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夜弃妃》 第十章密函

采薇看着一脸狼狈相的洛雪儿,倒吸了一口冷气,赶紧伺候着她上了金疮药后沐浴。 “姑娘怎么旧伤未痊愈,又添了新伤?”采薇为洛雪儿披上了浴衣。 “没啥大不了的。你还没吃饭吧?那个厨师不肯来,你让小厨房随便做些什么,赶紧去吃吧。”洛雪儿精疲力竭地趴在了床上。 “姑娘身上的淤青若是不用些药,只怕会久久不好的。”采薇从一旁的柜子里拿出药瓶,“这是月姑娘早先又派人送来的药,奴婢为姑娘上了药,再去吩咐小厨房。” “不用了,我现在很累。我先休息会儿,待会做好了吃的,再叫我起来。” 采薇行了行礼,将药瓶放在桌上退下了。 可就在采薇要关门之际,一双大手突然挡住了门。 采薇震惊地盯着来人,又默默无声地下去了。 洛雪儿披着湿漉漉的浴衣趴在床上,不知道有人已悄悄地走了进来。 夜风浮动,幔帐迎风轻舞,只见那润润的浴衣贴在洛雪儿丰盈的身上,勾勒出她妩媚撩人的曲线。房间里点燃的百合郁香,香味恰到好处的诱人,随着来人故意放轻的脚步,空中不知不觉弥漫着股股燥热的情欲气息。 那个人拔开了药瓶,倒了些药水在自己的手心,然后坐在床沿边上,轻轻地在洛雪儿的脖颈间来回摩擦着。 “我不是说过了,你先去吃饭吧。”洛雪儿只当还是采薇在屋内。 可是随着这双温柔的手来回替她按摩着,洛雪儿也渐渐放松了身子,鼻尖嗅着舒适的百合郁香,更加是昏昏欲睡。于是她干脆闭上了双眼,头趴在双臂之间,任由那人替自己上着药。 那人的手顺着洛雪儿的香肩、后背,慢慢滑落至洛雪儿的腰际,解开了浴衣的带子,然后轻轻地从洛雪儿的肩头往下脱。就像是一阵清风拂过洛雪儿的后背,浴衣彻底被脱下,洛雪儿赤裸着如清辉皓月般的全身,趴在那个人的眼前。 洛雪儿十分享受,仿佛自己正躺在软绵绵的白云上,清风就在耳畔,皓月就在头顶。 忽然,什么湿湿的东西黏在了洛雪儿的腰窝,她并未在意,以为是采薇用手指蘸了药水。湿湿的感觉开始随着她的脊椎慢慢上移,洛雪儿依旧十分享受。直到有什么东西突然从后面猛地压了下来。 洛雪儿彻底被惊醒了,她支起身子转了过来,正好对上秦默血脉膨胀的双眼。 “你?怎么会是你?谁让你进来的!”洛雪儿一脚踹开了秦默。 秦默双手撑在床上,痴迷着望着洛雪儿的身体,“本王进来这里,还需要谁同意吗?” “你给我滚开!恶心!”洛雪儿一把拽过浴衣,飞快地跳下床来,匆忙地穿好。 “当你在本王身下,求本王满足你的时候,怎么不说恶心?”秦默满是无所谓地侧躺在床上,宽松的衣襟露出他宽阔结实的胸肌,勾人心魄地看着洛雪儿。 “你说的应该是粘着你不放的其他女人,不是我洛雪儿!” “如此说来,倒是像本王粘着你不放了?”秦默忽然大笑了起来,却又突然阴沉着一张脸,二话不说冲到洛雪儿面前,把洛雪儿重重地压在了桌子上。 他一面挑逗着洛雪儿,一面喘着粗气说道:“这几日你是否等的十分不耐烦啊?” “放屁!”洛雪儿打开秦默的手,一脚踹到秦默的小腹,勉强站了起来。 秦默却是极为老练的,伸手就拽过洛雪儿,死死抱在了自己的怀里,下巴抵在她的肩膀上,热唇贴服在她的耳边,道:“本王已经等不及了,快给本王!” 洛雪儿使劲用脚踩着秦默,秦默却特有规律的躲来躲去,二人就像是在跳踢踏舞一般。 “你要播种就给我找别的女人去……”洛雪儿狠狠的一脚准确无误地跺在了秦默的脚背上,他立马就松开了洛雪儿,顺手扯开了洛雪儿的浴衣,露出了她大半光滑白皙的肌肤。 秦默强忍住内心的火气,扯着洛雪儿的手腕,道:“少给本王岔开话题!本王要的是密函!快给本王!” 洛雪儿一愣,停下了挣扎,反问道:“什么?” 秦默看着洛雪儿一脸呆滞的表情,反而笑开了,嘴角裂开了最完美的魅惑的笑容,眼睛闪着玩弄的讥讽,目光好像一层一层地把洛雪儿看了个透,“原来,你以为本王今晚是来要你的?” “你、你……是你自己说的,今天晚上要我陪你睡觉,我当然要反抗到底了!”洛雪儿猛地抽回了自己的手,胡乱把浴衣往自己身上套。 秦默讥笑了两声,立马打开了洛雪儿的手,反而将浴衣扯得更开,死死地把洛雪儿抵在墙上,手指玩味儿地在洛雪儿的锁骨间来回摩挲。 “只要你求本王要你,本王定当满足你的一切欲望。”秦默用食指轻轻勾起了洛雪儿的下巴。 洛雪儿却扭过头去,不屑地说道:“做梦都不可能!” “那好,你把左将军给本王的密函交出来,本王立马休了你,送你回夏侯桀的身边。” 洛雪儿翻了翻白眼,道:“大哥,你在说些什么啊?我根本听不懂!” “听不懂?”秦默死死掐住了洛雪儿的下巴,手中用力,逼着她看向了自己,“本王的耐心是有限的!本王承认你确实很会隐藏,东西藏得本王和宿风都找不出来,但是,本王劝你最好乖乖交出来,替夏侯桀办事,你只有被过河拆桥的下场!” 洛雪儿越听是越糊涂,奈何秦默用力极大,她被迫嘟着嘴,根本说不出话来。想要辩驳几句,秦默却又突然松开了她。 “你凭什么就断定是我拿了你的东西?” 秦默从袖间摸出了那块半壁环佩,甩到洛雪儿怀里,道:“就凭它!本王成亲前几日赐给你的佩环。” 洛雪儿赶紧接住了玉佩,仔细一看,上面刻有“贰拾肆”三个字,想来便是按照排位所专门定制的。可这个玉佩怎么就和什么密函扯上关系了呢?在她穿越来之前,这句肉身的主人,是否当真拿了什么,又遗落了这个呢? 洛雪儿能够肯定自己穿越来之后,从来没有见过这个玉佩,那么就一定是在她穿越来之前发生的事了。 天啊!这种事情,她怎么知道啊! 谁能告诉她,究竟是不是“她”做的啊? 洛雪儿在心里也在怀疑,如果当真是这个身体做的,那她不是平白无故的要为这具身体承担责任了?简直不是一般的倒霉! 秦默显然看出了洛雪儿表情的变化,便下了最后通牒,道:“本王也不怕你知道,更不怕你告诉夏侯桀!三日之内,把东西交出来,本王便不追究,只送你回宫便可。如若不然,本王定要折磨你到死!” 洛雪儿皱着眉头,将玉佩扔回给了秦默,猛地拉开了门,低吼道:“免得你又冤枉我毁灭证据。现在,带上你的玉佩,给我滚!” 秦默抹了抹嘴角,冷笑了一声,径直走过洛雪儿,却又突然说道:“记得踏青节当日,欺负你的那几个混混儿吧?都是本王一手安排的,你最好记清楚,本王要你死,夏侯桀也保不住你;本王要你活,谁都伤害不了你;而本王要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就算是你自己,也无法自我了结!” “卑鄙!” 走了没几步,秦默就听见身后洛雪儿重重关门的声音,隐在黑暗处的宿风也站在了秦默面前。 “王爷,可还好?” “这个女人嘴太硬!”秦默大步流星地与宿风擦肩而过。 宿风回首看了看洛雪儿的房间,快步跟上了秦默,“此事唯有从长计议了。王爷,门客都已连夜赶到,商量对策。” 秦默停了停脚步,转过一个偏僻的走廊,消失不见了。 洛雪儿自是又过了一个不眠夜。 拂晓,采薇进屋时,洛雪儿端正地坐在一旁,倒是唬了采薇一跳。 “姑娘今日起这么早,可是听闻今日王府有戏班子进来,迫不及待想去看了?” 洛雪儿仿佛没有听见采薇在说什么,便牵过采薇替自己挽头的手道:“你可看见一枚玉佩没有?就是刻有我们排位的那枚?” “哦,奴婢知道姑娘指的是哪一枚了。”采薇思考了会儿说道,“奴婢最后一次见姑娘佩戴,是在成亲的前一日。姑娘好像说要去冰玉雪堂,这之后,奴婢就没见过了。” “冰玉雪堂?”洛雪儿嘴里碎碎念道。 “姑娘今日可是想佩这个玉佩?可奴婢不知姑娘把玉佩收到了何处。”采薇说着就要下跪认错,洛雪儿赶忙扶住了她。 “我不是这个意思,就是突然想起来的。冰玉雪堂,在哪里?是做什么的?” “冰玉雪堂是王府的避暑之地,等闲之人是不可进入的,定要有王爷或者是王妃的令牌。”采薇回忆道,“那日姑娘会去冰玉雪堂,也是王妃赏赐的,好像是说姑娘第二日就会与王爷成亲,便特赐殊荣。” 洛雪儿玩弄桌上的水盅,想着自己还是要去一趟冰玉雪堂的好,虽然她完全不知当时发生了何事,又为何会与王妃扯上关系,但是定要亲眼见见,说不定还会找到玄机。 王妃,姚诗娴。 洛雪儿的脑海里,忽然闪现出凌弱水当日的话来“世间人,不是只有好人和坏人,难道你敢说,姚诗娴背地里没有秘密,你敢说她纯白如玉?” 还有那个神秘的芷澜水榭,不准外人进入,王妃独享。如果说姚诗娴没有秘密,是不可能的。只是这个秘密,是不是真与这封什么密函有关呢? “采薇,西兆国的左将军是谁?” “是当今国君的胞弟,夏侯元大将军。他战功赫赫,颇享盛名,只是与王爷处的好像不是很好。” 处的不好,还写什么密函啊? 当真是得了疯牛病不成? 夏侯元是国君胞弟,那么禽兽嘴里的夏侯桀,岂不就是…… “西兆国国君!”洛雪儿倒吸了一口冷气,原来秦默以为自己是夏侯桀的人?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采薇,我去一趟冰玉雪堂!”洛雪儿说着就要走,却忘记了采薇正在给自己梳发,扯得她头发那叫一个疼啊! “姑娘别急啊!今日王爷召集众人听戏,姑娘必须得去的!” 洛雪儿翻了翻眼珠子,说道:“那就赶紧的!我去露个脸,就要去冰玉雪堂!” 采薇也加快了梳发的速度,心里嘀咕着,今日姑娘是怎么回事啊?没有令牌,怎么去冰玉雪堂呢?

返回
《七夜弃妃》 第十章密函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七夜弃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