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夜弃妃》 第九章 仇人

那十多个大汉如山一般朝洛雪儿压来,她的肉体不过十六岁,根本招架不住。 怎么办呢? 洛雪儿未想出对策,一个头上裹着红巾的大汉便挥着狼牙棒向她扑来。洛雪儿力气虽不能与他们硬拼,倒是胜在身体娇小,行动敏捷,迅速躲开了来人的袭击。 不料的是,这帮人毫无江湖侠义,群起而攻之。 洛雪儿躲了红巾大汉,却没躲过后她后方那人的一棒。她的脊椎如断裂般疼痛,那股火辣辣的感觉立刻蔓延全身。 可恶,当真是把她当猫了吧? 洛雪儿一咬牙,猛地在地上一个前滚翻,躲过了几人的袭击。手里又抓了两把黄沙,就洒向近身的两人,再趁机拔出藏在袖中的匕首,一人一刀,鲜血吞没了她的刀柄,那两人捂着小腹惨痛地仰面倒地。 “你们,谁还敢过来!”洛雪儿握着匕首,喘着粗气。自从经历了市井混混调戏之事后,她便随身带着匕首,只为防身,不曾想今日,还当真用上了。 几个大汉显然是没料到洛雪儿有这一手,看着倒在血泊里的两个同伴,他们面面相觑,显得迟疑了。 凌弱水却在一旁着急地喊道:“你们还要不要报酬了!赶紧动手啊!” 听了凌弱水的话,几个大汉复又嘶喊着扑了上来。洛雪儿挥舞着手中的匕首,划伤了几人的手背,而自己的匕首也被人打落。 “啊!”有人被打落的狼牙棒落地砸在了自己的脚上,立马疼得喊叫起来。 洛雪儿乘机欲来一招过肩摔,却反而被那人死死卡住了咽喉,动弹不得。 真是一步错,满盘皆输!洛雪儿不住地在心里咒骂着。 凌弱水却笑得是花枝招展,得意洋洋地说道:“我还以为你有多厉害呢,不过就是绣花枕头。识趣的,就与我为伍,否则,你的脖子轻轻一扭,可再也接不上去了!” “你做梦吧!”洛雪儿越是挣扎,背后的大汉越是卡住她的脖子,悬空提着她,更是难受。 凌弱水故作妖娆地理了理秀发,道:“我就是想不通了,为何你总是要帮着姚诗娴呢?” “谁是坏人,我就鄙视谁!” “坏人?”凌弱水突然捂着胸口尖声大笑了起来,“你说我是坏人?我执着于自己所爱,有何错?世间人,不是只有好人和坏人,难道你敢说,姚诗娴背地里没有秘密,你敢说她纯白如玉?” 正当凌弱水笑得不可收拾的时候,洛雪儿忽然觉得自己的呼吸顺畅了许多,双脚也能站在地上了。她赶紧扭头看去,钳制自己的大汉已经趴在了地上,一旁的人也都呆滞地立在原地,眼也不眨,僵硬如石。 点穴?这是洛雪儿的第一反应。 一道乌紫色的影子飘过,叮当的一声,木菀云从天而降,脚尖轻轻立地,衣袂翩跹。 “好厉害!”洛雪儿不禁赞叹道,一出手就制服了所有的人,而且身上的铃铛却只在落地时响了一声,可见速度极快啊! 凌弱水显然是不曾回过神来,还被自己笑到一半的笑容呛了一下。 “你……你为何在此?” “路过。”木菀云脸上的黑纱之下,传来了女子极为干练的声音。 凌弱水冷哼了一声,“那还真是巧了啊!” “三年前,你就这般阴狠手辣。三年后,你更是咄咄逼人!为了一个不爱你的男人,值得吗?”木菀云毫无表情的看着凌弱水。 洛雪儿的视线却在二人之间来回流转。 “谁说王爷不爱我?”凌弱水疯癫地冲了过来,双眼凸的如鱼眼一般,“王爷是最宠我的!我不允许你说他不爱我!” 木菀云拽过洛雪儿的手转身离去,只说道:“若你心里当真觉得他爱你,你就不会这般介意外人所说的话。凌弱水,王爷是不会爱任何人的。爱情,对他而言是多余的;而女人,只是他的附属品!” 洛雪儿怔怔地随着木菀云的步伐,坐上了不知何时来的一辆马车。 她掀起帘子,淡淡说道:“今天的事,我不会告诉别人。以后在王府,大家相安无事最好,否则,我也不是任人欺负的小猫!” 话音甫落,车夫扬鞭起行。 洛雪儿望着木菀云清凉透彻的眸子,心下无故的万般冰凉。能说出这番话的来的女子,是否曾经也如凌弱水这般,深深地爱过这个男人? “为何你总要帮着姚诗娴!我才是真心爱王爷的人!为了他,我会不择手段!”凌弱水冲她们马车远去的背影大喊着。 洛雪儿却只是无奈地摇了摇头,这个女人所爱的,究竟是这个男人,还是这个男人能带给她的身份地位、荣耀与富贵? 这条回王府的路,洛雪儿觉得特别的漫长。加上新伤隐隐作痛,更觉此路遥遥无期。 只有木婉云上车时曾与她言语过,给了她一瓶丸药后,二人便再没有言语。 洛雪儿服了药,觉得身子忽然轻松起来,倒也没那么疼了,便偷偷瞄了一眼木婉云。 “你想问什么,就问吧。”木菀云忽然开口,依旧没有看向洛雪儿。 洛雪儿就像是偷偷上网被逮住的孩子,立马掩饰着移开了视线,心中却又十分好奇。打量木菀云的神色,不像生气恼怒的样子,她便索性问开了:“木姑娘有备而来,不像是路过的样子啊?” “在王府,我看见凌弱水带着你出了王府,不放心,所以跟来看看。”木菀云终于将视线落在了洛雪儿的身上,“若你刚才投靠了她,我便不会出手救你的。” “我怎么会投靠她?”洛雪儿笑着摆了摆手,“你武功这么好,是怎么练的啊?我也想学呢!” 木菀云沉默不语,又将视线转移开来。 洛雪儿十分知趣,便不再深究,反而问道:“你和凌弱水,究竟有怎样的矛盾啊?” “她是杀我儿子的凶手。” “啊?”洛雪儿不禁哑然失色,瞪大了双眼,难以置信。 木菀云掀起帘子,看向车外,十分信任洛雪儿,淡淡地说道:“四年前,我嫁给王爷,便怀上了王爷的第一个孩子。是个男孩,很是讨人喜欢,王爷也乐得不行。一年后,凌弱水趁我和王爷都不在府中,暗中设计,带着我的孩子去甄妾的院子玩,谁料孩子突然感染了天花,不幸夭折。 “当时我悲痛欲绝,王爷盛怒之下听信了凌弱水的话,处死了甄妾。事后,我才得知,根本就是凌弱水偷梁换柱,将原本甄妾给我孩子的玩耍之物,换成了染有天花的东西。她一石二鸟,借王爷的刀,杀了当时地位高于她的甄妾。 “此事,我得知后就告诉了王爷,可王爷却不愿再提及此事。从此后,我便知道,这个男人,并非我的依靠。而我对他的爱,原来也是一厢情愿。我对他彻底绝望。凌弱水是凶手,那王爷就是帮凶!这段仇恨,唯有我自己解决。而凌弱水之所以怕我,便是我曾在王府给了她不少难堪。” 良久,马车内一片静寂,甚至能听见她们头上金钗步摇相撞的声音。 “那禽……秦默是出于愧疚和不安,现在才会对你那么温柔的?” 木菀云深呼吸了一口气,道:“我去极北寒地,为王爷寻一种起死回生之药,权当当年我流落街头,他的救命之恩。原本我准备以此药为借口,提出离开王府,不曾想却在前厅看见了你,我便知你处境定是危险。而我不愿凌弱水欺人太甚,也想为我的儿子报仇,所以我留下来了,只对王爷说药并未寻到。” 洛雪儿恍然大悟,却又说道:“你看我一眼,就知道我身处险境了?孙悟空转世啊!” 木菀云转头看向洛雪儿,上下打量了一番,目光紧紧锁在洛雪儿身上那大大的两个馒头上,道:“一看便知王爷会对你情难自持,凌弱水怎会放过你。” 洛雪儿顺着木菀云的视线看去,顿时涨得脸通红,赶紧扭开了头去,道:“哪有!他就是一禽兽。” 木菀云叹了口气,听着马车外的声音渐渐喧闹起来,“将来,你总会发现王爷的好。” “所以,你即便找到了药,也闭口不提。留下来的缘故,也是还有舍不得的情分吧?” 马车越走越慢,喧闹的声音也越来越大,将木菀云那一句口是心非的“不会的”彻底淹没在了人声里。 进府后,木菀云亲自送洛雪儿回到了院子。 转身离开时,洛雪儿却又忽然牵着木菀云的手,道:“这些事情,包括你要离开秦默的事,应该都是别人不晓得的,你为什么偏偏要告诉我呢?” “我从丫鬟口中,得知了前不久所谓的捉奸事件,和你对王爷的态度,便觉得你非一般女子。将来某一天,说不定你还能助我报仇一臂之力,今日便当是你欠我的人情。” 果然是个说话直接的人。 洛雪儿笑了笑,道:“和你说话一点儿都不费事,我喜欢!你要是有空,可以来院子教教我功夫吗?我看你的身手,要是在现代去演电影,一定能代表华人打进好莱坞的!” 木菀云虽然不懂洛雪儿叽里呱啦地说的是什么,但心里知道定是夸奖的话,于是便欣然同意,每日午后有空,便上门来教上一两个时辰。 “太好了!我原本有些跆拳道的基础,可是发现在古代完全排不上大用场。以后,你就是我的木师傅了!” 木菀云的眼角难得露出了一丝笑意,点头应下,便翩然而去。 剩下洛雪儿一人还使劲儿挥着手,这一挥手啊,不知道牵扯到了她什么部位,还是药效过去了,旧伤新伤一并疼了起来,骨头都要散架了。 她赶紧扶着门框,一手扶着腰,嘴里大声喊着采薇的名字。 “凌弱水有句话倒是说对了,怎么自己穿越来了之后,总是出事呢?要不要这么倒霉啊!”洛雪儿嘴里不住地嘀咕道。

返回
《七夜弃妃》 第九章 仇人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七夜弃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