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夜弃妃》 第五章 捉奸

洛雪儿勉强躲着那男人,奈何浴盆空间太小,自己脚上也没有力道,男人一把就握住了洛雪儿的脚踝。 洛雪儿用手拍打着水花,想推开他也是枉然。 这男人铁了心要得到洛雪儿,鬼迷心窍似的,饥渴地直接扑向洛雪儿。压住她,揉捏她,嘴里还嘀咕着“我想要你!我想要你!” 洛雪儿弱软无力地扳着男人的头,嘴里有声无气地骂着:“你、你敢碰我,我就让你断子绝孙……” 这个男人却完全不在意,胡乱说着:“只要你给我一次,哪怕断子绝孙我也认了!梦儿……快给我……” 男人正要为所欲为,此时,房门却再次被粗暴地推开了。 洛雪儿更是慌张,要是在这个节骨眼上,被人看见误会的话…… “狗男女。”一声低吼,秦默一手就把压在洛雪儿身上的男人甩出了浴盆,一脚踹在那男人的胸口上。 洛雪儿捂着胸口深呼吸了几口气,可对上秦默吃人的眼神时,她觉得自己甚至连呼吸都停止了,身上挨了一百大板的伤口开始剧烈的疼痛起来。 “若不是本王来找你对质,当场捉奸,你还有何狡辩的?”秦默勉强从嘴里挤出一句话来,想着若不是凌弱水的提议,只怕他还撞不见这般丑陋的一幕。 “我是被迫的……我连这个人是谁都不认识……”洛雪儿勉强着说道。 “被迫?本王看你满足的很啊!”秦默看着洛雪儿满脸的红晕,“与人苟欢这种事情,只要能解决问题,一个破名字管什么用?” “喂……我说你,你倒是起来说一句话啊……”洛雪儿歪着头,冲躺在地上的男人说着。 谁料这个不中用的男人在这种生死攸关的时候,还可以自己用手解决问题。洛雪儿白了一眼,简直看不下去了,也更加说不清楚了! 秦默嫌恶地用脚踢开了他,双手按在浴盆上,双眼迸出的火花似乎都飞溅到了洛雪儿的身上,“一百大板,你不招,是不是要一千大板,你才肯招啊!” “我说过了,不是我……”洛雪儿的声音虽然有气无力,但琥珀色眸子里的火星丝毫不输于秦默,两人眼里的怒火似乎就在目光相聚的那瞬间爆炸。 “本王就是要让你亲口承认!” “不可能……不、不是我做的,打死我也不会说是……”在药效的作用下,洛雪儿觉得伤疼十分好了一些,复又说道,“我问你一问题,你就会知道是不是我……” 秦默冷哼了一声,双手抱肩,不屑地说道:“本王倒要听听,临死前,你还想说什么!” 洛雪儿依靠药力,忍了忍痛,蓄了蓄力气,一口气说道:“你之前说,在褚秀阁发现了那个女人落下的肚兜,然后就让所有人赶到前厅,而她们都是穿戴整齐的,那就说明这个女人在来前厅前回了一趟自己的院子,换好了衣服再来的。 “而褚秀阁在王府的东面,我住在王府的西面,你要所有人集中的前厅是在王府的南面,我要从东回到西,中途还有九曲十八回的长廊,穿过这边的屋子,还有那边的屋子,我怎么来得及? “而且来来往往,上上下下那么多人,你去打听打听,谁看见我洛雪儿从东面急急忙忙地赶回西面了……” 秦默稍稍一愣,嘴上却并不买账,“谁知道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掩人耳目的捷径!” “总之,信不信随你,我也没有力气和你多说……”洛雪儿无奈地白了秦默一眼,灼热的燃烧感,时不时便会吞没她的全身。 秦默却一把拽住了她的手腕,溅的一地是水,“你这些话,都是强词夺理,空口无凭,本王要的是证据!” “我又没说我没有……放开!”洛雪儿脸色苍白地瞪着秦默。 秦默看着她的表情,不像是偷奸耍滑,便松了手,道:“证据呢?” “你出了这道门,就带着躺在地上那个男的,对外就说你当场捉奸,要处置我和他就可以了。”洛雪儿皱着眉头,额上渗透出颗颗晶莹的汗珠,重新又在浴盆里趴好了。 秦默的嘴角不禁微微上扬,一抹鬼魅的笑容挂在脸上,他自是明白洛雪儿这一计的用意:今日沸沸扬扬闹了这么大的阵仗,那对奸夫淫妇必定是如坐针毡,若是知道有人替他们背了黑锅,必定会暗中在老地方相见,就刚好中计! “不过,若是今夜不曾有人有异样,那你,就是万万逃不了的!”秦默一把拽起地上已经昏厥的男子,扬长而去。 且说秦默出门后,就唤来了侍卫把守住洛雪儿的院子,故意扬言手中这个男人就是与洛雪儿偷情的人,已经人赃并获被拿下了,今夜便要连夜审问,扒了他们皮! 果不其然,秦默的这番话就像风一般,飘进了王府的每个角落。 正陪着老嬷嬷巡查自己院子的卓霖月,立马倒吸了一口冷气,直呼着“不可能!” 老嬷嬷却显得见怪不怪,道:“干柴烈火,什么都是可能的。老奴各处安全也巡查的差不多了,老奴先退下了,月姑娘也切勿因别人的事,而引火上身啊!” 卓霖月一愣,老嬷嬷这话可是有所指? 不过卓霖月也顾不了许多,也跟着出了院子。 原本还在凌弱水跟前接受讯问的采薇一听此事,立马拔起腿就往自家院子跑去,惊得一干人等是面面相觑,匪夷所思。 “我就说这小蹄子看着手脚不干净!”顾茵曼坐在一旁,玩弄着手中的扇坠子。 “何止是手脚不干净,连着那身心都是肮脏的!”静青站在凌弱水身后,替她捶着背。 凌弱水得意一笑,便遣散了各位丫鬟,邀着顾茵曼和静青就朝前厅走去。 走了没几步远,她们就遇上了秦默的第七房小妾贾氏和第八房小妾沈氏,一群女人聚在一起,立马嘴碎了起来。 “我刚听见洛雪儿被逮了个正着,可是真的?”贾氏鼓着圆眼睛,一副不可能的表情。 静青却笑着点了点头,道:“偷腥也不怕手臊!早上还死不承认,立马就被逮住了!真丢脸!” 沈氏也是一脸厌恶的样子,说着:“看着她年纪轻轻的,倒这般不知羞耻……” “正是因为年轻才血气方刚的,精力充沛!”顾茵曼用绢子捂着嘴笑开了。 一路上又遇见了不少同服侍于王爷的妾室,大家都叽叽喳喳地议论着,就像是一锅煮沸的开水,咕噜咕噜。 相比于外面的热闹,洛雪儿倒是落得一个清静。 “姑娘!”采薇的声音在屋外响起,“姑娘这是怎么回事啊?” 几个强壮的侍卫拦着她,她根本进不了里屋,也听不见洛雪儿的回话。她担心洛雪儿身上的伤,也担心不管此事是真是假,依着姑娘这般要强的性子,要是姑娘一个想不开,自我了断又如何是好啊! “姑娘,姑娘!你倒是出个声啊!奴婢担心你啊……姑娘……” “我……”洛雪儿正要开口劝慰采薇,可背上的伤一疼,却变作“哎哟”的呻吟一声。 采薇听见洛雪儿的动静,便赶忙应道:“姑娘不用担心!柜子里有药,实在疼得厉害,可以用一用!” “怎么了?到底出什么事了?”卓霖月急急忙忙地赶来,发鬓间的簪子因走得急而摇摇欲坠,松垮垮地悬在发上,“我听见说……可是当真?” 采薇一面抹着眼泪,一面无奈地说道:“奴婢也不知啊!奴婢被唤去了凌姑娘处,屋里只剩下姑娘一个人……” “洛雪儿你就承认了吧!被王爷当场抓住,还要死不认账?”话音一落,众星拱月的凌弱水款款而来,她的嘴角是合不上的笑意,眼角是藏不住的得意。 贾氏高声唤着屋内的洛雪儿,道:“真没想到你是这般贱皮子不要脸!” “就是啊,还装什么忠贞烈女的样子,好像十分委屈,这到头来,自己栽了自己的跟头啊!”沈氏接上话笑开了,众人也是一片讥笑。 卓霖月是有心护着洛雪儿,可实在不知道说什么。 采薇碍于身份卑微,也不敢出言顶撞。 且不说她们是怎般在屋外羞辱洛雪儿,单说这到了夜间,众人早已散去。 一轮皓月当空,清风掀起了一女子的裙角,她步伐急促,时不时还回身望去,确保无人后,才推开了褚秀阁的朱门,掩身而去。 一座假山后,女子忽然撞到了一个人影,便着急握着对方的手道:“你没事吧?” 对方摇了摇头,用力回握住了女子的玉手。 女子这才松了一口气,道:“我是亲眼看着王爷处死了那个男人,才一路小跑来的。吓死我了,我以为我们恩爱的事要被发现了,我们就要死定了!” 男子轻拍了拍女子的手背,以示安慰。 “幸好,中途冒出了个洛雪儿。那个倒霉的男人,可是你安排去的?” 男子赶紧摇了摇头。 “不是你,也不是我,可不知是谁在背后帮我们?” “或许,当真就是洛雪儿的情郎呢?” “不会。那小厮我认识,他就是胆小怕事的人……”女子顿了顿,倏尔说道,“怎么你今夜的声音有点怪怪的?” “因为……”男子先前跨了一步,周边突然冒出来的火把照亮了他精致的五官。 女子膝盖一软,“扑通”跪倒在地,轻唤一声:“王、王爷……” 此时侍卫举着火把簇拥了上来,一旁被五花大绑、嘴里塞着东西的正宗情郎也被押了上来。明亮的火光映红了女子的脸,那清秀的眉宇,饱满的红唇,曾是让秦默情不自持的“许三娘”。 秦默扬手一掌拽起了浑身发软的三娘,怒吼着:“本王对你极是宠溺,你为何要这般对待本王?” “因为你给不了我要的爱!”三娘泪如雨下,打湿了秦默的手,“爱,爱是什么,你懂吗?” 秦默挥手甩开了三娘,咬了咬牙,冷冷说道:“本王不需要爱,本王只需要女人!就算你有了爱又怎样?在这个时候,你的这个男人救得了你吗?你的爱,能让你起死回生吗?愚蠢无知的女人!” “王爷,如何发落?” 秦默冷眼看着落魄的三娘,心里不为所动,淡淡地说道:“杀。” 话音未落,三娘便一缕芳魂随风散,那男人也热血尽洒青苔地。 爱情,本王从来不相信这些虚无的东西! 秦默负手而立,衣袂翩跹,乘着清辉皓月,如风而去。

返回
《七夜弃妃》 第五章 捉奸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七夜弃妃