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夜弃妃》 第六章 猜疑

三娘被处死的消息传出,事实真相得以明了。 秦默也撤走了把守洛雪儿的侍卫,一直等在屋外的采薇迫不及待地就冲进了里屋。 “姑娘!姑娘!”采薇跪倒在洛雪儿的脚旁,哭的是稀里哗啦的。 折腾了一日,精疲力竭的洛雪儿早就饿得是眼冒金星,她笑着拍了拍采薇的头。 采薇十分高兴地说道:“饭菜早已做好了!奴婢这就唤人为姑娘端上来!姑娘慢些,奴婢先替姑娘上药。” 采薇对屋外的丫鬟轻唤了几声,便从柜橱里摸出了一个药瓶,轻轻地在洛雪儿的背上涂抹着。 如今真相明朗,还了自己清白,洛雪儿也松了口气,稍稍有闲功夫去思索今日诸多蹊跷的事情。 卓霖月与采薇前后脚刚走,那个色狼就冲了进来,好像是早就安排好了的。而且,禽兽来的时机也是刚刚的好。如果不是自己灵机一动,将计就计,那么死的就不是许三娘,而是自己了。 那么这个色狼,又是谁教唆来的呢? 不会是许三娘,她没这个脑子,也没必要冒这个风险。 凌弱水! 洛雪儿的脑子里猛地就冒出了这三个字。 的确也不是不无可能,三娘笨嘴笨舌的,留在凌弱水身边只会坏事。而机关算尽如凌弱水,怎会察觉不到自己好姐妹三娘那档子隐晦的事情呢? 如果这件事情不早点捅破,也许将来反而会被人利用,害了凌弱水自己,倒不如她先下手为强。 如果这一计成功,便永远了结了洛雪儿;如果这一计失败,那就把三娘搭出去,也省了她的麻烦。 “好一个凌弱水。”洛雪儿嘀咕道,虽然没有确凿的证据,但她心里认定背后主谋就是凌弱水不假。 此时,月朗星稀,凌弱水端坐在了自己院子的小花厅上,毫无睡意。 原本备好丰盛的酒菜,庆祝铲除了洛雪儿,不曾想计划失败。那满桌子的山珍海味,都被凌弱水一袖子挥到了大理石地面上。 “三娘迟迟没来,我心里就一直在嘀咕……”静青挨着凌弱水,无奈叹了口气。 顾茵曼冷笑说着:“这也是许三娘自找的。姐姐已经千叮咛万嘱咐过,让她不要接近褚秀阁,她倒是半句没听见去!害得姐姐的精心布局就此毁于一旦。” “不过,至少让我知道了洛雪儿这丫头有两下子。”凌弱水狠狠一掌拍在太师椅的扶手上,“是我疏忽,遭了她的道!” “姐姐也不用着急。长日漫漫,我们有的是机会!”静青挑了挑眉梢,烛火映衬在她脸上,如狡黠的狐狸一般。 且不提她们的诡计,只说这洛雪儿饭毕后趴在床上,不知不觉睡着了,梦里的她终于回到了她熟悉的现代,只是下场却是…… “雪儿啊,你已经喝了不少了,我们开车送你回去吧!” “不用不用!今天、今天是我生日耶,难得玩这么开心,你们、你们先回去吧……我、我再玩会……” 洛雪儿穿着坠有银色亮片的抹胸超短裙,外披了一件皮草的小披肩,深深的沟壑若隐若现,超短裙露出她魅惑众生的匀称大腿,十二公分的细高跟鞋闪闪发亮,看着便引人遐想。 她送朋友出了酒吧,自己又坐回位置,一口干了一杯金酒。 “小姐,赏脸喝一杯吗?”几个男人端着酒杯围着洛雪儿坐了下来。 洛雪儿毫不戒备,接过每人手中的酒,大多都是烈酒,也是一口干,引起了一片欢呼声。 她今天真的很高兴,高兴得忘乎所以。 “我、我不要回家!”洛雪儿手里挥着皮草披肩,被这几个男人架着,走出了酒吧,转向了一条阴暗的小巷。 “美女,我们不回家,就在外面!”几个男人阴阴地笑了起来,色眯眯地打量着洛雪儿。 走了没几步远,已经远离了大街的繁华。洛雪儿被他们一推,脚下的高跟鞋一歪,便倒在了地上。 “小妞儿,你是喜欢大爷我们一起上,霸道些,还是一个一个来温柔的啊?”几个男人用舌头舔着干燥的双唇,摩拳擦掌,开始解开皮带脱着裤子。 洛雪儿扶着油腻的墙站了起来,迷糊地感觉有什么灼热的东西在摸她的大腿。于是,她飞踹一脚,就把眼前的一个人踹倒在地。 “妈的,这女的真他妈野!” “野有野的味道,更刺激!” 一群男人哈哈大笑起来。 洛雪儿的酒也醒了三分,踩着十二公分的高跟鞋奋力反抗。跆拳道可不是白练的,加上这般尖锐的鞋跟儿,那些流氓也占不了上风。可就在洛雪儿快要成功脱险时,她不慎被脚下一个啤酒瓶一绊,额头撞向了墙角…… 喘着粗气,洛雪儿猛地从梦中惊醒。 她依旧躺在古色古香的木床上,盖着蜀绣鸳鸯的锦被,只是背后湿了一片。 洛雪儿稳了稳心神。 是,她记得,这是她二十三岁生日的晚上。 难道,就因为这样,自己才会来到禽兽牌播种机的王府里? 她掀起被角,想支起身子,却忽然发现窗户上闪过一个人影不见了。 她停下了脚步,是谁,在偷窥她? 瑟瑟夜风,穿梭在竹林深处。四下无人,却有一盏灯笼行进在黑暗中。 半个时辰前,一位翩翩白衣少年侧身立在秦默的书房外,看着秦默从远处走来。 “任务完成了?” 白衣少年单膝下跪行礼,回道:“一切都如王爷所料。” 秦默推开了书房,坐在了主位上,忽又说道:“这几日,你且再替本王做一件事。” “王爷可有什么任务?” “帮本王盯着一个人,洛雪儿。” 白衣少年微微一顿,“可是王爷新娶的小妾?” 秦默皱着眉头,负手而立于南窗之下,一抹月光为他披上了一层薄薄的银纱,恰似从月空中飘忽而下的仙人。 “本王怀疑,她是夏侯桀这个昏君的细作!依你此行所见所闻,便可知夏侯桀如今明里暗里都在打压本王势力,只怕还有更大的动作。而洛雪儿偏偏在这个时候出现,前后判若两人。并且,经过今日之事,本王发觉,她不同于寻常女子。 “她打死都不肯承认的那股倔强和强悍,还有玲珑婉转的心思,处变不惊的态度,都是身为细作不可缺少的要素。她若为夏侯桀之人,本王必当先下手为强!” “属下明白。”风起风落,白衣少年已消失在书房里。 那扇敞开的书房门,在风中咯吱咯吱作响。 “洛雪儿,你究竟是何方妖孽?”秦默喃喃自语,伸手关上了眼前那扇木炭雕花的南窗。 过了五日,连着的晴天,今日忽而阴沉了下来。 青檐灰瓦的院子,沉沉地笼罩在灰蒙蒙的天穹之下。小径两旁的梧桐树,在风中呼呼狂吠,地上的细沙小石也被大风卷起盘旋。 “姑娘切莫站在这风口上了,还是回屋让奴婢替姑娘换药吧!”采薇为站在门口的洛雪儿披上了一件月红藏金披风。 洛雪儿身上的伤也好了七八成了,眼下却也并未进屋,只是不安地问道:“这几个晚上你还是睡在旁边的耳房里吗?有没有听见什么动静?看见什么人啊?” 采薇摇了摇头,看着洛雪儿一脸憔悴的样子,催促着她进屋歇息。 洛雪儿正要转身回屋,廊下却有丫鬟来报,王爷来了。 什么?禽兽来了? 洛雪儿下意识地用双手捂住了屁股,他来做什么?事情不是已经很清楚了吗?他不会是心疼那个三娘,特地又来为难自己了吧? “王爷。” 随着周边丫鬟的俯身行礼,洛雪儿才回过神来,斜睨了秦默一眼,冷哼了一声,就一瘸一拐地回了房里,好像秦默就是一团空气。 秦默命丫鬟们都退下后,就转身合上了门,一步一步向洛雪儿走近。 “本王特地来瞧瞧你的伤。”秦默一手玩弄着腰间的佩环,眼角挂着温柔的笑意,声音就像是冬日午后暖暖的阳光,暖化着那满地的皑皑白雪。 可惜洛雪儿是一座千年不化的冰,她十分不爽地白了秦默一眼,道:“伤在屁股上,你要怎么看?” 秦默眉梢一挑,嘴角似有似无的笑意徒增了几分魅惑的妖力,“你是本王的妾室,怎得就看不得呢?” “你!”洛雪儿涨红了一张脸,右手食指狠狠指着秦默,可到了嘴边的话却又半点都说不出来,秦默的表情,说不出来的怪异。 不曾关严的北窗吹进了一阵冷风,洛雪儿立于幔帐之旁,那轻飞的白纱柔柔地飘过洛雪儿的脸颊,勾勒出她立挺精致的五官。 秦默握住了洛雪儿指着自己的右手,深情款款地看着隐在白纱后的洛雪儿,朦胧飘渺,宛若圣洁的白莲仙子在吐纳呼吸。 “你用的何种香料,身上总是淡淡的香。不似浓郁妖艳,令人烦闷不已,却又总是勾人心魄,让本王如何把持?”秦默搂过挣扎不已的洛雪儿。 洛雪儿赶紧死死咬着牙齿,心想死活不能让秦默又蹂躏自己。 谁料,秦默只是用鼻尖擦过了洛雪儿的鼻尖,把下巴靠在她的右肩上,头深深埋在她的秀发间,一呼一吸都惹得洛雪儿的脖子麻酥酥的。 洛雪儿回神过来,用脚狠狠跺在了秦默的脚背上。 秦默不曾松开手,也不曾咒骂她,仿佛已经靠在她身上睡着了一般。 “喂!禽兽!暴力狂!播种机!你到底想干嘛啊?”洛雪儿无奈地转了转眼珠子,推也推不开他,反而被他抱得更紧了。 怎么都觉得这个秦默今天怪怪的。 好像,太温柔了些,叫人不习惯啊! 难道,他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是在算计本姑娘? 洛雪儿心中思量着,自己可不能被人卖了还替他数钱,于是她张开了红唇,准备冲他肩膀咬下去,里屋的这扇门却突然被人打开了,一个年少英俊的白衣少年手持宝剑,毕恭毕敬地立在门口。 哇,养眼的大帅哥啊! 洛雪儿心花怒放地上下打量着白衣少年,恨不得立马扑上去。 “王爷,不曾发现。”少年淡淡的话语,散发着幽兰雏菊的气息,令人心旷神怡。 正当洛雪儿在脑补的时候,秦默忽然脸色大变,双手扣住洛雪儿的双肩就把她狠狠推了开来。 横眉竖眼,咬牙切齿的模样,和刚才万般柔情、甜言蜜语的秦默相比,至少正常了。 洛雪儿这般想着,便双手抱肩,说道:“你们想怎么样?” “还有这间屋子,任何角落都不准放过。”秦默面无表情地与白衣少年擦肩而过,站在了屋外。 白衣少年领了命令,便开始翻箱倒柜,将妆奁里的首饰全部倒了出来,每件衣裳也都被践踏在地上,床上的柔细软枕更是被宝剑划破…… 洛雪儿立马冲上去拦住白衣少年,“喂!你这是硬闯啊!这些东西可都是我的啊,被你弄成这样子,我怎么用啊!你必须全部赔给我,还有我的精神损失费!喂,你听见没有啊……” 白衣少年完全不理洛雪儿,洛雪儿便冲到了屋子外面,站在秦默面前质问道:“你这个禽兽得了疯牛病吧?莫名其妙,这是做什么啊?” 洛雪儿被眼前的样子惊住了,何曾是自己的里屋被搜,连这院子的土都被人挖掘了三尺,其余耳房、小厨房等都被人搜查了一番,七零八碎的东西都被抛在了院子的泥土上。 “王爷,不曾发现。”白衣少年走出了里屋。 秦默冷眼上下打量了洛雪儿一番,洛雪儿下意识地用手护住了前胸,道:“你看什么看!” “本王刚才已经检查过了,你身上没有藏东西。”秦默挥了挥手,道,“那本王就陪你好好玩玩!看谁能笑到最后!” 洛雪儿诧异地望着他们离去,这才反应过来,秦默先前的温柔都是装出来的。一是为了安稳住她,不让她发现白衣少年搜查院子的事情;二是趁机搜她的身,确保没有东西藏在她身上。 可是,他在怀疑她藏了什么呢? “左将军给王爷的密函,看来不在她身上。” “本王相信,她还没有时间将密函交给那个昏君。你替本王盯好她,本王定要玩到她不打自招!” 秦默将手中的半壁环佩狠狠砸在了桌上。 凡是与秦默成亲的女子,都会拥有这枚玉佩,且玉佩上会刻有女子的排位。而这一枚刻有“贰拾肆”的佩环,却遗落在他藏放密函之处,而极为重要的密函却不见了…… 压抑已久的乌云终于哗啦啦地落下了倾盆骤雨,院子里的梧桐叶子湿漉漉的耸拉着,仿佛是在俯看那满院子的泥泞。

返回
《七夜弃妃》 第六章 猜疑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七夜弃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