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夜弃妃》 第十五章翻窗

洛雪儿静静地看着他的一举一动,说着:“不用你提醒。姐我最受不了冤枉,所以我会自己证明自己的清白!” 秦默懒洋洋地抬头看向洛雪儿,“不知道你究竟给菀云说了什么,她竟那么笃信你的无辜!” “那是当然!不像有些人是有眼无珠!” 秦默忽然笑了起来,走到洛雪儿面前,轻轻托起了她的下巴,声音低沉又迷离,“本王最近没听见你唱的反调,倒是挺怀念的。” 说罢,秦默托着洛雪儿下巴的手,温柔地顺着她的脸颊向下抚摸。滑过她的香颈,猛地加重了气力,掐住了洛雪儿的脖子,让她喘不过气来。 “你、你放手!禽兽……疯牛病又犯了吗?”洛雪儿使劲用手掰着秦默的手,却毫无作用。 秦默瞪着她,狠狠地说道:“记住本王的话!最后一日,要么交出东西,要么就交出你所谓的背后黑手,要么就在奈何桥上与你的老爹重逢!” 秦默手一松,洛雪儿赶紧补充着大脑里的氧气,轻咳了几声。 “秦默,你我都看对方不顺眼,倒不如你放了我出去,我耳根子清净了,你心里也没这么多猜疑。大家都省事!” “想法不错。可惜,太便宜你了!本王就是要留着你,看着你在本王的魔爪下苦苦哀求,听着你在本王玩弄的手段下深情呻吟……” 洛雪儿还未狡辩,秦默的手却突然抓住了她的头,一拉,强吻。 “本王今日救美,你怎么也该表达感谢啊!” “流氓……”洛雪儿手脚不停地挣扎着。 秦默却是一笑,更加疯狂地强吻着。 “本王今夜便做一回流氓,让你尝尝味道!” 按耐不住的秦默,两三下就解开了洛雪儿的衣服。 “洛雪儿啊洛雪儿,你若是温柔的从了本王多好啊……本王好想要你……”秦默一边亲吻着洛雪儿,一边说道。 引得洛雪儿想叫出声,嘴却又被秦默堵住。 而秦默那番刺骨的言语,却依旧在洛雪儿的耳边响起,“你是本王的妾,为何总是要拒绝本王呢?你好聪明,这样挑逗本王……本王喜欢聪明的女人!” 秦默说着,喘气声越发急促,胸中压抑的那股欲望,如潮水般汹涌而来,让他疯狂地扒开了洛雪儿的下衣。 洛雪儿却抓住机会,咬破了秦默的嘴唇。 洛雪儿的反抗,正好刺激着秦默越发想发泄! “洛雪儿啊,你就狠狠地咬吧!狠狠地刺激本王,让本王慢慢满足你……” 秦默狂热的唇,贴在洛雪儿的香颈上,来回狂吻。而洛雪儿身上的力量,却在这圈圈的魔力中,慢慢丧失。 “你嘴里拒绝着本王,怎么身体一点儿都不老实?”秦默妖媚着一笑,手中一个力道,洛雪儿便叫出了声来。 “快求本王……快说你想要……” “我不说!” “是吗?那本王就慢慢来,慢慢来啊……” 洗衣房里的奴婢,也不过十五六岁。情窦初开,欲望苏醒,甚少接触男子。听着洛雪儿的呻吟声,和秦默低沉的挑逗声,怎是按捺的住?大伙一夜未眠,望着映在窗纸上的那对男女,心痒难耐。 东边泛起了蒙蒙亮的鱼肚白,洗衣房墙外的小巷里传来了公鸡打鸣的声响。早起的洗衣奴已经开始劳作,水池边阵阵拍打浆洗衣服的声音,吵醒了熟睡中的洛雪儿。 洛雪儿蹙了蹙眉,欲翻个身继续熟睡,却只觉脖子僵硬的疼。 她使劲拽了拽自己伸手可触的东西,可怎么都拽不动。耳边还回响着一阵均匀的呼吸声,带着丝丝淫靡未散的气息,包裹着洛雪儿僵硬的身躯。 昨夜鱼水之欢的画面,立马在洛雪儿脑海里浮现。 自己居然又被这个禽兽牌播种机上了! 可恶!等她过了这一劫,她定要想出一个让播种机没法在自己这里播种的方法来! 顿觉尴尬的洛雪儿,猛地一掌就推向搂着她熟睡的秦默,不料她非但没有推开秦默,反而因为自己的力道,从圆桌上滚落下来。一个“屁股向后,平沙落雁式”,洛雪儿彻底清醒了。 被推醒的秦默却只是打着哈欠,扬手一撑,便从圆桌上坐了起来,打趣地望着衣衫不整的洛雪儿,眼神似在回味昨夜的享受。 洛雪儿觉得秦默的眼神好像是一把钩子,一层一层,把自己的身子完全看透了。 她赶紧背转身子,匆忙笼着衣服。 “王爷,该上朝了。”门外的小厮低声唤道。 秦默只是随口一哼,视线一直不曾从洛雪儿身上移开。 “看什么看?”洛雪儿怒目圆睁地低吼着。 秦默手臂一挥,拽过近旁的衣衫,衣袂翩翩,转身落定,锦绣华服便已穿好在身。 “洛雪儿,给本王记住,今日是最后一日,本王的耐心是有限的。” 说罢,秦默推门而去,乘着熊嬷嬷把洗衣奴唤到了西厢房训话之际,避开了众人,扬长而去。 “禽兽!有能耐自己查去,干嘛总是怀疑我!”洛雪儿踹了一脚圆桌,昨夜负荷过重,又久经折磨的圆桌,终于“砰”的一声,应声落地。 “雪儿……”秦儿羞涩的声音,虚弱地响了起来。 洛雪儿忽然耳根子一红,回头看向正用手肘撑着身子,半探着看向自己的秦儿。洛雪儿也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醒的,忽想起昨天晚上的事,秦儿完全看在眼里了,她的心就直打哆嗦! “咳,我……嗯,秦儿……”洛雪儿支支吾吾地挨着秦儿坐下,也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 该死的禽兽,发泄起来才不管身下是谁,也不管是在哪里! “雪儿,我渴了。”秦儿忽然莞尔一笑,双眼炯炯有神地望着洛雪儿。 洛雪儿一愣,心中自知秦儿是在缓解自己的尴尬,便立马应声落下,就起身去倒茶水,却发现原本放于圆桌之上的茶壶水盅之物,都在地上摔成了几瓣。 洛雪儿不由得脑补起云雨之事,满脸涨红,赶紧道:“我去让赵嬷嬷重新烧些水来。” 洛雪儿刚刚拉开房门,赵嬷嬷就亲自端着药走到了门口。 嘘寒问暖了一番,洛雪儿便侧身让进了赵嬷嬷。 “赵妈妈辛苦了啊!”洛雪儿喝完了药,勉强在脸上挤出了一个笑脸,“真是不好意思,昨天晚上给你们添了那么多的麻烦。” 赵嬷嬷却连忙说道:“没有没有,是老奴管教无方,惊扰了姑娘。” 洛雪儿听出言外之意,赵嬷嬷这是急着与自己划清界限,如果这样的话,将来就不好让赵嬷嬷替自己办事了。 于是洛雪儿赶紧眉梢一挑,握住赵嬷嬷的手道:“我早就不是什么姑娘了,来到洗衣房里,就是一个普通的洗衣奴,我对赵妈妈的恭敬之情,可是一点儿都没有变呢!” 赵嬷嬷看着洛雪儿还是一如既往的对自己好,心中的隔阂也渐渐消散了,更加真心地询问了几句伤势,又叮嘱了秦儿多加休息,才退了出去。 赵嬷嬷刚退出房门,水池边上的一群洗衣奴赶紧擦着手,笼着头发,借着水匆忙一照,就上来围住了赵嬷嬷。 “嬷嬷,王爷还在里面吗?穿了衣裳没?要不要我们进去伺候?” “还有我还有我,嬷嬷,我可以为王爷梳头,什么都可以!” “你们别挤我!嬷嬷,你看看我的模样,如果我被王爷看上,一定不会忘记您老的!” 叽叽喳喳的一群人,就像是刚出生的小鸡仔叫个不停。后面的人不住地往前面挤,前面的人又用手肘使劲堵着后面的人,一进一退的用力之际,差点没把赵嬷嬷挤到地上去。 “好啦好啦!让开让开!”赵嬷嬷用双臂护着自己,脚下已是踉跄了几步。 围上来的洗衣奴们便知趣地后退了几步,赵嬷嬷也不得不拿出了几分威严,重重地咳了几声,又用食指敲了敲近旁几个女子的头,呵斥道:“伺候王爷,里面还有梦奴呢,哪里轮到你们了?再说了,王爷早就走了,就是怕你们几个兔崽子缠身!你们也不照照镜子,就你们这样的,哪里配的上王爷?去去去,该干嘛干嘛去……衣服不用洗了吗?” “是,嬷嬷。” 一群人才这般悻悻地散去了,头还恋恋不舍地回身望着,好像王爷会突然蹦出来似的。 洛雪儿在屋内竖着耳朵,听着吵闹声远去后,才稍微松了口气,挨着秦儿坐在了床沿边上,道:“感觉还好吗?” “好多了,是我自己太弱,打不过她们。”秦儿抿嘴一笑,嘴角的淤青格外醒目。 洛雪儿把手伸进被子,握住了秦儿的手道:“都是我连累了你。如果我有机会出去,一定也带你走,不让你在这里受苦受难。” 可是,自己真的还有这个机会吗? 洛雪儿望着秦儿的笑脸,心中却是一片忐忑。 今日便是与秦默三日之约的最后一日,最关键的是,这次自己说话根本毫无底气。 毕竟她不知道这具身体的本尊究竟是怎样的人,做过怎样的事情。只担心,到头来查来查去,结果的确还是“自己”所为,那就真的是死定了! 心思还未想定,一阵悉悉率率的声音突然传来。 洛雪儿一惊,看着秦儿也是满脸的疑惑。 悉率的声响越来越急促,洛雪儿只怕又有人来捣鬼,便下意识摸向袖间的匕首,却意识到之前的匕首,因为凌弱水的挑衅而遗落在了山崖上。 于是洛雪儿环顾房间,简单的陈设,两张太师椅,一张圆桌,女子的梳妆台,根本没有可以用来防身的东西。万般无奈之下,洛雪儿试着抬起了搁置在床榻旁的一方小矮凳,踱着步就走向声响的源头。 “雪儿,小心啊!”躺在床上的秦儿也勉强支起了身子。 洛雪儿回首看了一眼秦儿,轻轻说道:“嘘。” 高高举着小矮凳的洛雪儿,在东窗下站定,隐约可见窗外有个人影在鬼鬼祟祟。只因这赵嬷嬷怕潮湿,将屋中的窗户都是死死钉住了,常年不曾用过。 不过,洛雪儿心里也在疑惑,这般动静,难道外面的人都看不见吗? 洛雪儿敛声屏气,看着东窗一点一点被掀起,洛雪儿立马闭上眼就要狠狠砸下去,正在爬窗户的人却忽然大喊道:“梦姐姐,是我!” “啊?”洛雪儿一愣,及时收手,在空中僵硬地悬着手臂,“巧巧?你、你怎么来了?” “能……先拉我一把吗?”顾巧巧嘟着圆圆的脸,灿烂如阳光。 洛雪儿赶紧帮着顾巧巧爬进了屋子,道:“我们这里是洗衣房,可不是厨房啊?” “我正是知道这里不是厨房,才特特带了好吃的东西来的。”顾巧巧说着就从怀里、衣袖里、腰封里各处摸出了好些非易碎的蜜饯果脯之类。

返回
《七夜弃妃》 第十五章翻窗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七夜弃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