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夜弃妃》 第十二章惩罚

完全不知情的洛雪儿进屋后左右打量一番,四周整齐排列着四座高大的博古架,黑压压的都是书,屋内一片死寂。阳光下,一方红檀金漆的书桌上堆满了书,微风吹过书页传来的沙沙声,是此时唯一的声响。 “播种机还会看书的?”洛雪儿微微惊异,走过搁置在一旁的榻榻米——想来是秦默看书累了之后的休息之处。 绕到了书桌前,洛雪儿扫了一眼秦默铺开的宣纸。宣纸上是秦默随手练习的书法,一旁还堆积着凌乱的册子和书信。 她随手从桌上拾起了一张,只见其字遒劲有力,浑然天成,笔锋处似隐于烟雨中的峻峭崖壁,点撇之间又似狂风骤雨急剧而下,气势逼人,大气磅礴。 洛雪儿不禁感叹:“都说人如其字,可是这个播种机怎么看都不像能写出这般书法的人啊!” 她复又拾起了一本册子,是秦默记录的读书感想。 洛雪儿轻轻翻了几页,其中秦默对《论语》仁政之道大有赞词,还旁批道家的无为而治若是与仁政相互结合,有的放矢,定能发挥更大的力量。 粗略看完之后,洛雪儿不禁怀疑,这书房里的秦默是不是被鬼附了身,完全就不是同一人! 不过,眼下洛雪儿倒也没有心思细想,看着秦默的批语,有几处的见解洛雪儿觉得颇有微词,她便不禁随手也用毛笔在宣纸上写了几行字。写罢,洛雪儿放下了书桌上的东西,将视线落在了近旁的博古架之上。 “《孙子兵法》、《战国策》……”洛雪儿随手抚过书架上的几本书喃喃自语,这家伙居然看如此高深的书,倒是和他平时的作风不太搭啊! 洛雪儿还以为自己会在这里翻出《金瓶梅》之类的书呢。 倏尔,洛雪儿在一排博古架前站定,小心翼翼地拿出了一本书。 在现代,她极大的爱好之一就是看书,原本以为在古代自己定是看不成书了,不曾想播种机这里的藏书竟然有这么多,而且这里面的字自己都认识,看来这具身体的主人原本也是识字的。 “太好了!”洛雪儿心中欢喜不已,捧着书就近坐在了榻榻米上。 凌弱水趴在窗外,偷瞄着洛雪儿的一举一动,嘴角不住地挂着笑意,轻轻后退了几步便小步跑开了。 洛雪儿依然沉浸在浩瀚的书海里,要知道这些古书真迹在现代都是文物啊,哪里有这样的机会亲身接触啊?就好像是智者贤人就在她的耳旁,娓娓讲述着其中奥秘。 半晌,洛雪儿的身子坐得僵硬了,便起身活动活动,将书放回了架子。 忽然,她瞥见了书房一角悬挂的一副山水画,便走近了些,忍不住想伸手去抚摸,却不料背后突然响起了一声怒吼:“你给本王住手!” “王爷,你看我说的没错吧!这个女人简直是吃了雄心豹子胆啊!根本就不把王爷放在眼里!”凌弱水帮腔作势的声音尖锐地穿透洛雪儿的耳膜。 “谁让你闯入本王的书房?马上给本王滚出来!” 洛雪儿怔怔地收回了手,转过身来看着怒目圆睁的秦默,心中并未因之而恐惧,反而……是她看错了?怎么她从秦默的眼中,反而看出了一丝恐惧? “你耳朵聋了还是怎么了!没听见本王说的吗?”秦默怒吼一声,拽过洛雪儿的胳膊就把她甩到了地上。 凌弱水抿嘴一笑,看着洛雪儿狼狈地从地上爬起来,高昂着头说道:“王爷,您早有命令,谁也不能接近书房,此事可不能就此算了,洛雪儿,简直是公然挑战王爷在王府的权威啊!” “我是误打误撞进来的!”洛雪儿愤愤地瞪着秦默,“再说了,谁也没给我说过什么命令!” “我在岔路口看见你在四处张望,分明是确定了没有人才进了书房的,你是故意的!”凌弱水逮住了机会落井下石。 秦默冷瞧着洛雪儿,恨不得挖出她的心看一看,“本王要的东西你还没交出来,眼下倒又来这里窥探本王的秘密!夏侯桀昏庸无能,究竟给了你什么好处?” “秘密?”洛雪儿挑着眉梢,“你一而再再而三说什么秘密的,你倒不如把秘密全部说出来,这样就不会有人来窥探你的秘密了!” 洛雪儿冷眼打量着秦默,脑海中又浮现出书房里的种种,她心中便对秦默这个人充满了好奇和狐疑。不准靠近的书房,被偷的密函,究竟有什么秘密? “你……”秦默一时气怒,差点就上了洛雪儿的激将法。 秦默稳了稳心神,冷眼历语道:“本王今日也没时间和你闲扯,你违背了本王的命令就要受到惩罚!采青,传令下去,洛雪儿公然违令,不知悔改,出言不逊,贬至洗衣房为奴为婢,无本王召唤,不得跨出洗衣房半步!谁人也不得前去探视!违令者,休怪本王无情!” 话音落地,秦默衣袖翩翩,不看洛雪儿一眼,就大步流星从洛雪儿身边走过,不再回头。 洛雪儿愣在原地,只觉这一次,秦默的火气比上回戴了绿帽子事件还大。 西兆国国君,究竟想从他这个西兆国王爷身上得到什么,而这个王爷又隐瞒了什么呢? 凌弱水拍了拍洛雪儿的肩膀,笑开了声:“好妹妹,我给你荣华富贵你不要,就别怪我给你洗脚水喝!哈哈!” 洛雪儿看着凌弱水得势的远去,心中忍下了怒火。 转念一想,今日书房之事,一点都不像是巧合。 既然这条路上的书房和冰玉雪堂,都是闲人勿进,这个凌弱水又怎会恰好就在这附近溜达?这溜达的时间,又刚刚好撞见自己进书房?关键是背后这个人,怎么就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出现在哪里呢? 看似天衣无缝的安排,实则确实漏洞百出。 真相,永远只有一个! 洛雪儿这般想来,头昂得比平时高了些。看了那么多年的名侦探柯南,终于在古代能排上用场了!这几日倒不如就在洗衣房里暗中打探,也能掩人耳目。 主意已定,洛雪儿倒也没原先的怒气,反而跟着门口待命的采青,脚步轻快起来。 洗衣房在王府最阴暗的西北面,这里阴气重,太阳时常照不进来,空气中弥漫着潮湿发霉的味道。洛雪儿不禁皱了皱眉头,用食指堵着鼻子。 “洗衣房里,大多都是被王爷贬来的,梦姑娘暂且在这里忍一忍,些许王爷气消了,梦姑娘就可以回来了。”采青低声说着,连忙又补道,“多谢姑娘刚才不曾把奴婢交出来。” 洛雪儿勉强摇了摇头,“这件事和你有什么关系?我什么都记不得了。” 采青会心一笑,道:“奴婢也什么都记不得了。姑娘放心,奴婢若有机会,定会为姑娘说项的。” 洛雪儿倒也不在意,跟着采青七拐八拐的,来到了四四方方的洗衣房。 绕过门口的那棵大槐树,便见一个不大的四合院,抬头看去便只有四方见天。东厢房是供洗衣房里的嬷嬷所住,西厢房则是洗衣房里的奴婢所住,正厅平时甚少用到,因为很难有贵人屈尊来到这里。 在四合院的中央,有个极大的水池,水池里的水已经是一片浑浊,水池四角铸有四座张开大口的龙头,工艺精湛,栩栩如生。 十多个身穿麻灰粗衣的女子,正围着水池埋头浆洗着手中的衣裳。对于突然来访的采青与洛雪儿,她们都不曾抬起头来,只有一旁的两个嬷嬷赶紧点头哈腰地赶来了。 “哟,采青怎么亲自来了?赶紧的,别站着,老奴这里地面湿,小心弄脏了这细花裙子啊!”老嬷嬷说着就把采青引向了正厅。 洛雪儿冷眼看着她们之间的一问一答,联想早前在竹林里遇见的那个老嬷嬷,也是这般恭敬有礼地对待采青,看来这个采青在王府的地位不低,应该很受秦默的重用。 却又转念一想,如果不是竹林里的老嬷嬷突然出现,叫走了采青,自己根本就不会走错路来到秦默的书房。而且,采青也确实没有说明玉石群山后的两条岔路。这一切,看似只是巧合。但是巧合太多,反而倒像是有意安排的。 想罢,洛雪儿对采青也不禁防备起来。 “梦姑娘,奴婢已经吩咐好一切了,这几日暂时委屈姑娘了。”采青恭敬有礼地说道,复又嘱咐了几句,见一切安妥,才退下了。 几个老嬷嬷面面相觑,上下打量了洛雪儿一番,丰盈不失窈窕多姿,面色白皙红润,红唇微启,确实是个尤物啊! “那个,啥?”老嬷嬷的领班赵嬷嬷轻咳了几声,“你叫啥来着?” “洛雪儿。”洛雪儿莞尔一笑,既然这几个人是这里的头儿,自己想要过好日子,自然不能得罪她们,得先要搞懂她们脾气才行。 自己计划的第一步,倒不如就从这几个老嬷嬷开始。她们年长,资历肯定深,从她们口中定能挖出不少事来。 “到我们这里来,你的地位便不再是王府里的姑娘了,在这里,大家都是王府里最低下的洗衣奴!”赵嬷嬷身边面相较为蛮横的熊嬷嬷说道,“从今后,我们就叫你梦奴,要是喊你三声,你还不应声的话,就有你好果子吃!” 洛雪儿一改以往骄纵的模样,点头应是。 赵嬷嬷看洛雪儿是个乖巧的孩子,倒也出言劝慰了熊嬷嬷几句,不必这般严厉。洛雪儿看在眼里,很快就决定先从赵嬷嬷下手。 “梦奴啊,你就在这里休息。”赵嬷嬷带着洛雪儿走进了一间简陋的小房。 房间很小,只有两张木板床,一张桌腿高低不一的桌子,另一侧立着腐朽的柜子,便什么也没有了。余下的空间,也只够两个人转身。 “赵嬷嬷……”一个小女孩擦着红彤彤的双手,站在了她们身后。 赵嬷嬷便介绍道:“秦奴,这是梦奴,以后和你睡在这间屋子里。” 被唤作“秦奴”的女孩不过十岁上下,匆匆看了洛雪儿一眼,便羞得满脸通红。 “喂,你们杵在那里做啥?赶紧下来开工!这么多衣服没洗,我看你们怎么交差!”熊嬷嬷冲秦奴和洛雪儿吼着,赵嬷嬷也赶紧催着她们下场子去开工。 秦奴从一旁抱了一盆还未浆洗的衣服,洛雪儿学着她的样子,跟着她来到一旁的池子,开始舀水、浸泡、捶打…… “我说,你本名叫什么?”洛雪儿小声问着秦奴,“我觉得这样喊你有点别扭。” 秦奴支支吾吾地说:“我、我不知道我叫什么,只知道我娘姓秦,她们便那样叫开了。” “哦,这样,我就叫你秦儿吧?我长你几岁,这样唤你,你也不吃亏。你可以叫我雪儿,或者雪儿姐姐。” 秦奴抬头看了一眼十分热情的洛雪儿,不觉得她是来受罚的,反而觉得她很享受似得。 洛雪儿又问了很多关于这里作息、浆洗衣服的事情,秦奴也十分耐心地回答着。洛雪儿见秦奴对自己渐渐熟络起来,便逐渐把话题转移了。 “秦儿,我看你这么小,为何会在王府呢?还被罚来洗衣房?”

返回
《七夜弃妃》 第十二章惩罚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七夜弃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