘推了梦姑娘一把,梦姑娘连连后退,头撞到了凸出的石块上,好像昏厥了过去,月姑娘还翻着梦姑娘的衣裳,拿走了什么,仓皇之中就跑了。属下一看不好,便赶忙跑过去,通知首领和管家,送梦姑娘回了院子。” 侍卫话音一落,卓霖月原本苍白的脸颊变得青紫,双膝一软,险些栽倒在一旁的烛台上。 秦默斜睨了卓霖月一眼,面无表情,握着折扇的右手手骨却捏得咯吱作响。 姚诗娴仰头望着卓霖月,不相信平时从不争风吃醋的卓霖月竟然会做出这种事来! 静青和顾茵曼也带着匪夷所思的目光打量着卓霖月,不过眼神中更多的,却是看戏的成分。 其余大小妾室也都在咬着耳朵根子,啧啧低语,目光都在洛雪儿和卓霖月之间游离。 洛雪儿缓缓抬起手指,指向秦默与姚诗娴之间的案几上所摆放的那枚佩环,道:“你从我身上取走了这个,故意遗落在某处,陷害我偷了王爷的东西,对不对?” “我、我没有!”卓霖月失声大叫起来,“我真的没有!这个侍卫是在骗你!” “是吗?”洛雪儿只觉有趣地双手抱肩,道,“那让我们都听听,你又会怎样说?” “我……”卓霖月捂着胸口,快步走到洛雪儿面前,恐慌的眼神中还夹杂着真挚,“那日我们的确发生争执,可我根本不知道自己为何会与你吵起来。你的确是被我推倒在地,我心生愧疚就去找人,但是我回来的时候,你已经不在了。后来我才得知,你已经回到了院子。我有去看过你,但是你在昏迷中……我、我真的没有翻你的衣裳!更没有从你身上偷走那枚佩环!” 洛雪儿干笑了几声,眼神极其犀利,与平常的洛雪儿完全是两个样子,多了几分威严,又多了几分强势。秦默饶有兴趣地看着洛雪儿,并不出声,只好奇这个女人究竟还有多少戏码。 “就凭你一个人的证词?我可是有人证的!”洛雪儿指向身旁的侍卫,道,“他可是目睹了整个过程!谁推到了我,谁从我身上摸走了东西,谁栽赃陷害,他都看得清清楚楚!” “我……我真的没有……”卓霖月转身跪在王爷和王妃面前,泪如雨下,“王爷,我绝对不会做出对不起您的事情啊!王妃……” 姚诗娴想为卓霖月说几句话,秦默微微一抬手,姚诗娴便只有将话吞进了肚子,看着卓霖月凄楚的模样,无奈地叹了口气。 “王爷,我把人交出来了,剩下的事就和我没什么关系了。”洛雪儿莞尔一笑,目光却冷冽地偷偷扫了众人一圈。 秦默默不出声,前厅里唯有烛火噼啪的声响,和卓霖月低低哭泣的呜咽之声。 静青忽然大着胆子,打破了死寂,道:“王爷,事已至此,卓霖月是脱不了干系的!严刑逼供后,我看她招不招!” “静青说得对,王爷可不能姑息养奸!这等子偷窃王府之物,窥探王爷私密的人,定不能轻饶!”顾茵曼厌恶地瞪了卓霖月一眼,她早就看这女的不顺眼了,“依我看,倒不如学着吕后,把她做成人彘!以儆效尤!” 卓霖月一听“人彘”,想着四肢被剁,双眼被挖,双耳注铜失聪,喉咙被灌喑药割去舌头,又不能言语,囚禁在厕中的画面,顿时手脚发软,倒在了地上,双肩不住地颤动,差点昏死过去。 这个时空的女子,或许是无才便是德,但是从戏文上多多少少也都知道“人彘”之事。大伙一听顾茵曼竟建议用人彘之刑对待卓霖月,也不由得为卓霖月揪了心。 “不行不行!”顾巧巧跑了出来,嘟着小嘴道,“月姐姐这么漂亮的一个人,要变成猪的样子,太吓人了!王爷哥哥,你不能这样!” 秦默扬了扬手,几个小厮就从屋外跑了进来,“把卓霖月押下去,软禁在她院子里,本王随后亲审!” 小厮领命上前,架着浑身酥软颤抖的卓霖月就退了下去。 “王爷,真的不是我,我是不会出卖王爷的……雪儿,你要相信我!我是被冤枉的!”卓霖月奋力反抗的声音时有传来,洛雪儿的心也不由得一紧,但转念一想,又重现昂起了骄傲的头,扫视了众人一圈。 姚诗娴抿着双唇,眉头紧蹙,轻声唤道:“王爷,采青的话才是最重要的,此事……” “此事不准再提!”秦默突然站了起来,带起的风连着近旁的烛火微微一晃,四周静寂一片,谁都不敢言语。 “你们都各自回房,本王现在就去审审这两个欺上瞒下,胳膊肘往外拐的女人!”秦默玉扇一合,眉宇间的霸者之风,周身散发的王世贵气,令人不敢违抗。 他大步流星,与洛雪儿擦肩而过,在她耳旁低语道:“别让本王等太久!” 洛雪儿冷哼了一声,挺直了背,由内向外散发的势在必得之气,丝毫不输给秦默。 秦默微微一怔,夜风萧瑟,卷过洛雪儿垂腰的长发,淡雅的紫罗兰香气令人心旷神怡。他不禁思量,这是怎样的一个人,有着女人的柔情蜜意,也有着男子的高瞻远瞩与深谋远虑?叫人爱也不是,很也不是。 秦默不曾停下步子,转瞬已迈步走出前厅,由领路执灯的小厮并丫鬟簇拥而去。 厅里围聚的人也渐渐散了,大家议论纷纷,上下打量洛雪儿的目光十分复杂。似乎带着猜疑与算计,又似乎带着羡慕与钦佩,更多的似乎还是难以置信。 姚诗娴扶着采蓝起身,走到洛雪儿面前,千言万语终究不知说什么好。 洛雪儿仿佛看穿了王妃的心思,道:“王妃放心,我绝对不会冤枉一个好人。” 姚诗娴勉强一笑,意味深长,却带着令人捉摸不透的苦涩,款款而去。 木菀云有意走到最后,待众人都散开之后,才对洛雪儿点了点头,眼眸里好像藏着不可告人的秘密。 洛雪儿抿嘴一笑,懒懒地伸了个懒腰,嘴里嘀咕着:“回现代后,我可以考虑当一个演员,说不定还能捧一个奥斯卡小金人回家!” 浮云沉沉,遮住了半壁的皎月。花萃园中几条被惊醒的金鱼,穿梭而过映入荷花池中的月影。却突然又被一抹黑影遮住,唬得金鱼摇曳着尾巴,四处游窜。 凌弱水的院子里灯火通明,几个丫鬟来报,详细地汇报了前厅所发生的事。 凌弱水半支着身子,靠在床上的蛟霄软丝金枕上,一个丫鬟跪在矮榻上替她捶着腿,另一个丫鬟手里端着药碗,轻轻搅拌着。屋子里,点着浓郁的结香,为了压住刚以药草熏染过的气味。 “卓霖月做的?”凌弱水皱着眉头看着立在面前回话的丫鬟,道,“王爷没有传采青上来对质?” “回姑娘,没有。”

返回
《七夜弃妃》 第十七章对质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七夜弃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