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夜弃妃》 第十六章三日

洛雪儿笑着一一接过,也向顾巧巧和秦儿互相介绍了介绍,便又说着:“有正门不走,干嘛要翻窗啊?” “小声点儿!要是那些人都知道了,抢了我给你们带的甜果子,就不好了!”顾巧巧说着瞟了一眼门,表情严肃得逗人发笑,又压低着声音说道,“所以我才翻的窗户。只是不知这好好的窗户怎么钉得这么死?我让跟来的小厮砸了好久。” 洛雪儿“哦”了一声,心想这样大的动静怎么还会没有引起赵嬷嬷那些人的注意,肯定都是见顾巧巧的装扮是秦默的小妾,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过去。 这个丫头哦! 也难得她还能想着自己,毕竟自己和顾巧巧并没有什么交往。琼梨院认姐姐之事,洛雪儿也只是认为这是顾巧巧的过场话而已。没想到,顾巧巧却是认真的。 “看你满头的汗,快喝点水。” 顾巧巧笑了笑,说着自己正渴了。 “我听说梦姐姐这里日子苦,又受了伤,我想着就送些甜的东西来,一来可以让姐姐的日子过得甜滋滋的,二来姐姐喝药后也不会觉得难受。”顾巧巧得意地撅着小嘴。 洛雪儿无奈地笑了笑,秦默竟然还是个萝莉控,好这一口。 “你费力爬进来,就是为了这个啊?”洛雪儿喂秦儿吃了一枚梅子,又喂顾巧巧吃了一粒葡萄干。 “还有事,我听说王爷又命宿风把姐姐的院子翻了个底朝天,不知为何?”顾巧巧歪着圆圆的脑袋,大大的眼睛带着疑问水灵灵的扑闪着,“而且我想让月姐姐陪我一块儿来,可月姐姐也不知为何推三阻四的,早先可都不是这样的。” 要说顾巧巧来看望自己,确实是超出了洛雪儿的预料,但是既然有机会,卓霖月怎么会不来看自己呢?毕竟这段日子,洛雪儿自己也能看出卓霖月与自己的亲近。之前挨了板子,被软禁,卓霖月都是十分担心自己的,为何,这一次却? 洛雪儿想着,眉头不经意的一蹙,全落在了顾巧巧的眼里。 顾巧巧便赶忙解释道:“些许月姐姐当真有事也说不定的。这段日子,月姐姐在院子里进进出出的,好像真的很忙。不过,也不知道在忙什么。若是梦姐姐不被困在这里,以梦姐姐与月姐姐的关系,她一定会告诉姐姐她在忙什么的。这样,我也就不好奇了。” 说着,顾巧巧又伸出丰盈的手臂,吃了一枚梅子。 洛雪儿却说道:“巧巧为什么觉得卓霖月一定会告诉我呢?我和她之间的关系有这么好吗?” “当然!”顾巧巧使劲儿点着头,“在姐姐成亲前日,姐姐不是还相约月姐姐一同前往冰玉雪堂吗?在花萃园里,月姐姐还招呼了我呢。你们当时就在一起啊。梦姐姐不记得了?” 什么?当日居然还有人陪着她一起去的? 那,为什么,卓霖月从来没有提起过呢? “后来呢?你在花萃园遇见我们之后,我们又怎么样呢?”洛雪儿激动地扣着顾巧巧的双肩,不住地摇晃着她。顾巧巧的眼珠子,好像都随着洛雪儿的摇晃而在打转。 “雪儿……”秦儿的轻呼声,才让洛雪儿意识到,赶紧就松开了顾巧巧。 顾巧巧憨厚地笑着,活动着双肩,耸拉着脑袋,道:“后来就不知道了。我向你们打了个招呼就走了。当时姐姐一脸羞涩,我想着是人生地不熟的关系,所以也就没跟着你们。” “那么,我为什么要邀请卓霖月和我一路呢?”洛雪儿问道。 不过这个问题,真的把顾巧巧难住了,她眨巴着眼睛,道:“当时我与姐姐不熟,自然不知道其中原因了。不过我出去后可以帮你问问月姐姐,只是,姐姐自己的事,姐姐自己都记不得了?” 洛雪儿一怔,一时语塞,赶紧敷衍道:“那个……这个,是因为……嗯,事情太多,记不住了。” 顾巧巧显然也是没有在意的,起身拍了拍手上的食物渣滓,便道:“过来陪姐姐聊聊天,姐姐的日子也好过些,下次有机会我再来!姐姐想吃什么,我都给姐姐带进来!” 洛雪儿笑着摇了摇头,说:“没什么想吃的。你也不用总来,我在这里还好。” 二人边说边走向窗户,顾巧巧就是个顽童心理,觉得翻窗子好玩,怎么也不想从门出去。洛雪儿也只能由着她,看着窗外的确站着小厮和丫鬟,心里面也就安了心。 送走了顾巧巧之后,赵嬷嬷也来探视过。布置着午膳,又端来了两碗药,十分精心。 只是洛雪儿因为心里惦记着顾巧巧说的话,总觉得时间过得太慢,还没到晚上,一个人不是在房里踱着步,就是坐在一旁把玩着顺手的东西,脑子里总是浮现出当日的多种可能性。 秦儿躺在床上,小憩了片刻。醒来后见洛雪儿依旧是心事重重的样子,倒也乖巧地不曾询问,只是安静地看着洛雪儿。待洛雪儿意识到,两人又随便闲聊几句。但秦儿分明感受到洛雪儿的心思不在这里。 她好想在担心,在害怕什么。 秦儿不解,却直到晚膳过后,一袭乌紫长裙的姑娘站在屋外时,洛雪儿才第一次笑了出来。 “找到了。那个背地里监视你的人,被找到了!” 木婉云平淡的一句话,却激起了洛雪儿心中的万般涟漪。 “真的吗?”洛雪儿兴奋地直接冲到了木婉云面前。 秦儿看着她们,心中虽是不解,但也不曾开口询问。 木婉云谨慎地转身关了上门,压低了声音道:“我说服王爷让我来见你,也先暂时安抚住他,直到子时,我们现在还有三个时辰的时间。” 洛雪儿激动地握住木婉云的手,琥珀色的眸子里尽是千言万语也道不尽的感谢。 木婉云扶着洛雪儿,平静地说道:“只是找到监视你的丫鬟,并非找到幕后主使,我们还得抓紧时间。” “只要有了线索,顺藤摸瓜,一切都简单。”洛雪儿问道,“那个丫鬟是谁?看你刚才的表情,应该不是采薇?” 木婉云点了点头,“不是采薇,却是与采薇关系极好,且在府中地位不低的……” “采青?”洛雪儿猛地脱口而出,细想这几日与自己接触的下人里面,也就只有采青,让她一度怀疑过。 她是秦默的得力丫鬟,出入冰玉雪堂周边,侍卫小厮也不会觉得蹊跷。 而且采青若是想从采薇口中得知自己的举动,也不是一件难事。她可以假传王爷的命令,采薇便只会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并且当初,自己之所以会走到秦默的禁忌书房,也是因为中途撞见的采青,故意不曾细说路线的缘故。洛雪儿若是不怀疑她,是不可能的,只是当事实证明的确是采青的时候,洛雪儿的心中还是带着几分的感叹与无奈。 烛火摇曳,木菀云捡着重要的话,长话短说道—— 原来木婉云自昨夜从洗衣房离开之后,就径直回到了洛雪儿的院子里。 因为木婉云在王府颇为受宠的缘故,院子里的小厮和丫鬟都不敢怠慢,争先恐后地伺候木婉云,只为了将来有机会跟随木婉云享尽荣华富贵,而不是现在动不动就惹怒秦默的洛雪儿。 但是木婉云却只留下了采薇一人在寝阁里屋里伺候她。 进屋后,木婉云挥手就以内力把紫香檀木暗雕芙蓉花方桌震得粉碎,采薇惊吓不已,赶紧就跪倒了下来。 木婉云还特地不曾压低声音,责骂着采薇心思不纯,背后算计主子,以至主子蒙冤受屈,而她自己却以为这般一来便可飞上枝头变凤凰,实则是痴心妄想。 采薇不明所以,唯有暗自哭泣,嘴里也不曾分辨,只说着若是这般能代替主子受罚,心里是一千个一万个愿意。 洛雪儿听至此,心下一暖,不曾想采薇对自己竟然是这般忠心不二。 “看来采薇,的确值得你信任。”木婉云也是莞尔一笑,又继续讲道。 木婉云在里屋训斥采薇足足也有一个半时辰,心里估摸着该知道这件事情的人,已经知道了。 为了确保消息是否属实,那人必定会铤而走险。 果不其然,木婉云以内力倾听,发现自己头顶上方的屋檐,正有人轻轻地撬开了一块瓦片向里窥探。 采薇还在拭泪,却也只是眨眼的功夫,便见一个黑衣人从天而落,屋顶漏了好大一个的窟窿。瓦砾碎片跌落在地,掀起了一层飞沙走石。 采薇事后得知,原来是木婉云以梯云纵一跃而起,穿透了瓦片将黑衣人一把抓了下来。事前早有准备的木菀云,更是两三下就将中计的黑衣人打倒在地。 木菀云以手里的长鞭死死缠着那人的脖颈,采薇反应过来一把揭开了黑衣人的面纱,果然是采青不假。 “原来采青还会功夫的!”洛雪儿暗自叹息,难怪自己被监视跟踪,也从来没有听到异响。 “也正是因为采青的缘故,我才说服王爷进来看你。但是……”木婉云欲言又止地望着洛雪儿,道,“采青到现在也不承认,更别说指出幕后主使。可是因为我为了引出采青,动静闹得有点大,只怕幕后那人,不会轻易现身的了。” 洛雪儿的脸色却不像木婉云那般纠结,反而轻轻拍着巴掌,道:“动静越大越好!木姐姐做得很好。之前的事,辛苦你了,后面的就交给我吧!引蛇出洞,是我最拿手的!” 想当初,她不就是这样擒拿了那对在褚秀阁偷欢的男女吗? 这一次,就故技重施。即便背后的人再高明,也逃不了自己那颗惴惴不安的心! 木婉云听从了洛雪儿的话,偷偷离开了洗衣房。不过半盏茶功夫,宿风便手持宝剑,白衣飘飘地立在屋外,命小厮捆绑了洛雪儿带走。 一直把自己当作空气的秦儿,终于出了声响。 洛雪儿却眨了眨左眼,十分调皮地冲秦儿笑了笑,道:“我出去了一定会来救你的。” 秦儿一愣,抿嘴一笑,便又躺了回去。 五花大绑的洛雪儿,被宿风带到了前厅。 转过回廊,便可看见前厅灯火通明。厅外左右两边,各有五个小厮并四个丫鬟手执灯笼,侧首而立,大家都敛声屏气,就像是蜡像馆里的假人一般。洛雪儿前脚跨进前厅,抬头望去,便见厅里是乌压压的一群人。 身披藏青色披风的秦默端正坐于主位,肩上还有几颗露珠,更深露重,显然是匆忙而来。王妃姚诗娴坐在秦默的左侧,中间的方桌上放着两个不曾动过的茶杯。周边白玉金珠的烛台上闪着耀眼的烛火,两个丫鬟垂手而立。 余下的妾室皆站在自己的位置上,除了凌弱水。 洛雪儿面不改色地昂首站在秦默面前,虽然前厅聚集了这么多人,可是谁都不曾开口说话,房间一片死寂,落针可闻。

返回
《七夜弃妃》 第十六章三日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七夜弃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