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夜弃妃》 第十四章救美

洛雪儿哪里知道这具身体主人的家事啊,只得以自己现代身份的角色编起故事来,“我家原是江南的商贾世家,谁料爹爹生性好赌,赔光了家里的钱财不说,还把姐姐卖了继续赌。母亲看不过去病逝了,姐姐被卖后又被糟蹋了,想不开也自尽了。背着爹爹的债,我只有来到王府卖身,替父还债……” 洛雪儿动情的说着,眼里噙着泪水更是惹人怜爱。虽然这故事半真半假,至少能让姚诗娴相信就是好故事! “可怜的人儿……”姚诗娴感叹道,“江南号称是鱼米之乡,那里的富商可说是富可敌国,若你爹爹能妥善经营你们家基业,倒也不会落至此种地步啊!” “是啊,还记得小时候我最爱吃的春芽蛋饼,是娘亲最拿手的……”洛雪儿被唤醒了现代的记忆,心中酸酸的疼,将江南的美景一一道来,竟然忘记了自己想要套姚诗娴口风的目的。 姚诗娴听着起劲,也附和着自己早年去过的江南数景,二人是相谈甚欢。 “雪儿姑娘放心,你我一见如故,我会劝劝王爷,早些让你出来的。” 姚诗娴的一番话,猛地惊醒了洛雪儿,自己出来的计划呢?糟糕,差点全泡汤了! “我记得我与王爷成亲的前日,王妃曾特令我可以进冰玉雪堂?”洛雪儿注视着姚诗娴的面部表情,似乎玩起了现代最流行的微表情。 姚诗娴点了点头,道:“原本我想与你同去的,却被事情给缠住了,所以才让你一个人去了。感觉冰玉雪堂的环境如何?听闻是王爷的娘亲亲自建造的。” “王妃是被什么事情缠住了?”洛雪儿探着身子,凑近了姚诗娴。 姚诗娴只是一笑,并未觉不妥,便说道:“我身子突然不舒服,便唤来了陈大夫来。” 洛雪儿沉思一想,不在场证明不是很充分。要是她威胁陈大夫做假证的话…… “王妃知不知道我是什么时候去的冰玉雪堂呢?” 姚诗娴思索了会儿,道:“采蓝来回报的时候,应该是午膳之后,这个时候陈大夫也刚刚到。” 洛雪儿双手托着下巴,十分苦恼地喃喃自语道:“怎么一点儿有用的信息都没有啊?动画片果然都是骗小孩的。” “时辰也不早了,你快些回去复命吧!”姚诗娴站起身来,唤来一名丫鬟,“我让采珠送你回去,那几个老嬷嬷定是不敢为难你的。” 洛雪儿撇了撇嘴,谢过之后也就离去了。 采珠兴致勃勃地跟在洛雪儿身旁,道:“江南是个什么地方?我们西兆国有什么地方叫做江南吗?” 洛雪儿一怔,呆呆地问道:“你们不知道江南吗?” 采珠摇了摇头,“自始至终,西兆国内外,皆不曾听闻有江南之地,可是西域番邦之地?” 洛雪儿走后,剩下的丫鬟扶着姚诗娴,浅笑问道:“王妃当真是读书无数,可不知这江南在西兆国何处?好生令人向往。” 姚诗娴猛地止住了步子,她忘记了,在这个时空里根本没有江南这个地方! 若说上回“小三”等词是她自己误听,那么这次“学校”“老师”这些词汇可是听得真真的,而且两人还讨论起了西兆国人所不知的“江南”…… 几乎同时,洛雪儿回头望向花萃园,姚诗娴的身影已经不在了。 既然这个时空里不曾拥有的地名,这个王妃又怎会知晓?还能细细说出江南的景致? 莫不然,姚诗娴和自己一般,也是…… 也是,穿越来的? 洛雪儿和姚诗娴,不约而同地揣测着。 洛雪儿与秦儿在王妃丫鬟的陪同下回到洗衣房,果真不曾被嬷嬷为难。 二人食毕晚膳后,便有说有笑地回到了房里。 谁料屋内原本不多的家具横七竖八地倒在地上,床褥之物都被人狠狠泼了冷人,乍眼看去,倒是像屋子漏水一般。 原本还挂有笑颜的洛雪儿,瞬间就冷冷地瞪向站在自己身后,不怀好意的其他洗衣奴。 “你们谁做的?” “哟,这怎么回事啊?”一个长相较为妩媚的洗衣奴,一面嗑着瓜子,一面探着脑袋看了一眼屋内的情况,“真是可怜。怎会这样呢?可是惹了什么神明了?” 其他人听闻都笑开了,秦儿胆小地往屋内躲了躲,低声说道:“雪儿,以前送衣服去晒衣室都是她们的活计,估计……估计是因为今天我们抢了她们的……” 洛雪儿听罢,双手抱肩,斜睨了这些人一眼,“若是神明都这般阴险狡诈、心胸狭隘,那你们个个都是神明的祖宗了!” 嗑瓜子的洗衣奴怒目娇嗔,随口“呸”了一声,便指着洛雪儿威胁道:“新来的,姑奶奶我就是这里的规矩!去晒衣室的活儿,还轮不到你来做!这次就算警告,如果你敢有下次,姑奶奶我打得你满地找牙!” 洛雪儿嘴角裂开了一丝冷笑,右手食指轻轻挡开了对方指着她鼻子的手,毫无表情地说着:“或许在我来之前,你是这里的规矩,但是,现在我来了,我便是这里的王法!” “你、你!你敬酒不吃吃罚酒!” 说着那些人就蜂拥而上,黑压压着围着洛雪儿和秦儿。 只见,一群蛮不讲理的女人互相撕扯着对方的头发,扒拉着对方的衣服,嘴里还尖声咒骂着。虽说都是些女子,但她们长期以卖力浆洗衣物为主,手上的劲也不能小瞧。一群人而上,洛雪儿丝毫占不了便宜。 奈何晚膳过后,赵嬷嬷和熊嬷嬷就一如往常,在这附近散步,丝毫不知洗衣房此时已闹得是天翻地覆。 “秦儿!” 洛雪儿赶紧护住昏迷倒地的秦儿,不料带头闹事的那个洗衣奴,逮住机会揪住了洛雪儿的长发,嘶叫一声,便拽着洛雪儿朝一旁的灰墙死死撞去。 “去死吧,你!” 洛雪儿咬着牙,猛地站稳了脚跟儿,反而借着那个洗衣奴的力,把她甩到了灰墙上。一声痛苦的惨叫,那人便捂着头瘫坐在了地上。额头渗出触目惊心的鲜血,但性命无忧。 众人一看,便知洛雪儿不是好惹的,心里发虚,都住了手。 “秦儿!” 洛雪儿赶紧抱起了秦儿,虽然她伤得重了些,但也都只是外伤,洛雪儿的心稍稍安稳了。 “你这个贱人!”话音未落,刚刚还流着血、瘫坐在一旁的洗衣奴,张开双爪,就朝洛雪儿狠狠地扑来。 洛雪儿抱着秦儿来不及闪躲,她只能紧紧把秦儿裹在自己的怀里,把头埋在胸前,准备硬生生挨她这一掌。 突然,洛雪儿觉得耳边吹过一阵凉风,眼角瞥见一道青衣墨色的影子,便有什么东西重重倒地,惊得人心慌,她下意识地又搂了搂怀里的秦儿。 “你再不松开,她都要被你闷死了!” 秦默冷的声音飘进洛雪儿的耳朵里,她猛地抬起头来,难以置信地望着眼前的秦默。他负手而立,盛气凌人地怒视着那些洗衣奴。赵嬷嬷和熊嬷嬷也不知是何时归来的,也和那帮欺负自己的人一样,战战兢兢地跪在秦默面前。 而此时,洛雪儿心里冒出来的念头,竟然是有他在,她们安全了。 洛雪儿为之一愣,赶紧甩了甩头,想把这奇怪的念头甩出去。 “宿风,请大夫。”秦默剑眉深锁,不曾看洛雪儿一眼。 一旁随着秦默而来的采青赶紧扶着洛雪儿起身,这时,洛雪儿才看见带头闹事的那个洗衣奴,已经倒在了一旁的血泊里。 “雪儿。”一同前来的木菀云向洛雪儿打了个招呼,就抱起了地上的秦儿,慢慢走向了东厢房。 “王、王爷……”赵嬷嬷赶紧匍匐在地上,拽着秦默的衣角求着情,“奴婢实在不知怎会这样……奴婢、奴婢一直待梦奴……哦,不,梦姑娘是极用心,极好的啊……” 秦默扫了她一眼,极不耐烦地踹了她一脚,颇为嫌弃地抽回了自己的衣角。 洛雪儿听不清秦默说了些什么,此时采青关上了东厢房的门,木菀云把秦儿放在了赵嬷嬷的床上,又扶着洛雪儿坐了下来。 “姑娘伤得不轻啊!”采青挽起洛雪儿的袖子,只见手上都是淤青。 洛雪儿看着躺在床上的秦儿,稍稍松了口气,勉强笑道:“女人打架,不都这样吗?” “奴婢先去打了热水来,陈大夫看过伤之后,也好上药。”采青恭敬地合上了门,退了下去。 木菀云皱着眉,道:“王爷私下告诉我说你偷了密函,我不信,才要王爷带我来看看你。” 洛雪儿无奈地耸了耸肩,说:“我原本以为去了冰玉雪堂就能查到蛛丝马迹,结果自己还是中了别人的计。” “究竟怎么回事,你且细细说来听听。”木菀云挨着洛雪儿坐在了另一边的太师椅上。 洛雪儿便赶忙将自己的发现和自己的怀疑,都告诉了木菀云。良久,二人都不曾言语。 “这事儿确实棘手。”木菀云低声说道,“王妃不像是能做出这种事来的人,她素来吃斋念佛,不过问王府之事,怎么会是夏侯桀的细作?而且夏侯桀这种蛮横无理的人,也不配让王妃这等的女子做牛做马!” 洛雪儿心中也是极不愿意是王妃所为,但只怕王妃有什么把柄在夏侯桀身上,被利用也说不准。 木菀云又猜测道:“凌弱水与你最不合,但不像她素来的手段。凌弱水每次行动,都会拉一个替死鬼,自己是根本不会出现在现场的。而这一次,在现场的人却是她,我想来,她倒也像被人利用了。” 洛雪儿想了想三娘和木菀云当年的事,便也觉得木菀云说得有理,的确不像是凌弱水的作风。 那说来说去,还有谁呢? “我怀疑,你院子里有丫鬟被收买了,才能让外人如此清楚地掌握你的一举一动。你细想想,对你的行动最了解的丫鬟,都有哪些?” 洛雪儿绞尽脑汁想了想,回道:“我院子里丫鬟不多,近身伺候的也只有采薇一人,要说谁最了解的话,也只有采薇。但是……但是我不觉得采薇会出卖我!” 采薇,是她穿越醒后结交的第一人。平时采薇也对自己照顾有加,事事提醒,这样的人,在洛雪儿心里已经把她当朋友对待了,实在不愿意相信,采薇真的会背叛自己。 “我懂。你且安心在这里,不要担心,我在府里再查看查看!”木菀云握紧了洛雪儿的手,以示鼓励。 洛雪儿心中颇为感动,不曾想木菀云会这般帮她。 木菀云听她如是说后,依旧是浅浅一笑,道:“别忘了,说不定将来你对我更有价值呢!” 话音一落,宿风带着陈大夫回来了。 陈大夫为洛雪儿和秦儿逐一看过后,开了几服药,叮嘱了几句,就要离去。 “请问陈大夫。”洛雪儿忽然拦住了他,“我之前遇见王妃,听说她在我与王爷成亲前日身体不舒服,不知道严重不严重?” 陈大夫立马作揖道:“不打紧,只是头疼的老毛病,尤其在夏季较为难缠。” 木菀云与洛雪儿相视一眼,便打发了陈大夫去了。 陈大夫走后,秦默便走了进来,木菀云及众人便纷纷退下了。 “今日是三日之约的第二日,明日便是最后一日了,本王特来提醒提醒你。”秦默悠然自得地抿了一口茶,只因洗衣房都是粗茶,不对秦默的口味,他又吐了出来。

返回
《七夜弃妃》 第十四章救美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七夜弃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