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夜弃妃》 第十一章 中计

宿风回首看了看洛雪儿的房间,快步跟上了秦默,“此事唯有从长计议了。王爷,门客都已连夜赶到,商量对策。” 秦默停了停脚步,转过一个偏僻的走廊,消失不见了。 洛雪儿自是又过了一个不眠夜。 拂晓,采薇进屋时,洛雪儿端正地坐在一旁,倒是唬了采薇一跳。 “姑娘今日起这么早,可是听闻今日王府有戏班子进来,迫不及待想去看了?” 洛雪儿仿佛没有听见采薇在说什么,便牵过采薇替自己挽头的手道:“你可看见一枚玉佩没有?就是刻有我们排位的那枚?” “哦,奴婢知道姑娘指的是哪一枚了。”采薇思考了会儿说道,“奴婢最后一次见姑娘佩戴,是在成亲的前一日。姑娘好像说要去冰玉雪堂,这之后,奴婢就没见过了。” “冰玉雪堂?”洛雪儿嘴里碎碎念道。 “姑娘今日可是想佩这个玉佩?可奴婢不知姑娘把玉佩收到了何处。”采薇说着就要下跪认错,洛雪儿赶忙扶住了她。 “我不是这个意思,就是突然想起来的。冰玉雪堂,在哪里?是做什么的?” “冰玉雪堂是王府的避暑之地,等闲之人是不可进入的,定要有王爷或者是王妃的令牌。”采薇回忆道,“那日姑娘会去冰玉雪堂,也是王妃赏赐的,好像是说姑娘第二日就会与王爷成亲,便特赐殊荣。” 洛雪儿玩弄桌上的水盅,想着自己还是要去一趟冰玉雪堂的好,虽然她完全不知当时发生了何事,又为何会与王妃扯上关系,但是定要亲眼见见,说不定还会找到玄机。 王妃,姚诗娴。 洛雪儿的脑海里,忽然闪现出凌弱水当日的话来“世间人,不是只有好人和坏人,难道你敢说,姚诗娴背地里没有秘密,你敢说她纯白如玉?” 还有那个神秘的芷澜水榭,不准外人进入,王妃独享。如果说姚诗娴没有秘密,是不可能的。只是这个秘密,是不是真与这封什么密函有关呢? “采薇,西兆国的左将军是谁?” “是当今国君的胞弟,夏侯元大将军。他战功赫赫,颇享盛名,只是与王爷处的好像不是很好。” 处的不好,还写什么密函啊? 当真是得了疯牛病不成? 夏侯元是国君胞弟,那么禽兽嘴里的夏侯桀,岂不就是…… “西兆国国君!”洛雪儿倒吸了一口冷气,原来秦默以为自己是夏侯桀的人?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采薇,我去一趟冰玉雪堂!”洛雪儿说着就要走,却忘记了采薇正在给自己梳发,扯得她头发那叫一个疼啊! “姑娘别急啊!今日王爷召集众人听戏,姑娘必须得去的!” 洛雪儿翻了翻眼珠子,说道:“那就赶紧的!我去露个脸,就要去冰玉雪堂!” 采薇也加快了梳发的速度,心里嘀咕着,今日姑娘是怎么回事啊?没有令牌,怎么去冰玉雪堂呢? 午时的阳光火辣辣地炙烤着大地,戏台子上咿咿呀呀也不知道在唱着什么。 洛雪儿坐在离秦默不远的位置上,左手撑着脸,觉得无聊透顶。身上裹粽子似得穿的里三件外三件的,汗水涔涔直流,她心中是越发烦躁难安。 她偷偷瞟了一眼秦默,后者却看得津津有味。好像昨夜之事,都是洛雪儿自己做的梦。 相伴左右的,依旧是端庄贤淑的王妃,和娇艳动人的凌弱水。木菀云沉默不语地坐在王妃身旁,十分安静。木菀云的对面便是顾茵曼和静青,自从三娘的事情之后,她们安分了很多,不过洛雪儿相信这些都只是暂时的表面现象而已。 素来爱热闹的贾氏和沈氏,坐在木菀云的下首位,二人不住地咬耳朵,说的似乎比台上唱的还好听。木菀云时不时地皱眉看向她们,看见洛雪儿在看着她,便又带着笑意向洛雪儿点头示好。 “看来你和木姑娘的关系不错哦?” 洛雪儿右手边的一个女子,用手肘碰了碰洛雪儿。 洛雪儿扭头看去,只见这个女子嘴里面塞满了食物,手里还有几块桂花糕。 “这是王爷的第二十二房,顾巧巧姑娘。”坐于洛雪儿对面的卓霖月笑道,“是王府里最贪吃的,也是最能吃的一个。” 顾巧巧似乎很着急说话,却不慎被嘴里的食物噎着了。洛雪儿赶忙递了一杯水过去,顾巧巧接了过来,便扬起脖子喝了个干净。 “月姐姐别瞎说。”顾巧巧一笑,肉嘟嘟的脸更是可爱,恨不得上去揉两下,“我今年十四,梦姑娘看着比我虚长,我可以唤你一声姐姐吗?我才不管什么尊卑排位呢,这样亲切些。” 洛雪儿用手指戳了戳顾巧巧的圆脸,道:“卡哇伊啊!就像洋娃娃一样。你想叫什么就叫什么吧!无所谓的。” “太好了!我现在就又多了一个姐姐了!”顾巧巧嘟嘟嚷嚷地说着,嘴里的功夫一刻没停。 秦默的注意力不知何时从戏台子上,转移到了洛雪儿的身上。 洛雪儿抬起的眸子,恰好望进了秦默的眼睛里。 “你看得懂这出戏在讲什么吗?”秦默放下了手中的酒樽,问道。 洛雪儿打了个哈欠,摇着头道:“看不懂。无聊死啦!” “这么精彩的戏,你居然说无聊,当真是没有读过书的女人。”先前羞辱过洛雪儿的贾氏,幽幽地说道。 “这出戏是王爷最喜欢的。”凌弱水依偎在秦默的怀里,剥了一个水灵灵的葡萄喂到秦默的嘴里,轻蔑地说道,“讲的是西施作为细作刺探军情的故事。” 洛雪儿不由得恍然大悟,就说秦默怎么会突然让全府上下来听戏,原来是在暗示。 秦默的视线对上了洛雪儿的目光,二人都知道对方心里在想什么。 于是,秦默问道:“你觉得西施以美色为诱惑,是对还是错?” “要是你们男人不贪色,西施再美也没用,这都是你们自己的错!”洛雪儿冷哼着,“所以如果有人对你采用美人计,你还不是一样的亡国亡命!” “你!”秦默愤然而起,酒樽里的酒水洒了凌弱水一身。 她竟然拿本王最在意的事情诅咒本王!还敢说密函不在她身上! 秦默压下了怒火,在心里告诉自己,三日之约后,定要她好看。 洛雪儿却一边整理着裙角,一边无所谓地说道:“天气太热了,我要下去换身衣服。” “梦姐姐不看戏了?”顾巧巧赶紧咽下了口里的桂花糕。 洛雪儿看了秦默一眼,道:“每个人的一生都是一出戏,我自己的戏码都应接不暇,哪里还有时间去管别人的秘密!” 说罢,拂袖而去。 秦默也忍无可忍,唤来了宿风一同离去了。 “王爷!王爷!”凌弱水小跑着追向了秦默。 木菀云则意味深长地望了望洛雪儿远去的背影,又看了看怒气而去的秦默,好似看出了什么。 “众位若想要继续看戏,便可在这里看,今日戏班子将会唱一天。”王妃起身道,“我怕热,就先回去了。待会儿,再来陪各位姐妹。” 众人俯身行礼,送走了王爷和王妃,其余爱看戏的几位如贾氏和沈氏等,倒是依旧不曾离开。木菀云、卓霖月等人并顾茵曼、静青却也退下了。 按下不提众人看戏,且说这洛雪儿好不容易出了琼梨院,便拽着采薇直奔冰玉雪堂的方向。 “姑娘,我们没有令牌,也进不去啊!” “过去四周看看也成。”洛雪儿催促着采薇加快步子,却不慎在转弯处撞到了一个人。 采薇赶紧将被撞的那人扶起来,唤道:“采青姐姐,还好吧?” “梦姑娘这着急着,是要去哪啊?”采青行了半礼。 洛雪儿原想随便说个什么,却不曾想采薇快一步,已经说道:“姑娘进府不熟,想去四处看看。因奴婢嘴快提了一句夏季最该去的是冰玉雪堂,姑娘便心急着想要去呢。” “可惜这冰玉雪堂没有王爷和王妃的命令,谁也不能进入。”采青笑着看向洛雪儿。 洛雪儿正想说什么,采薇却连忙握住了采青的手,往她手心里塞了些碎银子,道:“采青姐姐是王爷身边的大丫鬟,由采青姐姐引路倒是极好的,我家姑娘只是想看看冰玉雪堂四周的风光,并不想进去的。” 采青笑的更是灿烂了,说着:“姑娘是应当熟悉熟悉王府了,采青倒是愿意为姑娘引一段路。” 洛雪儿怔怔地望着采青,愣是没回过神来,却又立马点着头,她巴不得呢! “今日出门太急,院子里还未收拾好,奴婢就先回去拾掇拾掇。”采薇行了行礼,示意洛雪儿跟着采青。 这时,洛雪儿回过神来,对采青道:“我有几句话还想嘱咐嘱咐采薇。” 采青笑了笑就先行了几步。 洛雪儿压低了声音耳语道:“你丫头倒是鬼机灵嘛!” “都是姑娘教得好。”采薇羞涩地笑道,“有采青姐姐引路,那冰玉雪堂的随从们也不敢为难姑娘的。只是王爷有吩咐,除了特定的随从与丫鬟,闲杂人等不准靠近,奴婢便不方便前往了。” “你想得很周到,先回院子等我吧!” 话毕,洛雪儿便与候在前方的采青一同而去了。 走过一片青葱欲滴的竹林,采青忽然被一个老嬷嬷拦下了,“老奴终于找到你了!后面有几个丫鬟动起手来了,老奴几个劝不过来,也不敢告诉王爷王妃,只有请采青你去主持公道啊!” “怎会有这般事?她们是越来越大胆了!”采青连忙转身,冲洛雪儿行了行礼,“请恕采青只能送到这里了,前方右拐直走几步再左拐,姑娘会看见玉石群山,在这假山后面几十步便是冰玉雪堂了。” 洛雪儿记了下来,看着采青和老嬷嬷走远了,才抬步按照采青所说的走去。 可是在这玉石群山后面有一条岔路,采青只说走几十步,可不曾说走那一边,洛雪儿便随便眺望了眺望。看见左手边不远处便有一个楼阁,而右手边光秃秃的,于是她就随便地走上了左边的小径。 而凌弱水却躲在一旁,将洛雪儿鬼鬼祟祟的模样,尽收眼底。 一炷香之前,凌弱水收到了一张匿名纸条,让她在秦默的书房外相见。而凌弱水将信将疑地早早候在了这里,却也为自己留了一条路,只在岔路眺望,不曾走向书房。 所以当她看见洛雪儿这幅模样后,便敛声屏气地踮起脚尖,跟了上去。 “这四个字,是冰玉雪堂吗?”洛雪儿歪着脖子看着眼前牌匾上的字,写的是龙飞凤舞的,根本看不清楚,“管他的!” 话音一落,洛雪儿就伸手推开了房门。 跟在不远处的凌弱水倒吸了一口冷气,心中却是暗暗窃喜:这可是王爷下令谁都不可靠近的书房啊!洛雪儿居然敢私自闯入!这个丫头,死定了!

返回
《七夜弃妃》 第十一章 中计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七夜弃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