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夜弃妃》 第十三章 江南

秦儿娇羞的脸蛋忽然变得更红,扭捏了半天才说道:“王爷很小的时候,身边已经是妻妾成群了,我的娘亲就是其中一位伺候王爷的姑娘。 “后来,娘亲怀孕了,王爷得知娘亲怀的孩子不是他的,是娘亲与小厮私通怀了我。所以王爷就把娘亲谴责到了洗衣房,我在这里出生,娘亲却因为难产去世了……” 洛雪儿看秦儿这般小小年纪,竟有这般的身世,不禁在心里面咒骂起秦默。 “秦儿,不用难过!禽兽牌播种机,定不会有好结果的!”洛雪儿愤愤地低吼着,引来了周边一群人的啧啧声。 熊嬷嬷也挥着鞭子,打翻了洛雪儿的盆子,“好好洗!在这里废话些啥!” 洛雪儿嘟着嘴看着熊嬷嬷走远了,才道:“我觉得赵嬷嬷人就挺好。” “赵嬷嬷虽然平时更容易亲近些,但是会私下克扣我们的工钱。你若是给她些好处,她便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熊嬷嬷虽然凶悍易怒,但是从不会克扣我们的生活用度,只要我们完成任务,她就不会为难我们。” 听着秦奴的介绍,洛雪儿点了点头。心下欢喜,爱钱的人虽有可悲之处,但也正是她可用之处。将来图个行动方便,只怕就得靠这个爱贪小便宜的赵嬷嬷了。 晚膳过后,采薇打包了些随身衣物来见洛雪儿,两眼红肿,想来是大哭过一场。 “姑娘……姑娘怎的就来了这个地方?这里岂是姑娘能待的?”采薇看了一眼简陋的屋子,赶紧拾掇了起来。 “采薇?那播种机不是说,谁都不能来吗?” “王妃得知了这件事,让王爷准许奴婢来的。说是姑娘下午走得匆忙,没有换洗之物,让奴婢带些进来。” 洛雪儿想到王妃姚诗娴,心中却是捉摸不透。论起玉佩与密函之事,现在的矛头都指向了有权有位的王妃。她不像凌弱水、顾茵曼这等人,已经公开表明了对自己的看法。这个姚诗娴,究竟卖的是什么药呢? “姑娘将就将就,奴婢回去有机会会求求王妃的。”采薇摸着眼角的泪水,依依不舍地向洛雪儿道别。 “等等。你身上带的可有银两?”洛雪儿拉过采薇压低了声音。 采薇赶紧从身上摸出了些碎银子,“奴婢不曾多带,只有这些。” “那你这些都借给我用用……”洛雪儿一面拔下采薇头上的银簪子,一面卸下了采薇手腕上色泽平庸的镯子,“等我回去了,这些东西我再还给你更好的!” 采薇倒也不介意,“姑娘尽管拿去,这里难免需要这些。是奴婢思虑不周全,下回有机会,奴婢多带些进来。” 寒暄了几句,熊嬷嬷便在外面催着采薇离开了。 洛雪儿松了一口气,藏好了这些首饰,直接躺在了比地板还硬的木床上。 “哎哟,我的腰!”洛雪儿显然是忘记了这木床的僵硬,疼得直哼哼。 她一个用惯了洗衣机的现代人,沦落至此,怎是情何以堪啊? “那、那个……雪、雪儿……你先别睡,我这里有些药,你先涂一些,否则你手的皮肤长久会干裂的……”秦奴羞涩地递来一盒药膏。 洛雪儿便趁机问道:“你认识现在的王妃吗?姚诗娴。” “王妃好像是三年前进府的,那个时候也只是王爷身边的小妾,排位第七。”秦奴回道。 “那你知道她的来历吗?”洛雪儿坐起身来,听得津津有味。 秦奴摇了摇头,“不是很清楚,只知道王妃娘家也是朝中的大臣,早先是为了联姻,才不管王爷是否妻妾成群,也要王妃嫁过来的。好在,王妃也是争气的,三年不到,就已经坐上了王妃的位置。” 洛雪儿从秦奴眼中看出了她对王妃的仰慕之情,看来姚诗娴的确很得民心。只是,不到三年,她竟然就可以稳坐王妃之位。想着现在王妃的个性,实在不像能在勾心斗角中胜出的狠角色。 采薇以前也有提过,姚诗娴帮了播种机很多忙,才得以在播种机心中占有重要位置。那么,温婉不争的姚诗娴,究竟能帮播种机什么大忙呢? 倘若偷走密函陷害自己的人是王妃,她的动机又是什么呢? 心中百转千回的洛雪儿,一夜未眠,她得抓紧时间好好想清楚。 次日天未亮,熊嬷嬷便挥着鞭子赶着众人下床开工。洛雪儿打着哈哈,看着一旁的赵嬷嬷也似乎没有睡醒。 “赵妈妈,可是身子乏得很?”洛雪儿搬着洗衣盆来到赵嬷嬷面前。 赵嬷嬷一愣,这里可没什么人叫她“赵妈妈”,听着就让人舒服亲切。 “哦,是梦奴啊?没办法啊,人上了年纪,洗衣房又潮湿,慢慢落下了风湿的毛病,这昨晚犯了病,一夜没睡好啊!” “我为赵妈妈按按,保管就好了。”洛雪儿说着就蹲下身子,为赵嬷嬷按摩着膝盖。 “没想到梦奴还有这手艺啊,按着按着,我这也舒服多了……” “梦奴!不好生干活,在这里做啥?”熊嬷嬷的怒吼声在洛雪儿身后传来,洛雪儿一笑,赶紧站起身来。 “我看赵妈妈身子不舒服,便想着替赵妈妈按摩按摩。” “你的本职工作是洗衣服,按摩这种事和你有什么关系?赶紧的,把这衣服拿去洗了,交不了差,看我不收拾你!” 洛雪儿却舍不得赵嬷嬷般的说道:“赵妈妈是我们洗衣房的领班,我们每个人都视之为母亲,我们每个人也都担心赵妈妈的身子,替赵妈妈按摩按摩,也是我的一片心意啊!” 洛雪儿这话甜滋滋的,听进赵嬷嬷的耳朵里,便觉得自己飘飘然了。赵嬷嬷平时就受够了熊嬷嬷一副自己是领班的嘴脸,洛雪儿的这番话,恰好说到了赵嬷嬷的心里。 不待熊嬷嬷开口,赵嬷嬷便端出了自己是领班的姿态道:“你也不用管这里了,梦奴今日就由我来亲自调教,你还是管好那些爱偷懒的小丫头好了。梦奴的那份工,平分给其他人吧!” 熊嬷嬷咬了咬牙,狠狠瞪了洛雪儿一眼,便转身离开了。 洛雪儿赶紧又替赵嬷嬷按着肩膀,“赵妈妈应该对自己好一些,虽然我刚来,但是我也听闻了很多赵嬷嬷起早贪黑、忙着工作的事,我听着都心疼呢。” “不打紧不打紧,上头交代的,也是我应该做的。”赵嬷嬷被洛雪儿捧上了天,只觉得洛雪儿说什么都是甜的。 一上午就这样过去了,洛雪儿耍了耍嘴皮子,就赢得了赵嬷嬷的好感。这时午膳刚过,赵嬷嬷对着铜镜中的自己唉唉叹气。 “你看看,我这皮肤松垮垮的,当真像你说的,我要对自己好一些啊!”赵嬷嬷撇着嘴,皱着眉头,赶紧摸出干瘪瘪的胭脂水粉,修饰着自己。 身后打扫赵嬷嬷房间的洛雪儿抿嘴一笑,道:“我这里有根银簪子,赵妈妈戴上一定好看。” 说话间,洛雪儿就将这银簪子插在了赵嬷嬷的鬓间。虽说不是什么上等货,但在这些粗使的老嬷嬷眼里,已经是难得的首饰了。 “哎呀,当真啊!一下子年轻了十岁啊!” 洛雪儿偷笑着看向沾沾自喜的赵嬷嬷,赶紧说道:“赵妈妈这话说的不对了!赵妈妈原本就不老,戴上这根簪子要是年轻了十岁,那还不变成了咿咿学语的小孩童了!” “你这张嘴啊,简直是抹了蜜的!”赵嬷嬷呵呵的笑了起来。 洛雪儿趁势说道:“这簪子原本想着就是孝敬赵妈妈的,赵妈妈千万不要推辞啊!要不然,就是瞧不上我的东西。” 赵嬷嬷来回摩挲着银簪子,十分不舍,听洛雪儿这般言语,虽也推了几次,但最终笑脸盈盈地收下了。 “赵嬷嬷,这些衣服已经浆洗好了。”一个婢女在屋外轻声说道。 赵嬷嬷示意她退下,便对洛雪儿道:“今日你也陪了我许久了,还是去做些事儿的好。这些洗好的衣服,你送去东边的晒衣室,可好?” 洛雪儿笑着应下了,若没有这趟差事,她还得绞尽脑汁想想如何求赵嬷嬷答应她离开几个时辰呢。 “秦儿,来帮个忙!”洛雪儿挥手招呼着廊下的秦奴,“我们一起把衣服送到晒衣室去。” 要知道,洗衣房里的人可不能随便离开西北角,所以送衣物去晒衣室这趟差事便成为了美差,人人都争着做,只是为了能踏出洗衣房,看看四角外的天空,呼吸呼吸新鲜空气。 众人一看,今天的肥差落到了刚来不懂规矩的洛雪儿身上,都不由得恨得牙痒痒。 洛雪儿推着车,秦奴扶持着车上的几框衣物不落下来,说说笑笑,不顾旁人眼色,便出了洗衣房。 “我们不能走正路,得从这里绕着走。”眼看快要到花萃园了,秦奴却指了指后面一条小路。 洛雪儿心里可不乐意这样走,好不容易得了这个机会,怎么也得有所收获啊! “嗯,好。”洛雪儿表面上答应了秦奴,却脚下一滑,手心因为汗水黏糊糊的,故意松了车的把手,连人带车摔在了一边。好在秦奴眼疾手快,抱住了这些衣物才没有被弄脏。 “雪儿!雪儿……”秦奴手足无措地高声喊叫着。 这番动静,恰好如洛雪儿所料,引起了在不远处的花萃园里乘凉的王妃注意。洛雪儿索性就躺在地上,直喊着起不来。 “雪儿姑娘?”王妃姚诗娴的声音温柔地响起,“你们赶紧扶雪儿姑娘起来!” “王妃……”洛雪儿因为疼痛眯着眼,靠在几个丫鬟身上委屈地喊着。 “你们这是要去哪里?”王妃看了看一旁的秦奴。 秦奴赶紧低垂着眼睑,躲在洛雪儿身后。 洛雪儿只有笑道:“我们这是要去给晒衣室送衣服的。但是没想到,我自己太笨,脚下一滑,差点就弄脏了这些衣服,幸亏秦儿手快,否则这些洗干净的衣服又得拿回去重洗了,嬷嬷肯定不会放过我们的。” 王妃轻叹了一声气,管理王府内事正是她的职责,所以洗衣房里的阴暗,她多多少少也都知道。早先她便对洛雪儿有似曾相识的感觉,如今看她这般受罪,心中也是不悦。 “你现在身子受伤,也不宜操劳,这衣物我让采蓝陪这个洗衣奴去,你且就在凉亭里陪我说说话,好些了再回去。”王妃示意采蓝接过了秦奴手中的部分衣物。 秦奴战战兢兢望了洛雪儿一眼,洛雪儿冲她笑着点了点头,秦奴才安心地离去。 洛雪儿在丫鬟的服侍下,与王妃同坐在凉亭里的圆桌旁,品上了一壶碧螺春。 “哎,也怪当时我没有把规矩讲与你听,否则,就不会出现今日这般局面了。”姚诗娴握着洛雪儿的手,浓浓的睫毛扑闪着真挚的双眸。 “没什么大不了的,以前我在我们学校经常闯祸,也被老师惩罚……”洛雪儿突然住了口,自己怎么口不择言说些这些?她赶紧岔开话题,说起了这碧螺春的口感来。 姚诗娴却听得愣住了,学校?老师?这不该是西兆国的语言啊! “不知雪儿姑娘家在何处?家中可还有什么亲人?”姚诗娴追问着。

返回
《七夜弃妃》 第十三章 江南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七夜弃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